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实践与教导 >> 圣哲与化身 >> 正文
 [图文]主佳甘纳特的显现  
 作者:未知    教导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0-13  【
 

主佳甘纳特的显现

 

  主佳甘纳特显现的第一个故事出现在《斯刊达往事书Skanda Purana》中,《帕德玛往事书Padma Purana》、《Purusottama-mahamya》和《佳甘纳特记事录》也描述了这个故事。这里讲述的版本来自《斯刊达往事书》和《Purusottama-mahamya》,不同典籍之间略有差别,但故事大体都相同。

 

  在萨提亚年代(satya-yuga)住着一位叫做因卓丢姆那大君(Indradyumna Maharaja)的国王,他的妻子是贡迪查。这位国王在主布茹阿玛创世的第一个半天统治,当时布茹阿玛在奎师那的仁慈和玛哈玛亚的帮助下创造了物质世界。这位国王住在中印度乌贾因(Ujjain)的阿湾提·纳嘎里(Avanti Nagari)古城,在那里珊迪帕尼·牟尼曾教导奎师那。国王和他的王后都极富宗教心,都是非常进步的奉献者,尽管他们身为皇室,但仍一直从事于对至尊主的服务。国王想要亲眼看到至尊人格首神,他一直在等待这样一个机会。他总是祈祷:“什么时候我才能看到我的主呢?”

 

  国王经常在他宫殿旁的屋子接待世界各个圣地的旅行者,尤其是印度旅行者。一天,一些朝圣者来到在这里过夜。他们刚刚从一个非常崇高的圣地过来,并觐见(darsana)了美丽的四臂之主尼拉-玛达瓦(Nila-madhava);现在他们正彼此讨论这神像的荣耀。一个婆罗门奉献者无意间听了他们的谈话并告诉了国王的大臣,然后他又去告知国王,让他知道神像的美丽。他告诉国王:“任何觐见尼拉-玛达瓦的人都不再重返物质世界并永恒解脱。他会得到四臂形象并成为无忧星宿里主拿拉央纳的同游。甚至某人仅仅发誓‘明天我会去祂的庙里看祂’,但却在没有到达之前死去,他仍然能够前往无忧星宿并得到四臂形体。”

 

  这国王惊讶道:“我如何能得见尼拉-玛达瓦?祂在哪里?”他想去问那些朝圣者:“我在哪里才能找到祂?”但他们夜里已经出发了;国王因而很烦恼并决定设法寻找神像。他喊来祭司之子――非常聪慧的维迪亚帕提(Vidyapati),还有他的官员和将军,并命令他们所有从不同方向去寻找:“你们一些人去往东方,一些人去往西方,其他人去南方等等。你们应当在三个月内返回。谁找到神像所在,我就给谁巨大的财富和显赫的地位。”如此,所有官员都信心满满地自玛德亚·帕戴士向各个方向进发。维迪亚帕提,这位非常英俊以及拥有所有好品质的年轻人朝东方进发。

 

  三个月过去了,除了维迪亚帕提,其他人都回来了。国王很担忧,因为没人知道维迪亚帕提在哪里。维迪亚帕提去到了靠近印度洋的印度东海岸,在那里他不断找寻尼拉-玛达瓦。一天,在海滨,他看到一个极为美丽的村庄,那里的山裹满花草树木,居民也极富教养。傍晚他走近村庄想要留宿在那里,因而他告诉一些当地居民:“我想今夜在此歇息。”他们回答道:“维士瓦瓦苏(Visvavasu)是这个村庄的首领。他属于低阶层,却颇具资格而富宗教心,他也非常有智慧、谦卑和慷慨。无论何时,只要有旅行者或客人到来,都会去拜访维士瓦瓦苏,因此你需前往那里。”

 

