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哲学研讨 >> 正文
 圣帕布帕德的训谕 保卫益世康部对“最后的训谕”的回答  
 作者:ISKCON    教导来源:ISKCON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4-22  【
 

圣帕布帕德的训谕
保卫益世康部对“最后的训谕”的回答

  撰稿人:
  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
  慧达亚南达.达斯.哥斯瓦米
  乌玛帕提.斯瓦米
  给瑞达玛.斯瓦米
  巴锥那茹阿央.达萨
  哈里.索里.达萨
  阿佳米拉.达萨
  佳贺努.达萨
  兑瓦.勾茹阿.哈里.达斯
  维威克.萨达南达.派
  巴克婷.杰尼费尔.巴瑞特


  内容:
  1.导言
  2.“瑞特维克”的定义
  3.圣帕布帕德训谕年代表
  4.圣帕布帕德关于传使徒传系的教诲
  5.关于使徒传系和瑞特维克训谕的比较
  6.1977年5月28日的确认
  7.1977年7月9日的信函
  8.《最后的训谕》写作方式完整性的检验
  9.结论
  附录:
  1.“GBC备忘录的解释”,哈利.索里.达斯
  2.“我在瑞特维克庙中的经历”,巴克汀.杰尼弗.巴瑞特(略)
  3.“永恒的训谕备忘录”,哈利.索里.达斯
  导言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瑞特维克理论哲学鼓吹,圣帕布帕德希望在他从尘世隐迹后继续担当益世康唯一的启迪古茹,他的门徒们必须行使代理人的角色,代表他主持启迪仪式,证明新的门徒是圣帕布帕德的门徒。这一理论在这一时期经历了兴起和衰落的阶段。二、三年之后,这一理论伙同新的、更明确的作者重现江湖。但是,其哲学和基本理论仍是换汤不换药。接着,支持和反对瑞特维克的文章不断出现。当然,由奎师那.康塔.德塞撰写的“最后的训谕”在企图将该学说确立为益世康的实践标准中显得格外突出。
  在本文中,我们旨在以无可辩驳的证据支持管理委员会(GBC)所接受的立场,即:圣帕布帕德希望在他从这个世界上隐迹后,传统的使徒传系体系能够继续下去。
  虽然圣帕布帕德强调,他将永远保留创办者阿查尔亚和整个团体的首要训示灵性导师的身份,但是他也说,未来将会有许多启迪灵性导师,他们将代表主奎师那和使徒传系接受门徒。
  本文的目的不在于逐条地驳斥“最后的训谕”,而是在总体上叙述该文的主要观点以及瑞特维克理论,并将支持这些理论的证据与遵循传统的使徒传系的证据进行比较。
  然而,除此之外,我们将努力明确地阐明益世康创办者阿查尔亚、圣恩AC.巴克提维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的真正愿望是什么。
  韦达知识体系强调,通过顺从地从权威处聆听并接受的重要性是接受真正知识的最佳途径。其它两个,即:直接感知和思辩假设,则由于我们的体困本性而充满着迷惑。因此,如果我们想要根据韦达方式得到真正的知识,我们必须只是努力了解圣帕布帕德为推动他的运动的愿望是什么,而不应该将我们自己的解释或推测强加在他的训谕之上。
  我们先简短地解释一下“瑞特维克”一词的意思,然后把圣帕布帕德在1966年至1977的之间的讲话、信函、对话中所做的声明的年代表列出。接着,我们参考“最后的训谕”以及其它瑞特维克理论文章的主要观点来分析一下他的训谕,并将圣帕布帕德对瑞特维克理论的描述与使徒传系传统的理解进行比较性分析。我们再看一下帕布帕德在1977年所给予的两套训示,瑞特维克理论家们用来支持他们的主张。最后,再讨论“最后的训谕”准备中所使用的新闻手法。
  在附录中,将呈现几篇最近发表的有关瑞特维克辩论的文章,对不同的观点提供更详细的内容,还有有关奉献者在瑞特维克庙宇中生活的体验的第一手资料。
  本文将以简明、易懂的形式呈现,以使所有奉献者都能够在不用阅读上百页手稿的情况下明白基本观点。

  1.“瑞特维克”的定义
  贺瑞达亚南达.达萨.哥斯瓦米

  瑞特维克一字由两部分组成:
  1.Rtu在《莫尼尔-维廉斯》词典(以下简称《莫维》)中的解释:“任何固定的时间点、固定时间、任何行动的约定时间,特别是祭祀和其它定期崇拜,及适当的时间,等等。”在《圣典博伽瓦谭》和《摩诃婆罗多》中,该字的意思一般是指“季节”。例如:妇女的生育“期”称为“rtu-kala”。同样,当我们听说季节被干扰,或被转为卡利年代,这个字一般是“rtu”。
  2.Ij来自yaj的词根,意为“进行祭祀”。在瑞特维克一字中,字母“v”来自rtu中的“u”,“k”来自“j”。有关这一原因,我将向你提供更多在语音上的技术解释。
  因此,在《莫维》中瑞特维克的意思是“在适当的时候进行祭祀,定期祭祀;祭司(通常列举四种,即:霍特尔、阿德瓦尔育、婆罗门、乌德嘎特尔,等)。这些是在韦达祭祀仪式中做主持的著名祭司。
  这里的重点是,诸如“瑞特维克古茹”、“瑞特维克阿查尔亚”之类的术语根本就不存在。据我所知,在任何梵文词典中根本没有这种词,在任何公认的韦达文献中也没有。之所以没有这种术语,是因为根本没有这种概念。换言之,我们的朋友在提出一种韦达文化中根本不存在的观点。这就是问题所在。

  2.圣帕布帕德训谕年代表
  guru-mukha-padma-vakya, cittete koriya aikya,  ar na koriho mane asa
  “我们唯一的愿望是通过他莲花般的口流出的话语净化我们的知觉。”
  瑞特维克或代理启迪理论的支持者宣称,一个热情的门徒可以接近另外一位奉献者,并由那位奉献者代表前阿查尔亚给他启迪。与此相反,圣帕布帕德经常声明,一位奉献者必须直接接近一位来自使徒传系的真正的灵性导师,并接受他的启迪。
  在“最后的训谕”中,作者宣称,圣帕布帕德不仅在最后的日子里指示他的门徒建立代理启迪制度,同时,在他隐迹之前,他已经计划实施这种制度多年了。我们将通过这个年代表展现圣帕布帕德多年来在启迪和传承问题上的显著连贯性。贯穿他在西方传教的所有时间,帕布帕德经常强调传统使徒传系的重要性,要求他自己的门徒亲自成为合格的灵性导师,继续使徒传系。我们认为,只要阅读圣帕布帕德的这些语录,就能清楚地明白他的直接教诲的真正含义,而这些真正的含义在“最后的训谕”中被大量的争论和解释所掩盖。
  为了漠视圣帕布帕德和施瑞柴坦尼亚反复强调的成为古茹的训示,“最后的训谕”的作者把所有这方面的训示都一揽子地解释为那只是指训示古茹,而不是启迪古茹。试图弱化至尊人格神首的训谕的确是一种大胆的举动。因此,让我们检验一下,这个论据是否支持这种举动。在《柴坦尼亚查瑞塔姆瑞塔》的要旨中,圣帕布帕德引用他自己的灵性导师的话,直接反驳了关于成为古茹的训谕不是指启迪古茹的说法:
  “圣巴克提希丹塔.萨茹阿斯瓦蒂.塔库也声明,虽然一个人处于婆罗门、查垂亚、外夏、戍陀、贞守生、瓦那普茹阿斯塔、居士或托钵僧的地位上,如果他熟知有关奎师那的科学,他可以成为一位灵性导师,一位瓦尔特玛帕达尔萨卡古茹、一位启迪古茹,或一位训示古茹。第一个给予有关灵性生活信息的灵性导师称为“瓦尔特玛-帕达尔萨卡”古茹,根据经典的规定给予启迪的灵性导师称为迪克萨古茹,给予提升训示的灵性导师称为希克萨古茹。
  kiba vipra, kiba nyasi, sudra kene naya
  yei krsna-tattva-vetta, sei 'guru' haya
  古茹一词同样可以运用到瓦尔特玛-帕达尔萨卡古茹、希克萨古茹和迪克萨古茹。除非我们接受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阐明的原则,否则这个奎师那知觉运动不可能传遍全世界。根据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意图,prthivite ache yata  nagaradi-grama sarvatra pracara haibe mora nama。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法门必须传遍整个世界。”(施瑞.柴坦尼亚.查瑞塔姆瑞塔  8.128页)

  #1966年

  “你们可以成为婆罗门,可以成为主奎师那的伟大奉献者,成为世界的灵性导师,这是赋予你们的机会。如果你们,至少你们当中的一些人,明白了这门科学,吸收了这门科学,你便成为了这个国家或世界的希望。这是我对你们的请求,你们应该利用这个机会,成为大众的灵性导师。”(1966年7月29日纽约)
  “如果你们想要明白超然科学,那么就必须接近一位灵性导师。”谁是灵性导师?进入使徒传系的人。来自使徒传系的人坚信至尊主,精通绝对真理,他是古茹。”(1966年8月12日于纽约)
  “因此,没有任何障碍可以阻挡任何人成为灵性导师。只要了解奎师那的科学,就能够成为灵性导师。这是唯一的资格。”(1966年8月17日于纽约)
  “有两种资格。你必须看,此人是否来自使徒传系,srotriyam……。就如在《博伽梵歌》中所言:‘通过这个使徒传系,《博伽梵歌》的科学得以传播。’因此,你们必须接近一位来自使徒传系的灵性导师。他才是真正的”(1967年3月3日于旧金山)

  #1967年

  “在印度社会,婆罗门和托钵僧是约定俗成的灵性导师。但是柴坦尼亚.玛哈帕布说:‘不。只要精通这门科学,任何人都能成为灵性导师。’”(1967年4月5-6日于旧金山)

  #1968年

  “一位解脱了的阿查尔亚和古茹不会犯任何错误。尽管有些人欠缺资格或尚未解脱,但通过严格追随使徒传系也可以成为古茹和阿查尔亚。”(1968年4月26日于纽约)
  “因此茹帕.哥斯瓦米说谁能成为灵性导师。他给予了这个明确的定义:一个控制了舌头、言语、心意、食欲、生殖器和愤怒的人。任何人如果控制了这六项,他就可以成为灵性导师。Prthivim sa sisyat:‘他可以在全世界广收门徒。’否则不能。”(1968年7月9日于蒙特里尔)
  “一个门徒如果不能理解经典的内容或圣人的讲话,他应该找灵性导师消除疑惑。这样我们才能进步。”(1968年7月9日于蒙特里尔)

