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哲学研讨 >> 正文
 圣帕布帕德与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之间的区别  
 作者:巴最拿茹阿央达萨    教导来源:GBC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2-5  【
 

  本文较长,对此话题有兴趣的朋友请耐心阅读。需要word文档的朋友请跟版主联系。

  本文的撰写目的很简单:列举事实表明圣纳茹阿亚纳 玛哈茹阿佳与圣帕布帕德的教导相差悬殊。对方不断的挑战:“ISKCON领导为什么要阻止圣纳茹阿亚纳 玛哈茹阿佳向ISKCON庙宇传教和教导ISKCON的奉献者?”于是便促成了本文的编撰。ISKCON的领导因为这一“冒犯”立场而受到指责。然而,从ISKCON工程主导的立场来看,我们发现自己立场颇为尴尬:是通过限制圣纳茹阿亚纳 玛哈茹阿佳与ISKCON接触这一政策而“冒犯”他,或是通过听任圣纳茹阿亚纳 玛哈茹阿佳教导从而串改圣帕布帕德精心编制的原则和灵修程序?圣纳茹阿亚纳 玛哈茹阿佳的追随者断言,这些差异微不足道,或是作为对圣帕布帕德所建基石的补充。至于这些差异是否“微不足道”或“仅是细节”,还是说它们与圣帕布帕德的道路有严重分歧,我们让读者自己来决定。

  最初促成本文的是一篇名为〈我衷心的祝福〉的文章。该文章是以前由布达茹阿 达萨(当时是圣纳茹阿亚纳 玛哈茹阿佳的私人秘书和代言人之一)呈上给ISKCON领导的。我们还使用了圣纳茹阿亚纳 玛哈茹阿佳的个人采访和讲课及写作选文。《我衷心的祝福》一文刚出来时,ISKCON方面未作反应。我们本想避免火上浇油并继续平和地继续我们自己的传教事业。但这种沉默被误认为默认,或至少是缺乏实质性回答的证据。于是圣纳茹阿亚纳 玛哈茹阿佳阵营又发来第二封信,并作如下要求:

  “本文作者……谦卑地要求GBC的作者们出来呈现事实。”

  于是,一份公开陈述似乎便成了我们无可规避的责任。因为本文本身属于驳斥文,有时可能会有些尖锐。为此,我先行致歉并卑微地乞求读者的理解。(在附录一中我已列出一些在圣纳茹阿亚纳 玛哈茹阿佳阵营的几篇文中发现的谴责性用词。以免单是ISKCON被斥责为对抗主义。)有人可能会问,圣帕布帕德的哲学和奉爱修习与圣纳茹阿亚纳 玛哈茹阿佳的内容差异到底有何相干呢?为了回答这一问题,我们首先需要表明圣帕布帕德在韦达灵性导师中的独特地位。

  1965年9月,圣帕布帕德走下佳拉杜塔船,踏上了纽约海港的码头。在为期三十五天的行程中,他长时晕船,两次心脏病发作。后来在陈述登陆并站在码头上时的体验时,圣帕布帕德评论道:“我都不知道是向左还是向右转。”他到来时只有四十卢比,也没有任何支援或助手。他年事已高、初到异域、身体也不强壮。唯一的武装只是灵性导师要他将奎师那的信息传播至英语国家的训令,以及许多他翻译和评注的圣典博伽瓦谭的三册套书。

  尽管开端是如此低微,圣帕布帕德的使命却取得了惊人的成功。在短短十二年里,他开办了一百多座庙宇、学校、农场、以及灵粮餐馆、落成了几十套美丽的茹阿达—奎师那神像崇拜、撰写了六十多本著作、启动了自己的印刷厂、在宏大的佳嘎纳特檀车节游行过纽约的第五大街,穿越过伦敦的特拉法尔加广场、并且在全球的每一个角落启迪过五千多位门徒。

  人们深受瑜伽师的故事及其神秘小伎俩的吸引。而圣帕布帕德的成功确是其中最令人震惊的神秘事件。他将人们的心从石头转化成了金子,并在过去的灵性荒地建立了庙宇。从一个极为卑微的起点,他将“哈瑞奎师那”变成了在全球城市和乡镇都家喻户晓的用语。这么高的成就在宗教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先前灵性导师和至尊主本人都预言了,有一天,主的灵性随从中将会有一位伟大的将领到来,将巴克提(奉爱)的秘密传遍全球。圣巴克提希丹塔 萨茹阿斯瓦提告诉他的门徒说,圣帕布帕德“有一天会自己做出一切。”

  凡是知道圣帕布帕德无可比拟的成就者,谁能不相信他其实就是先前伟大圣人所预言的那位将领?老实说,谁不相信圣帕布帕德已继承了先前导师的使命以及主奎师那全然的仁慈呢?

  正因如此,他的追随者们看到了圣帕布帕德独特的地位、阅读了他的巴克提韦丹塔要旨,并且努力维持他所设定的标准、修习和目标。他并不只是众多韦达人物之一,而是由至尊主直接派来在未来一万年勾勒解脱程序的世界性导师。对于圣帕布帕德的追随者--ISKCON成员来说,圣帕布帕德的话语便是衡量其它任何说法的标准模板。

  圣帕布帕德将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设计成了一艘伟大的超然之舟。船板、船帆、索具及航海图便是他规定的清晨节目、每天唱颂十六圈的标准、追随四项规范原则的训令、对于传教和派书的强调、以及他的组织制度。而他的书籍、讲课、信件以及个人训示则将上述所有因素紧紧连接在一起。圣帕布帕德曾说,“我已经把结构教给了你们;你们只需要装饰就行。我甚至都帮你们装饰好了;你们只需要挂起来就行。”

  ISKCON成员确信,忠诚的灵魂只要真诚服务,并且坚守在圣帕布帕德舟中,他们便能达到最高觉悟层面,跨越物质存在的海洋,并而到达主施瑞奎师那的莲花足下。圣帕布帕德曾在《圣典博伽瓦谭》(10.2.31)中宣称:

  译文:

  如太阳般闪亮的主啊,您总愿实现您奉献者的愿望,因此被称为如愿树。当圣人们为跨越愚昧汪洋而完全皈依在您莲花足下时,他们便将这跨越方法留在地球。而由于您对其他奉献者非常仁慈,您便接受了这一方法而帮助他们。

  要旨:

  这一说法揭示了仁慈的圣人和至尊人格首神是如何共同帮助想要回归家园、回归首神的认真奉献者的。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在他对茹帕勾斯瓦米的教导中说:

  brahmanda bhramite kona bhagyavan jiva
  uru-krsna-prasade paya bhakti-lata-bija

  Caitanya-caritamrta, Madhya 19.151

  由于古茹和奎师那的仁慈,人可获得奉献服务的种子。古茹的责任是根据时间、场合及对象而寻找方法,诱导人们从事奉献服务。只要他们希望成功回归家园,回归首神,奎师那便一定接受。当游遍宇宙后,物质世界的幸运者则会寻求古茹的庇护,而古茹则根据场合而以恰当的方式训练奉献者服务,这样至尊人格首神便会接受这项服务。这样,该奉献者达到终极目标便会容易一些。因此,灵性导师的职责便是找到一种奉献者可以根据经典建议而实行的服务。例如,茹帕勾斯瓦米为了帮助后来的奉献者,曾经出版过如《巴克提 茹阿萨姆瑞塔 辛杜》等奉献书籍。因此,印书是导师们的责任,以使未来的奉献者能够在主的仁慈之下从事服务而得以回归家园、回归首神。我们的奎师那知觉运动规定和追随的也是同样的道路。因此,奉献者最好避免四项罪恶活动—非法性生活、麻醉品、食肉以及赌博—并且每天唱颂十六圈。这些都是权威的训示。在西方国家,恒常的唱颂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不应该人为模仿哈瑞达斯 塔库尔,而是追随这一方法。如果奉献者严格追随规范原则以及各样权威出版的书籍文献所规定的方法,奎师那便会接受他。灵性导师给了我们合适的方法,通过接受主的莲花足这轮舟,便能跨越愚昧之洋。藉着主的仁慈,凡严格追随这一方法的人定能最终达到终点。

  要改变圣帕布帕德精心设计的道路,这并非小事。1967年,圣帕布帕德刚回印度疗养身体不久,在加利福尼亚的斯厅森海滩发生的下述事件,反应了他们正考虑接受另外一位导师而调整圣帕布帕德教导这一思想的严重性。

  奉献者们很担心,猜想着没有斯瓦米吉他们将如何继续下去。一位奉献者建议说,或许斯瓦米吉的一位神兄弟应该来美国填补斯瓦米吉的位置。而且,如果最糟的情况出现,他则应该继承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的领导地位。当帕布帕德听到这一建议时,他没有立即作答,而是加以深思熟虑。

  穆昆达:我和斯瓦米吉单独坐在他的房间里。他闭着双眼,非常沉默而严肃,然后突然便泪如泉涌。他哽咽着说:“我的灵性导师绝不是一位普通的灵性导师。”然后,他停顿了一下,拭去泪水,声音更为哽咽了:“他救了我。”在那时候,我开始理解了“灵性导师”的含义,并且放弃了所有取代斯瓦米吉的想法。

  两天后,帕布帕德说他不会叫任何神兄弟来照顾他的门徒。他说:“如果这人所说的哪怕只有只字出入,你们中间就会引起悍然大波。”他说,这种想法实际对灵性导师是一种侮辱。

  《圣帕布帕德 丽拉姆瑞塔》,卷三,〈只有他才能领导他们〉,162-163页

  Raganuga-bhakti
  茹阿嘎努嘎-巴克提(Raganuga-bhakti)

  追随圣帕布帕德 /巴最纳茹阿亚纳 达斯

  本文内容并不是为贬低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它只要指出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道路与圣帕布帕德的教导有本质区别。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当然有权按照自己认为恰当的方式指导他的追随者。但ISKCON的神圣职责是维系我们的创办灵性导师—圣恩A.C.巴克提维丹塔 斯瓦米 帕布帕德精心设制的珍贵遗产。执行他的责任对于我们和未来的许多世代都将裨益无穷。

  圣帕布帕德和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最重要的哲学区别是关于达到灵修终极完美的含义。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在无数次讲课和写作中强调,人应该从一位“茹阿希卡-巴克塔”( "rasika-bhakta")处聆听亲密的奎师那逍遥时光,并且向他学习各种茹阿嘎努嘎修习法。他说,通过这样的聆听,甚至初习者也能变得具有资格,而这种聆听对于灵修进步其实是必要的。

  对此问题的来回对话已经够多了,所以本文中不必再谈。但我们应该指出的是,尽管布达茹阿 帕布在文中辩论说,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并未公开谈论这一话题,然后布达茹阿又补充说:“但即便他以前说了,现在也没有公开再说。”然后,他讲话结束时又说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其实的确强调了这一话题,这是必要而且恰当的。

  尽管布达茹阿 帕布陈述含糊不清,事实是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确持有这个观点。他对ISKCON第一次来访问他的奉献者曾提出这一说法。1994年9月,他在开夏瓦吉 高迪亚 修院向ISKCON奉献者致辞时,公开鼓吹了这一点,在奎师那-巴拉茹阿玛庙宇和玛亚普昌卓达亚庙宇的大群ISKCON奉献者面前也同样如此。1997年在印度与巴克提 查茹玛哈茹阿佳的一次谈话中,他也确证了自己的这一信念。

  ISKCON并不是不知道茹阿嘎努嘎-巴克提,它的传播正是主奎师那五千年前以原初形体显现以及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五百年前显现的双重目的之一。圣帕布帕德在评述《永恒的柴坦尼亚经》中曾完全揭示了主的逍遥中的这一面:

  译文:

  主希望显现主要有两个原因:主想品尝神爱的甘露的甜美精华,他还想在世间传播处于自发吸引(茹阿嘎—玛尔嘎)层面的奉献服务。因此,他以至尊喜乐(茹阿希卡—塞卡茹阿)和最仁慈者而著称。
  Caitanya-caritamrta, Adi 4.15-16

