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资料库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奉爱感悟 >> 正文
 难寻的安全  
 作者:Praghosa Dasa    教导来源:Devotee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3-23  【
 

我是如何加入奎师那意识的

 

难寻的安全

 

他发现自己永不可能在一个自己也将离开的世界中寻找到安全。

 

By Praghosa Dasa

 

在我十二岁前,母亲的爱与保护我垂手可得。然后她便病了,几个月后离开了世界。面对她的死亡是我一生中创伤最重的经历。母亲逝后,我忍受了频繁的噩梦、精神上的不安,以及一种综合的情感混乱。

 

这种混乱的最初三个星期,我都是睡在楼下,因为我害怕在天黑后上楼。然后,有一天我忽然感受到了安全而回自己的卧室睡觉了。几个小时后的深夜,我醒来看到一个影子坐在我的床头。那是我的母亲。

 

“现在一切都好了,鲍尔,”她说。“我已为你安排好了一切。”

 

这件事解决了我短期的情感危机,但很快我又感受到了对于爱和保护的需要。在我十几岁时我便试图用性、毒品以及摇滚音乐来满足这种需要。当我跨入二十岁时,那种生活方式变得干枯了。我能感受得到,真正的快乐、爱以及保护是无法通过此种不可信任的方式得到的。我得找到一种不是那么肤浅的方法。

 

我的第一个本能是寻找一个我能与之安定下来的女孩,组建一个家庭,再看这是否能带给我所渴求的满足与稳定。这桩任务比我想象的更为困难。我有了一个稳定的伴侣,但三年后我发现自己并不是她的唯一。步向婚姻的喜乐大道很快便变成了一条死胡同。

 

那段时间我是当地一家报社的记者。我开始对另外一种生活方式产生了兴趣。我放弃了肉食。我想如果自己能对别人(包括动物)考虑更多的话,我对于快乐的寻求或有更多成功的机会。我去了很多家素食餐馆,其中一家是奎师那的奉献者经营的。然后我开始经常去了,主要是因为那家餐馆远比我所去过的别的餐馆要好出许多。

 

渐渐地,我认识了这家餐馆里面的一些人,并读了几本关于奎师那的哲学书籍。我惊讶万分地发现,无论我们有多么努力,或者是如何成功,我们在这个物质世界只能找到极为有限的快乐和安全。这其中的原因是合乎逻辑的:最后我们都必须离开一切。在这儿是无法寻到无尽和持续不断的快乐的。作为这个物质世界的灵性存在,我们恰如离开了水的鱼儿。只要还呆在这里,我们就得继续受此须得离开自己躯体的痛苦和耻辱。

 

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一些重要的发现。我的一生中都在寻求着快乐与安全,但现在我却读到,只要是在这个物质世界中,我的追求便是徒劳的。而奎师那意识却是在向我展示我在何处能够获取此生之目标。和女孩关系的破裂虽是痛苦的,它却促进了我去追求培养自己灵性的一面并确保自己长久的快乐。

 

在《博伽梵歌》中,我读到不同种类的人在寻求一种灵性的生活方式。其中一类是哀伤的人。我立即便将自己认同于此种描述并且回想了自己生命中所有悲伤与焦虑明显的时刻。这些困难的时刻显然会激起一种真正的寻求灵魂的心态。此时我会乞求安慰,虽然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向谁乞求,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实际地得到那种安慰。如同许多人一样,我能依靠的唯一答案是时间。但那不过是意味着延长的痛苦而已。

 

变得认真

 

于是我便开始了灵性的道路。我的第一步是求取一些指导。我决定去请教那些介绍我阅读《博伽梵歌》并赐予我对于灵性话题的品味的奉献者。让我记忆犹新的是这些奎师那意识的文献有着悠久的历史并已在数千年来指引着圣哲们。

 

哈瑞奎师那奉献者们告诉我的一切和我在《博伽梵歌》中读到的内容并无二致。首先,一个寻求灵性启蒙的人应该尽可能地停止刺激物质概念的活动。其中最为主要的是我们错误地将自己理解为躯体,这个外在的物质覆盖物,而不是处于内在的灵魂。其次,除了摆脱那种负面概念——及其辅助活动以外——我们应该为自己的日常生活增添一些积极的灵性活动,例如呼唤绝对真理的名字。当然,这一程序并不是一种崭新的现象。许多灵性传统都推荐呼唤神的名字。根据《博伽梵歌》和韦陀理解,真诚地呼唤神的名字可以使得一个人超越物质现象并且进入灵性领地,那个至尊的人,祂的绝对性存在于祂的名字中。通过祂任何一个无限的名字,我们便直接与祂联谊了。