  #1969年

  “在实践中你们也会看到:他已经有一位灵性导师那茹阿达南德在给予训谕。因此这是必需的……所以,我们必须通过使徒传系学习奎师那知觉。我们的这个使徒传系是高迪亚使徒传系,与那茹阿达、维亚萨兑瓦同处一个使徒传系。那茹阿达是布茹阿玛的门徒。因此它被称为“桑普茹阿达亚”……,这个群体称为布茹阿玛-桑普茹阿达亚。
  布茹阿玛-玛德瓦-高迪亚-桑普茹阿达亚。源自布茹阿玛。布茹阿玛给予那茹阿达训谕。你可以在《博伽梵歌》中找到。布茹阿玛指导那茹阿达。现在你们看到,那茹阿达在指导维亚萨兑瓦。同样,维亚萨兑瓦指导玛德瓦.牟尼。玛德瓦.牟尼通过使徒传系指导玛达温陀.普里。玛达温陀.普里指导伊斯瓦尔.普里。伊斯瓦尔.普里指导主柴坦尼亚。主柴坦尼亚指导六哥斯瓦米。六哥斯瓦米指导奎师那达萨.卡维茹阿佳。奎师那达萨指导那柔塔玛.达萨.塔库。那柔塔玛.达萨.塔库指导维斯瓦那塔.查史茹阿瓦尔提。维斯瓦那塔.查史茹阿瓦尔提指导佳嘎那特.达萨巴巴吉。一条清晰的使徒传系以此延续下来。”(1969年6月11日于新温达文)
  “有关你提的来自阿尔诸那的使徒传系的问题,就象我有我的门徒一样。因此在未来,这些诸多门徒也会组成许多使徒传系的分支。”(1969年1月25日于洛杉矶)
  “那茹阿达.牟尼是我们原初的灵性导师,已经将许多堕落的灵魂拉向了奎师那。我们也希望通过使徒传系让他把我们拉过去。否则,如果我们审视自己的资格,只能是一无是处,相反,我们有那么多的地方不够资格。”(1969年3月10日于夏威夷)
  “主柴坦尼亚说,你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成为灵性导师,每个人。为什么只有一个,两个?你们每个人。”“噢,做灵性导师是一项非常艰难的工作。”不。不是件艰难的工作。柴坦尼亚.玛哈……Amara ajnaya:只是努力履行我的训示。就这些。然后你成为灵性导师。”(1969年5月9日于哥伦布)
  我也亏欠他们,因为他们帮助我做传教工作。同时,我要请求他们所有人都成为灵性导师。接下来,你们每个人都应该成为灵性导师。(1969年9月5日于汉堡)

  #1970年

  从那茹阿达.牟尼的生活就能清楚地看到,虽然他在前世是体困灵魂,但是并没有妨碍他成为灵性导师。这个法则不仅适用灵性导师,也适用所有众生。(1970年6月21日于洛杉矶)
  “不管是否具备这些资格,但如果他是一个非人格主义者和虚无主义者,他不能成为灵性导师。Avaisnavo gurur na syad  vaisnavah svapaco guruh:  另一方面,如果一个人是外士那瓦,是主的奉献者,即使他出生在一个比戍陀还低的昌查拉的家庭,他也可以成为灵性导师。”这些都是经典的指令。(1970年12月23日于苏拉特)

  #1971年

  “不管是谁,只要被启迪过,他就有资格接受门徒,但根据规矩,当他们的灵性导师还在世时,他们不能这样做。这是规矩。否则,他们是有资格的。他们可以接受门徒和传播,他们有资格接受门徒。”(1971年7月18日于底特律)

  #1972年

  “就指派而言,灵性导师授权每个门徒这样做。但是这取决于门徒是否执行这一谕训,或能否执行。灵性导师指定这个,但拒绝另一个,并不是他有偏向。他可以这么做。如果其他人不够资格,他可以这么做。但他的意思并非如此。他希望他的每个门徒都象他一样有力量,甚至超过他。这才是他的愿望。就象父亲希望自己的每个儿子都象他自己一样那么够格,甚至超过自己。但这取决于门徒或者儿子是否愿意把自己提升到那个标准。(1972年6月29日于圣地亚哥)
  “如果你没有能力达到那个标准,成为灵性导师,这不是你灵性导师的过错,而是你自己的过错。他希望象柴坦尼亚.玛哈帕布所言的那样,amara ajnaya guru hana,按照我的训谕,你们每个人都要成为古茹。”(1972年6月29日于圣地亚哥)
  “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原则是,任何明白奎师那科学的人都能够成为灵性导师。这是原则。”(1972年10月16日于温达文)
  “一个人必须接近。萨那塔那.哥斯瓦米教导我们,外士那瓦的原则是应该接近一位真正的灵性导师。这样,他就接近了柴坦尼亚.玛哈帕布。那么,有人也许会问:‘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现在在哪儿?奎师那在哪儿?’没关系。奎师那的话还在。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话还在。训谕还在。因此,如果我们在一位优秀的、真正的灵性导师的指引下,遵循柴坦尼亚.玛哈帕布或奎师那的指导或训谕,那么我们就能毫无偏离地与奎师那或柴坦尼亚.玛哈帕布联谊。”(
  1972年10月19日于温达文)

  #1973年

  “那么每个人怎样成为一位灵性导师?一位灵性导师必须具备足够的知识,及其它许多资格。不。甚至不需要任何资格,也可以成为一位灵性导师。如何呢?柴坦尼亚.玛哈帕布说,程序是amara ajnaya:‘按照我的训谕。’这是关键之处。一个人不是随心所欲地成为灵性导师。那不是灵性导师。他必须由高级权威训示。这样,他才是灵性导师。Amara ajnaya。就象我们这种情况。我们的高级权威,我们的灵性导师,他训令我,‘你只是努力传播这个福音,你从我这儿学到的所有知识,用英语。’因此,我们在努力去做。就这样。并不是我有多么高的资格。唯一的资格是我努力执行高级权威的训示。就这样。这就是成功的秘密。”(1973年8月3日于伦敦)
  “我们的程序是evam parampara praptam imam  rajarsayo viduh。使徒传系。奎师那说什么,使徒传系也说什么。但是他们说不同的话。那么我们不把他们当作真正的。他们不是真正的。”(1973年8月13日于巴黎)
  “你从一位真正的灵性导师那里接受知识,因为他呈现的是他从他的灵性导师那里接受的。他不会掺杂或创造什么。这才是真正的灵性导师。这非常容易。成为一位灵性导师不是件困难的事。你们必须成为灵性导师。你们,我所有的门徒,每个人都应该成为灵性导师。并不困难。当你制造什么,才变得困难。但是如果你只是呈现你从你的灵性导师那里聆听到的一切,那就非常容易了。”(1973年8月22日于伦敦)
  “不要企图跨过灵性导师。否则你们就会变质。永远做你们灵性导师的仆人,呈现你们所聆听到的。你们将成为灵性导师。这是秘密。你们应该知道这点。不要企图跨越智慧。这会变质的。Evam  parampara praptam imam  rajarsayo viduh。”(1973年8月22日于伦敦)
  “有许多种资格。但一个人也许不会具备所有这些资格。他也许是第一号流氓,但是他还是能够成为灵性导师。为什么?Amara ajnaya。按照奎师那的话,按照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话,如果你跟随,那么你就成为灵性导师。根据物质世界的评价,一个人也许是第一号流氓,但是如果他严格遵循柴坦尼亚.玛哈帕布或祂的代表灵性导师的话去做,那么他就成为灵性导师。因此,不是很困难。不应该认为‘做灵性导师我不够资格’。不,如果你严格遵循使徒传系,你就够格。你这样就够资格。就这样。”(1973年8月22日于伦敦)
  “这是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使命,即:‘我训令你们。你们,每个人都要成为灵性导师。’‘噢,我不够资格。我怎么能成为灵性导师?这需要高深的知识,懂得梵文。’‘不,你不需要什么。你只讲krsna-upadesa。’什么是krsna-upadesa?奎师那说,sarva-dharman parityajya mam ekam saranam vraja。你只要挨家挨户地说:‘请归依奎师那。’那么,你就是灵性导师。我已经这么做了。我做了什么?我到你们国家来讲‘这就是奎师那,至尊人格神首。你皈依,你圆满。’已经这么做了。因此,成为灵性导师不是件大难事。你们只要严肃、真诚地服务奎师那。”(1973年11月4日于德里)
  “你们按照我的训谕,按照祂的训谕成为灵性导师。不要自己创造。按照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训谕。这就叫使徒传系,在使徒传系中遵循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训谕。”(1973年12月6日于洛杉矶)

  #1974年

  “这就是奇迹。如果象流氓一样掺杂荒谬的东西,那你就不能成为灵性导师。如果你只遵循奎师那的话,那么你就是灵性导师。非常简单的事情。并不需要教育。你可以从你的灵性导师那里聆听到奎师那说的话。”(1974年4月4日于孟买)
  “如果上帝看到你的真诚,祂会赐给你一位可以庇护你的灵性导师。他会在内在外地帮助你,外在以灵性导师的身体形式,内在以心中的灵性导师。”(1974年5月23日于罗马)
  “这就是阿查尔亚。你完全按照经典中说讲的那样去做,按照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训示,按照奎师那的训示……Apani acari jivere sikhaya。你教导你所有的门徒,那些以你的门徒的身份到你身边的人,教导他们。这就是阿查尔亚。因此,阿查尔亚,古茹,代表,并不困难。只是一个人要非常非常真诚。”(1974年8月15日于温达文)

  #1975年

  “Evam parampara-praptam imam rajarsayo viduh。因此我们必须追随阿查尔亚。那么,当我们完全地,百分之百地成为阿查尔亚的追随者时,那么,你们也能担任阿查尔亚。这就是程序。不要成为不成熟的阿查尔亚。首先遵循阿查尔亚的训谕,变得成熟。然而,成为阿查尔亚。因为我们对准备成为阿查尔亚感兴趣,但是根据规矩,至少在古茹还在世的时期,不应该成为阿查尔亚。”(1975年4月6日于玛亚普)
  “因此,努力沿着阿查尔亚程序之途前进。那么生命就会成功。成为阿查尔亚并不很困难。首先,成为你的阿查尔亚的非常忠实的仆人,严格按照他的话去做。努力取悦他,传播奎师那知觉。就这些。根本就不是件难事。”(1975年4月6日于玛亚普)
  “每个学生都要成为阿查尔亚。阿查尔亚意味着,一个知道经典训谕,在生活实践中遵循它们,把它们传授给自己的门徒。经受严格的培训,那么你就是一位真正的古茹,你也以同样的原则接受门徒。但是根据规矩,在你的灵性导师还在世的时候,你把潜在的门徒带给他,这是习俗。当他隐迹后,你可以毫无限制地接受门徒。这就是使徒传系的法则。我希望看到我的门徒成为真正的灵性导师,广泛传播奎师那知觉,这会非常取悦我和奎师那的。”(1975年12月2日于新德里)

  #1976年

  “根据我的训令,你们成为古茹,拯救这片土地。这也是我的古茹玛哈茹阿佳的使命,也是我的使命。如果你使它也成为你的使命,你这一生便得到完美。”(1976年9月1日于新德里)
  “你们每个人都要当古茹,”他说。“因为我有五千个门徒、或一万个门徒,因此,你们每个人也应该有一万个门徒。这样,才能创造出柴坦尼亚树的一个个分枝来。”(1976年于玛亚普GBC会议上)
  “古茹必须来自使徒传系。那样,他才是真的。否则,他就是流氓。必须来自使徒传系,为了明白tad-vijnanam,超然科学,你们必须接近古茹。你们不能说‘我可以在家了解’。不。不可能。那是所有经典的训令。”(1976年8月19日于海得拉巴)
  “即使你们看到他出生在物质世界,他的行为与他人一样。但是因为他说的是韦达经或至尊人格神所讲的真理,因此,他是古茹。因为他不会随心所欲地做任何改动,因此,他是古茹。这就是定义。非常简单。”(1976年8月19日于海得拉巴)

  #1977年

  “仅通过阅读,你不可能明白。Tad-vijnanartham sa gurum evabhigacchet。这也是vidhilin:‘为了了解这门科学,他必须去找古茹。”(1977年1月8日于孟买)
  帕布帕德:任何具有奎师那知觉的人就是弥赛亚。每个人。为什么只有一个?我们所有人。Gaurangera bhakta-gane, jane jane sakti dhari, brahmanca tari saksi(?):‘主柴坦尼亚的奉献者,个个都力大无边,能够拯救整个宇宙。” Gaurangera bhakta-jane, jane jane sakti..., brahmanca tari...这就是勾然嘎的人。
  塔玛勒.奎师那:只有您才有这么大的力量,圣帕布帕德。我们只是……
  帕布帕德:为什么你们不是?你们是我的门徒。
  塔玛勒.奎师那:我们不过和臭虫一样罢了。
  帕布帕德:“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们应该这样。Gaurangera bhakta..., jane。每个人。因此,柴坦尼亚.玛哈帕布说,amara ajnaya guru hana tara' ei desa。他要求每个人:‘应该成为古茹。’遵循祂的训谕。你成为古茹。Amara ajnaya。不要心意制造。Amara ajnaya。‘我说什么,你做什么。你就成为古茹。”
  (1977年4月15日于孟买)

