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资料库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实践与教导 >> 圣哲与化身 >> 正文
 主柴坦亚的显现  
 作者:温达文·达斯    教导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6-14  【
 

 

主柴坦亚的显现

摘自施瑞柴坦亚·巴嘎瓦塔

 

我向施瑞柴坦亚·玛哈帕布和施瑞尼提阿南达帕布致以虔敬的顶拜,他们臂长过膝,肤如熔金,大大的眼睛如红色的莲花瓣。他们是最顶尖的布茹阿玛纳,是这个年代宗教原则的守护者,他们对众生最为慷慨大度,在神首无数的化身中,他们最为怜悯。齐颂主奎师那圣名的宏伟运动正是由他们二人开创。

 

所有荣耀,所有荣耀归于如月亮般皎洁的施瑞奎师那·柴坦亚。他是全然自足的至尊之人,他是宇宙之主,一切控制者的至尊控制者,永远沉浸在超然的逍遥时光中。

 

所有荣耀,所有荣耀归于施瑞柴坦亚的奉献者。所有荣耀,所有荣耀归于主亲密同游的极乐之舞。

 

首先,我要向主施瑞柴坦亚·玛哈帕布那些充满爱心的机密同游的莲花足致以虔诚的顶拜。我向至尊人格首神,施瑞奎师那·柴坦亚致以虔诚的顶拜。他显现于纳瓦兑帕,以维施万巴茹阿闻名于世。

 

主奎师那曾说过,“哦,乌达瓦,服务我的奉献者远远胜于服务我本人。”(SB 11.19.21

 

因此,在开始撰写本书之前,我要向主的奉献者们致以谦卑的祷文。希望以此,能使我的卑微的努力获得成功。

 

我满怀敬意,向最值得崇拜的主与灵性导师,施瑞尼提阿南达·茹阿亚Shri Nityananda Raya致以虔诚的顶拜,藉着他的仁慈,主施瑞柴坦亚·玛哈帕布那超然的逍遥时光得以无止尽的不断上演。至尊主巴拉茹阿玛作为阿南达·蛇沙,总是恒常以自己那一千张口荣耀着奎师那,所以我们也要以一千条舌头无休无止的荣耀主巴拉茹阿玛。正如价值连城的珠宝总是被小心的保管,奎师那逍遥时光的珍宝也总是安然地存放在阿南达戴瓦的口中。因此,只有荣耀过尼提阿南达·巴拉茹阿玛,才能自动具备资格描述施瑞柴坦亚·玛哈帕布那些超然的逍遥时光。

 

尼提阿南达就是主巴拉茹阿玛,他全然超然,永恒存在,他总是沉醉于施瑞柴坦亚·玛哈帕布的逍遥时光。任何唱颂或聆听了尼提阿南达帕崇高品格的人都将得到主柴坦亚至高无上的庇护。主巴拉茹阿玛的超然品质在四部韦达经中隐晦不明,但普然那中却有明确描述。如果有人读过《圣典博伽瓦谭》却仍不亲近主巴拉茹阿玛,那么他便不会为至尊主维施努和他的奉献者所接受。在主巴拉茹阿玛莲花足下的做出冒犯将彻底断绝一切救赎之路。

 

当他化身为主茹阿玛禅铎的弟弟拉克施曼的时候,巴拉茹阿玛扮演着主的随从。然而,作为至尊主,巴拉茹阿玛在各个方面服务自己。主尼提阿南达·巴拉茹阿玛的直接部分扩展,阿南塔·蛇沙将自己展示为主奎师那的居所、床、宝座、鞋子、衣物,首饰等等。同样,主尼提阿南达也以十种方式服务着主柴坦亚:朋友,兄弟,宝扇,床,轿子,居所,宝伞,衣物,装饰以及宝座。

 

在布茹阿玛的宫殿中,纳茹阿达牟尼弹奏起维纳琴,歌唱着至尊主超然的品质和逍遥时光。布茹阿玛和众人听着纳茹阿达牟尼的krsna-katha,陷入极乐而失去知觉,正因如此,他被众生崇拜。