  当维迪亚帕提到达时,维士瓦瓦苏不在家。只有他那极为漂亮的16岁大的女儿――拉丽塔在家。她打开门说:“因为我父亲不在家,你可以在这里等他。他出去了,但等他回来,他会安排一切。请在门外等候吧。”过了一段时间,维士瓦瓦苏回来了。他的身体散发着一种非常甜美怡人的香味,他穿着极为漂亮,并涂着芬芳的提拉克(tilaka)。当他看到有客人时,有些羞愧地对客人说:“噢,请原谅我这么晚才回来。现在你可以进来了。”他和女儿把客人迎进家门。维士瓦瓦苏非常高兴看到这个俊美人物,他告诉他:“你可以在这里待些日子。”然后他吩咐女儿:“照顾好这个婆罗门。给他食物以及其它一切所需,要照顾周到,勿要令他有任何物品短缺。”

 

  维迪亚帕提吃过餐饭休息。他在屋内闻到一种极为甜美芬芳的香味,尤其是在屋主人在家时,他惊讶道:“这种甜美的芬芳来自何处?我一生都从未闻到过这样的香味,并且那个女孩是如此漂亮。我应当在这里等些日子,也许就能找到尼拉-玛达瓦。”于是他又四处寻找了一段时间。

 

  拉丽塔现在每天有规律地服务维迪亚帕提,并逐渐变得依恋他。维迪亚帕提也跟她关系亲密,过了些时候他们相爱了。尽管维迪亚帕提已经婚娶,但他仍然非常爱拉丽塔;因此他请求拉丽塔,要她去求父亲同意他们结婚。她父亲同意了,这样维迪亚帕提成了维士瓦瓦苏的女婿。

 

  维士瓦瓦苏每天都有规律地外出,在傍晚带着新鲜的芬芳回家。一天维迪亚帕提悄悄问他妻子:“亲爱的,现在你是我的妻子,我极为信任你。你能告诉我你父亲每天去哪里崇拜吗?那种香味从哪里来呢?请告诉我吧。”

 

  拉丽塔回答道:“我不能说。父亲嘱咐我‘不要告诉任何人,说我去了哪儿。请保密――保密,保密。’”

 

  维迪亚帕提说:“你不能告诉我?你跟我是一体的,与我没什么分别。你必须告诉我,因为我是你的丈夫。”

 

  拉丽塔回答:“那你发誓永远不要告诉别人。”

 

  维迪亚帕提于是说:“一个妻子不应当这样讲话。我知道你是个非常贞洁的妻子,因此你必须告诉我。”然后他沉默不语。

 

  拉丽塔说:“我愿意告诉你。他每天去崇拜神像。”

 

  “哪个神像?”维迪亚帕提问道。

 

  她回答道:“我答应不告诉的,但因为你是我的丈夫,所以我要告诉你。他每天去崇拜尼拉-玛达瓦。”

 

  维迪亚帕提变得非常高兴,他想:“过了这么久我终于听到了尼拉-玛达瓦的名字。尼拉-玛达瓦一定在这附近某处。”他开始对他妻子百般爱意,以令她揭示一切,于是他请求她:“请向你父亲请求带他女婿一起去吧。”

 

  她说:“好吧,我会帮你。”

 

  在她父亲崇拜完,傍晚回家吃过帕萨达后,拉丽塔走过去坐在父亲膝上,用极大的爱意对他说:“我亲爱的父亲,我想从你这里得个祝福。”

 

  他回答道:“好啊。我想给你一个祝福,你想要什么?”

 

  她告诉父亲:“我想要些很特别的。我知道你会犹豫是否给我,但我想要。”

 

  她父亲问道:“你想要什么?”