  译文:

  主施瑞奎师那柴坦尼亚是茹阿萨的国度。他亲自以无限种方式品尝了茹阿萨的甜美。于是,他便启动了卡利年代的宗教原则。主柴坦尼亚的奉献者了解所有这些真相。

  要旨:

  主柴坦尼亚正是施瑞奎师那本人,他是哥琵们的爱的绝对享受者。为了品尝这超然甘美满满的喜悦,他扮演了哥琵的角色。他以那种心态显现,但同时又以一种非常迷人的方式宣传了这个年代的宗教程序。惟有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机密奉献者才能理解这一超然秘密。

  Caitanya-caritamrta, Adi 4.225-26

  在承认并欣赏主柴坦尼亚逍遥的这一亲密一面时,圣帕布帕德的要旨和亲身榜样都毫不含糊地给我们显明了接近主柴坦尼亚并达到最高完美的方法和心态。

  译文:

  [瓦苏戴瓦达塔对主柴坦尼亚说:] 我的主,看到所有受限灵魂的痛苦,我心都碎了;因此,请求你将他们罪恶生命的业报都转到我身上吧。我亲爱的主啊,让我承受众生的所有罪恶反应,而在地狱环境下永远受苦。请结束他们病患的物质生活。

  要旨:

  事实上,瓦苏戴瓦达塔是无可比拟的。作为完美的外士那瓦,他是帕茹阿-杜卡-杜克依(para-duhkha-duhkhi),看到别人受苦,他非常悲伤。由于如此伟大的奉献者的显现,全世界都得到了净化。他超然的存在使全世界和所有受限灵魂都得到了荣耀。拿柔塔玛达萨塔库尔也确证了,瓦苏戴瓦达塔是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完美奉献者。

  Caitanya-caritamrta, Madhya 15.162-63

  圣帕布帕德在Antya-lila (3.51)描述哈瑞达斯塔库尔的荣耀时,他再次强调了“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完美奉献者”的心态和修习:

  译文:

  本诗节揭示了主施瑞柴坦尼亚显现的重要性为帕提塔-帕瓦纳,即所有堕落灵魂的拯救者。圣拿柔塔玛达萨塔库尔唱道,patita-pavana-hetu tava avatara:“哦我的主啊,您的显现只是为了拯救堕落的众生。” Mo-sama patita prabhu na paibe ara:“而在所有堕落灵魂中,我则是最低的一位。”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是如何恒常想着要拯救堕落灵魂的?这在duhkha apara(我极不快乐)中又有表明。这说明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作为至尊人格首神本人,看到物质世界的堕落灵魂总是很不快乐。因此,他便亲自或以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形体而来临,以将对奎师那的爱直接传递给堕落灵魂。Namo maha-vadanyaya krsna-prema-pradaya te。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是如此仁慈,他不仅给予奎师那的知识,还通过实际行动教导所有人如何去爱奎师那(krsna-prema-pradaya te)。


  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步伐的追随者应该非常认真地对待主的使命……

  人若将自己视为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追随者,那他也应该如玛哈帕布般去感受:iha-sabara kon mate ha-ibe nistara:“这些亚瓦纳们如何才能被救呢?” 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总是迫切想要解救堕落的灵魂,因为他们堕落的处境让他很不快乐。这便是我们传播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使命应处的层面。

  在施瑞拉哈瑞达萨塔库尔回答主柴坦尼亚(Cc. Antya 3.52)的要旨中,圣帕布帕德揭示了他自己的极乐服务心态,而这种心态正是ISKCON成员渴望仿效的。

  译文:

  哈瑞达萨塔库尔回答道:“我亲爱的主,不要焦虑。不要因看到亚瓦纳们在物质存在中的处境而忧伤。”

  要旨:

  哈瑞达萨塔库尔这些话恰反应了一位已将自己的生命和灵魂都献出服务主的奉献者应有的心态。当主因为堕落灵魂的处境而不快时,奉献者便安慰他说:“我亲爱的主,请不要焦虑。”这便是服务。每个人都应有与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相同的目标,以试图缓解他所感受的焦虑。这便是对主真正的服务。人若尽力缓解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对堕落灵魂的焦虑,他便肯定是主非常亲切而机密的奉献者。

  我们ISKCON成员正是在上述情景下理解了主柴坦尼亚的“内在情感”,并阅读到圣帕布帕德在Cc. Antya 1.117的要旨中的下述观点:

  要旨:

  施瑞拉茹帕勾斯瓦米的特别作用是确定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心态,即他渴望自己的特别仁慈能在这一卡利年代传遍全球。

  prthivite ache yata nagaradi-grama
  sarvatra pracara haibe mora nama

  他希望世界每一个乡村和城镇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及其齐颂圣名运动。这些便是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内在情感。施瑞茹帕勾斯瓦米致力于写出主的这所有情感。现在,由于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仁慈,同样的情感正再次由勾斯瓦米们的仆人在全球传播开来。简单纯粹的奉献者们便会欣赏这一努力。

  圣帕布帕德从未宣称说,他通过ISKCON给予我们的奉献服务程序只是初步或需要以后更新或修订的。1977年1月28日,在和一位奉献者的谈话中,他所强调的内容恰恰相反:

  帕布帕德:我们一切都说得很清楚了。要追随这些规范原则,最少唱颂十六圈,并尽可能为服务主而活动。有什么困难的?