 

我亦同样动容,因此写下寥寥数语来赞美主巴拉茹阿玛·阿南达戴瓦无限的大能,所以我谦卑的请求各位,希望大家都能对他满怀奉爱之心。任何想要跨越物质存在的危险大洋,投入奉爱极乐之洋的人都应该托庇于主尼提阿南达。

 

我祈求主仁慈的奉献者能满足我心中的夙愿,让我能一世复一世的服务我的主巴拉茹阿玛。正如dvijaviprabrahmana都是同一个人的不同称呼,尼提阿南达,阿南塔和巴拉茹阿玛也都是同一位至尊人格首神的不同名字。

 

我的主尼提阿南达帕布显现于我心中,训示我撰写此书,讲述施瑞柴坦亚·玛哈帕布的超然品质。只因藉着主尼提阿南达的仁慈,施瑞柴坦亚·玛哈帕布的逍遥时光才得以揭示,因为他的个人扩展,阿南塔·蛇沙正是储存着主柴坦亚和主奎师那所有逍遥时光的宝库。

 

聆听主柴坦亚的品质和逍遥时光将清除人所有物质污染。毫无疑问,只有通过一位纯粹奉献者的仁慈,主的逍遥时光才能为众人所知。谁能知悉主柴坦亚的本性和超然时光?这些话题如此机密,即使韦达经中都不曾公开谈论。所以,我直接以一手资料汇编成书,全部来自主的同游亲口所言。

 

主柴坦亚的逍遥时光无始无终,永恒而无止尽。只因主的仁慈,让我能将其描述。我只是主柴坦亚的话筒,复述他要讲述的话语。我就像一个木偶,被无形之首操纵。我扑倒在所有纯粹外士纳瓦的莲花足下,他们净化掉我所有冒犯。

 

哦,我的兄弟啊!主柴坦亚和他的同游的逍遥时光超然纯粹,请认真聆听吧!

 

在《博伽梵歌》中,主奎师那说到,“无论何时何地,当宗教修习日渐堕落,反宗教开始猖獗,哦,巴茹阿特的后裔啊,那时我就会一次又一次的亲自降临,拯救虔诚之人,毁灭恶徒,重建宗教原则。”

 

《圣典博伽瓦谭》也证实,至尊绝对真理,施瑞柴坦亚·玛哈帕布化身前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弘扬齐颂主奎师那的圣名运动。

 

“尼弥国王,奉献者总是向至尊主哈里献上祷文,但是现在,我将向你阐述在卡利年代人们为了取悦至尊主,如何执行各种仪式和规则,并献上精美的祷文。在卡利年代,明智之人将崇拜至尊主和他的同游的方式是桑克依坦·雅吉亚sankirtana-yajna。”

 

在主的意愿下,他的永恒同游在他之前显现。他们绝大部分,包括阿南塔·蛇沙,主希瓦和布茹阿玛都出生在纳瓦兑帕,还有一些出生在孟加拉和奥瑞萨的其他地方。尽管出生地各不相同,所有这些同游仍相会于纳瓦兑帕。

 

施瑞瓦斯·潘迪特Shrivasa Pandita,施瑞茹阿玛·潘迪特Shri Rama Pandita,禅铎晒卡尔Chandrasekhara和穆茹阿瑞·古普塔Murari Guputa显现于施瑞哈塔Shrihatta。潘达瑞卡·维典尼迪Pundarika Vidhanidhi,柴坦亚·瓦拉巴Chaitanya Vallabha和瓦苏戴瓦·达塔Vasudeva Datta显现于查塔瓜穆Chattagram。哈瑞达斯·塔库尔Haridas Thakura显现于布达纳Budhana

 

主尼提阿南达显现于孟加拉茹阿达迪什省Radhadesha的爱卡查夸Ekachakra的一个村庄。尽管他是所有生物的至尊之父,主尼提阿南达为了展示他的仁慈,仍然显现为一位哈戴·潘迪特之子,这是一位布茹阿玛纳也是一位纯洁的奉献者。

 