  帕布帕德:是的。我要选择一些古茹。我要说,‘现在你们成为阿查尔亚。你们是被授权的。’我一直在等着。你们成为全职阿查尔亚。我彻底退休。但是训练必须完整。
  塔玛勒.奎师那:必须有净化的程序。
  帕布帕德:噢,是的,必须有。柴坦尼亚.玛哈帕布需要那么做。Amara ajnaya guru hana。‘你们都成为古茹。’(笑)但必须够格。小事,严格遵守……
  (1977年4月22日于孟买)

  “当我训示:‘你成为古茹,’他成为正规的古茹。就这些。他成为我的门徒的门徒。就这样。”(1977年5月28日于温达文)
  “柴坦尼亚.玛哈帕布说,amara ajnaya guru hana。一个人可以只要能够明白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训谕,就能成为古茹。或者,明白了他的古茹的训谕,同样的使徒传系,他就能成为古茹。因此,我将在你们当中选择一些。”(1977年5月28日于温达文)

  4.帕布帕德关于使徒传系的教导:“这门至尊的科学就这样通过使徒传系被接受,圣人国王就是这样明白它的。”(《博伽梵歌》4.2)
  “现在的门徒是下一个灵性导师。”(《圣典博伽瓦谭》2.9.43页)
  在所有记载的圣恩AC.巴克提维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的著作中,无论是他在西方国家传教的十二年当中,还是在他以往的年代中,他都解释了古老的帕然帕茹阿或使徒传系原则,真正的灵性导师就是如此指导他的门徒了解上帝的科学的。那些合格的门徒在他们的古茹隐迹后自己成为灵性导师,并这样继续不断地传播至尊人格神首的信息。圣帕布帕德不仅详细解释了这个体系,也反复请求他的门徒们在他隐迹后担当起启迪灵性导师的角色,推动他开始的运动。
  “最后的训谕”声称,圣帕布帕德实际上希望所有未来的益世康奉献者都作为他的门徒被启迪,在他之后不再有启迪古茹的存在。然而,对圣帕布帕德的书籍、信函和讲话的研究清楚地表明了,这实际上不是圣恩所声明的愿望。
  “任何在主柴坦尼亚的真正代表的指引下,遵循主柴坦尼亚的训谕的人都能够成为灵性导师。我希望,当我不在的时候,我所有的门徒都成为真正的灵性导师,把奎师那知觉传遍整个世界。”(1967年11月2日圣帕布帕德至玛杜苏达那的信)
  注意本封信的日期:1967年。因此,即使在运动的早期,圣帕布帕德也期望他的门徒成为灵性导师。
  再注意圣帕布帕德在这种场合下所使用的短语:“当我不在的时候”。这个短语在两方面有着重要的意义。一是指他离开这个世界,那就按照标准的使徒传系,一些门徒在他们的灵性导师离开这个世界后接受他们自己的门徒。然而,本短语“当我不在的时候”在另一个层面上对瑞特维克辩论具有重要意义。瑞特维克们声称,将来不需要有任何的启迪古茹,因为圣帕布帕德永远活在他的书中。圣帕布帕德活在他的书中从来不是一个可争议的问题。然而,我们看到,圣帕布帕德也考虑了在使徒传系问题中他的肉体存在的重要位置,而这方面在他其它的声明中曾多次提到。
  “每个门徒都要成为阿查尔亚。阿查尔亚的意思是,一个知晓经典训令,在生活实践中遵循它们,并把它们教授给他的门徒的人。我以极大的希望授予你们撒尼亚西,当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把这个法门传遍整个世界,并因此被奎师那认可为主最真诚的仆人。”(1975年12月2日,圣帕布帕德至图斯塔.奎师那.斯瓦米的信)
  本段引证时间比较晚,仅在圣帕布帕德离开这个星球之前两年的时间。然而,这段引证与一些圣帕布帕德早期的观点相同。事实上,在某个方面,这段引证非常强烈。首先,注意圣帕布帕德期望每个门徒都要成为阿查尔亚。这个头衔可不是随意用的。其次,注意圣帕布帕德说的,阿查尔亚教导他的门徒。因此,阿查尔亚应该有他自己的门徒。圣帕布帕德期望他的门徒成为阿查尔亚。因此,自然得出的结论是,圣帕布帕德期望他的门徒有一天接受他们自己的门徒。最后,注意圣帕布帕德再次说到:“当我不在的时候,”正如上面所解释的,这是重点强调灵性导师的肉体。在同样一封信中,圣帕布帕德甚至做了更强烈的声明:“要非常严格地进行训练,这样,你们才是真正的古茹,你们可以以同样的原则接受门徒。但是根据规矩,在你们的灵性导师还健在的时候,你们把潜在的门徒带给你们的灵性导师,当他隐迹后,你们可以毫无限制地接受门徒,这是习俗。这是使徒传系的法则。(1975年12月2日至图斯塔.奎师那.斯瓦米的信)
  圣帕布帕德的这个阐述非常清楚,表明了他期望他的门徒成为真正的古茹,并最终接受他们自己的门徒。他再次提到灵性导师的肉体的存在或启迪的灵性导师的离开。在这个声明中,圣帕布帕德清楚地提到,这就是使徒传系是如何继续的程序。同样注意,在本封及其它信件中,圣帕布帕德明确地解释了,当自己灵性导师还在世的时候,门徒不应该进行启迪。如果帕布帕德所言的“启迪”和“成为灵性导师”只是指训示指导或成为代理传教士(如瑞特维克支持者所声称的那样),为什么他一方面特别禁止这么做,同时直接指示许多门徒代表他既作为希克萨(训示)古茹又作为代理传教士去启迪门徒?很清楚,圣帕布帕德在谈论已经由他的高级门徒扮演了的代理角色以外的事情。他在谈论,当他以躯体的形式离开了这个星球之后,他的门徒接受他们自己的门徒的事情。这并不使人惊讶,因为在他的书籍和谈话中完全充满了有关使徒传系的内容,以及这个皈依一位在世的真正的灵性导师的体系对恰当地理解韦达知识的必要性。
  这点在以下引述中表达得非常清楚:
  “这被称为帕然帕茹阿体系(使徒传系)。假设我从我的灵性导师那里聆听到了什么,我也向你讲同样的内容。这就是使徒传系。你不能猜想我的灵性导师说了些什么。即使你读了一些书,但除非你是从我这儿理解了它,否则你不可能明白。这就叫使徒传系。你不能直接跨到更高的古茹那里,而忽略下面的阿查尔亚,下面直接的阿查尔亚。”
  (1973年12月8日,圣帕布帕德演讲)

  圣帕布帕德在这里特别提到了皈依使徒传系中的现存连接者。他指示他的门徒:“即使你读了一些书,但除非你是从我这儿理解了它,否则你不可能明白。这就叫使徒传系。”他明确地解释了使徒传系的原则,甚至明确声明,只靠读书是不够的(瑞特维克理论的墙角石),门徒必须通过他自己的灵性导师理解一切,而不是企图独立地理解阿查尔亚前辈们的话。
  帕布帕德在《施瑞.柴坦尼亚.查瑞塔姆瑞塔》的要旨中再次确认了这点:
  “不能骄傲地认为,只靠读书就能够理解对主的超然爱心服务。必须成为外士那瓦的仆人。正如那柔塔玛.达萨.塔库尔所确认的,chadiya  vaisnava-seva nistara peyeche keba:只有非常真诚地服务一位纯粹的外士那瓦,才能够达到超然的地位。必须接受一位外士那瓦古茹(adau gurv-asrayam),这样,通过问答,才可以逐渐学到对奎师那的纯粹奉献服务是什么。这就叫做使徒传系。”(《施瑞.柴坦尼亚.查瑞塔姆瑞塔》A 7.54p)
  还有,在他回答一位印度女士的问题时的讲话:
  印度女士:如何接触一位灵性导师?能通过书籍接触灵性导师吗?
  帕布帕德:不能,你必须联谊。
  夏玛逊达尔:她是问:“能够通过书籍联谊吗?”
  帕布帕德:可以,通过书籍,还有人。因为,当你找到一位灵性导师,你就与本人进行了接触。并不是在空气中找到一位灵性导师。你找到一位具体的灵性导师。因此,一旦找到一位灵性导师,就应该询问。
  (1969年9月23日于伦敦)
  在“最后的训谕”中的“其它有关的反对意见”一节中,作者试图表明一种非常中肯的反对意见,即:如果没有真正的迪克萨启迪,使徒传系将会中止(至少在益世康中)。他是以下面的阐述开始解释的:
  “最后的训谕”:“使徒传系是永恒的,根本不存在中止的问题。”
  首先,这一主张被主奎师那本人直接否认了:
  “这至高无上的科学就这样通过使徒传系传授下来,那些圣王们也是以这种方式接受这门科学的。然而,时光流通,传系中断,这门科学的本来面目仿佛已被湮没。”
  (《博伽梵歌》4.2)

  圣帕布帕德在要旨中也确认到:
  “五千年前,主本人亲自察觉到使徒传系的中断,因而他宣称,《博伽梵歌》的宗旨看来被湮没了。”
  德塞先生接着又辩论到:“与永恒相比,九千五百年不过是宇宙中的瞬间。”以往的阿查尔亚们已经在使徒传系中驻留至现在达数百万年,并以维亚萨兑瓦为例。然而,这个例子实际上却支持了对使徒传系的标准理解,即:每个门徒都必须接近一位处于使徒传系中的连接者,并接受他的启迪。根据描述,玛德瓦查尔亚前往喜马拉雅山,在那里面对面见到维亚萨兑瓦,并接受了他的启迪。它根本无法支持有关后面一代代奉献者应该从已经过世的阿查尔亚前辈那里接受启迪的说法。
  作者又有选择地引用了圣帕布帕德1968年信中的内容。他在里面将奎师那是如何只提到了使徒传系中延续了数百万年的三个名字,帕布帕德是如何指示我们必须追随我们特别的使徒传系的突出阿查尔亚这些段落下用下划线予以突出。
  然而,该信在整体上明确地解释了传统上的理解:
  “关于使徒传系:没有必要对中间年代相隔甚远感到惊讶。就象我们属于布茹阿玛使徒传系,因此我们接受它从奎师那传至布茹阿玛,从布茹阿玛到那茹阿达,从那茹阿达到维亚萨兑瓦,从维亚萨兑瓦到玛德瓦。在维亚萨兑瓦与玛德瓦之间存在着很大的间隔。但有的时候据说,维亚萨兑瓦还依然健在,玛德瓦非常有幸直接面见了他。同样,我们在《博伽梵歌》中看到,《梵歌》是在几百万年前由太阳神讲授的,但是奎师那只提到了这个使徒传系中的三个名字,即:维瓦斯万、玛努和伊克斯瓦库。因此,这些间隔并不妨碍理解使徒传系。我们必须选择卓越的阿查尔亚,追随他们。使徒传系有许多分支,不可能将使徒传系中所有的主分支及次分支都一一记录在案。我们必须从我们所属的使徒传系中选择权威的阿查尔亚。”
  帕布帕德明确地声明,玛德瓦很幸运地直接面见了维亚萨兑瓦。而且,如果完整地阅读整封信,就能知道写此信的理由。圣帕布帕德解释说:“使徒传系有许多分支,不可能将使徒传系中所有的主分支及次分支都一一记录在案。”帕布帕德是在回答使徒传系是不是只由很少几个榜上有名的阿查尔亚组成的问题。德塞先生的论点并没有得到支持,反而,帕布帕德给予了正确的理解,即:尽管只有几个阿查尔亚的名字被列了出来,但“使徒传系中还有主分支和次分支”,太多了,实际上,“不可能将它们所有的名字都一一记录在案。”帕布帕德的信件不但没有支持“最后的训谕”的假设,即:在一位阿查尔亚前辈之下,使徒传系可以在没有在世连接者的情况下延续多年是正常的,实际上反而完全确认了相反的观点,即:使徒传系有许许多多的分支在延续,但是为了简短,使徒传系名录只列出了著名的阿查尔亚的名字。
  实际上,甚至伟大的阿查尔亚(甚至奎师那本人)都接受一位在世的古茹,就是为了给普世大众们树立榜样:
  “必须皈依。为了知道生命的答案,我们必须皈依合格的灵性导师。这是最基本的。Tad-vijnanartham sa gurum evabhigacchet。这是韦达的训令。Abhigacchet一词在使用的时候是“必须”的意思。无法躲开。我们见过非常伟大的人物……就象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祂是奎师那本人,但是祂接受伊斯瓦茹阿.普里为古茹。奎师那也接受桑迪帕尼.牟尼为古茹。主茹阿玛昌陀接受瓦希斯塔为古茹。因此,无论是奎师那还是茹阿玛,都(不)是必要的。祂们是至尊人格神首。祂们是至尊指导者,充满知识和一切。Aisvaryasya samagrasya  viryasya。不缺少任何东西,但是为了给我们示范,他们接受了古茹。这是基础。”
  (1976年7月5日于华盛顿华盛顿)

