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哲学研讨 >> 正文
 重新启迪与那茹阿央纳•玛哈茹阿佳  
 作者:Krishna-kirti Das    教导来源:ISKCON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6-21  【
 

亲爱的外士那瓦和外士纳维们:

  请接受我卑微的顶拜。所有荣耀归于圣帕布帕德。

  直至最近,我们的ISKCON(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英文略写)社团在目睹许多领导的堕落。其中几位还有自己的门徒。那些灵性导师以前的门徒多是痛苦、迷惘,有时甚至离开奎师那知觉;更为幸运的则会托庇于一位灵性导师为自己的启迪或训示灵性导师。但在这些奉献者当中,甚至还有的更为不幸,他们新接受的灵性导师又堕落了,然后再又堕落了。这样的事屡见不鲜。于是,丧失信心和心怀疑问的空间就很大了。当这样的信心丧失变得普遍,奉献者于是离弃现在的社团,而将受伤的信念另置他方。

  某些反对ISKCON的阵营于是直言说,这一连串灾难以及我们部分领导人员堕落证明,ISKCON的领导整体上并不胜任接受门徒。这样的堕落无疑是不幸的,但他们并没指出说,那些堕落的人中过去也全都是不称职的。这也不是说那些没有堕落的就没有资格作灵性导师。事实上,我们社团中许多年长奉献者三十年以来一直是以身作则,传教有力、毫不间断。这些仁慈的圣人们将成千上万的物质主义者变成了新奉献者。通过他们的仁慈,我们这些圣帕布帕德的孙门徒开始了解谁是奎师那,我们和奎师那的关系是什么。因此我们必须向他们的莲花足致以卑微的顶拜。

  ISKCON社团中还有领导并没堕落,而且继续以身作则很好地在传教。就此我希望来谈谈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启迪他们的门徒这件事。这之所以有必要,是因为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及其门徒在积极地拉我们的人。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一个门徒说:“我们找不到任何重要原因需要避开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联谊。ISKCON成员如果追随GBC的命令,超过圣茹帕·哥斯瓦米、圣帕布帕德、圣巴克提希丹塔·萨茹阿斯瓦缇·塔库尔,以及我们所有先前阿查尔亚的命令,那他们将不会有机会聆听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因此,ISKCON成员须得自己作出决定,是自己为自己考虑,还是让GBC为他们考虑。瑞达亚南达·玛哈茹阿佳的门徒现在也得作出决定。他表里不一,且忠实于GBC,这已偏离其创办灵性导师和圣茹帕·哥斯瓦米的教导。因此,他们必须决定是要继续追随这样的伪古茹还是拒绝他。”【1】

  这个人这样在公共论坛上公开发表这一言论,要求所有已有良好声誉的ISKCON古茹的奉献者离开他们的灵性导师。尤其他还要我和我的神兄弟神姐妹们摒弃我们的灵性导师。我们要记住,他是在劝诫奉献者抛弃没有堕落、也没停止传教活动的灵性导师。而这个人要我们抛弃我们灵性导师唯一的原因(如上所述),是我们的灵性导师命令我们不要和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及其追随者联谊。为什么我们被命令不要和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及其追随者联谊呢?因为(1)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虽然自称为圣帕布帕德的门徒,他并不尊重圣帕布帕德关于ISKCON管理的最后遗嘱;(2)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重新启迪具备良好声誉的灵性导师的门徒。


  最终权威是GBC,而不是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

  圣帕布帕德在他的遗嘱里清楚表明了管理ISKCON的最终权威是谁:“管理委员会(GBC)将作为整个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的最终管理权威。”【2】

  圣帕布帕德没有在他遗嘱的任何地方提到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应该成为ISKCON的最终权威。然而,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及其追随者宣称,圣帕布帕德的愿望是让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指导ISKCON。为了支撑这一宣言,他们提到最近出版的一个抄本,记载了圣帕布帕德与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一次讨论。圣帕布帕德对后者说: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你作得很棒。关照和保留这一使命,并且妥善管理是必要的。圣帕布帕德:请你仁慈地就这些事训示他们。我不能说。【3】