 

  她答道:“父亲啊,我想要你带着我丈夫,跟你一起去见尼拉-玛达瓦,他想要觐见祂。”

 

  维士瓦瓦苏沉思良久要不要带他去。他担心如果带任何人去看神像,神像也许会消失,维士瓦瓦苏犹豫了。当拉丽塔看到父亲很不情愿,她说:“如果你不带我丈夫去见尼拉-玛达瓦,我将在你面前服毒自尽。你的拒绝表示你根本不在意你的爱女。”于是她准备去服毒。

 

  女人有很多强有力的武器:“我要寻死,”“我要服毒,”“我要自杀。”丈夫和父亲能怎么办呢?当然,他会说:“噢,你想要就给你吧。”

 

  维士瓦瓦苏现在进退维谷,他想道:“我该怎么做?我必须救我唯一的爱女。我必须给她这一祝福。”

 

  他说:“我不想要你死。我会带你的丈夫给尼拉-玛达瓦看,但有个条件。我会用黑布蒙上他的眼睛,到地方之后,我再把布取下让他觐见神像。之后,我会再给他蒙上眼。这样他便能觐见神像,但却不知道神像之所在。”

 

  拉丽塔于是跑到丈夫那里告诉他:“父亲已经同意带你了。但他会在路上蒙上你的眼睛,不过没关系。”维迪亚帕提很欢喜并同意蒙上眼睛。之后拉丽塔告诉父亲:“好了,你可以用黑布蒙上他的眼睛。”稍后,他们坐上牛车,维士瓦瓦苏蒙上维迪亚帕提的眼睛。极为聪慧的拉丽塔给了她丈夫一些芥末籽,说道:“把这个装在口袋里。现在正是雨季。你可以沿路逐一撒下。过一段日子,那些芥末籽会长成植株并开出明亮的黄色花朵。然后你就可以跟着这些花朵自己去往那里;如此便不用向我父亲问路了。”

 

  维士瓦瓦苏于是带着维迪亚帕提,坐着牛车一路蜿蜒前行。维迪亚帕提在岳父不知情的情况下一路撒下芥末籽。到了山脚下,他们把牛车留在那里,维士瓦瓦苏牵着维迪亚帕提的手,领他到山顶的尼拉-玛达瓦庙。他们进到庙里,维士瓦瓦苏取下蒙眼布以便维迪亚帕提觐见尼拉-玛达瓦。这尊神像是四臂的,祂拿着海螺(sankha)、神碟(cakra)、大头棒(gada)和莲花(padma)。祂极为美丽,但不像南达之子(nanda-nandana)奎师那那般美丽。祂没有笛子,没有孔雀羽毛――祂更像主拿拉央纳。拿拉央纳非常美丽,但奎师那是所有一切之中最美丽的。

 

  维迪亚帕提非常高兴并开始哭泣,他想:“我找了祂这么久――好多个月了――现在我满足了。现在我的生命成功了。”维士瓦瓦苏告诉他:“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要去森林采些花,带些其它物品来崇拜祂。然后我会供奉檀香浆(candana)和其它物品,做崇拜(arcana),然后我们回家。”

 

  维迪亚帕提等待之时,他注意到一个漂亮的湖,湖中有莲花、嗡嗡叫的蜜蜂和一些歌声甜美的鸟。芒果树的树枝伸到了湖面上,有只黑色的乌鸦在其中一个树枝上睡着并掉了下去。立即,它的灵魂以四臂显现。于是嘎茹达很快到来,把这位极为美丽灿烂的人物驮到背上,飞向无忧星宿。维迪亚帕提开始想:“噢,它完全没有修习奉爱巴克提,这么快就去到了无忧星宿。它从未做过任何吉祥之事。它不纯洁,一只吃肉和其它恶心东西的乌鸦。然而,仅仅是掉落湖中就变成四臂形体并去往无忧星宿。为什么我还要留在这里呢?”他也想爬到树上跳入湖中,以得到四臂形体去往无忧星宿。“我片刻也不要等了,”他想,并立即开始爬树。爬到一半时,天空传来声音对他说:“不要仅仅因为欲得解脱和去无忧星宿而自杀。你还有很多重要的裨益全世界的服务要做,因此不要死。耐心点。一切都会完成。立刻返回因卓丢姆那大君那里,告诉他尼拉-玛达瓦在这里。”