  原则又再次得到重复:
  正如已经声明的那样,布茹阿玛是宇宙的原初灵性导师,由于他得到主本人的启迪,《圣典博伽瓦谭》的教导通过使徒传系传下来。为了接受《圣典博伽瓦谭》的真正教导,必须接近使徒传系中现存的连接者,或灵性导师。在得到该使徒传系中合格的灵性导师的启迪后,应该在履行奉献服务时卸下塔帕夏。(《圣典博伽瓦谭》2.9.7)

  还有:
  “奎师那是第一位灵性导师,当我们的兴趣更加浓厚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去找一位在世的灵性导师。在下一个诗节中给出了有关训令。Tad viddhi pranipatena  pariprasnena sevaya, upadeksyanti te jnanam  jnaninas tattva- darsinah。在这里,奎师那建议我们:“如果你想了解超然的科学,那么就努力接受某人吧。” Pranipatena. Pranipatena,  pariprasnena and sevaya。什么是PRANIPATA?PRANIPATA是皈依的意思。皈依。你必须选择一个你可以皈依的人,因为没有人喜欢皈依他人。(1966年8月14日圣帕布帕德讲话)
  帕布帕德在这里又谈到另外一点,就是皈依的程序。在传统的使徒传系中,门徒实际上皈依一位特别的人,放弃自己的独立性,接受古茹的训谕,作为自己的生命和灵魂。在“最后的训谕”中所提议的体系,有着数百位训示古茹,但对每位奉献者来说,在他们的灵性生命中没有终极权威。“门徒”可以方便地遵循任何他最喜欢的训谕。这点与真正地皈依一位在世古茹是完全对立的。瑞特维克的建议者辩论说,在圣帕布帕德在世的时候这个训示的体系也成功地得到了实践。然而,每个门徒都知道,终极权威是圣帕布帕德本人,如果不同级别的权威无法决定某个问题的时候,那么就去找帕布帕德做最后的裁决。
  再者,如果他想要整个体系以他为最后的古茹而终止,他便不需要教他自己的门徒如何启迪他们自己的门徒,就象他在其它时候说的:
  “……你们每个人都要成为古茹,”他说。“就象我有五千个门徒,或一万个门徒,因此,你们每个人都要有一万个门徒。这样,创造一个又一个柴坦尼亚树的分枝。但是你们必须在灵性上变得强壮。这意味着念颂圣名,遵守四项规范。这不是人造的表演。不是物质事物。唱颂圣名,遵守四项规范,无助地向奎师那祈祷。”( SP Lilamrta VI, page 167)
  这个声明也包含着几个重点。第一是,帕布帕德告诉他的门徒要成为古茹,而且每个人要收一万个门徒。如果他只是期望他的门徒一直不断地代表他进行启迪,那么他的声明则讲不通。只有当门徒最终接受他们自己的门徒时,该声明才讲得通。第二个重点是,他期望这棵树(使徒传系)会生出“一枝又一枝”。如果未来所有门徒都成为他的,只是他的,那么就不会从大树上长出分枝来,因为所有的门徒都与圣帕布帕德树的连结点直接连接。
  “‘没有人比一个谦卑地从事传教工作和服务(奎师那知觉)的人对我更亲切。’因此,如果你们想要很快得到奎师那的认可,就应该继续成为灵性导师的程序,展示《博伽梵歌》原义,你的生命就完美了。非常感谢。”
  (1973年8月22日在伦敦的维亚萨普佳讲话)
  “最后的训谕”荒谬地声称,这些不过是鼓励那些野心膨胀的门徒能够继续进行奉献服务,企图无视帕布帕德直接写给门徒的信件。上述引文和其它内容都说明了,帕布帕德给予广大门徒的同一训谕。根本不存在他有秘密或隐藏的愿望一说,或他只是为了鼓励门徒才给予这些训谕。至于有关门徒不够资格的说法,圣帕布帕德经常给予同样的认识:
  “因此,不是很难。不应该这么想:‘我不够资格做古茹。’不!你们够格!如果你们严格遵循使徒传系,那么你们就够格。就这些。Amara ajnaya guru。什么是困难?柴坦尼亚.玛哈帕布说,不要感觉到有任何困难。因为,作为灵性导师,你应该做什么?Yare dekha, tare kaha  'krsna'-upadesa。不管遇见谁,你只讲奎师那给予的训谕。”(1973年8月22日维亚萨普佳讲话)
  圣帕布帕德多次重复这一训谕,很难在不明显无视他的明确训谕的情况下,轻而易举地将其略过。
  贯穿整个“最后的训谕”,该文作者辩论说,圣帕布帕德的门徒没有资格成为古茹,并解释说,必须是玛哈巴嘎瓦塔或乌塔玛阿迪卡瑞的人才能成为灵性导师。而在《圣典博伽瓦谭》要旨中,圣帕布帕德给予了不同的解释。
  “一等奉献者根本不认为有人不在对主的服务之中,但是二等奉献者会区分奉献者和非奉献者。二等奉献者因此适合做传教工作,正如上述诗节中说指出的,他们必须大声传扬主的荣耀。二等奉献者从三等奉献者或非奉献者中接受门徒。有时为了传教,一等奉献者也会降低到二等奉献者的层面。(《圣典博伽瓦谭》2.3.31)
  确定只有一等奉献者能够接受门徒,但这是他们的一般职能,一等奉献者只是“有时”为了传教的目的降低到二等奉献者的层面。作者也指出,灵性导师必须是解脱的灵魂,然而,帕布帕德多次详细说明了解脱的含义,有趣的是,他给的定义与他多次阐述的成为一名古茹的资格的定义是同样的,即:必须严格遵循他的灵性导师的所有训谕。
  “一位解脱的阿查尔亚和古茹不会犯任何错误,但是有些不够资格的或还未解脱的人,只要严格追随使徒传系,仍然可以担任古茹或阿查尔亚。”(1968年4月26日于纽约)
  “当他的感官完全从事于对贺瑞希开萨(奎师那的另外一个名字)时,就被称为巴克提。巴克提是解脱了的生命的活动的意思。一个人可能明白,也可能不明白。如果他真的在灵性导师的指导下从事于对奎师那的奉献服务,他就解脱了。但是如果他再次自愿地接受玛亚的服务,那么,他就受到条件的限制。这是个秘密。”(圣帕布帕德与哈亚格瑞瓦.达斯的哲学讨论)
  “努力理解这点。我们的体系,使徒传系,就是我只是巴克提希丹塔.萨茹阿斯瓦提的门徒。我不说我已经解脱了。我是受条件限制的。但是因为我遵循巴克提希丹塔.萨茹阿斯瓦提的训谕,我就得到了解脱。这就是受条件限制和解脱的区别。”(1977年1月4日于孟买)
  圣帕布帕德始终严格遵循经典和阿查尔亚前辈的规定,表示如果他的门徒严格遵循使徒传系,按照经典传播奎师那的知识,他们就能够成为真正的灵性导师,正如齐颂圣名开创者本人所证实的那样:
  kiba vipra, kiba nyasi, sudra kene naya
  yei krsna-tattva-vetta, sei `guru' haya
  “无论是婆罗门,还是撒尼亚西,或苏陀,不管是什么,只要他了解奎师那的科学,就能够成为灵性导师。”
  (Lord Sri Caitanya Mahaprabhu, C.C. Madhya 8.128)