施瑞帕茹阿玛南达·普里,他是主在尼拉查拉Nilachala的亲密同游,他显现于位于毕哈尔Biar弥提拉Mithila的垂哈特Trihut。就这样,至尊主施瑞柴坦亚·玛哈帕布安排他的同游显现于不同地点。然后,看似偶然的,他们相会于纳瓦兑帕。

 

得知施瑞柴坦亚·玛哈帕布将要显现于纳瓦兑帕,上天将这里变得非常繁荣昌盛——这样才有资格迎接主的到来。谁能描述纳瓦兑帕的富裕?藉着学问女神萨茹阿斯瓦提母亲的仁慈,纳瓦兑帕的居民,无论老幼,都通晓经典,富有学识。然而,人们也因为自己的知识而非常骄傲,事实上,即使小孩子都会去和资深的学者辩论不休。

 

学生从四面八方来到纳瓦兑帕学习,因为这里以学术中心而举世闻名。实际上,在纳瓦兑帕学习的学生数不胜数,同样,教授的数量也无以计数。

 

在财富女神拉克施蜜的特别关照下,纳瓦兑帕的居民自给自足。他们误用了自己宝贵的时间,挥霍钱财追求感官享乐和世俗之物。

 

人们越来越骄傲,越来越物质化,他们对至尊主的奉爱服务已经降低到一个令人警醒的境地,因为卡利年代本身就是对不道德行为的纵容。他们唯一从事的宗教活动就是对各种半神人和女神的崇拜祭祀,尤其是杜尔嘎女神,他们献上祷文,祈求短暂的物质利益。

 

他们挥霍大笔大笔的金钱用于儿女的婚礼,就这样纳,瓦兑帕的居民浪费了宝贵的人类形体。

 

即使是所谓的博学的高级祭师——那些被冠以巴塔阿查尔亚,查夸瓦尔提和弥刷等称号的人们——也没有认识到经典的真正内涵。尽管他们传授宗教原则,他们的活动却与经典的训示背道而驰。因此,他们当然也误人子弟,使自己的学生也沉溺于不道德的行为。

 

没有人提起齐颂主奎师那的圣名——卡利年代的宗教法则。似乎他们唯一的营生就是互相挑毛病。而对于那些迷信的弃绝之人和隐居之人,他们的口中从来没念诵过哪怕一次主的名字。

 

即使是那些被认为是社会中最虔诚的人,他们也不过重复“哥文达”Govinda或者“潘达瑞卡沙”Pundarikaksha一次——在他们进入恒河沐浴的时候。而在讨论《博伽梵歌》或者《圣典博伽瓦谭》的时候,这些所谓的权威更是把奉爱的视角抛之脑后。

 

社会上这些普罗大众的堕落情形被外士纳瓦们(主的奉献者)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们思量着,“这些人已经彻底被主的虚幻能量牢牢束缚。他们妄想能通过感官享乐得到真正的快乐,他们全神贯注于物质存在。他们怎么可能得到解脱?”

 

尽管奉献者们不厌其烦的请求人们唱颂主的圣名,可人们拒不接受,相反,将自己专注于世俗的知识。虽然屡遭挫折,但精进的奉献者们仍然坚持不懈的从事着他们的奉爱服务——崇拜奎师那,在恒河沐浴,讨论krsna-katha

 

最杰出的外士纳瓦莫过于阿兑塔·阿查尔亚,他的荣耀传遍地面八方。他总是怀着极大的奉爱崇拜主奎师那,向奎师那供奉图拉西曼佳瑞和恒河水。实际上,人们大声地唱颂着主的圣名,海螺发出洪亮的声音,混杂着锣鼓和铙钹的声音,这一切已经将施瑞·阿兑塔·阿查尔亚的家变成了外琨塔。

 

还有一些奉献者也在主之前显现,比如施瑞佳嘎迪沙Shri Jagadisha,施瑞苟琵纳特Shri Gopinatha,施瑞曼Shriman,施瑞穆茹阿瑞Shri Murari,施瑞嘎茹达Shri Garuda和施瑞刚嘎达萨Shri Gangadasa。我在这里只提及了少数我认识的奉献者,如果每一个都列出来的话,那么本书篇幅将不堪重负。