 

  与此同时,维士瓦瓦苏回来了,他带了很多鲜花和其它物品,对维迪亚帕提说:“噢,跟我来吧。”他不知道此前发生过什么。维士瓦瓦苏准备了檀香浆和其它原料。整整一天他都在做崇拜,供奉祷文还有很多其它奉献活动。这村子的所有居民以dayitas而为人所知,这表示他们跟奎师那非常亲近。维士瓦瓦苏以dayita-pati(与奎师那亲近之所有人的主人)而为人所知。尽管他是低阶层人士,他却这般服务。他完全皈依并总是喊着:“尼拉-玛达瓦!”现在,维迪亚帕提也极大地陶醉于神像的荣耀中,看到岳父做尼拉-玛达瓦的崇拜,他喜乐万分。

 

  维士瓦瓦苏服务完毕,他再次蒙上维迪亚帕提的眼睛,一起出发。过了几个小时,再次走过那条迂回曲折的路,他们到家了。接着维士瓦瓦苏听到尼拉-玛达瓦对他说:“你服务我很长时间了。现在我要去接受皇室一个非常高阶奉献者的服务,他叫做因卓丢姆那大君。不要害怕,不要担心。”然而,维士瓦瓦苏立即变得不安并想到:“噢,塔库吉(神像)要去因卓丢姆那大君那里吗?我无法忍受这种分离的想法。这个男孩会回去告诉国王,国王就会前来带走尼拉-玛达瓦。”于是他扣留了维迪亚帕提,并把他囚禁在他家的一间屋内。

 

  维迪亚帕提哪儿都去不成,因此他告诉妻子:“请帮帮我。我得很快返回玛德亚·帕戴士。我答应过国王,他想同整个家族一起服务尼拉-玛达瓦。请帮帮我吧。你是我的妻子,是我的另一半。”

 

  拉丽塔同意并说道:“你可以走,我会帮你。”她于是告诉父亲:“如果你不把他从监狱释放,我会立即自杀。”她于是去准备自杀,因而她父亲心软了,并放了维迪亚帕提。维迪亚帕提现在自由了,他向妻子保证:“我会很快回来,请勿担忧。”于是他迅速离开,一路朝着因卓丢姆那的王国前进。

 

  他马不停蹄,最终到达阿湾提·纳嘎里。维迪亚帕离开这里已经六个多月了。他对国王说:“我已经发现了尼拉-玛达瓦,请跟我走吧。”国王非常高兴,并决定:“我会与我的整个王朝、财富、妻子、士兵和将领一起去。”他想把尼拉-玛达瓦带到他的王国,用余生来崇拜祂。自乌贾因出发,他们到达了普瑞南边几百英里处。但那里却没有芥末籽花。那里也没有山,没有村庄。因为藉由尼拉-玛达瓦的愿望,整个村庄都被几百英尺的沙子所覆盖。一切都被覆盖,包括山。尼拉-玛达瓦不在那里。

 

  国王开始哭泣。他坐在草垫上,面向大海,做出决定:“若我见不到尼拉-玛达瓦,便不会吃任何东西;若我见不到祂,我便会死。我与我的整个王朝、所有财富、妻子和家庭来到这里,却没有得见主。噢,我必须放弃生命。”接着,他开始忆念主,唱颂:“尼拉-玛达瓦!尼拉-玛达瓦!”天空传来声音对他说:“我不会来了,但不要担心。我不会来到这里给你看,但你将会见到我。我会派遣布茹阿玛前来。你应当与布茹阿玛一起来无忧星宿,在那里你可以得见我。在这世上,我不会以尼拉-玛达瓦的形象见你,但我会以显现在这四种形体中:佳甘纳特、巴拉戴瓦、苏巴卓和苏达珊·查夸。在海边的Banki-muhana等着。”这个地方现在被称为查夸-提尔塔(Cakra-tirtha),近海洋处被称为孟加拉湾,那里的水流向西孟加拉。“去那里等着,daru-brahma――木头形体的至尊主(Bhagavan)会来。祂会显现在一种巨大而芬芳、红色的圆木中,其上到处都有海螺、神碟、大头棒和莲花的标记。去那里把我取出来,用那根圆木做成四尊神像。然后你便能崇拜我。”