 

于是我决定试试这个程序,否则我就是愚蠢了。然后我便开始唱颂奎师那的名字。奎师那是最具吸引力,最为美丽的人,是至尊的最高形体。接下来的两年是我生命中最为喜乐的时期。平和、快乐、充实,以及安全充满着我的生活。有了这内在的阳光以及流经我的温暖,我知道我找到了一种无价的东西。毫无疑问,那种最初的体验将伴我一生,并且不断增加我的信心,相信这一程序是真实的,而且保证了一条永恒快乐的道路。

 

继续寻求

 

十六年过去了,我终生的寻找已经结束,但我必须诚实地说我还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我发现奎师那意识是无价的,但你无法以廉价的方式得到无价的宝藏。我不愿付出便意味着我还有漫漫长途。最初两年迸发的快乐正如长时弹尽粮绝后的一种特殊的免费供应。现在我发现,为了避免转向短时的物质吸引,我必须更为真诚地灵修。

 

当我开始品尝到奎师那意识强烈的甘美时,我曾指望它将我一直带回神首。我曾想我的一生将是单一持续的对于奎师那的流淌。而现在,在无数次终止后,情况已是不再如昔了。

 

其中一个变化便是我结婚了。但婚姻并不如我料想的是一种令人分心的因素。Goloka,我的妻子,她安静地从事着自己的灵修,并是我恒常的灵感源泉。恰恰相反,她的奉献和决心使我感觉自己是她灵修的障碍。

 

我们还有两个儿子,Sankarsana (12) Pancajanya (9)。现在他们的确是让人分心的因素。孩子终归是孩子。而我们的两个孩子可以和所有别的男孩们竞争。然而,当我回想起自己在他们这个年龄时的生活,我看到他们懂得如此之多,而他们在奎师那意识中又是如此如鱼得水。 看到他们从灵修中得益,我是如此高兴。我意识到他们的确是特别的灵魂。

 

当我失去母亲,感受到没有安全感时,我只是稍比我的孩子们大一点而已。现在,在我的妻子和孩子中我找到了一种新的安全。我理解终极的安全在于我与奎师那的关系之中,但现在的家庭给予了我多于自己曾经体验过的稳定,因为他们分享着我对奎师那的奉爱。同时我也并不期望他们的撑持;我必须尽到自己的职分,无论是灵性的还是物质的。

 

现在Goloka 和我在Dublin经营着一家餐馆,派发奎师那-帕萨达姆——首先供奉给奎师那的可口素食。我非常喜爱经营餐馆。我在自己的灵修中感受着幸福。但我发现自己仍然受着完全非灵性的事物的吸引,如运体育动,尤其是板球。一个人可以将自己所受的某种吸引转化为对主奎师那的服务。但迄今我并未发现自己如何能为奎师那而玩板球。然而,因为运动仍然吸引着我,它有助于我记住自己仍然是一个初级奉献者。

 

我深信自己已经找到了通向永恒快乐的道路,这可能会是一种潜在的不利因素。当一个人还处于追寻中时,定会有着某种饥渴。而一旦你发现自己已经找到自己所寻找的东西,很容易便会变得自满并错误地感到安全。我现在是否需要另外一种痛苦以确保自己不断寻找着主呢?奎师那伟大的奉献者们有时便这样祈祷着。

 

和至尊者的关系是不能停滞的。有一天我是否应该宣布“我被救了”就行了呢?不,我总是需要前行的。至少我现在是处于一种知识的层面在运行着。然而,了解了正确的道路只是一个开端而已。认为自己已经获救并期望别人来安排救我,这只是另外一种幻象而已。我知道自己必须作些什么。我必须这样做!安全来自于积极地运用绝对的知识,而不是将自己的头埋在盲信之中并指望得到最好的。

 

完美的奎师那意识可能花好几年或好几个生世才能得到。而我则希望不会再有任何事物能让我忘记自己如此幸运地找到的灵性程序。只要我继续呼唤奎师那的名字,我便是安全的,并且相信奎师那总是在帮助着我。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