 

每一位宽容无私的奉献者都履行着自己的灵性职责,而他们心中只有对主奎师那的奉爱,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他们彼此都没有察觉到对方的灵性身份,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亲如挚友。无论奉献者看到哪里,他们眼中只是一个没有丝毫奉爱的世界,这让他们的心无比痛苦。他们找不到一个对krsna-katha有所品味的人,所以他们只能安于自己去荣耀主。

 

奉献者们经常在阿兑塔·阿查尔亚家中聚会,每次都是几个小时,只有这样,他们才驱散所有不快。看到物质主义者们受苦的现状,阿兑塔·阿查尔亚深感悲伤,于是他开始戒食。

 

每天晚上,施瑞瓦斯·塔库尔和他的三个兄弟会在家里克依坦,他们充满激情地唱颂主的圣名。但粗鄙的物质主义者,对此却毫不欣赏,他们永远忙着追求财富,埋头家庭琐事。实际上他们认为施瑞瓦斯·塔库尔是个疯子。他们觉得施瑞瓦斯·塔库尔会成为灾难的源头,因为残暴的穆斯林统治者如果听到这里有大声桑克依坦,他们会来踏平村庄。

 

一些心怀嫉妒的邻居宣称,他们要将施瑞瓦斯·塔库尔的家连根拔起,丢进河里,这样才能把他们彻底滚蛋。他们心里想,“只有让施瑞瓦斯·塔库尔离开,村子才能真正安宁。否则伊斯兰教徒会来折磨我们!”

 

圣洁的奉献者们听到这些威胁,他们留下悲痛的眼泪,默默向主祈祷。然而当阿兑塔·阿查尔亚闻听此言,他勃然大怒。他说道,“施瑞瓦斯,刚嘎达萨,舒克兰巴茹阿Shuklambara,请你们听好。我会让主奎师那降临于世。主会来教导神爱拯救你们,以及所有无神论者。如果我无法实现这一诺言,那我就亲自展示四臂形体,用我的光轮斩下所有无神论者的头颅!”

 

从那以后,阿兑塔·阿查尔亚开始集中精力崇拜主奎师那的莲花足,所有其他奉献者也追随着他的榜样。奉献者们各自奔忙,履行着自己的职责,但看到整个世界碌碌而为,毫无神性,这痛苦让他们无法忍受。有些奉献者想干脆放弃生命,而另一些人则对物质的安乐毫无兴趣,他们对此漠不关心。

 

作为回应,主开始准备在世间显现。在他的意愿下,主尼提阿南达·巴拉茹阿玛,阿南塔·蛇沙的源头,作为哈戴·潘迪特的儿子,显现在茹阿达迪什省爱卡查夸的一个村庄。在纳瓦兑帕,佳格纳特·弥刷和他的妻子萨祺戴薇先后生下八个女儿,每一个出生不久便夭折了。之后,他们有了一个儿子,维施瓦茹帕Vishvarupa,他一生下来就弃绝了物质世界。

 

之后,考虑到整个社会的堕落情形,至尊主进入施瑞玛提·萨祺戴薇和施瑞佳格纳特·弥刷的体内。他们在梦中见到主阿南塔·蛇沙唱颂着主的荣耀。两夫妻焕发出灵性的光辉,尽管世俗之眼无法得见。

 

得知主即将显现,主布茹阿玛,主希瓦和其他半神人来到佳格纳特·弥刷的家。尽管不为人所见,他们献上祷文:“所有荣耀归于主柴坦亚!尽管你在无数的宇宙中都不曾得见,今天却显现在施瑞玛提·萨祺戴薇的腹中!”