  在上述引言中,出版者用黑体字写了这段“请你仁慈地就这些事训示他们”以表明这是圣帕布帕德的愿望。也就是所谓言之,如果由GBC来管理ISKCON,那应该让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来训示(请读“成为训示古茹”)GBC。这就使得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成了ISKCON的最高权威。然而,在同一段引言里,圣帕布帕德并不是这样想的: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只是有一件事。应该告诉他们不要为了个人利益而互相纷争。他们应该互相配合,以传播你的使命。

  圣帕布帕德:不要发生内部纷争。我已经告诉你们我的愿望。你们就这样执行……今天是爱卡达西吗?应该记下一些要点: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说圣帕布帕德的门徒(“他们”)不应该有内部纷争,把自己和他人区分开来。然而,圣帕布帕德的回答清楚地对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及其门徒表明了观点。(“不要有内部纷争”)而圣帕布帕德对他的门徒和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又说了什么呢?我已经告诉你们我的愿望。你们就这样执行

  换言之,按照圣帕布帕德的临终遗嘱,无论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或其他任何萨杜(Sadhu:圣人)给予任何建议,GBC都有权利接受或拒绝。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并不尊重这一点。他和他的门徒会说,上述“遗愿”是圣帕布帕德在他书籍、教导和谈话中的综合愿望,而不应局限在一张长期权威要求的一张纸上。但ISKCON并非一个物质社团,而在“那张纸上”,圣帕布帕德表明了他的愿望:GBC将作为ISKCON的最终管理权威。我们这里不需要卡米(Karmi)政府要求圣帕布帕德必须设立GBC(管理委员会),所以这不是世俗的礼节。他可以轻易选择一名继承人,或在遗嘱中说GBC应该从属于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但他没有这样做。他让GBC作为ISKCON的最终权威,而不是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

  而且,圣帕布帕德的用词(关于“我的遗愿”<my will>这一短语)非常贴近圣帕布帕德在其它场合下特指的他的遗嘱档案,而不是指综合训示:“这便是我的遗愿。你们中的一些人需要签名。就这样了。这就足够了。”【4】“我写的时候已经全都给你们了,你们想要的都有--我的遗嘱、我的管理、权力,应有尽有。”【5】

  “印书。正如我在遗嘱里给予的说法,一半用来印书,另外一半可以按照你们的意愿作宣传。”【6】

  请注意,在上述三段话中的两段里,圣帕布帕德都用了同一个词“给予”(连同“我的遗嘱”)。这只和他的最后遗嘱相关。圣帕布帕德绝不会以这种方式提及宏观意义上他的所有训示或愿望(在他的书中、讲课里等)。

  最后,即便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认为“will”一词可指任何其它含义,而不是“最后遗嘱”的话,那这一“遗嘱”仍然和其它所有训示一样应该被遵守。如果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真的觉得自己作为门徒有责任追随圣帕布帕德,那他也必须接受圣帕布帕德的训示,也就是说在ISKCON事务方面,GBC是最终权威。否则,他就不应该宣称自己是门徒。

  重新启迪

  曾有一段时间,ISKCON中的所有成员,尤其是我们的领导,都高度尊敬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并不是说他们感觉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是在试图带走他们的门徒。事实上,也有一些已有门徒的领导同意其门徒正式接受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为训示古茹。然而,当那些门徒去找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要接受训示时,玛哈茹阿佳却给了他们启迪,这便背叛了ISKCON领导寄托在他身上的良好愿望。“我有一些门徒,并且同意他们可以从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处接受训示,但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结果是重新启迪了他们,而不是给予训示。”【7】

  由此可见,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是自招丑名,而不是说他并没有管闲事,然后ISKCON领导突发嫉妒。如果佳亚帕塔卡·玛哈茹阿佳同意自己的门徒可以接受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训示,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还有什么必要重新启迪他们呢?当佳亚帕塔卡·玛哈茹阿佳同意自己门徒接受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的训示时,这就不可以说佳亚帕塔卡·玛哈茹阿佳嫉妒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而佳亚帕塔卡·玛哈茹阿佳也没有堕落。那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还有什么其他理由要重新启迪那些并没堕落,也没成为非外士那瓦的古茹的门徒呢?