 

  布茹阿玛很快来到,他带着国王去往无忧星宿。在那里,主跟祂的同游谈话之时,国王得以自由而长久地凝视尼拉-玛达瓦。国王更受吸引并开始哭泣,然后布茹阿玛告诉他:“我们走吧。祂不会以这个形象到地球上了,但祂会以四个形象出现。我们现在就去往祂指定的地方,在那里等祂。”

 

  与此同时,自国王离开,已过去很多年,整个世界都改变了。他走之前曾建了一座非常雄伟壮丽的庙宇,但现在被沙子所覆盖。沙子被移走很多次,但庙宇也变得破旧不堪。一位新国王来到,修缮了它并宣称:“我是这座庙宇的创建者。”现在国王因卓丢姆那回来了,他告诉新国王:“这不是你的;是我建的,因此我是这座庙宇的主人。你只是修缮了它而已。”有一只乌鸦,叫做卡卡布孙迪(Kakabhusundi),它见证了茹阿玛禅卓的逍遥时光和国王因卓丢姆那建造庙宇的过程;现在它为国王作证。布茹阿玛来了,表示赞同:“是这个国王建了这座庙,你只是修缮它而已。”如此,国王因卓丢姆那再次成为主人。

 

  不知何故,藉由奎师那的恩慈,国王的妻子也在那里。他没有孩子,因此只有他和他妻子在那里。国王和新同伴以及军队在此等候神像。最后他看到了红色的树干,其上到处都有海螺、神碟、大头棒和莲花标记。他和士兵、大象走近树干,用尽全力想把它从水中取出,但却无能为力。很多大象和强壮的男人,甚至整个军队,都无法把树干从水中取出。

 

  天空再次传来声音,告诉国王:“把我的老仆人Dayita-pati(与奎师那亲密者之首领)维士瓦瓦苏和他女儿带来。维士瓦瓦苏从一边抬起我,婆罗门维迪亚帕提从另一边抬起我。给我金色的马车。我会很轻易出来,然后你便可以安排一切。”藉由尼拉-玛达瓦的能量和意愿,维士瓦瓦苏、拉丽塔和维迪亚帕提仍然在世,他们现在恭敬地带来了马车。国王让他们三个到海水中抬起圆木。维迪亚帕提和妻子以及岳父开始抬,并同时向圆木祈祷:“凯旋归于佳甘纳特!凯旋归于佳甘纳特!尼拉-玛达瓦!尼拉-玛达瓦!请你,请你仁慈地来到马车上。”

 

  圆木非常轻易地出来了,被放到金色马车上,前往靠近现在佳甘纳特·普瑞庙的地方。国王把圆木放在一个大厅内,请来了奥瑞沙所有的木匠,告诉他们:“如果你们能够做出神像(vigraha),我就会给你们巨大的财富。”很多著名的木匠来了,想要制作神像,但他们的工具一碰到铁一般的圆木就全部迸裂。

 

  一个年老而美丽的婆罗门来了,他带来了一些工具,并告诉他们:“我叫玛哈茹阿纳(maharana)。我非常专业,可以制作神像。”这个婆罗门实际上就是尼拉-玛达瓦或佳甘纳特本人,他以年老婆罗门的形象来到。他继续道:“我会在二十一天内完成神像,但你们必须保证:厅门需一直关闭。我会带着工具独自在那里,二十一天后我会打开门,这样你们便能看见神像。那时你们可以把祂带到庙里,服务并崇拜祂。”国王回答:“好的,我会遵照你的指示,我不会开门的。”