 

“哦,主,请示我们以仁慈,让我们能见证您在纳瓦兑帕的逍遥时光。您超然的形体,以往只出现在伟大的瑜伽师和玄密主义者的冥想中,现在却展示在所有纳瓦兑帕居民的面前。我们要顶拜虔诚的圣地纳瓦兑帕,顶拜佳格纳特·弥刷和施瑞玛提·萨祺戴薇的家,因为这里有您神圣的显现。”

 

至尊主一直呆在萨祺戴薇的腹中。当帕尔古那Phalguna之月的满月来临,他终于显现于世。

 

即便在主显现之前,他已经开始发起桑克依坦运动。当日食来临之时,成群的人们前往恒河沐浴,所有人都唱颂着主的圣名。其实有些人一次都未曾唱颂过主的圣名,但他们在去往恒河的路上都满怀激情地大声唱颂着主的圣名。

 

正因为四面八方充满了唱颂,主才微笑着显现了。施瑞佳格纳特·弥刷和施瑞玛提·萨祺戴薇看着他们新诞生的儿子那美丽的脸庞,他们的喜乐不可抑制,如痴如醉。聚集前来的妇女们激动得不知所措,只能喜极而泣。

 

亲朋好友们风尘仆仆的赶来看望新生儿,很快,佳格纳特·弥刷的家便化为一片喜乐的海洋。萨祺戴薇的父亲,尼兰巴茹阿·查夸瓦尔提Nilambara Chakravarti也莅临现场,他绘制出孩子的星象图,发现许多吉祥的征兆。尼兰巴茹阿·查夸瓦尔提震惊于主的美丽,并在他的身体上找到许多神圣的特征。

 

曾经有一个广为流传的预言,终有一天,一位布茹阿玛纳的儿子将成为孟加拉之王。施瑞查夸瓦尔提心想,这个预言实现的日子终于来临了。当着所有人的面,尼兰巴茹阿·查夸瓦尔提详细解释了主的星象预兆。他说道,“这个孩子将成为一名超越毕哈斯帕提Brihaspati的学者,他将拥有所有圣洁的品质。”

 

一位大圣人也扮作当地的布茹阿玛纳来到现场,。他描述了主未来的活动,他说到,“这个孩子就是至尊主,纳茹阿央那本人。他将揭示宗教的精髓,他将发起一场宏大的传教运动,以此解救整个世界。仅仅看到他,人们就会对众生心生同情,不再为物质的快乐与痛苦所扰。即使是最冥顽不灵的无神论者也会崇拜这个孩子的莲花足,更不用说普通常人。他的荣耀将传遍整个创造,无论哪个阶层的人都会前来崇拜他。”

 

“你是多么幸运啊,佳格纳特·弥刷!作为这个孩子杰出的父亲,我向你致以虔诚的顶拜!你孩子的名字将是维施万巴茹阿Vishvambhara,他也因纳瓦兑帕·禅铎Navadvipa-chandra(纳瓦兑帕之月)而闻名于世。”

 

佳格纳特·弥刷陶醉于对儿子的描述。他扑倒在布茹阿玛纳脚下,喜极而泣。而布茹阿玛纳也握住施瑞弥刷的双足,看到这一幕,现场的每个人都高声吼到,“哈里,哈里!”

 

乐师们敲起密当嘎鼓,吹响笛子,弹着琴,空中回荡着他们的声音。高等星系的妇女们混在邻居之中,共襄盛举。地球之母阿迪提Aditi持着草叶和稻谷,将右手放在孩子的头上,祝福他,“请永远留在物质世界,展示您的逍遥时光。”

 

尽管施瑞玛提·萨祺戴薇和其他妇女注意到这些天堂妇女们异乎寻常的美丽,她们仍心中存疑,犹豫着询问她们的身份。这时,半神人们虔诚的接受萨祺玛塔足下的尘土,令她惊奇不已。实际上,就连主阿南塔·蛇沙也无法恰如其分的描述佳格纳特·弥刷家中的极乐气氛。整个纳迪亚地区似乎都汇集于此,体验着难以言喻的喜乐。

 

无论人们身处何方——在家里、在街上或在恒河里——都在大声的唱颂着主的圣名。就这样,尽管每个人都只是在做着日食时该做的事情,每个人仍同时在庆祝着主的显现。如此,主显现于帕尔古那之月的满月之夜(公元1486年,218),主尼提阿南达显现于之前的玛嘎Magha之月,月亮由亏转盈的第十三天。