  正如在第一部分中已经讨论过的,在本诗节中,圣帕布帕德给予瑞特维克理论又一次致命的打击。这就是,象上述诗节中在说‘古茹’的时候,其意思只是‘训示’或‘vartma-pradasaka’古茹,而不是‘启迪’古茹。瑞特维克支持者企图抛开这样的诗节,推论他们并不重要。然而,圣帕布帕德明确地持不同看法:
  “本诗节对奎师那知觉来说非常重要。实际上,婆罗门被认为是所有其它瓦尔那或阶层的灵性导师,但是就奎师那知觉而言,每个人都能够担当灵性导师,因为奎师那知觉的知识是处于灵魂层面的。为了传播奎师那知觉,仅需要认知灵魂的科学。不管是婆罗门,查垂亚,外夏,苏陀,托钵僧,居士或其他阶层,都无所谓。只要理解了这门科学,就可以成为灵性导师。圣巴克提希丹塔.萨茹阿斯瓦提.塔库尔也阐明,虽然一个人身为婆罗门,查垂亚,外夏,苏陀,贞守生,瓦那帕斯塔,居士或托钵僧,只要他熟悉奎师那的科学,他就能成为vartma-pradarsaka古茹,启迪古茹或训示古茹。第一次给予有关灵性生活信息的人被称为vartma- pradarsaka古茹,或灵性导师。根据经典的规范给予启迪的灵性导师被称为迪克萨古茹,而给予训谕帮助提升的灵性导师被称为希克萨古茹。有时,一个世袭古茹会说,ye krsna-tattva-vetta。sei  guru haya的意思是,一个不是婆罗门的人可以成为希克萨(训示)古茹或vartma-pradarsaka古茹,但不是启迪古茹。根据这些世袭古茹,出生与家庭的关系是最为重要的。然而,外世那瓦并不接受这种世袭的因素。古茹一词同样适用于vartma-pradarsaka古茹、希克萨古茹和迪克萨古茹。除非我们接受施瑞.柴坦尼亚.玛哈帕布所阐明的原则,否则奎师那知觉运动不可能传遍整个世界。”(Srila Prabhupada, C.C. M 8.128 p)
  当然,瑞特维克理论家企图把这些诗节做为“只是鼓励奉献者”的原因而弃之不顾,并将益世康古茹的堕落作为否定这点的证据。他们试图用“反逻辑”来证明,由于益世康几个古茹的堕落,所以意味着圣帕布帕德不希望他的门徒成为古茹。但是,如果我们接受这种理由,那么我们可以列出许多奉献者难以遵循的训谕。许多奉献者无法遵循四项规范原则,但并不意味着圣帕布帕德没有让他的门徒遵守他的训谕。圣帕布帕德希望我们严格遵守,但是如果我们不能遵守,并不能改变他希望我们遵守的愿望。他在下文中解释了这点:
  “如果你没有能力将自己提升至成为灵性导师的标准,那不是你灵性导师的错误,是你的错误。正如柴坦尼亚.玛哈帕布所说,他希望amara ajnaya guru hana,以我的训谕,你们每个人都要成为古茹。如果一个人不能执行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训谕,那他怎么能成为古茹呢?首要的资格是,他必须能够执行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训谕。然后,他成为古茹。执行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训谕依靠一个人的个人能力。Amara ajnaya guru hana。”(1972年6月21日于洛杉矶)
  请注意,圣帕布帕德是如何强调“执行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训谕依靠一个人的个人能力”。换言之,成为古茹,但是如果你不能成为迪克萨古茹,成为希克萨古茹,或者vartma-pradasaka古茹,但无论如何,告诉人们关于奎师那的事情。“最后的训谕”的理解是以一概全。“因为大部分奉献者都不够资格成为迪克萨古茹,所以表明,主柴坦尼亚和圣帕布帕德关于要成为古茹的训谕不能适用此处。然而,根据帕布帕德上述所给的正确理解,成为灵性导师的训谕是说给每个门徒的,但适用于成为什么样的古茹,要看他的资格。
  在他的私人信件中,圣帕布帕德确认,他希望他的门徒在奎师那知觉的科学中获得资格,然后成为灵性导师,“一代代地增加”:“我希望我所有的灵性儿子和女儿们都能继承巴克提维丹塔的头衔,这样,世袭的超然文凭就将一代传一代地继续下去。那些具有巴克提维丹塔头衔的人将被允许启迪门徒。也许,到了1975年,我所有的门徒都将被允许进行启迪,扩大这一代的数量。这是我的计划。”(1968年12月3日,圣帕布帕德致韩萨杜塔的信)
  除了所有圣帕布帕德的门徒都够享有头衔的资格的明确训示外,请注意与启迪有关的词:一代代。帕布帕德谈的是,奉献者们应该一代代地有资格接受巴克提维丹塔的头衔,那些做到的人也有资格启迪门徒。在给克尔塔那南达的信中也表达了同样的计划:
  “到1975年,所有通过上述考试的人都将特别被授权进行启迪,扩大奎师那知觉人口的数量。”(1968年1月12日,圣帕布帕德致克尔塔那南达的信)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圣帕布帕德在给门徒的信中谈到了他的对未来一代灵性导师的愿望,我们也看到,圣帕布帕德在公开场合下表达了同样的愿望。此外,圣帕布帕德反复声明,保证他的门徒,只要够资格,并严格呈现源于使徒传系的教义,就能够成为灵性导师。我们还可以在给克尔塔那南达的早期信件中看到有关一代代门徒的同样想法:
  关于你问的从阿尔诸那传下来的使徒传系的问题,就象我有我的门徒,因此在将来,这么多门徒也许会有许多使徒传系的分支。因此,在一条门徒传系中,我们也许不会看到一个来自另一个使徒传系的名字。但这并不表示,没有出现的名字不在使徒传系中。”(1969年1月25日圣帕布帕德致克尔塔那南达的信)
  引言的第一部分至关重要,因为圣帕布帕德明确地表示,他的门徒将组成使徒传系的分支,这在瑞特维克的理论下是不可能的。
  下封写于1972年的信再次说明了瑞特维克关于圣帕布帕德隐迹后启迪的理论的苍白无力。清注意,圣帕布帕德是如何训示他的代表施瑞.勾文达.达斯的,要求他指示他们不要从事罪恶活动,否则作为他们的灵性导师,他要承担痛苦。

  我亲爱的施瑞.勾文达:
  请接受我的祝福。随信附上三根我已在上面念颂过的圣线,还有三张嘎亚垂曼陀罗。现在可以举行火祭,把嘎亚垂曼陀罗给维皮那.普然达尔,逊达尔茹帕和佳亚.达斯。你可以教给他怎样在手指上数数,把我念颂嘎亚垂曼陀罗的录音放到他们右耳边听。指示他们成为婆罗门要完全合格,因此,他们必须非常、非常小心,不要从事任何罪恶活动,否则,作为他们的灵性导师是要担当痛苦的。仪式应该只有奉献者们参加。
  祝你身体健康。
  你永远的祝福者
  A. C. 巴克提维丹塔.斯瓦米

  圣帕布帕德解释说,即使是施瑞.勾文达在举行仪式,但如果他们从事罪恶活动,仍然是圣帕布帕德,他们的灵性导师在承受痛苦。在下封信中,帕布帕德阐述了同一观点,特别是有关嘎亚垂曼陀罗。
  “你通过灵性导师和奎师那的仁慈得到奉爱的种子和哈瑞奎师那曼陀罗。同样,由于你的皈依,灵性导师和奎师那承受你的罪恶。因此,如果你再次犯罪,灵性导师就要承担你的罪业。因此,不要再犯罪是门徒的职责。不仅是嘎亚垂曼陀罗,所有曼陀罗都能够洗净一个人的罪业,但是我们不应该一边念诵这些曼陀罗,然后再次犯罪。”(1972年8月22日于洛杉矶)
  那么问题是:如果圣帕布帕德不亲自接受他门徒的责任,那么,谁来接受门徒罪恶活动的业报?不可能是瑞特维克祭司,因为他们只是主持仪式,如果帕布帕德接受业报,那么,如何确定在他没有亲自接受门徒的情况下,他的确能够接受业报?瑞特维克理论支持者们会争辩说,圣帕布帕德已经在一个地方确立了一个制度,奉献者可以在他事先不知道的情况下,作为他的门徒被启迪(1977年7月当圣帕布帕德在温达文病情非常严重的时候),但是关于这点,帕布帕德已经明确地授权他的十一名门徒代表他进行启迪。
  此前,已经有许多奉献者代表帕布帕德主持过启迪仪式了。他们会写信给帕布帕德推荐一位奉献者,然后帕布帕德如果接受他们就会回信,给他们起灵性名字,该代表就会去主持仪式。但是到了1977年,由于有大量的奉献者要求得到启迪,帕布帕德于是特别授权他的十一位最高级、最信赖的奉献者作为“主持阿查尔亚”,他们可以不必事先知会他就可代表他进行启迪。因此,他特定地把代理权给予了这十一个人,由于他们按照他的直接训谕进行启迪,代表他的权威行使职权,因此,启迪是真实的。然而,他从未授权任何这个运动中的其他奉献者,因此,如果任何其他人企图代表帕布帕德启迪其他奉献者,他们并没有得到帕布帕德的授权去这样做,因此,他们主持的启迪毫无意义。
  当然,我们可以说,圣帕布帕德非常仁慈,因此当然会接受,但这并不为经典所支持。而且,这会向基督教观点发展,即:耶稣会永远承担所有人的罪恶。谁负责承受门徒的罪业,这个问题是瑞特维克理论家们所未能回答的问题之一。
  帕布帕德多次强调,他希望他的门徒成为灵性导师,而瑞特维克理论家们居然能把有关的意思解释成对圣恩的愿望的否定,这的确是非常令人惊讶的。在1973年的维亚萨普佳讲话中,圣帕布帕德反复请求他的门徒们要成为灵性导师,继续他的运动。
  “……即使我隐迹了,我也非常希望我今天在场的门徒们能够让我的运动继续下去。我非常希望这样,是的。所有这些如此认真的可爱的男孩和女孩们……你们必须成为灵性导师……你们……我所有的门徒……”(1973年8月22日于伦敦维亚萨普佳)
  在下面这段于底特律与客人的对话中,他再次确认了这点:
  莫星.哈桑:对,第十个。在您之后,有没有决定谁将继任?
  帕布帕德:是的。他们所有的人都要接任。这些学生,经过我的启迪,他们所有人都要象我一样行事。就象我有许多灵性兄弟一样,他们都在行事。同样,所有这些我接受的、启迪的门徒,都在受训以成为将来的灵性导师。
  莫星.哈桑:您启迪了多少斯瓦米,美国人?我只是说……
  帕布帕德:大约十个。
  莫星.哈桑:您有十位斯瓦米。在斯瓦米以外的,什么是较低的……
  帕布帕德:现在,他们能够胜任。他们能够,不仅是斯瓦米,甚至居士,他们被称为“达萨.阿迪卡瑞”,及布茹阿玛查瑞。每个人都能够,只要他被启迪过,他就有能力接受门徒。但是根据惯例,当他们的灵性导师还在世的时候,他们不这样做。这是惯例。否则,他们能够胜任。他们可以接受门徒,进行传播。”(1971年7月18日于底特律的对话)
  第一部分非常有趣。圣帕布帕德在此明确地说,他的门徒“要象他一样行事”,就象他的许多灵性兄弟一样,他们正在担任古茹,同样,他的门徒将担任古茹,并有灵性兄弟,他们也是灵性导师。
  简而言之,证据是压倒性的。圣帕布帕德明确地希望他的门徒在他隐迹后担任启迪灵性导师的角色。在十多年中,不断反复直接重申这一请求和训谕也是历史事实。

  第二部分
  5.关于使徒传系及瑞特维克训谕的比较
  我们对包含收集到的帕布帕德的作品、信件和讲话的FOLIO系统进行了搜索,将他对瑞特维克和代理启迪的解释与对使徒传系和帕然帕茹阿体系的解释进行公平的比较。

  瑞特维克
  瑞特维克一字在圣帕布帕德的教导中共出现了十一次,其中三次是在1977年5月28日的谈话中提出,当时是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在讨论中提到的。其它八次(均出自《圣典博伽瓦谭》)出现的时候,帕布帕德都将该字翻译为“举行祭祀仪式的祭司”的意思,或仅是“祭司”,其中三次连要旨都没有。实际上,在整个FOLIO中唯一一次帕布帕德在他的要旨中提到“瑞特维克”一字时,只是简单指出,这是指执行韦达仪式的四种祭司。
  在帕布帕德的著作中,没有任何一处是描述一种所有一代代下传的门徒都要以代理形式接受已经隐迹的古茹的启迪的体系。
  仅此一点,就应该在真诚的追随者的头脑里对圣帕布帕德是否真的曾经希望建立这样一个体系产生极大的怀疑。


  帕然帕茹阿Parampara

  帕然帕茹阿一字在帕布帕德的教导中共出现了714次(“使徒传系”一词也出现了875次)。在无数次场合中,他给了大量的解释。这点甚至在他翻译的《博伽梵歌》前言一开始就谈到了,他阐述到:“奎师那的这个绝对地位对帕然帕茹阿体系(使徒传系)以外的非奎师那奉献者来说是很难理解的。”他在导言中进一步对该词进行了阐述,然而列出了一直追溯到主奎师那的整个帕然帕茹阿名单,并以此引证他呈现《博伽梵歌原义》的权威性。
  事实上,贯穿他所有的著述,圣帕布帕德对使徒传系的大量阐述及频繁解释构成了他严格支持由来已久的体系的压倒性证据。在他的教义中,他始终如一地反复阐述了帕然帕茹阿古老体系的重要性,真正的古茹指导他合格的门徒,门徒在使徒传系的连接中成为下一个真正的古茹。
  帕布帕德多次声明,一切都在他的书中(瑞特维克理论支持者经常引用这一点作为不接受一位在世古茹的原因),圣帕布帕德的真诚追随者接受他的声明,他的书将成为下个一万年的律书。当然,所有有关需要达到自我觉悟的训谕都在帕布帕德的书籍中(包括接受一位真正的在世古茹的必要性)。似乎除了瑞特维克关于后代传承的启迪体系外,所有一切都在其中。毫无疑问,它不仅是不在其中――在帕布帕德的教导中它根本就不存在。
  总之,对于那些了解帕布帕德和他教理一贯性的人,或是任何全面研究过他的书的人来说,仅依赖一次谈话就要接受圣帕布帕德想要他的信徒完全推翻他所有大量的教义、那些他的阿查尔亚前辈们的教义,然后引进一种既不在他的教义中,也不在他的阿查尔亚前辈的教义中或经典中的对所有一代代门徒进行代理启迪的体系是非常困难的。
  “Sampradaya-vihina ye mantras te nisphala matah。至尊的知识是通过这样的桑帕达亚或使徒传系接受的,可以使人觉悟。如果不接受使徒传系的道路,是不可能明白至尊人格神首的。”(《圣典博伽瓦谭》7.7.17p)
  Evam parampara-praptam imam ra:使徒传系一旦失去,sa kalena yoga nasto  parantapa:立即结束,灵性能量即告结束。(1977年2月27日圣帕布帕德演讲)

  6.1977年5月28日的确认

  “他是孙辈门徒。他成为我的门徒的门徒。就是这样。”(圣帕布帕德于1977年5月28日)
  1977年5月,圣帕布帕德预知自己即将离开尘世,他请求他GBC的门徒们带着所有问题来到他的身边,特别是在他离开后的安排。5月27日及28日会见后,GBC准备了五个问题,包括有关GBC成员的更换、圣帕布帕德不在时的启迪及BBT的出版,由五位GBC代表组成的委员会拿给圣帕布帕德。这些问题是:
  1) GBC成员的任期为多长?
  2) 如何更换离职的GBC成员?
  3) 当圣帕布帕德不在的时候,第一次、第二次及撒尼亚西启迪的程序是什么?
  4) 给予启迪的人与接受启迪的人的关系是怎样的?
  5) 在圣帕布帕德隐迹后,对于BBT出版其它外士那瓦经典译本有没有任何规定?