  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自己解释说,如果该门徒对自己的灵性导师没有信心,那就是重新启迪的基础。“有人问我是否重新启迪。我从来没有重新启迪过。如有任何人 的古茹堕落,或者对自己的古茹没有信心,我就会帮助他。”【8】

  我们并不反对他或任何人接受一位自己古茹堕落的人为门徒。但他又给出第二个理由,“他对自己的古茹没有信心”。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一位门徒对自己的古茹没有信心,那位古茹肯定就不是真正(合格)的古茹。

  古茹可以是在真正(合格)的同时也有对自己没有信心的门徒。圣帕布帕德本人就有许多对他从来没有信心的门徒。还有一些门徒,对他本来是有信心的,后来由于过多物质受限或者冒犯而失去了信心。在少数场合下,某些门徒充满冒犯而毫无信心,以至圣帕布帕德将他们赶出了庙宇。如果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重新启迪门徒的理由是他们对自己的灵性导师缺乏信心的话,那么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可以重新启迪圣帕布帕德(没有信心)的门徒了。

  他们可以宣称,某位灵性导师知识不足,不能训示门徒(说他们不是“rasika bhakta”<沉浸在茹阿达-奎师那逍遥时光中的巴克塔>――又是一派胡言,这在另外一篇文章中会谈到),而且因为他没有能力训示门徒,所以,摒弃这样一位灵性导师而重选一位,这是恰当的。然而,巴克提维诺德·塔库尔严禁这一点:

  “如果一位古茹不是玛亚瓦帝或外士那瓦的冒犯者,也不沉溺罪恶生活,那便不应摒弃他,哪怕他缺乏知识也是如此。而应该表示应有的尊重,在他的许可下,从一位进步奉献者处接受训示,并且致以恰当服务。”【9】

  同样,圣帕布帕德清楚说明,严禁一个人的启迪导师超过一位:

  “一名奉献者必须只有一位启迪灵性导师,因为经典里总是严禁一个人接受灵性导师多于一位。”【10】

  即便古茹知识不足,只要他没有堕落,没有冒犯,也不是玛亚瓦帝,就不应该摒弃他。既然不能摒弃这样的启迪导师,那就不存在启迪这样的古茹的门徒的问题了。这样的门徒应该从另外一位导师处寻求灵性训示。这是允许接受训示(希克夏),而不是接受曼陀罗启迪(迪克夏)。

  一些古茹信任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不会作这些禁止的事,但后者还是启迪了该灵性导师的门徒,这样作明明是跨越了界限。佳亚帕塔卡·玛哈茹阿佳定然有足够的真理知识(tattva-jnana),能够理解即便自己没有资格,这样的重新启迪也是严格禁止的。因此,他反对并禁止自己的门徒去见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这是正确的。最后,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否认自己“重新启迪”了任何人,理由是他并不接受圣帕布帕德的任何孙门徒有合格的灵性导师。这里的逻辑就是说,如果他们没有合格的灵性导师,那给予他们曼陀罗启迪就不算重新启迪。“所以,我并没重新启迪。我只是在尽力帮助他们。如果我不帮助,那还有谁会帮助他们?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古茹失去了信心,我才这样作的。”【11】

  如上所述,对灵性导师失去信心并不意味着这位灵性导师不是真正的灵性导师,而启迪没有堕落的灵性导师的门徒也是不恰当的。虽然纳茹阿亚纳·玛哈茹阿佳一度曾是ISKCON的祝福者,我们却看到他在引诱我们这些圣帕布帕德的孙门徒,要摒弃自己没有堕落,正在广泛传教而且具有良好声誉的古茹。他的行为完全是背叛了那些他自称是在帮助的人,也背叛了圣帕布帕德。真相虽不堪入目,还是不得不揭露开来。感谢大家的时间和关注。

  哈瑞奎师那!

  你们的仆人,
  Krishna-kirti das (HDG)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