  普瑞图-普出阿:可能还没有领悟到吧。

  帕布帕德:那是什么领悟?这是赋定职责。跟领悟无关。你们必须这样做。

  普瑞图-普出阿:是的,必须。他们也这样做了。

  帕布帕德:那还有什么好怀疑的?我就继续履行职责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受那么多事情的骚扰?看看我是否在恰当履行自己的职责就好了。

  普瑞图-普出阿:应该把这告诉他们。

  帕布帕德:是的。他可能很幸运地在做梦[梦见更高的事物]。“好,抛开它。去履行你的职责。你非常幸运。但现在别管这个。首先要变得坚强,并且追随。”否则就是(ei chure paka),发育不良的木菠萝。木菠萝很大,但其中一个很小。Taya eka channi sa。然后成熟了,但这对任何人都没有用处。一当他偏离-- yasyaprasadan na gatih kuto 'pi.,他就完了。这曾发生在N-身上……而这便是不良联谊的结果。
  ……

  帕布帕德:现在就我的实际来说……这不是骄傲。众所周知,我的古茹玛哈茹阿佳有成千上万的门徒,而惟有我小有所成。原因何在?因为我坚信我古茹所说的话……其他神兄弟,或许非常博学,非常进步……有时我会想“为什么这件美好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呢?”结果我发现,只有当我对自己灵性导师的话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这一切才得以发生。Guru-mukha-padma-vakya, cittete koriya aikya, ara na koriho mane asa。不要胡思乱想。只要追随你古茹的话语,你就成功了。

  你每天都在唱,guru-mukha-padma-vakya。知道它的意思吗?

  普瑞图-普出阿:知道。Cittete koriya aikya, ara na koriho mane asa。

  帕布帕德:这就是训示。孩子应该决定“我的父母无论怎么说,我都应该照做而再无其它。”这样他就安全了。

  萨特斯瓦茹帕:“我唯一的愿望,是让他莲花口流露出来的话语净化我的知觉。”

  帕布帕德:那他就安全了。一当他开始生产—他就完了。所以请不要这样做。Yasya deve para bhaktir yatha deve tatha gurau, tasyaite kathita . . .这便是灵性成功的秘诀。

  事实很简单,在心态和达到奉献服务完美的方法这两方面,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和圣帕布帕德有着天壤之别。

  圣帕布帕德在和他一位BBT理事谈话时,曾引用过一个圣维施瓦纳塔 查库茹阿瓦提 塔库尔(Visvanatha Cakravarti Thakura's)的灵师颂歌中的一个诗节:nikunja-yuno rati-keli-siddhyai ya yalibhir yuktir apeksaniya/ tatrati-daksyad ati-vallabhasya. . . .他说,施瑞玛缇·茹阿达茹阿妮正在为哥琵们会见奎师那而作美妙的安排。主柴坦尼亚是茹阿达-奎师那的结合。他的逍遥的一部分便是通过齐颂圣名运动而将受限灵魂带到主奎师那的莲花足下。圣帕布帕德说过,对于齐颂圣名的深刻理解便是,我们也在这一亲密的逍遥中帮助将受限灵魂带到主的莲花足下,然后便有了资格接受最高的仁慈,并体验巴克提-茹阿萨的最高品味。众所周知,圣帕布帕德为了努力推动他灵性导师的使命而克制住了自己极乐的征兆。他宣称,服务古茹在全球传播奎师那知觉的训令便是他的完美之途。别人问他:“如果你在温达文拿之外离开躯体又将如何呢?”圣帕布帕德回答说,一名战士的荣耀在于在战场离开躯体,他祈祷得到“直到最后一息,也要如阿尔诸纳般作战”的祝福。可以看到,奎师那为这等皈依的灵魂作出了何等完美的安排。

  因此,在他的神兄弟中,圣帕布帕德依附灵性导师训示的程度,以及在实施古茹使命这一点是独一无二的。

  圣帕布帕德曾多次提到,高迪亚修院的许多成员并不能理解,在一个协会中的管理机构下相互合作是最能取悦圣巴克提希丹塔 萨茹阿斯瓦提塔库尔及先前灵性导师的。最重要的格言是yasya prasadad bhagavat-prasado yasyaprasadan na gatih kuto 'pi。只有当取悦了古茹,至尊主才被取悦,这时他才会揭示一切。

  别的文章已经说了,真诚的奉献者,如能忠实服务圣帕布帕德,追随他的规范修习指令,并为实现他传教使命的目标而全心工作,便将自动达到最高的觉悟层面。我们不必对圣帕布帕德在世时建立的制度有任何增加或删减;通过全心投入实施施瑞柴坦尼亚的使命,我们必将超越其它所有程序。对灵性导师的训令坚信不移,完全皈依,这是圣帕布帕德的“秘密”教诲,也是他给予我们打开最高觉悟和品味的钥匙。

  图拉什达萨的《茹阿玛-查瑞塔-玛纳萨》(Rama-carita-manasa)

  1996年春天,在加利福尼亚南部茹阿达-茹阿玛纳庙宇做公众演讲时,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宣称:“我不明白ISKCON的管理委员会为什么责备图拉什达萨。”首先,我们对他这一无疑属煽动性的评述的恰当性质疑。因为听众大都是印度人,而他们对图拉什达萨的书都有着文化性依附。(ISKCON的许多终生会员也在场。)但先撇下这一点,我们对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简单回答是“因为圣帕布帕德就是这样做的。”在下列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与巴克提·外杜亚玛达瓦·玛哈茹阿佳(Bhakti Vaidurya Madhava Maharaja)的信件交流的一些摘录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一点来。


  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

  供你参考,图拉什达萨吉是属于施瑞使徒传系一支的茹阿玛南达使徒传系的一位外士那瓦。他没在自己的任何作品中流露玛亚瓦达结论。如果图拉什达萨真是玛亚瓦迪,那就请你们提供一些具体证据。当然,我们并没有证实图拉什 茹阿玛央纳的权威性,但试问为什么就不将其视为与高迪亚外士那瓦文献处于相同层面呢?原因在于,尽管根据外士那瓦希丹塔说来,从常规角度它已被接受为奉爱经典,它却没有呈现茹阿嘎努嘎(或茹帕努嘎)茹阿萨玛依 巴克提的完整说法。

  换言之,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坚持说,尽管图拉什达萨的书并不包含关于奎师那在温达文丽拉中展示的最高奉爱的描述,它仍是权威的,并且应该得到认可。

  巴克提·外杜亚玛达瓦·玛哈茹阿佳引用了一些圣帕布帕德关于图拉什达萨的《茹阿玛-查瑞塔-玛纳萨》的说法:

  “至于你提到的这两本书,勾斯瓦米图拉什达萨所写的《茹阿玛-查瑞塔-玛纳萨》并不是很权威,〈茹阿玛央纳〉是权威的……不要那样转移注意力。《茹阿玛-查瑞塔-玛纳萨》的作者勾斯瓦米图拉什达萨有一点玛亚瓦迪哲学色彩。他属于茹阿玛南达使徒传系。他们把人格主义和非人格主义都混淆在一起了。所以,该作者并不被认为是纯粹的外士那瓦。纯粹外士那瓦愿意单一,纯粹地从事对奎师那的超然爱心服务。纯粹外士那瓦拒绝任何没有纯粹服务至尊人格的观点。”(1969年9月6日, 给茹阿克塔卡的信。)

  哈瑞扫瑞帕布的〈一篇超然的日记〉,第四卷,第205页:

  “帕布帕德回答说,图拉什达萨的〈茹阿玛央纳〉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印度语中很少文献。否则,他对这本书的评价并不算高。”

  “当佳亚帕塔卡·玛哈茹阿佳建议可以让高迪亚外士那瓦将哲学错误纠正过来然后翻译这本书时,帕布帕德否定了。‘为什么?高迪亚外士那瓦文献汗牛充栋。为什么要理会图拉什达萨?据我所知,阅读过图拉什达萨的《茹阿玛-查瑞塔-玛纳萨》的人,没有一个人达到灵性层面。”

  1971年6月24日,给扣投维斯克依教授的信:

  “我从你的书《苏联研究印度》中得知,学者A.P.巴茹阿尼可夫先生完成了一项伟大的翻译工作,将图拉什达萨的《茹阿玛央纳》译成了俄文。圣典博伽瓦谭是韦达知识成熟的果实,而图拉什达萨的《茹阿玛央纳》(《茹阿玛-查瑞塔-玛纳萨》)只是圣典博伽瓦谭的局部代表。真正的《茹阿玛央纳》是瓦尔米克依的《茹阿玛央纳》。”

  1968年8月30日,在蒙特利尔的讲课:

  “事实上,图拉什达萨是表达了自己对主茹阿玛的奉爱情感,所以他将其命名为《茹阿玛-查瑞塔-玛纳萨》……但人们曲解了;他们就说这就是《茹阿玛央纳》……但玛哈瑞希瓦尔米克依写的才是真正的《茹阿玛央纳》……他的书中关于茹阿玛的描述只有一些,而不是全部,和原著瓦尔米克依的《茹阿玛央纳》有许多差异。”

  很明显,关于图拉什达萨的事件,圣帕布帕德与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观点截然相反。

  圣帕布帕德的训示

  如上所述,对于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公开说的“我不明白ISKCON为什么要批评图拉什达萨”,我们的回答是,因为圣帕布帕德让读者避开图拉什达萨,所以ISKCON也就这样做了。任何自称追随和展示圣帕布帕德训示的人,便自然应当清楚圣帕布帕德的教诲。

  一开始曾和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联谊过的ISKCON奉献者和领导都确认,在他的讲课、个人训示、以及私人阅读中,他并没有征询、引用或阅读圣帕布帕德的书籍。(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些奉献者意识到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心态和教导偏离了圣帕布帕德,所以后来便都疏远了他。)有人可能会说,他不明白ISKCON为什么有特定立场,是因为他自己也并不完全通晓圣帕布帕德的教诲与标准。但即便当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已被告知圣帕布帕德在某些话题的立场时,他仍是选择了教导别的内容。

  这是他的特权。圣帕布帕德在博伽瓦谭讲课中几次提到,即便是伟大灵魂也会有分歧。所以,如果他和圣帕布帕德意见不一并不一定是错误。然而,事实证明,在许多事件上,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所教导的都和圣帕布帕德不一样。

  隐藏的训示

  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及其追随者作出一个假定,即便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训示看来可能和圣帕布帕德书中的训示有所不同,那只是因为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从圣帕布帕德处接受过许多ISKCON成员没有的“机密训示”。

  有人声称“圣帕布帕德给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写过300多封信”。经过ISKCON多次要求阅读这些信件,最终发表的只是约二十多封信的小册子。

  如果读者愿望强烈,他们可以去自己读读这些信件。信中有圣帕布帕德请求他向美国正在成长的社团运送灵性用具,以及为了鼓励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继续协助他的服务而说的仁慈而柔和的话语。(甚至有一部分是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与圣帕布帕德争论,并且明显拒绝了圣帕布帕德的建议,但这是另外一件事。见附录5。)

  但我们没有找到任何“机密的训示”,也绝对没有任何详述圣帕布帕德书中指导的任何内容。而终极说来,我们的标准并不只是圣帕布帕德通过任何媒介对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说过或没有说过什么,而是圣帕布帕德在不断提醒我们时说了什么,即我们应当将他的巴克提维丹塔要旨当成圣旨般服务。

  未完成的工作?

  1994年9月19日,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在开夏瓦吉高迪亚修院(Kesavji Gaudiya Matha)讲课时说道:

  我想如果他再活……最多一两年多……他就可以完成Ujjvala-nilamani, Bhakti-rasamrta-sindhu, Vidagdha-madhava,这对于理解Caitanya Mahaprabhu-rasa, rasika, 以及 rasika sekhara是必要的。但我们却没能得到他完成的著作。

  圣帕布帕德也说过他的工作还未完成。但他说的没有做的并不就是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所说的。在圣帕布帕德与我们亲身同在的最后几个月中,有人几次问过他这个问题:“您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吗?”