 

  这位婆罗门带着工具进去,从里面锁了门。十四天过去了,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因卓丢姆那大君便很担心。他想:“怎么回事?期间这位婆罗门滴水未进,什么都没吃。可能他死了。”他的臣相于是告诉他:“不要开门。这背后有些神秘。二十一天后再开门;之前不要开。”然而,王后恳求他:“如果你现在不开门,这婆罗门会死去,我们会犯下杀害婆罗门的罪恶。我们必须开门,快点。”国王回答:“这婆罗门告诉我们,二十一天没过就不要开门。我怎能打开它呢?”她一再地哀求,最终国王喊来木匠们,砍掉门锁,强行打开门进去了。

 

  在大厅内,国王目瞪口呆,因为看不到婆罗门。“婆罗门去了哪里?”他问。四个神像――佳甘纳特、巴拉戴瓦、苏巴卓以及苏达珊·查夸――在那里,但尚未完工。他们的眼睛和鼻子还只是圆圈,胳膊也不够长,手和脚也没有完工――没有一处完工的。国王开始哭泣,对臣相哭诉道:“我打破诺言,做了冒犯。现在我在怎么办?”哭泣着,他再次想要自杀。

 

  在另一个版本中,可能是另一个创造,国王打开门时,婆罗门在那里,并立即告诉他:“你为何在我工作到一半时进来?现在只过了十四天。再有七天我就会把神像做得非常漂亮。你为何开门?现在他们只是圆圆的眼睛。好吧,我想这一定是主本人――佳甘纳特的愿望。否则我会完工的,你也不会来打断我。”说了这些,这个木匠消失了,此时国王和同伴方知他不只是个婆罗门木匠――他是奎师那本人。他们开始在分离中悲泣。

 

  神像通过空中声音命令国王:“不要担忧。这事件背后大有玄机。我想要显现成这样,其后大有深意。把我放在庙里,开始崇拜这些神像吧。”佳甘纳特继续说:“请执行我的命令。维士瓦瓦苏以及女婿维迪亚帕提,还有维迪亚帕提的两位妻子来崇拜我。维迪亚帕提的婆罗门妻子的孩子们会轮流崇拜神像,他的低阶层妻子的孩子们会煮很多种类的大餐。维士瓦瓦苏村庄的居民会在坛车节期间服务我十天。那时候只有他们才能服务我;别人不可以崇拜。他们把巴拉戴瓦、苏巴卓和我放到马车上,带我们到贡迪查庙。从今天起进行为期十天的节日。带着这些马车去往贡迪查庙。”

 

  正是因为贡迪查王后的请求,这一逍遥时光才得以展开,这也是为何这庙宇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原因。神像继续说:“我们会在那里待些日子。然后你可以带我们回来。你应当举行很多节日,比如斯那纳-亚陀(Snana-yatra),禅达纳-亚陀(Candana-yatra),亥茹阿-潘查米(Hera-pancami)等等。”

 

  在禅达纳-亚陀节,连续很多天,主佳甘纳特的整个身体都涂满了檀香浆。那时,vijaya-vigraha神像被当作哥文达1,放置在纳仁卓-萨柔瓦尔(Narendra-sarovara)河中一艘极其漂亮的船上,祂的船上逍遥时光就此发生。接着,在斯那纳-亚陀,数以千罐的水被从印度各个圣地带来,给神像沐浴,沐浴时间如此之长,因而祂生病了。祂的胃很难受。此时,拉珂施蜜会带祂去自己的宫殿,紧关殿门十五天。主柴坦亚·玛哈帕布没有神像便活不下去,因此祂去往阿拉拉纳特(Alalanatha),哭道:“奎师那在哪里?奎师那在哪里?”祂变得非常疯狂,当祂触碰到阿拉拉纳特的石头时,它们都溶化了。不论祂在哪里顶拜,无论手、头和四肢放在哪里,那个地方的石头上都会留下印记。