 

主的显现使佳格纳特·弥刷家里的每个人都沉醉在超然喜乐之中。施瑞维施瓦茹帕抱起他的弟弟,看着怀中的婴儿,幸福的笑着。主的身边总是环绕着亲朋好友。当他嚎啕大哭的时候,只有唱颂奎师那圣名的声音能让他平息下来。领会主的用意之后,每当他哭泣,人们就会立刻唱颂起主的圣名。

 

带着愉悦的心情,半神人们打算和那些围绕在尼迈身边的人开个小玩笑。他们以精微不可见的躯体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人们看到一片阴影晃来晃去,大声尖叫,“有贼啊!”

 

有些人吓得大喊,“尼星哈!尼星哈!”而有的人则背诵祷文祈求庇护。就这样,屋子里一片混乱。一位有驱魔能力的布茹阿玛纳祭师威胁半神人,“不想尝到主尼星哈的厉害,就赶快滚蛋吧!”不为人所见中,半神人们哈哈大笑。

 

在产房中坐了一个月的月子之后,萨祺妈妈和其他妇女一起去恒河。在轻松欢快的心情中,她开始在恒河沐浴。然后,她崇拜了恒河,以及一位乡村女神莎斯缇Shasthi和其他的半神人。

 

返家之后,萨祺玛塔满怀敬意的送给妇女们烤稻谷、香蕉、香油、kunkum,槟榔子和槟榔叶。作为回报,妇女们赐予孩子祝福,并在回家之前向萨祺玛塔顶拜。

 

作为一个幼儿,婴儿尼迈经常嚎啕大哭。他的用意就是让每个人唱颂主的圣名。当妇女们来安抚他的时候,他反而越哭越厉害。而只要妇女们唱起,“哈里,哈里”,灿烂的微笑就会出现在主的脸上。发现这一点之后,即唱颂圣名能很好的取悦主,每个人都围绕着他,拍着手掌满怀激情地唱颂着。

 

实际上,主柴坦亚在佳格纳特·弥刷家中的童年逍遥时光宛若奎师那在南达·玛哈茹阿佳家中的逍遥时光的重现。当屋里没人的时候,尼迈会将牛奶、黄油或者香油泼得满地都是,然后打烂瓶瓶罐罐。然而,当知道萨祺戴薇要过来的时候,他就会立刻躺下,开始大哭。萨祺妈妈会过来唱颂着圣名安抚婴儿尼迈,但同时也会注意到一地杂乱。她不由惊呼,“谁把这些大米、豆子和大麦洒得满地都是?谁把装牛奶和酸奶的罐子给打碎了?”

 

没人知道到底是谁干的,因为屋里只有一个四个月大的婴儿。处于好奇,许多人来看这恶作剧的现场,但没人能推测出犯人的踪迹。有人说,“一定是有个半神人或者恶魔来过这里,但因为我们念诵着曼陀,所以他没法伤害到这个孩子。因此他一怒之下,砸烂了这些东西然后离开了。”

 

尽管一片狼藉,施瑞佳格纳特·弥刷和萨祺妈妈只要看到他们孩子的脸庞,一切悲伤便消失殆尽。

 

在命名庆典上,施瑞尼兰巴茹阿·查夸瓦尔提也来了,到场的还有许多博学的学者以及各位亲朋好友,同时还有数不胜数的妇女们。每个人都谈论着该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

 

在做了充分的考虑之后,学者们得出一个合适的名字。他们说,“这孩子浦一诞生,大地上的饥馑便停止肆虐,农民们盼来苦苦等候的雨水。就这样,健康和快乐伴随着他的诞生重返大地。这与从前主纳茹阿央那以诸多化身拯救地球的情形如出一辙。”

 

因此,他的名字是维施万巴茹阿(世界的维系者)。尼迈这个名字为妇女们所钟爱,成为他的小名。名字在一个吉祥的时刻被赐予,布茹阿玛纳们大声的诵读着《博伽梵歌》和《圣典博伽瓦谭》。前来聚会的半神人和人们纷纷致以祝福,铃铛叮铃作响,海螺齐鸣。