  圣帕布帕德每次回答都是类似的:他的未完成工作是建立瓦尔那刷摩·达玛。无论是在信中、书中、讲课中、还是私人谈话中,他从未说过他的未完成工作是传授使他的追随者能够得到ragatmika-bhakti所必要的教导。他从没说过遗憾没能给予我们Ujjvala-nilamani或其它亲密的勾斯瓦米讲课。

  ISKCON同意说圣帕布帕德的书还没写完。在唱颂主名的声音没在每一个乡村和城镇听到之前,这永远是未完成的。在每家每户都有一整套他的书籍之前,在所有高级法官都涂提拉克之前,在做到距我们庙宇十里以内无人饥饿之前,在……之前,这也一直都是未完成的。

  传教工作还远远没有完成,但圣帕布帕德所给予的教导和修习是肯定完整的。当圣帕布帕德说:“我已经给了你们一切。我已经把结构教给了你们;你们只需要装饰就行。其实我甚至都帮你们装饰好了;你们只需要挂起来就行。”

  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无疑是相信,介绍"rasa, rasika, 还有rasika-sekhara"以及勾斯瓦米的亲密书籍是圣帕布帕德的未完工作。但圣帕布帕德的讲话记录决不支持这一论点。

  神像名字

  在《我衷心的祝福》一文中,布达茹阿帕布引用了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话:

  至于茹珂蜜妮·杜瓦尔卡帝夏的名字,虽然他们都是权威名字,在tattva方面却低于茹阿达·奎师那。我们的目标是在Vraja服务茹阿达·奎师那,而不是在杜瓦尔卡服务茹珂蜜妮·杜瓦尔卡帝夏。

  布达茹阿帕布继续讲了如下故事:

  1968年当帕布帕德在洛杉机给茹珂蜜妮·杜瓦尔卡帝夏举行prana-pratistha(安装)仪式时,他给神像取名为茹阿达·奎师那。然后他便去了印度。

  回来时,他发现一个门徒给神像换了名字。帕布帕德不高兴了:‘奎师那有孔雀羽毛和笛子。他是南达玛哈茹阿佳的儿子。你为什么要换名字?’该奉献者辩说因为洛杉机庙宇很豪华,能吸引很多人,所以神像的名字应该反映富丽,……圣帕布帕德回答说,施瑞施瑞茹阿达·奎师那是极度富有的。之后不久,帕布帕德又去了印度。但尽管他反对,奉献者仍是保留了茹珂蜜妮·杜瓦尔卡帝夏这一名字。”

  在调查这一事件时,我们采访了洛杉机庙宇的前四位庙长(包括第一任的达央南达帕布(Dayananda Prabhu)、许多长期住在庙里的人,还有包括哈瑞扫瑞帕布(Hari Sauri Prabhu)和施茹塔克依尔提帕布(Srutakirti Prabhu)在内的几位圣帕布帕德的亲身仆人。没有一个人听说或见证过甚至和这个谣言有一点关联的事情。1968年的神坛上是五圣体的一张照片、佳嘎纳特神像、以及小茹阿达·奎师那的铜制神像,他们的名字是“茹阿达—奎师那神像。”

  芒珠阿莉达希(Manjuali dasi )管理施瑞施瑞茹珂蜜妮·杜瓦尔卡帝夏崇拜已有多年了。她说了如下故事:

  这对巨大的大理石神像是在1971年安装的,一开始取名为“施瑞施瑞茹阿达和奎师那。”圣帕布帕德       

  给许多社团取了名字(新温达文,新佳嘎纳特普瑞,等等)。因为奉献者的住房环绕庙宇,而且社团很是豪华,他便给洛杉机的奉献者社团命名为新杜瓦尔卡。大约一年后,有一次大型的神像安装和命名(纽约:施瑞施瑞茹阿达·哥文达:达拉斯:施瑞施瑞茹阿达·卡拉昌吉;底特律:施瑞施瑞茹阿达·昆佳比哈瑞;多伦多:施瑞施瑞茹阿达·哥琵纳特;芝加哥:施瑞施瑞克依修瑞)。佳亚提尔塔让圣帕布帕德为洛杉机的神像命名。当时,为了使名字和社团的氛围协调,圣帕布帕德同意了施瑞施瑞茹珂蜜妮·杜瓦尔卡帝夏这一名字……

  我并不在房里,但还记得当佳亚提尔塔问圣帕布帕德我们是否可以称小茹阿达·奎师那神像为施瑞施瑞茹珂蜜妮—杜瓦尔卡帝夏时,圣帕布帕德同意了。

  芒珠阿莉(Manjuali)提到许多次当圣帕布帕德亲自和她说话或写信谈关于如何照顾神像时,他总是亲昵地称他们为施瑞施瑞茹珂蜜妮·杜瓦尔卡帝夏。

  布达茹阿帕布的论点是,圣帕布帕德提出一个名字,奉献者却争辩说要另一个名字,然后便忽略了他的一再要求,而圣帕布帕德最终不得不勉强同意他的初习门徒们的愿望——这一情节极不调和,简直就如幻想。当时ISKCON的灵性气氛是皈依:长头发的嬉皮士同意剃发、放弃麻醉品,自由恋爱者同意结婚,我们相信没有人登上过月球,而萨尼亚西、庙长和管理委员会成员们都如孩子般执行圣帕布帕德的训令。

  事实上,圣帕布帕德不但绝没有不赞成茹珂蜜妮·杜瓦尔卡帝夏的名字,他甚至在信中不断使用,还带着爱称他们“杜瓦尔卡帝夏”。(见附录2)

  至于新德里的神像。布达茹阿帕布写道:

  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认为,帕布帕德从来也不希望德里的神像被称为茹阿达·帕塔萨茹阿提。七十年代初当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听说他们的名字时,他问圣帕布帕德为什么这样做。帕布帕德回答说他从未给他们取过这样的名字,因为这和他自己的书籍是矛盾的。

  然而,当巴克提·恰茹·玛哈茹阿佳几个月前问起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这一话题时,他回答道:

  是的,我说过自己从不理解斯瓦米玛哈茹阿佳为什么取这个茹阿达·帕塔萨茹阿提名字。茹阿达茹阿妮的奎师那是维茹阿坚爪南达(Vrajendrananda)的奎师那。帕塔萨茹阿提是杜瓦尔卡帝夏奎师那·瓦苏戴瓦奎师那。维茹阿坚爪南达纳……奎师那从未离开过温达文拿,而施瑞玛缇茹阿达茹阿妮也没有去过任何其它地方。然而,我也说过,斯瓦米吉取这个名字肯定是有原因的。”

  一方面,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提到,圣帕布帕德亲自告诉他从未给过茹阿达·帕塔萨茹阿提的名字。另一方面,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后来又提到,虽然他不理解圣帕布帕德为什么取这个名字,他接受他这样做肯定有合理的原因。

  让别人来调和这两种说法吧。我们还有哈瑞扫瑞帕布的如下陈述:

  1976年在内洛尔,阿秋塔南达直接询问了圣帕布帕德这一问题。阿秋塔南达问:“在我们的新德里中心,神像被称为施瑞施瑞茹阿达·帕塔萨茹阿提。帕塔·萨茹阿提是指‘阿尔诸纳的马车夫’。而茹阿达茹阿妮只存在于温达文拿丽拉中,她怎么会出现在奎师那作为马车夫这一角色中呢?

