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哲学研讨 >> 正文
 主奎师那取悦奉献者  
 作者:圣帕布帕德    教导来源:BBT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6-7  【
 

主奎师那取悦奉献者

奎师那──快乐的泉源

节选自第86章

 

帕瑞克西特王非常渴望聆听更多有关主奎师那的事,为此,舒卡戴瓦·哥斯瓦米在讲完阿尔诸纳绑架苏芭朵的事情后,又开始讲述有关主奎师那的另一个故事。

 

维德哈王国的首都米提拉城中,住着一位居士布茹阿玛纳。这位名叫施茹塔戴瓦的布茹阿玛纳,是主奎师那伟大的奉献者。由于他满怀奎师那意识,一直不断地为至尊主服务,他完全心平气和,不受任何物质事物的吸引。他学识渊博,除了希望能始终保持奎师那意识外,没有其它愿望。他虽然是居士,过着家居生活,但从不会为了获取生活所需去受罪,而是满足于不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就能得到的东西。他就这样生活着,每天只赚取当日生活所需的食。那是他这一生注定的生活方式。布茹阿玛纳不想得到超出他实际所需的东西,因此他平静地履行启示经典教导的布茹阿玛纳的职责。

 

幸运的是,米提拉的君主是一个布茹阿玛纳一样好的奉献者。这位著名的君主名叫巴胡拉施瓦,他根本没有为了感官享乐而要扩张领土的野心;他用自己的言行树立了好国王的威望。就这样,那位布茹阿玛纳和巴胡拉施瓦王在米提拉城中一直是主奎师那纯粹的奉献者。

 

主奎师那对巴胡拉施瓦王和布茹阿玛纳施茹塔戴瓦这两位奉献者非常仁慈,因此有一天让祂的战车御者达茹卡驾车拉祂到米提拉城去。与祂同行的有纳茹阿达、瓦玛戴瓦、阿特瑞、维亚萨戴瓦、帕茹阿舒茹阿玛、阿西塔、阿茹尼、舒卡戴瓦、毕尔哈斯帕提、康瓦、麦垂亚、恰瓦纳等很多伟大的圣人。主奎师那和圣人们穿过许多村庄和城镇;他们每到一处,人们都恭恭敬敬地迎接他们,用经典规定的各种物品崇拜祂们。在前来看望至尊主和圣人们的各地居民眼里,那情景就像太阳和它的卫星同时出现在天空一样。一路上,主奎师那和圣人们穿过的王国有:阿纳尔塔、丹瓦、库茹·占嘎拉、康卡、玛茨亚、潘查拉、琨提、玛杜、凯卡亚、寇沙拉和阿尔纳。因此,这些地方的居民,无论男女,都能面对面地看到主奎师那。他们就这样享受到天堂般的快乐,心中充满了对主奎师那的爱。他们看到至尊主的脸庞时,眼睛仿佛在畅饮甘露。那时,他们因无知而对人生所具有的错误概念都一扫而空。至尊主在穿越各个王国时,仅仅通过用目光扫视前来看祂的人们,就把一切好运都赐给他们,使他们摆脱了各种愚昧。在有些地区,半神人也来和人类一起看望至尊主,他们对至尊主的赞颂,清除了四面八方不吉祥的事物。就这样,主奎师那一行人逐渐靠近维德哈王国。

 

维德哈王国的居民一听说至尊主奎师那来了,都感到无边的喜悦,急忙捧着献给祂的礼物来迎接祂。他们一看到主奎师那,心中立即充满了超然的喜悦,仿佛太阳一升起莲花就盛开一般。他们以前只听说过伟大圣人们的名字,但从未见过他们。现在,凭藉主奎师那的仁慈,他们终于有机会见到伟大的圣人们和主奎师那本人了。

 

巴胡拉施瓦王和施茹塔戴瓦很清楚,至尊主纯粹是因为喜爱他们,才降恩来到他们这里,于是立即五体投地地顶拜至尊主的莲花足,向祂致以敬意。君主和布茹阿玛纳双手合十,两人同时邀请主奎师那和全体圣人到他们各自的家中去。为了让他们高兴,主奎师那扩展自己成两个,同时到每个人的家中去。国王和布茹阿玛纳两人都不知道主奎师那在自己家的同时,也去了另一个人的家;他们每个人都以为至尊主只到自己家来了。

 

尽管布茹阿玛纳和国王分别以为至尊主只去了自己的家,但其实至尊主和祂的同伴同时去了两个人的家。这是至尊人格首神的另一种财富。启示经典把这种财富叫做外巴瓦-帕卡沙。当主奎师那娶一万六千多位妻子时,祂把自己扩展出一万六千多个形象,而其中的每一个形象都和祂本人一样有力。同样,当布茹阿玛在温达文偷走奎师那的牛犊和牧牛童朋友时,奎师那曾扩展出许多新牛犊和牧牛童。

 

维德哈的君主巴胡拉施瓦王非常明智,是个完美的绅士。当至尊人格首神与众多伟大的圣人一起到他家去时,他非常惊讶。他很清楚:从事世俗事务受制约的灵魂,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纯洁的;相反至尊人格首神和祂纯粹的奉献者永远超越世俗的污染。因此,当他看到至尊人格首神奎师那和全体伟大的圣人真的来到他家时,他感到惊讶,继而感谢主奎师那对他没有缘故的仁慈。

 