  尽管圣帕布帕德的书籍和书面训谕充满了有关让他的门徒承担灵性导师的责任的训谕,但GBC不想让人留下一种疑问,好象这只是圣帕布帕德的一种未来的愿望。
  圣帕布帕德在他的文章和书籍中多次提到,圣巴克提希丹塔.萨茹阿斯瓦提.塔库尔的门徒们在他隐迹之后没有严格遵循他的训谕,而因此未能成功地继续他所建立的充满活力的传教使命。由于知道这点以及他们重大的责任,GBC成员们希望从圣恩那里得到关于在他隐迹后如何管理这个团体的最后确认。
  5月28日,按照圣帕布帕德的训谕,GBC代表团带着他们的问题来到了他的身边。以下是那次谈话的摘录。

  萨特斯瓦茹帕:那么,当有的现任GBC成员离开的时候,或离开……
  帕布帕德:应该选举出另一个人。
  萨特斯瓦茹帕:通过现任GBC成员投票。下一个问题是有关未来的启迪,特别是当您不在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们想知道第一次和第二次启迪应该如何进行。
  帕布帕德:好的。我会推荐你们当中的几个人。等这个问题解决了,我会推荐你们中的几个人作为行使职权的阿查尔亚。
  塔玛勒.奎师那:是称为“瑞特维克-阿查尔亚”吗?
  帕布帕德:瑞特维克,是的。
  萨特斯瓦茹帕:那么,给予启迪的人与……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帕布帕德:他是古茹。他是古茹。
  萨特斯瓦茹帕:但是他是代表您的。
  帕布帕德:是的。那是惯例。因为当我还在的时候,不能成为古茹,因此代表我,以我的训谕……Amara ajnaya guru hana。成为真正的古茹,但按照我的训谕。
  萨特斯瓦茹帕:那么,他们也被认为是您的门徒?
  帕布帕德:是的,他们是门徒。为什么认为?谁?
  塔玛勒.奎师那:不,他在问,这些瑞特维克-阿查尔亚,他们是行使职权,给予启迪。他们的……他们给予启迪的那些人,他们是谁的门徒?
  帕布帕德:他们是他的门徒。
  塔玛勒.奎师那:他们是他的门徒。
  帕布帕德:谁给予启迪。他是孙辈门徒。
  萨特斯瓦茹帕:是的。
  塔玛勒.奎师那:清楚了。
  萨特斯瓦茹帕:那么,我们有一个问题是有关……
  帕布帕德:当我给予训谕的时候,“你成为古茹,”他成为正规的古茹。就这些。他成为我门徒的门徒。就是这样。

  接着,在谈论了一些有关BBT的事情后,圣帕布帕德讲了以下的话,结束他对启迪的评论:
  帕布帕德:柴坦尼亚.玛哈帕布说:amara  ajnaya guru hana。一个明白柴坦尼亚.玛哈帕布训谕的人能够成为古茹。或者,一个明白他的古茹的训谕,同一个使徒传系的人,能够成为古茹。因此,我将在你们当中选择几个人。
  在这里,圣帕布帕德明确地回答了GBC向他提的上述第三和第四个问题。他说,他将任命几个人作为行使职权的阿查尔亚,他们以古茹的身份行事,但作为一种“惯例”,当帕布帕德还在世的时候,他们将代表他,因为当自己的灵性导师还在世的时候,不能接受门徒,这是外士那瓦的礼节。接着,当再次要求澄清被启迪的奉献者是谁的门徒的时候,圣帕布帕德声明:“他们是他的门徒”,并进行了同样的重申:“他是孙辈门徒。”
  在这点上,萨特斯瓦茹帕.玛哈茹阿佳和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都明白了帕布帕德的意图,陈述说:“是的”和“明确了”。然而,为了更进一步澄清这点,不在GBC头脑中留下疑问,圣帕布帕德没有继续下一个问题,而是继续阐述:“当我训谕‘你成为古茹’时,他成为正式的古茹。就这些。他成为我的门徒的门徒。就是这样。”
  因此,圣帕布帕德在这里确认了他在过去十二年中在演讲、著作和信件中毫无例外地一直解释的完全同样的事情,向由他召集而来的由他最资深、最信任的门徒组成的委员会特别澄清,在他隐迹后,该团体将如何管理。GBC的谈话备忘录也确认了每个在场者所明白的事情。在五个问题记录之后的下一页的记录中,记录了下面这些GBC委员会向圣帕布帕德提出的问题:
  1)GBC成员应该永远保留。如果一位GBC成员离职了,GBC可以任命一位新的GBC成员。
  2)圣帕布帕德说,他将任命几个奉献者,将来可以进行启迪,甚至在他隐迹之后。他们接受的那些门徒将成为他们的门徒,圣帕布帕德将是他们的祖父辈灵性导师。
  3)新的韦达著作译本可以在将来出版,甚至在圣帕布帕德隐迹后,但是只能由非常精通、内行的人来操作。圣帕布帕德承认,目前这样的人还只是凤毛麟角。
  再次说明,我们只要不带任何解释地接受帕布帕德的训谕,他真正需要什么是非常清楚的。
  注:有关这段谈话的更详细的讨论以及想要质疑其真实性,请参见附件1和3。

  7.1977年7月9日的信件
  本信的主题被用于“最后的训谕”中作为不可反驳的“最后训谕”,意在证明瑞特维克哲学的说法。该信是对7月7日谈话的答复,当时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请圣帕布帕德注意到,所有想要启迪但却被告知由于帕布帕德的病情需要等待的奉献者的困境。虽然这次谈话是5月28日帕布帕德在事实上命名了那些将做为“行使职权的阿查尔亚”的奉献者之后的继续,但谈话背后的原因却根本不同。5月28日的谈话特别是针对圣帕布帕德离开后将要发生的问题而进行的,他明确地回答他的门徒将接受他们自己的门徒。相反,这次谈话从一开始就针对如何处理那些大量的新的启迪候选人的问题:
  塔玛勒.奎师那:圣帕布帕德?我们收到了不少信,是那些想得到启迪的人写的。因此,直到现在,由于你的病情,我们要求他们等待。
  帕布帕德:当地的,即资深撒尼亚西可以做这件事。
  塔玛勒.奎师那:我们就是这么做的……我是说,我们以前……当地的GBC,撒尼亚西,在他们的念珠上念颂,他们给圣恩您写信,您给起灵性名字。因此,应该继续这种程序,还是我们应该……?我是说,据说灵性导师承担……您知道,他承担……他必须净化门徒,通过……因此我们不希望您必须……您的健康状况不那么好,因此不应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要求每个人都等待。我只是想知道我们是否应该继续等待更长一些时间。
  帕布帕德:不,资深撒尼亚西……
  塔玛勒.奎师那:因此,他们应该继续……
  帕布帕德:你可以给我提供一份撒尼亚西的名单。我会注明谁将……
  塔玛勒.奎师那:好的。
  帕布帕德:还有……五、六个人,你分一下,谁最近。
  塔玛勒.奎师那:谁最近。那么,那些人就不必给圣恩您写信了。他们可以直接给那个人写信?
  帕布帕德:嗯。
  塔玛勒.奎师那:实际上,他们是代表圣恩您给别人启迪的。那些被启迪的人还是您的……
  帕布帕德:第二次启迪我们将考虑,第二次启迪。
  塔玛勒.奎师那:这是为第一次启迪,好的。至于第二次启迪,目前他们应该……
  帕布帕德:不,他们要等待。第二次启迪,应该被给予……
  塔玛勒.奎师那:应该……一些奉献者现在给您写信,要求第二次启迪,我写信让他们等一等,因为您身体欠安。那么,我能继续告诉他们这样吗?
  帕布帕德:他们可以进行第二次启迪。
  塔玛勒.奎师那:通过给您写信。
  帕布帕德:不。这些人。
  塔玛勒.奎师那:这些人,他们也可以进行第二次启迪。因此,没有必要让奉献者为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启迪给您写信。他们可以给离他们最近的人写信。但是所有这些人还都是您的门徒。所有进行启迪的人都是代表您去做。
  帕布帕德:是的。
  塔玛勒.奎师那:您知道我记录下所有您的门徒的名字的本子吧?我应该继续下去吗?
  帕布帕德:嗯。
  塔玛勒.奎师那:那么如果有人给予启迪,譬如哈瑞克依萨.玛哈茹阿佳,他应该把该人的名字寄到这里给我们,我把它记在本子里。好的。印度还有谁您希望做这个事情的吗?
  帕布帕德:印度,我在这儿。我们看看。在印度,佳亚帕塔卡。

  正如上述所阐明的那样,这次谈话是因为有数百名奉献者想要得到圣帕布帕德的启迪。然而,正如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所解释的,启迪已经停止了,因此帕布帕德身边的奉献者担心帕布帕德必须在他虚弱的情况下接受门徒的业报。
  自从运动早期,帕布帕德就创建了由他的门徒代表他进行启迪的实践方法。他同意这么做,因为这是在全世界传播奎师那知觉的必要措施。唯一不同点是,现在奉献者可以给圣帕布帕德任命的任何资深门徒直接写信,他可以给他们启迪,给他们起灵性名字,把启迪记录寄到温达文给帕布帕德。
  在该谈话中,还有两个非常明确的证据,说明圣帕布帕德和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的谈话是专指那个特定时间,即:当帕布帕德在温达文的时候,而不是指从那以后。首先是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阐述:“那么如果有人给予启迪,譬如哈瑞克依萨.玛哈茹阿佳,他应该把该人的名字寄到这里给我们,我把它记在本子里。”这段非常清楚地确认了对话的上下文关系,从一开始就定调了。这是关于帕布帕德病居温达文的时候启迪的问题。
  另一个确认是当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问圣帕布帕德“印度还有谁您希望做这个事情的吗?”,帕布帕德答到:“印度,我在这儿。我们看看。在印度,佳亚帕塔卡。”这清楚地表明了,圣帕布帕德是接着当他身体不适合进行启迪的时候,将如何处理的上下文话题。因此,声称这段对话和通过7月9日信件传达的讯息是“最后的训谕”,并且断然确定益世康从今以后启迪的前途是完全无视该对话已阐述的明确目的及其从头到尾的上下文关系。
  接着,该对话的主题由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口述成为一封致所有庙长和GBC成员的信,让他们知道启迪可以重新开始了,由圣帕布帕德委托的奉献者监督起名和在念珠上念颂:

  1977年7月9日于温达文,77-07-09
  致所有GBC成员和庙长
  亲爱的玛哈茹阿佳们和帕布们:
  请接受我在你们莲花足下的谦卑顶拜。最近,当所有GBC成员与圣恩一起在温达文的时候,圣帕布帕德指示,不久他将任命他的几个资深门徒为“瑞特维克-阿查尔亚代表,以进行启迪,第一次启迪和第二次启迪。圣恩提供了下列十一位将要行使职权的门徒的名单:
  His Holiness Kirtanananda Swami
  His Holiness Satsvarupa dasa Goswami
  His Holiness Jayapataka Swami
  His Holiness Tamal Krsna Goswami
  His Holiness Hridayananda Goswami
  His Holiness Bhavananda Goswami
  His Holiness Hamsaduta Swami
  His Holiness Ramesvara Swami
  His Holiness Harikesa Swami
  His Grace Bhagavan dasa Adhikari
  His Grace Jayatirtha dasa Adhikari
  克依尔塔那南达.斯瓦米、萨特斯瓦茹帕.达萨.哥斯瓦米、佳亚帕塔卡.斯瓦米、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贺瑞达亚南达.哥斯瓦米、巴瓦南达.哥斯瓦米、韩萨杜塔.斯瓦米、茹阿梅斯瓦茹阿.斯瓦米、哈瑞克依萨.斯瓦米、巴嘎万.达萨.阿迪卡瑞.佳亚提尔塔.达萨.阿迪卡瑞
  过去,庙长们曾经致信圣帕布帕德,专门推荐一位奉献者接受启迪。现在圣帕布帕德命名了这些代表,庙长们可以从此之后将第一次及第二次启迪的推荐信寄给离他们庙宇最近的十一位代表中的任何一位。在研究过推荐信后,这些代表可以给予灵性名字,接受该奉献者为圣帕布帕德的启迪门徒,或者如果是第二次启迪,则象圣帕布帕德那样在嘎亚垂线上念颂。新启迪的奉献者是圣恩AC巴克提维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的门徒,上述十一位资深奉献者是他的代表。在庙长收到这些代表给予灵性名字或圣线的信后,他可以象过去那样在庙里举行火祭。新启迪的门徒的名字应该送到替圣帕布帕德接受他的代表那里,在圣恩“启迪门徒”册中登记。祝好。
  你们的仆人
  圣帕布帕德秘书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
  批准:AC巴克提维丹塔.斯瓦米

  该项安排并非针对所有时间,这个事实在与上述谈话有关的信件中再次得到了确认。信中,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说:“新启迪的门徒的名字应该送到替圣帕布帕德接受他的代表那里,在圣恩‘启迪门徒’册中登记。”
  已经花了不少努力去分析和判断此信的真正意思。当然,如果你想知道特别声明的真正意思,最佳的方法是去问写它的人。既然该信是由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所写,我们认为应该让他解释该信的真正含义,特别是“从此之后”一词的意思。该词经常被强调有特殊含义。
  1998年7月31日,我们通过电子邮件联系上了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请他就“从此以后”一词在1977年7月9日信中的使用提供第一手看法。作为该封后来被圣帕布帕德签发的信的作者,他最清楚真正的意思是什么。向他提出了三个问题(斜体),他一一做了回答。

  1/是谁真正为7月9日的信措的辞,并使用了“从此以后”一词?
  -是我。
  2/如果是你措的辞,该词的意思是什么?
  -“从此以后”的意思是:“可预知的未来”,或“直到进一步通知”。我的服务是鼓舞圣帕布帕德从疾病中恢复过来。无论是在与他讲话时还是通信时,我都在尽一切努力积极地使他从疾病中恢复过来,继续健康地在世领导奎师那知觉运动。实际上,我相信这肯定会实现,不到最后一天,我不会有任何其它想法。因此,“从此以后”一词,实际上整封信都没有针对帕布帕德离开后的情况,一个我根本没有按正常想法去准备的情况。那种情况已经由帕布帕德在5月28日的谈话中提到,我在信的开头简单地提了一下。
  3/当你把这封信读给他听,以征得他的批准时,你有没有给圣帕布帕德提供任何对这封信的附带解释,以便使圣帕布帕德能更加理解“从此以后”在上下文中的意思?
  -是的,就其意义来说,此信作为在圣帕布帕德患病期间新门徒如何继续被启迪的管理文件而由他审阅,而不是作为一个当他离开后使徒传系将如何继续的计划。虽然我不是很详细地记得是否有附带的解释,但毫无疑问,我们之间是接着我们前一天在花园中的讨论继续交换看法。
  希望能让事情更明朗化。
  哈瑞奎师那
  您的仆人
  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

  当然,面对这些压倒性的证据,瑞特维克理论家们只能利用可能的选择企图坚持他们的理论,即:他们试图拒绝相信运动中所有最资深的奉献者,那些帕布帕德亲自选择的人所提供的证据。然而,把所有帕布帕德亲手选出的人都定为动机不纯者是对圣帕布帕德本人的直接冒犯,这意味着他无法判断他的门徒的真诚和动机。
  “最后的训谕”和其它瑞特维克理论文章的基石之一是此信中“从此以后”一词的使用。我们已经揭示了,帕布帕德本人并没有使用这个词,而是出现在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起草的信件中。我们也揭示了,谈话的上下文关系是如何清楚地针对帕布帕德还在世时的启迪程序(在谈话中和后来的信件中,有三个实例表明是针对帕布帕德还在温达文的时候)。然而,即使我们按照“最后的训谕”的逻辑,暂时假设帕布帕德的确用了“从此以后”一词,我们也可以容易地举例说明,在他使用该词的地方并不一定是指所有时间。例如:
  “我很高兴知悉你已经结婚了。我祈祷奎师那,从此以后你会作为一名居士幸福地生活,不会想着与你的妻子分离。”
  (1966年12月10日在纽约致佳尼斯的信)

  认为帕布帕德希望他的门徒永远“作为一名居士幸福地生活”是可笑的。然而,这却是作者为瑞特维克理论提供的支持证据的主要支柱。在瑞特维克文章中,我们反复读到“从此以后”一词,似乎它是一种具有深远意义的庄重声明,应该一次次被强调。我们应该记得,圣帕布帕德本人从未强调过此信永远是一种定论,或是最后的训谕,那些是瑞特维克理论家们的话。

  8.“最后的训谕”报告方式的完整性
  正如导言中所说,本文的目的不是为了逐点详述地提供对“最后的训谕”的分析,而是把所提出的支持和反对瑞特维克理论的证据呈现出来。
  然而,在此项工作过程中当反复阅读“最后的训谕”时,我们对作者反复使用以阐明他的观点的罕见文风感到吃惊。很清楚,作者正在偏离他的路线,通过有选择地使用引语和润过色的解释煽动起情绪化的反应。这种文风似乎企图激起读者马上做出愤怒和激动的反应,使心意和假我即刻得到满足。
  这与阅读圣帕布帕德和他忠诚的追随者的书形成了鲜明的对照。阅读他们的书,在一开始时经常会感到不易领会,但过一段时间后,其内在包含的韦达结论的深义则会展现出来。
  在进一步观察后,可以看出,“最后的训谕”中的圣帕布帕德或经典中的内容相对来说几乎没有长篇引用的,而这些内容的明确意思只要简单重复就可以明白。相反,“最后的训谕”充满了断章取义的一句话或一个短语,然后是以作者与众不同的文风所做的冗长解释。作者表现出一种非凡的能力,能够将简单的事实歪曲为在一开始就是一种有逻辑、给人深刻印象的陈述。
  作者的论点建立在圣帕布帕德“不可能只是引用一个没有先例的代名词”的宣称上,似乎进行了非常聪明的分析,并做了令人难忘的长篇解释。但是如果做更仔细的审查,就会经常发现,作者赖以建立他的理论的首要前提是有缺陷的,因此,引伸出来的一切都毫无基础可言。帕布帕德举例说,如果你将你的数学体系建立在“一加一等于三”的原则上,那么你整个的体系就是错误的,无论你如何详述,如何令人印象深刻。
  事实上,仔细研究“最后的训谕”以及其它瑞特维克理论作品后,越来越清楚,当德塞先生和他的伙伴作者声称公正摆出问题时,却在再现反对他们的事情上有意地干了一件拙劣的工作。通过无视材料、有选择地引用其它材料,以及甚至不忠实地引用材料,他们罔顾事实和诚实,使人对他们声称的动机表示怀疑。
  在“最后的训谕”中,作者做了如下听上去大度的声明。它是在文章开头就写了的,在读过之后,会自然地有一种印象,该文是在试图处理别人的材料和观点,进行一项正确的工作。
  “最后的训谕”:“我们对阴谋理论不感兴趣,也不想去挖掘不幸者在灵修上的困境的血污细节。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可以从过去的错误中汲取教训,但是我们更要为重新团结和宽恕的积极未来铺平道路,而不是长期纠缠在过去的丑闻中。就作者而言,益世康的大多数奉献者真诚地努力取悦圣帕布帕德。因此,如果有人故意违反,或导致别人违反我们的创办者阿查尔亚的直接训谕,是不大可能的。”
  然而,很快就很清楚了,也许瑞特维克理论家们对政治比对事实更感兴趣,就如他们所宣称的那样。例如,作者作了如下的声明:
  “最后的训谕”:“正如上面所提到的,7月9日的信函送给了所有的GBC成员和庙长,直到今天是唯一一份由圣帕布帕德签名,并发给整个团体的有关未来启迪的训谕。佳亚兑塔.斯瓦米最近在评论7月9日的信时写道:
  “他们接着非常有选择地引用佳亚兑塔.斯瓦米1996年所写文章‘瑞特维克们的错处’的片断,写道:
  “最后的训谕”:“它的权威性不存在任何问题……很清楚,本信建立了瑞特维克古茹体系。”
  他们既没有提供整段引文,也没有提供上下文,他们这样做是试图暗示,他们在他们的观点上得到了佳亚兑塔.斯瓦米的支持。然而,回到原文中,我们看到,佳亚兑塔.斯瓦米的确说过:“任命书的署期是1977年7月9日,由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签字,并由‘圣巴克提维丹塔.斯瓦米连署批准的’。其权威性是不存在任何问题的。信件解释了,圣帕布帕德任命了一些高级奉献者为瑞特维克,并列出了圣帕布帕德已经指定行使职权的十一位门徒。
  很清楚,本信建立了瑞特维克古茹制度。但是也许会有人问,该信在什么地方提到过,这样的制度在圣帕布帕德隐迹后还应该继续。(佳亚兑塔.斯瓦米1966年“瑞特维克们的错误之处”)
  于是,瑞特维克瓦迪斯从四个段落中选择了两句话,然后无视信中所有其它内容。紧跟引文之后表示出手边的问题是圣帕布帕德隐迹后是否应该继续这个制度。然而该句话在他们的引文中被轻易地省略了,这种明显的省略的唯一原因是要给读者一种印象,而不是表达佳亚兑塔.斯瓦米的本意。
  另外一个断章取义,改变原义的例子是在作者引用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时出现的。在声称“我们对阴谋理论不感兴趣”后,他使用了一个用语“金字塔房的自白”来描述与玛哈茹阿佳1980年在陶盘嘎坎永进行的坦率、公开的讨论。作者通过使用这个用语,用不那么微妙的影射来推断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已经自白(自白与采访或讨论的含义是截然不同的)。选择的引语如下:
  “最后的训谕”:“事实上,帕布帕德从未任命过任何古茹。……在任何录音中或手稿中,帕布帕德都没有说过:‘我任命这十一个人为古茹。’它根本不存在,因为他从未任命过任何古茹。这是个虚构的故事。(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玛哈茹阿佳――金字塔房的自白)
  然而作者未能提到玛哈茹阿佳所说的其它事情,而那些事情明确地表明了他的声明的真正意思。下面是他遗漏的部分:
  “我们犯了一个大错。帕布帕德隐迹后,这十一个人的地位是什么?显然,圣帕布帕德认为,在所有人当中,这些人是特别够格的。因此,在圣帕布帕德隐迹后,他们如果愿意,可以继续启迪。例如,实际上,一位托钵僧被认为是瓦尔那和阿施茹阿玛的灵性导师。婆罗门也被认为是灵性导师。帕布帕德的实践表明,不只是托钵僧。他任命了两位居士,他们至少能够是瑞特维克。表明他们能够和任何托钵僧一样平等。因此,任何在灵性上够格的人要始终明白,当你的古茹还在世的时候,你不能接受门徒,但是当古茹隐迹了,如果你够格,有人能够寄托他们的信念,你就能够接受门徒。当然,他们必须完全能够知道如何区别谁是合格的古茹。如果你是位够格的古茹,你的古茹已不在世,那是你的权利。就象一个人能够传宗接代一样。同样,继续前进是门徒的职责。他可以决定:‘我不想收门徒。我只要协助,等等。’他有这个权利。但是如果他的内心感到鼓舞,够资格,并且认识到接受门徒意味着什么,责任重大,并且如果有人对他有信心,那么他应该去做。
  “不幸的是,GBC没有认识到这点。他们马上认为,这十一个人被选为了古茹……。这严重地破坏了我们的运动。”
  很明确,塔玛勒.奎师那.玛哈茹阿佳没有否认GBC备忘录中的本质,即:帕布帕德说,他希望他的门徒接受门徒。他只否认了帕布帕德“任命”了开始的那十一个人为古茹,没有其他人的说法。
  当然,任何谈话纲要都必须使用‘有选择的引言’;引用整篇文章会使其不必要地冗长。然而,要判断选择性的引言是否恰当的真正标准是,当完整引用了谈话的整篇信后,引言是否仍然保持它的原意。换言之,如果要引用他人的话来支持一个特别的观点,而那个观点已经被作者在另一处予以否定,那么,就肯定是不公正的报告。我们认为,这就是德塞先生在他的文章中屡次使用的方法,我们也在上面引用了两个例子来阐述我们的观点。
  这自然会让人考虑作者是否真的在探求最终的真像,或者,在他的文章背后有着隐藏的动机。(更多有关德塞先生文字战术的有效性的讨论请参见附录3)
  除了选择性引言的问题外,还有一个重要问题,与“最后的训谕”有关,需要注意。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的那样,德塞先生为了支持自己的理论,大量依靠对圣帕布帕德谈话和训谕的解释性分析。圣帕布帕德在他所有教诲中都强调,理解韦达知识,必须努力以顺从的方式去理解,而不要对经典和纯粹奉献者的声明作不必要的解释。
  “不需要对某些事情做不必要的评论。没有必要。评论或解释只有在事情不清楚的时候才需要。那么,可以建议:“意思可能是这样的。”但是,事情已经清楚了,为什么还要评论?没有必要进行评论。举一个梵文学者举过的例子,是关于干嘎严.高萨帕利的。干嘎严:“在恒河,有个称为高萨帕利的邻居。”现在这个说法放在你前面。一个人也许会问:“恒河是水流,怎么会有个叫高萨帕利的邻居呢?水上怎么会有人类居住地的地方或邻居呢?”你可以这么问。干嘎严.高萨帕利。解释应该是这样的:“不,不是在恒河上。‘在恒河上’是‘在恒河岸上’的意思。”这个解释很好。当一个人不能明确理解的时候,就会有解释。但是如果事情很清楚……(1972年4月14日于奥克兰)
  作为圣帕布帕德的追随者,我们遵循这一原则。我们相信,只要努力去理解帕布帕德讲话的明确和直接的意思,就不会对他的愿望产生怀疑。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允许自己去推敲帕布帕德的讲话,那么我们随时都可能会误解他试图告诉我们的真意,并因此偏离纯粹奉献服务的道路。