  帕布帕德回答道:“你的意思是当奎师那是帕塔·萨茹阿提时,茹阿达就和他分开了吗?Radha krsna-pranaya-vikrtir hladini saktir。当他作战时,阿拉帝妮也在那儿。只是没有展示而已。

  这一交谈让我想起了1975年圣帕布帕德在将施瑞施瑞奎师那·巴拉茹阿玛设立为温达文拿庙的中心神像事件。各个高迪亚修院圈子的人私下说圣帕布帕德在展示他“只是”处在萨克亚(sakhya,友谊)或瓦特萨里亚(vatsalya,父母之爱)层面。所以他才没有将茹阿达·奎师那作为中心神像。

  圣帕布帕德对此只是付之一笑,回答说因为庙宇位于茹阿玛纳瑞提,这是奎师那及巴拉茹阿玛和他们的牧牛童朋友游玩之地,而且因为温达文拿已经有了许多茹阿达·奎师那庙宇,圣帕布帕德的战略是将奎师那·巴拉茹阿玛设立得独特,以吸引大众来我们的庙宇。

  圣帕布帕德在温达文拿设立施瑞施瑞奎师那·巴拉茹阿玛的另一个目的是设定施瑞施瑞高冉·尼太的身份。温达文拿所有人都知道奎师那和巴拉茹阿玛,但许多人却不知道主柴坦尼亚和主尼提安南达。而适当崇拜茹阿达·奎师那还是仰赖于与古茹·高冉嘎和高冉·尼太(参见Cc. Adi 7.17及8.31,以及Madhya 16.281,要旨)建立关系。设立施瑞施瑞奎师那·巴拉茹阿玛有助于帮助理解,在现在这个年代,他们是作为高冉·尼太而来。因此,要崇拜茹阿达·奎师那,必须先接近他们。

  即便是进步灵魂,也不总是能够彻底了解如帕布帕德这样的受权世界级传教士的行事方法。因此,ISKCON的结论是,与其怀疑圣帕布帕德给予我们的,或试图改变以迎合我们的理解力,最安全的还是继续作为皈依他的追随者,带着完全的信心接受他规划的道路为完整、完美、高尚,并且能将我们引向最高目标。


  温达文会见

  在《我衷心的祝福》中,布达茹阿帕布描述了如下场面。那是在温达文圣帕布帕德卧室里,他和我们一起最后的日子里。

  他引述的是《丽拉姆瑞塔》(Lilamrta, 卷6, 第 399-401页)的内容。

  接着帕布帕德请求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在他离世后照顾他门徒的奎师那知觉。他告诉玛哈茹阿佳,他的门徒们知道一些,但还有许多不懂的地方。所以他请求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指导他们。在此次会面中,玛哈茹阿佳还主动提出:‘您是我的古茹。直到我生命最后一息,我也会追随您的训示。’”

  因为引述的是《丽拉姆瑞塔》,我们便就此事询问了萨特斯瓦茹帕·玛哈茹阿佳。1997年1月23日,他作了如下回答:

  你来信问我关于《帕布帕德-丽拉母瑞塔》中的一些描述,以及由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追随者所写的一个引述。该追随者声称引文摘自《帕布帕德-丽拉姆瑞塔》。但这并非事实。《丽拉姆瑞塔》只提到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说“无论你给我什么训示,我都会绝对遵从。我把你当作我的古茹。”

  这个问题以前也出现过。记得在1993年,我听说(但没有见到)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出了一盘录象带,其中他说帕布帕德跟他说过此类训示,而且都录在磁带里了。有奉献者就来问我:“那些磁带录音是怎么回事?”但我并没有这样的磁带录音。在〈丽拉姆瑞塔〉中,我参与过圣帕布帕德卧室里的磁带录制,但从未见过任何材料,有说圣帕布帕德告诉玛哈茹阿佳,他的门徒知道一些,但还有不知道的,所以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应该指导我们。可以说,我的理解和你提到的一样——帕布帕德让我们就萨玛迪仪式的细节咨询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和施瑞达玛哈茹阿佳。

  当然,我不能说没有过这样的谈话。我只能说在我写作《帕布帕德-丽拉姆瑞塔》用过的磁带中没有找到任何此类信息(为了供我使用,他的印度语和孟加拉语讲话都被翻译过来了。)

  要寻找关于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说帕布帕德对他说过什么的内容,或许需要翻查历史。但在任何人的录音带或日记里都没有这样的记录。

  〈我衷心的祝福〉引用了具体的时间和地点,谈及在〈丽拉姆瑞塔〉399--401页中描述的一场谈话。恰好当时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在日记中对这场谈话作了精确记录。孟加拉语部分由巴克提·恰茹·玛哈茹阿佳翻译过来了。

  在1977年的采访中,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朗读了整场谈话的笔录。圣帕布帕德让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鼓励ISKCON奉献者不要彼此争斗,他让所有人为了传教而互相合作,并请求原谅他可能作出过的任何冒犯。他还请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帮助他的萨玛迪仪式的细节问题。但并无记录说圣帕布帕德对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说:“我的门徒知道一些,但有许多事情他们还不知道。请你指导他们。”

  为了对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公平起见,圣帕布帕德可能曾非正式或顺便提过(所以人们没有注意),“请帮助他们”,或诸如此类。出于仁慈、谦卑和一种善终的态度,圣帕布帕德在最后的日子里说了许多鼓励人的话,甚至还请求他所有神兄弟的原谅。