 

然后,各种物件被摆放在孩子的面前——有书籍,大米和金银。施瑞佳格纳特·弥刷鼓励着儿子,“我亲爱的维施万巴茹阿,想要什么就拿什么吧。”萨祺戴薇的儿子对其他东西视若无睹,直接爬到《圣典博伽瓦谭》旁边,把书紧紧抱在怀里。每个人都被这一幕打动,说到,“他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大学者。”此时此刻,每个看到维施万巴茹阿迷人笑容的人都如沐春风,沉浸在喜乐之中。

 

之后,妇女们将孩子放在大腿上,不忍释手。每当他开始大哭,她们就会轻拍手掌,唱起圣名,“哈里”。这时主就会在她们大腿上摇摇摆摆,像是在翩翩起舞,这让妇女们更激动,于是唱得更卖力。就这样,主总是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让每一个人唱颂主的圣名。

 

当主开始手脚并用地爬行时,他看起来最为迷人。他脚裸上的小铃铛发出悦耳的声音。尼迈无畏地爬来爬去,见什么抓什么。

 

有一天,一条蛇滑进佳格纳特·弥刷家的院子,主把它抓在手中。每个人都吓得惊叫起来,主面带微笑,平静的将卷成一圈的毒蛇放回地上。人们大喊,“嘎茹达!嘎茹达!”尼迈的父母也在一旁急得要死。这条毒蛇实际上就是阿南达·蛇沙,听到这些叫嚷,尽管主想要拦着他,他还是滑走了。

 

妇女们立刻冲上前去,把孩子抱起,祝福他长命百岁。一些亲戚拿来护身符给尼迈戴上,保佑他平平安安,而另一些人则念起曼陀,将恒河水洒在他身上。尼迈一次又一次想去追这条蛇,但都被人们拦下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孩童中的主开始站立,并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他的美丽无以伦比。卷曲的头发装饰着他完美的头型,他的莲花瓣一样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就像苟帕拉·奎师那。他臂长过膝,胸膛宽阔,嘴唇粉红。他的四肢形态优美。他的肤色逐渐加深,他的手指、手掌和脚掌看起来宛若绽放的莲花。

 

萨祺戴薇和佳格纳特·弥刷总是惊奇于主的美丽。尽管他们一贫如洗,他们的儿子却给他们带来无尽的喜乐。每当在一起的时候,他俩就会说,“我在想,到底是怎样一个大人物降临在咱家,成为你的儿子啊。也许这个高贵的人会终结我们的物质痛苦。我从没见过,也没听过有哪个孩子像我们的一样美丽得不可思议。当他听到对主的圣名的唱颂,他就会微笑起舞,跳得停不下来。每天一大早,妇女们就会赶来将他团团围住,拍着手掌,打着节拍,大声的唱颂着圣名。”

 

有时候,婴儿尼迈会在尘土中滚来滚去,然后爬上妈妈的大腿。有时候,他会摆动身体翩翩起舞,那舞姿让每个看到的人哈哈大笑,不可抑制。尼迈总是不知疲倦,在屋子里跑进跑出,每人能抓得住他。他会独自去探险,抓到什么都放到嘴里——大米,香蕉,sandesh等等。他是如此迷人,他要什么别人就给什么,即便是陌生人也是如此。有时候陌生人会给他一些糖果和香蕉,他会将这些带回家,当作礼物分给那些唱颂圣名的妇女。就这样,每个人都称赞主的聪明,不休不止的唱颂着圣名,“哈里”。

 

白天,主会去邻居家里。在这个人家里,他会喝光所有牛奶,在那个人家,他会吃光所有大米。如果他什么也找不到,尼迈就会把陶罐打烂。如果他在屋子里发现一个小孩,尼迈会挑逗他,直到他嚎啕大哭。然后,当有人过来的时候,尼迈就会逃之夭夭。

 