 

  只有维士瓦瓦苏的家族可以在坛车节时服务佳甘纳特。实际上,有两类服务者。一类来自维迪亚帕提原婆罗门妻子的家族,这些奉献者做神像崇拜和服务。拉丽塔的后代被称为supakara(优秀大厨),因为即便他们出生低微,但佳甘纳特接受他们为祂的厨师。他们可以迅速而轻易地煮出一百炉的米饭和豆(dahl),还有其它各

 

  种各样的食物。他们精于使用很多炉子2,并且每个炉子上至少放二十个陶锅。

 

  国王祈祷道:“神啊,我想要个祝福以便我能服务祢。”

 

  神像回答:“你想要什么祝福?”

 

  国王说:“我不想我的家族有儿女。我不想要任何孩子。我知道你会满足我的愿望。”

 

  神像微笑问道:“你为何不想要孩子?”

 

  国王回答:“我死后,他们会争吵分财产,他们不会有兴趣服务祢。这么多的财富前来服务祢,他们会想:‘这些财富是我的’或‘佳甘纳特是我的财产。’我不要我的任何家人这么想:‘这庙是我的,佳甘纳特、巴拉戴瓦和苏巴卓是我的财产,所有捐款(pranami)自然也是供我享乐的。’如果他们这么想,就会用这一切来满足他们的感官并下地狱。”

 

  现今我们看看全印度和其它地方的情形。而今,新奉献者走近人们说道:“给我一些钱让我服务我的灵性导师。我想服务神像――佳甘纳特、巴拉戴瓦和苏巴卓。我想服务茹阿妲和奎师那,因此请捐些吧。”然而,他们得到捐款,却不给灵性导师和神像一分钱。他们想:“现在我是享乐者!”他们把钱放到口袋里,然后询问:“存

 

  在哪个银行最好?”有人可能回答:“你可以到瑞士,那里银行最好。”接着他们会说:“不,我想把钱存在印度,以便我能住在那里。你能告诉我印度哪个银行存款最安全吗?”他们忘了是为灵性导师化缘的。谁会想他捐钱是要给这个门徒呢?那么惩戒会是怎样?奎师那会很忧心,因为祂尚未造出适合他们的地狱。

 

  在印度,也有很多哥斯瓦米认为他们是庙宇的主人。他们拿了捐款去从事很多虚假活动。你们应当时时小心提防;否则奉爱不会走向你。她会想:“这个人非常自私。他想要成为他灵性导师和奎师那的主人。”

 

  国王因此请求:“不应当有人拿走哪怕一分钱。祢是主人。祢本人应当委任那些服务祢的人。管理者要定期更换,并且他们应当是仆人,如同信托人。”信托人就是:没有任何自我得益之欲望,可信任去做服务之人。奥瑞沙的国王和后来推选的人一直都是信托人。他们实际上不是国王,在感官上他们不会为自己拿取一分一文的钱。如果他们拿了,就会被毁掉。

 

  听了国王这番话,佳甘纳特开始微笑,如此坛车节开始了。这个故事里有很多相关教导。

 

  1需要带佳甘纳特去往别处时,就会从佳甘纳特庙带这个很小的vijaya-vigraha神像出来,因为佳甘纳特的身体非常重。

 

  2 这种炉子叫印度簇厘(culli)。它有五个炉头(中间一个,四个角各一个),每个炉头上叠放四个锅,上面三个锅底部有小洞。每样东西都可以均衡完美地烹煮。可以理解为:是拉珂施蜜本人在煮,服务者(维迪亚帕提低阶层妻子的后代)仅是在协助她,这便是为何可以煮的如此神奇之缘故。

 

想崇拜主佳甘纳特的朋友可以到这个淘宝店铺请购: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477834906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