  终极说来,圣帕布帕德可能对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说过或没有说过什么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圣帕布帕德对我们——他的门徒说了什么。而除了让我们就圣帕布帕德萨玛迪仪式细节问题询问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意见以外,没有任何记录说他曾训示ISKCON成员直接接受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指导。

  启迪

  正如引言所述,本文旨在阐明圣帕布帕德与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教导的差异。这首先体现在启迪的程序上的不同。

  希瓦茹阿玛·玛哈茹阿佳和巴克提·恰茹·玛哈茹阿佳都断言,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教导说,古茹即便在启迪门徒时,也不承担门徒的业报。问及此点时,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对巴克提·恰茹·玛哈茹阿佳说:“经典没有提到这一点。”为了支持古茹承受门徒业报这一观点,巴克提·恰茹·玛哈茹阿佳引述了〈哈瑞-巴克提-维拉萨〉1.77,清楚地说明古茹接受门徒的罪恶反应:

  rajni camatyaja dosah patni-papam sva-bhartari

  tatha sisyarjitam papam guruh prapnoti niscitam

  “正如国王为大臣的错误负责,丈夫得承担妻子的恶行,同样,灵性导师承受着他门徒的罪业。”

  希瓦茹阿玛玛哈茹阿佳提到,几年前当他质问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这件事时,指出圣帕布帕德曾多次清楚说明古茹的确承担门徒的业报。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回答道:“这只是一种传教策略。帕布帕德是要吓唬你们好严格追随。”

  但这里有圣帕布帕德就此论题的清晰论断:

  从首次启迪始,灵性导师便承担门徒的罪恶反应。我可以轻易启迪,但还能怎么办呢?为了服务主柴坦尼亚,我甚至愿意下地狱。  (1972年9月4日给佳杜茹阿妮的信。)

  另一个论题是,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是否重新启迪过ISKCON优秀古茹的门徒。

  布达茹阿帕布写到:

  有关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重新启迪任何人的谣传都是不真实的,也没有任何事件能公开证实这一说法。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公开和私下都申明过,他对重新启迪任何人都没有兴趣。据他所知,他没有重新启迪过任何已受ISKCON优秀古茹启迪的人,也没有给过这类人首次或二次启迪。

 

  在书中另一部分,布达茹阿帕布引述了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话:

  作者向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问及这一话题,而他则重申他没有,也永远不会启迪现有古茹的启迪奉献者。

  以下只是一部分代表性的奉献者名单,他们已受ISKCON优秀古茹的启迪,却放弃了ISKCON的古茹,转而托庇于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我们要强调的是,其中几位奉献者已亲自告知他们ISKCON的古茹,他们已离开他,并且清楚申明现在已被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重新启迪。

  勾帕奎师那·玛哈茹阿佳: 帕茹阿苏茹阿玛达萨,帕茹阿萨茹阿牟尼达萨,茹阿玛昌爪达萨,帕瓦那达萨

  佳亚帕塔卡·斯瓦米:维琪查瓦悉尼达希

  萨特斯瓦茹帕·玛哈茹阿佳:那瓦兑帕达萨,那尔玛达达希,佳嘎那塔奎师那达萨

  因爪丢那·玛哈茹阿佳:阿巴亚牟爪达希

  帕拉达南达·玛哈茹阿佳:佳纳克伊达希

  塔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茹阿达斯塔米达萨

  奎师那达萨·斯瓦米:阿尤迪亚帕緹达萨

  即便有人借口没有举行过亚格纳(火祭)而反驳这一名单,我们也可从《我衷心地祝福》中相关的字里行间看出一个清晰的模式:


  布达茹阿帕布写道: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大都用温达文居民的名字来称呼几个和他有长期关系的奉献者。          这等于是说——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改了这些奉献者的名字。


  布达茹阿帕布写道:“许多不是他门徒的奉献者称他为‘古茹戴瓦’,这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这等于是说:名单上的那些奉献者称呼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为古茹戴瓦。他们已放弃ISKCON古茹的训示和庇护,而将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当作他们首要的灵性导师。

  布达茹阿帕布写道: 有时在被请求时,他曾在(他们的)念珠上念颂……但这只是为了圣化他们,使他们在佳帕时更为专注。              这等于是说: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在他们的念珠上念颂。


  布达茹阿帕布写道:“在给予ISKCON奉献者指导时,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有时解释玛哈曼陀罗或嘎亚垂曼陀罗的意义……这是出于一种支持的态度,而绝不能被称为启迪”。         这等于是说:他在他们耳边传授了嘎亚垂曼陀罗。

  如果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改了名字,在念珠上念颂,传授曼陀罗,而且接受了训示灵性导师角色,取代原先的ISKCON古茹——换言之,除了点燃祭火之外,他履行了所有迪克沙(启迪)的基本行为,这难道还不是不公开宣称的重新启迪吗?(还应注意的是,圣帕布帕德本人也曾启迪而不做火祭)

  且不谈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到底有没有履行所有启迪细节,无法否认的事实在于:已被ISKCON优秀古茹启迪过的许多奉献者,他们抛弃了自己的ISKCON古茹而托庇于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而且是有人鼓励他们这种做法的。即使有人争辩说,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和这些奉献者是一种训示关系,但这并未得到启迪灵性导师的认可和祝福。相反,这些奉献者是在他们的迪克沙古茹的强烈反对下托庇于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

  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对这些重新启迪所持原理之一,同时也是他和圣帕布帕德的另一个哲学差异是,他认为:哈瑞那玛迪克沙——圣名启迪不是真正的启迪。在1997年和巴克緹·帢茹·玛哈茹阿佳会面时,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说,“这不是真正的启迪。我只是鼓励他们。真正的启迪是从嘎亚垂开始的”。

  希瓦茹阿玛·斯瓦米和BB哥文达·玛哈茹阿佳肯定地说,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知道圣帕布帕德教导首次启迪是“真的”。他们也确信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知道和ISKCON相关的奉献者是这样看的。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