如果一不小心,他被别人当场抓住,尼迈会抓着那个人的脚,苦苦哀求,“放过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回来了。我再也不偷东西了。可怜可怜我吧。”惊奇于这个小孩的聪明,无论是谁他的怒气也会烟消云散。实际上,每个人都对他怀着极大的宠爱。只是看到他,他们就被主所俘获,令他们爱主更胜于爱自己的孩子。

 

就这样,主柴坦亚度过了他顽皮而不知疲倦的幼年时光。有一天,两个贼看到主一个人走在街上。看到主身上的金银,他们想要从他身上偷走。一个贼抱起尼迈,说到,“哦,宝贝!”另一个跟着搭腔,“我们已经好久没见到你了!我们带你回家吧。”

 

主答道,“好,咱们回家。”于是这两个贼抱着主慌慌张张的离开了,旁观的人都还以为他们一定是孩子的合法看护人。实际上,街上有成百上千个人,但没有人知道这个孩子的身份。这两个贼确信自己一定可以把尼迈身上的金镯子偷到手,所以他们兴高采烈的走着。

 

这两个贼把主抗在肩上,直奔自己的藏身之处,尼迈独自莞尔,他骑在他们的身上,自得其乐。一个贼给尼迈sandesh,另一个说,“我们就快到家了。”

 

就在尼迈被绑架的同时,他的亲戚们找不到他,于是开始挨家挨户的搜索。“维施万巴茹阿!回家了!尼迈!”他们竭力大喊。最后,每个人都开始担心起来,于是他们更焦急的搜索。在他们心中,他们开始向主哥文达祈祷。

 

另一方面,在主尼迈的虚幻能量,玛亚的迷惑下,这两个贼走错了回老巢的路。实际上,这两个被搞得晕头转向的直接来到了佳格纳特·弥刷的家门前。他们还以为到了自己的藏身之地,这两个晕了头的贼打算把尼迈的首饰都取下来。“下来吧,”他们说,“我们已经到家了。”主答道,“好,把我放下来。”

 

在房子里,每个人都捧着头,伤心欲绝。这两个贼以为已经到了自己家,所以就把尼迈放了下来,尼迈一落地就径直跑向自己的父亲。他们一看到尼迈,每个人都高兴得大喊,“哈里!哈里!”整个房子似乎都被这呼喊震的摇摇欲坠。仿佛起死回生一般,每个人都感到难以言喻的喜乐。

 

这两个贼终于意识到他们并不在自己的家门前,但他们也不知道现在身处何方。借着混乱,他们悄悄的溜走了,没被别人发现。当他们回想起这次奇怪的遭遇,他们不仅迷惑不解,“到底是谁把我们给耍了?”

 

等他们安全的走远了,这两个贼终于得出结论,“今天一定是禅迪戴薇Chandidevi(杜尔嘎女神)救了我们。”想到这点,他们不禁如释重负,高高兴兴的拥抱彼此。实际上,这两个贼因为将主抗在肩上而得到了无可估量的好运和善行。

 

在佳格纳特·弥刷家里,人们询问,“是谁把孩子带回来的?我们应该给他带上高帽,好好的酬谢他。有人说,“我看到两个人和尼迈一起回来的。把尼迈放下之后就走了,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人们都很吃惊,到底是谁把孩子带回来了,还不接受致谢就走了。他们转而问尼迈,“孩子啊,到底是谁把你带回来的?我们毫无头绪。”

 

主答道,“我去恒河玩,但后来却迷路,在镇子里闲逛。两个男的把我带了回来。”

 

人们说到,“经典永不落空。不可见的神之手总是在保护着孩子,老人和无助之人。”在瑜伽·玛亚的迷惑下,主的亲戚们纷纷猜测,不得其所。

 

施瑞柴坦亚·玛哈帕布的这些逍遥时光即使在韦达经中都未曾揭示,然而,无论谁聆听了这些逍遥,必定会对主的莲花足培养起坚定不移的信心。作者在此总结全章,说到,“我,温达文·达萨,向施瑞奎师那·柴坦亚和施瑞尼提阿南达帕布的莲花足献上谦卑的颂歌,他们是我的生命和灵魂。”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