  9.结论
  在本文中,我们试图把瑞特维克的辩论带回到需要回答的基本问题上来,那就是:圣帕布帕德对他的益世康传承和未来启迪的训谕到底是什么?
  我们已经努力从圣帕布帕德的书、讲话、信函及谈话录音等证明他的训谕,表明他反复强调遵循使徒传系的重要性,并直接训谕他的门徒们成为启迪灵性导师,继续使徒传系。
  我们必须说,在给予奎师那.康塔.德塞应有的尊重外,通观“最后的训谕”中所阐述的观点,我们看到同一种模式。他有选择地引用圣帕布帕德、他的门徒及经典的话,然而进行冗长的推敲辩论,企图以假的原始陈述为基础建立自己的观点。然而,仔细分析后,经常会发现他这么做,是以来自使徒传系的韦达古老知识的基本教导为代价的。他的解释经常是非常详细的、调查充分及思潮澎湃的,但是在最后的分析中,却与经典和阿查尔亚前辈的观点完全不同。
  在本文结束之际,我们愿向圣帕布帕德和他辛勤移植于西方世界的古老的韦达教义献上最后一句话:
  yasya deve para bhaktir
  yatha deve tatha gurau
  tasyaite kathita hy arthah
  prakasante mahatmanah

  “只有皈依坚定地奉献于主的人和灵性导师,超然知识才能自动展示。”门徒与灵性导师的这种关系是永恒的。现在的门徒是未来的灵性导师。只有严格服从灵性导师,才能成为真正的、有权威的灵性导师。(《圣典博伽瓦谭》2.9.43)

  (正文完)

  附录
  1. 由哈里.索里.达斯解释的“GBC”备忘录
  在“最后的训谕”中声称,7月9日的信件构成了圣帕布帕德就他隐迹后如何进行启迪一事的最后的、决定性的训示。德塞先生不断地引用这封信,似乎它是圣帕布帕德留下来的指导益世康在他不在时进行启迪的指导手册。7月9日的信件甚至根本不是圣帕布帕德写的,而是由他的秘书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在那时向所有奉献者发布的公报,通知他们关于减轻圣帕布帕德的负担的一个应急安排,因为圣帕布帕德当时因病卧床,无法继续接受任何新的门徒。认为单凭这封信就可以推翻圣帕布帕德过去有关这一事项的所有训谕是毫无道理的。5月28日的谈话驳斥了这个说法。瑞特维克理论的追随者企图争辩说,5月28日的谈话不可信,磁带中有的地方不清楚。
  哈里.索里帕布驳斥了这一说法。下面是一篇针对瑞特维克的观点的短文,以及GBC5月28日时的备忘录:

  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管理委员会特别会议清晨会议备忘录,1977年5月28日于印度温达文举行

  [注:会议从5月27日至5月28日,为期两天。大部分讨论是有关保护益世康财产和其它法律问题,由于圣恩帕布帕德的隐迹日益迫近,这些问题突然显得非常紧迫。这里出现的是与圣恩隐迹后益世康启迪问题有关的部分]
  与会的17位会员,加上给里茹阿佳.达萨(根据记录在案的与会者成员):萨特斯瓦茹帕.达斯.哥斯瓦米、攀查陀维达.斯瓦米、佳亚提尔塔.达斯、慧达亚南达.达斯.斯瓦米、勾帕勒.奎师那.达斯、阿垂亚.瑞施.达斯、巴嘎万.达斯、茹帕努嘎.达斯、布茹阿玛查瑞.斯瓦米、斯瓦茹帕.达摩达尔.达萨布茹阿玛查瑞、巴拉万塔.达斯.阿迪卡瑞、佳嘎迪沙.达斯、阿迪.克萨瓦.斯瓦米、佳亚.帕塔卡.斯瓦米。

  解答的问题:
  以下问题将由圣帕布帕德回答,由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萨特斯瓦茹帕.哥斯瓦米、佳嘎迪沙、茹帕努嘎、巴嘎万、克依尔塔那南达.斯瓦米、巴利.玛尔丹组成的委员会上呈。
  1) GBC成员的任期是多长?
  2) GBC成员离职后如何更换?
  3) 圣帕布帕德离开后,第一次、第二次和桑尼亚西的程序如何进行?
  4) 启迪者与被启迪者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5) 圣帕布帕德隐迹后,对BBT出版其它外士那瓦翻译著作有无任何规定?
  (注:这些问题在下午会议之前向圣帕布帕德提出。他的回答被录了音,并记录在GBC备忘录中上述问题的后一页如下:)

  为了记录有关资料,圣帕布帕德对上述问题的回答如下记录:
  1) GBC成员将永远保留。如果一名GBC成员离开,GBC可以任命新的GBC成员。
  2) 圣帕布帕德说,他将任命一些奉献者于将来进行启迪,甚至在他隐迹后。他们接受的门徒将成为他们的门徒,圣帕布帕德将是他们祖父辈灵性导师。
  3) 将来可以出版韦达著作新的译本,甚至在圣帕布帕德隐迹后,但是只能由非常精通的人来做。圣帕布帕德承认,目前这样的人几乎没有。
  (完)

  现行益世康古茹制度的反对者说,圣帕布帕德从未希望他的门徒启迪他们自己的门徒,并宣称,根据专家分析,5月28日的磁带有断裂的地方,表明存在着拼接或剪接的可能,企图以此无视该磁带的存在。他们进一步说道,它在法庭上会因此不能被接受为证据。因此,就只剩下7月9日“瑞特维克任命”信能作为圣帕布帕德对使徒传系继续的意图的可靠证据。由于该信声明,瑞特维克启迪的人将成为圣帕布帕德的门徒,他们的观点是,因此目前益世康传统启迪的正规程序,即被启迪者成为启迪者的门徒,与圣帕布帕德最后声明的训谕相违。
  这一观点的虚假性在此暴露无疑。首先,可以在GBC官方备忘录中看到谈话录音的文字确认。由于任何法庭在处理GBC案件时都会接受该备忘录为正式证据,毫无疑问,上述谈话的发生是真实的,圣帕布帕德事实上明确声明,他任命的门徒在他隐迹后将接受他们自己的门徒,而这些被接受的门徒将是他的孙辈门徒。其次,我们要指出,1977年7月9日的信件在文始就直指这次GBC会议:

  77-07-09  至所有GBC委员和庙长
  亲爱的玛哈茹阿佳们及帕布们,请接受我在你们足下的谦卑顶拜。
  最近当所有GBC委员在温达文与圣恩在一起时,圣帕布帕德指示,不久他将任命他的几位资深门徒为“瑞特维克-阿查尔亚代表,以进行启迪,包括第一次启迪和第二次启迪。圣恩提供了十一位将要行使职权的门徒的名单。”
  毫无疑问,这个开场白确认了,十一位瑞特维克的任命是根据圣恩过去在5月28日已经有了的愿望,即:在他隐迹后他的门徒将接受他们自己的门徒这一上下文确定的。问题所在是,为什么圣帕布帕德在该信中说,瑞特维克启迪的人将是他的门徒。
  答案是,在问题提出之际,也就是几个月前,圣帕布帕德已经因病停止了启迪。在身体尚未康复之前,他不想直接恢复这一职责。同时,等候者日趋增加,变成了一个问题。5月28日,圣帕布帕德确立了,在他隐迹后,他将任命的人将有权成为古茹,并接受自己的门徒,这些门徒将是他的孙辈门徒。然而,在萨特斯瓦茹帕.玛哈茹阿佳和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询问时,他也声明,当他还在世的时候,他们不能成为古茹。
  当时,他并没有明确在他还在世的时候如何继续启迪,但是不愿亲自接受负担。这个遗留的问题在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于7月7日与圣恩的谈话中得到了解决,并被转为7月9日的信。正确地联系上下文就能清楚地看到,谈话和信是在谈论当圣帕布帕德还在世的时候启迪如何继续的问题,而在他隐迹后的事情则已经确定。只要简单地、直接了当地阅读这些谈话就能明白这点。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