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资料库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奉爱感悟 >> 正文
 [图文]关于ISKCON的一些事  
 作者:Braja Sevaki Devi Dasi    教导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8-12  【
 

  我的兄长,茹阿玛努佳,让我的另外一个兄弟和他的妻子在1985年成为了奉献者。他们把我带去了阿德莱德(澳洲的一个城市)的庙宇。在他们给了我念珠和圣帕布帕德的书籍后,我便开始了断断续续的唱颂和阅读。当时并非一次对奎师那意识很欣快的入门。真正的,发生在数年后当我最后住进了庙宇之后。
  在很长时间里,由于我所身处的环境且尚未做好准备,我都没能住进庙里。我花了数年的时间使自己从困境中摆脱出来,并且意识到住进庙里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了。
  很显然,奎师那取走了一切:我的丈夫,我的住宅,我的财产,我的生计(指工作)。奎师那对尤帝士提尔大君说:“我对一个奉献者的仁慈首先是我会取走他的所有,特别是他的物质财富,他的金钱。”
  在圣典博伽瓦谭第8篇的一处要旨(8篇19章32节)中,圣帕布帕德写道:“这是主对一位真诚的奉献者的特别关爱。如果一位真诚的奉献者非常渴望奎师那但同时依附于阻碍他在奎师那意识中进步的物质拥有,主便会取走他所有的财富。”
  奎师那的安排持续了6年,最后我在1992年住入了庙里。
  所以,这不是快速而突然的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也不是逃避现实的一种表现。虽然我在这6年后是伤感的。这是许多事件的共同作用,驱使使我到了庙里。于我来说,这是缓慢,深入,认真的一步,是我在行动前确信要做的。
  我有很多踏上灵性生命的原因。主要的一个是我在寻找着绝对真理。许多次,我对神呼喊:“您在哪儿?请您,请您和我对话,告诉我应该如何做,我希望找到您,请帮助我。”
  我有着宗教的背景,但我无所适从。我不知道如何做,也不知道去何处能找到神或者答案。我总是在想,“生命中肯定有更深的含义。”我向祂抱怨过,哭喊过,呼叫过。我投诉过祂不爱我,遗弃我,不在意我。对于神和我而言,当时并非是一段值得记忆的时间。
  在那6年当中,我不时地唱颂,并且阅读任何我的兄弟彼玛和他的妻子苏布吉给我的圣帕布帕德的书籍。他们也给我帕布帕德丽拉姆瑞塔(圣帕布帕德的逍遥时光),我还听到过类似我的情况的其他奉献者的故事:在加入前,他们阅读了帕布帕德丽拉姆瑞塔,当他们读到最后他们意识到圣帕布帕德已经离开了他的躯体,他们崩溃了。
  那是在1987年,我居住在澳洲西北一个偏远的叫Halls Creek的内陆城镇。我记得自己躺在床上,把书捧在胸膛,哭泣着,痛心于错过了这位人物(指圣帕布帕德),因为阅读了这本书对他产生了依附。那这是第一样需要克服的。但奇怪的是,这完全没有阻碍我。我觉得自己并没有错过什么。由于某些原因,我觉得很安全——因为我知道不管这位人物,圣帕布帕德留下了什么,都是完整的,并且能自我维系,甚至昌隆。
  而事实证明了我的看法。当然,有些吹毛求疵者会持不同意见。他们可能会说,在圣帕布帕德隐迹后,一切都成了地狱。的确,我相信有的人可能是去了地狱,但我不认为是这个协会。
  以物质视域去感知改变的结果是非常困难的。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ISKCON是无法以批判性的物质眼光去检视的。不管多少人声称看到了ISKCON的错误而且继续把它们夸大。这并非是感性地说:“如果你涂上了爱神的眼膏,你就能明白。”
  无疑,这需要时间去达到,同时,等待会有什么灵感和结果能获得呢?实际上,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在物质层面去参与的。如果一个人不能明白这点,那么他/她就会被挡在进一步的超然视域或是灵性理解之外。这便是ISKCON的情形。不管批判家们怎样认为我所说的是便利的推脱,事实就是如此。
  协会(ISKCON)便是如此幸存,而我,最终也加入了(ISKCON)。
  从没有如此的事情。改变来自于主的仁慈的人格化。主的仁慈以我的灵性导师,圣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的形式到来。说他把我拉起并拯救了我听起来可能有点陈词滥调,但同样是大致保守的说法。我无法以言词表达他过去对我生命的影响,而这影响一直延续至今。他作为实际的力量进入了我的生活,他的存在是爱,鼓励,灵感的持续源泉。他是人中之狮,是在他灵性导师与假象的战争中一位独特,大胆,强大,坦率,勇敢的战士。
  他是我渴望在品质、能力、纯洁、诚实、谦卑及所能提及的其它品格所能达致的目标。他捕获了我的智慧,我的心,我的感官及一切。 他称许我为奎师那及祂的奉献者所做的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服务。
  他从来没有要求我做出改变。即便有反对的声音,他仍然坚持我做得好,认为我能做有益的贡献,能为ISKCON做出许多。他不断地保护我,告诉我他爱我,当我挣扎的时候帮助我,并总是,总是在电话的那头(指随时准备帮助门徒——译者注)。他的书信总是充满了超然的知识,灵性的智慧,个人的鼓励和纯粹的爱。我一刻也不能想象,如果没有他,我会是在哪里。
  就如ISKCON, 如果没有它,我们今天会在哪儿?我的灵性导师是彻底的帕布帕德的人,一位坚定的ISKCON的拥护者。仅仅由于他的影响,他给予我的训练,以及他对圣帕布帕德和ISKCON的爱,使我能说:“ISKCON于我而言意味着一切,我会以我的生命保卫它。”
  我不知道更有价值的事情。这里是有很多的过错,充满了不完美的人。但尽管如此,这些不完美的人在ISKCON里面。他们不是置身事外,尝试拖ISKCON的后腿。他们身处其中,尽力而为。



爱的一种表达:
2004年圣地玛亚埔为五圣体供奉首次灯仪

  “如果只剩下10来个人,”我的灵性导师曾说过:“其他人都离开了ISKCON,那些留下的人能成就的,是任何其他数量的人所不能及的:因为他们(留下来的人)对圣帕布帕德的莲花足有如此强烈的依附,没有任何事情能阻止他们。”
  这就是为何,不管反对ISKCON的评论者如何指责,ISKCON总是能生存并克服任何面临的短暂困难。有时候,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尽力为自己做些事情。我们没有太多的可以给予。我们步履蹒跚、软弱,没有自信。但是,我们仍然留了下来。
  那些留下来的,我给予我所有的尊敬。尽管有人会远离、堕落;尽管有人已不能坚强如昔,或有一天不能坚持。这些都不重要。
  至关重要的,是忠诚和贞洁:对古茹(灵性导师)的贞洁,对圣帕布帕德的贞洁,对圣帕布帕德的协会,他的遗产及使命的贞洁。这是使得ISKCON里面的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品格。这也是我们力量的源头。那些离开去追随了别的古茹、别的社团的人——一段时间里他们可能显得是做得要比ISKCON的人好得多。
  但这似乎的进步有何价值?离弃了圣帕布帕德的庇护,拒绝了他的遗产,他们使自己甚至不再能明白灵性理解的最基本的原则,建立起灵性生命基石的品格:贞洁、忠诚和谦卑。如此,他们学到的所谓更高本性又有何价值?讨论茹阿萨(Rasa,品味)和丽拉(Lila,逍遥时光)又有何用?如果一个人的心尚不能接受基础的教导,他如何能明白这些题旨?
  我也不相信ISKCON缺乏精神和爱的交流。我们在发展的历程中尚缺乏经验,至少作为公社而已,而我们才开始找到展示这种爱的最成功的途径。如果每一个ISKCON的成员被要求坐下来思考他/她是否爱其他的奉献者,答案必然是肯定的。
  我们才开始明白,这种爱的表达来自于圣帕布帕德留下的程序,而非任何其它的途径或外部的代理。
  圣帕布帕德的遗产之一是爱。最近五圣体的安置就是ISKCON奉献者心中有爱的一个证明。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爱。整个氛围充满了这样的爱。为什么呢?我们做了什么使这样爱的交流得以展现?仅仅是追随了圣帕布帕德的训示,仅仅是尝试满足他的愿望,仅仅是忠诚于他的使命,仅仅是努力去使他满意——因为我们知道他在努力地去使主满意。
  因此,我们获得了一种品味,只是一点点的品味,是真正见到奎师那、取悦祂、感觉祂存在时会有何感受的品味。我们在场的人当中,没有一个人会以这些感觉去交换——尽管有人开出了,声称通过拒绝自己的灵性导师而追随别人便能得到对神的爱的空头支票。
  当五圣体到达(庙堂)时,我们所看到的和经验到的,是ISKCON的未来。我们曾询问将来会是怎样的,并曾为此忧虑——现在,我们窥见了将来。它看上去是如此的美好,感觉是如此奇妙,感到就如我所想象的对神的爱一般。
  有了这样的经历,我们知道了以忠诚和贞洁追随灵性导师的结果是什么,而我们也渴求更多的。即便我们曾一度以为自己已经知道,现在再次明白:ISKCON是唯一能使这一切发生的地方,因为圣帕布帕德是唯一能如我们所见的那样使事情发生的人。宇宙之内,(除了圣帕布帕德)有谁能举办一个如此巨大的全球性节日——来自全世界的成千上万的奉献者一起欢呼主和祂的四位主要同游——五圣体的到来?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但有谁能说我是错的?

您们的仆人
Braja Sevaki DD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