巴胡拉施瓦王怀着极为感激的心情,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招待客人。他吩咐家人准备好椅子和座垫,让主奎师那和全体圣人们舒舒服服地坐下休息。奉爱之情所引起的极度狂喜,使巴胡拉施瓦王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他心中充满了对主奎师那和祂同游的热爱,眼里含着极度喜悦的泪水。他给他神圣的客人们洗莲花足,然后把洗足水洒在自己和家人的头上。接着,他给客人们献上美丽的鲜花花环、檀香浆、香、新衣服、首饰、灯、乳牛和公牛。就这样,他用符合皇室身份的礼仪,崇拜了每一个客人。巴胡拉施瓦王摆下盛宴款待神圣的客人们。等客人们吃饱并舒舒服服坐下后,他来到主奎师那面前,捧起至尊主的莲花足,放到自己腿上给它们按摩。他一边按摩至尊主的莲花足,一边用甜美的声音赞美至尊主说:

 

“我亲爱的主,您是众生的超灵,作为见证者处在每个生物的心中,知晓每个生物的活动。因此,我们义不容辞地该永远铭记您的莲花足,以使我们始终处在安全的位置上,不偏离为您做服务的永恒之路。由于我们一直想着您的莲花足,您仁慈地亲自来到我家,赐予我您那没有缘故的仁慈。亲爱的主,我们听说,您发表各种声明明确表示,与主巴拉茹阿玛或您永恒的仆人幸运女神比,您更珍爱您纯粹的奉献者;与您的第一个儿子布茹阿玛相比,您更珍视您的奉献者。我确信,您仁慈地来到我家,就是为了证明您神性的声明。我不能想象,人们怎么能在了解了您没有缘故的仁慈,知道您深爱一直为您做奉爱服务的奉献者后,还如此邪恶,不信神。他们怎么能忘了您的莲花足?

 

“我亲爱的主,我们知道,您是如此慷慨、仁慈,以致当人抛弃一切只为您做奉爱服务时,您有时会为了回报奉献者为您所做的忠心耿耿的服务,而把您本人给予奉献者。您在雅杜王朝显现,以拯救深陷在物质存在中因从事罪恶活动而走向毁灭的全体受制约的灵魂。您的显现已经闻名全世界了。我亲爱的主,您是无尽仁慈、爱和情感的海洋;您超然的形象充满喜悦、知识和永恒。您的夏玛逊达尔和奎师那的美丽形象,能吸引每一个人的心。您的知识无穷无尽,为了教育全体人民正确地为您做奉爱服务,您派您的化身纳茹阿·纳茹阿亚纳前来,在巴德瑞纳茹阿亚纳从事严格的苦行。因此,请仁慈地接受我谦卑的顶拜。亲爱的主,我请求您和您的同伴──伟大的圣人和布茹阿玛纳在我家住下,至少住几天,用您的莲花足上的尘土圣化我们──著名尼弥王的后代。”主奎师那不能拒绝祂奉献者的请求,因此与圣人们一起在那里住了几天,圣化了米提拉城和其中的居民。

 

与此同时,施茹塔戴瓦也在自己的家里接待了主奎师那和祂的同伴,沉浸在超然的喜乐中。他给客人们铺设好舒服的座位并请他们坐下后,便开始舞动围巾跳起舞来。施茹塔戴瓦很贫穷,只能用垫子、木板、稻草席等给他著名的客人──主奎师那和圣人们铺设座位,但他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欢迎他们。他竭力赞美至尊主和圣人们,并与他的妻子一起替他们每一个人洗莲花足,然后把洗足水洒在自己和家人的头上。这位布茹阿玛纳虽然很贫穷,但那时他是最幸运的。施茹塔戴瓦在迎接主奎师那和祂的同伴时,沉浸在超然的喜悦中,浑然忘我。欢迎主奎师那和祂的同伴后,施茹塔戴瓦尽自己的能力向客人们献上水果、香、香水、香泥、图拉西叶、库沙草和莲花。这些东西并不需要花很多钱就能很容易得到,但由于施茹塔戴瓦是怀着奉爱之心供奉的,主奎师那和祂的同伴都很高兴地接受下来。布茹阿玛纳的妻子煮了米饭和豆汤等很简单的食物,但因为是以奉爱之心供奉的,主奎师那和圣人们都很愉快地吃了。当主奎师那和祂的同伴高兴地吃饭时,布茹阿玛纳施茹塔戴瓦心想:“我坠入了居士生活黑暗的深井里,是最不幸的人。至尊人格首神奎师那与祂的同伴──所到之处都把当地圣化为圣地的伟大圣人,怎么竟能同意到我家来呢?”就在布茹阿玛纳这样想着时,客人们已经吃完他们的午餐舒舒服服地在休息了。于是,布茹阿玛纳施茹塔戴瓦与他的妻子、孩子和来他家的亲戚一起,为这些闻名天下的客人服务。布茹阿玛纳在触碰到主奎师那的莲花足时说道:

 

“亲爱的主,您是至尊人茹首塔玛,超然地处在展示及未展示的物质创造之外。这个物质世界的运转及受制约灵魂的活动,与您毫无关系。我们意识到,您不仅仅是今天接见我,而是从创造的一开始就以帕茹阿玛特玛(超灵)的形式与所有的生物在一起。”

 

布茹阿玛纳的这个说明非常有启发性。事实是:至尊主──人格首神,以祂帕茹阿玛特玛的特征,作为玛哈·维施努、嘎尔博达卡沙依·维施努和祺柔达卡沙依·维施努进入被创造的物质世界,并作为朋友与受制约的灵魂一起住在每一个物质躯体中。因此,每一个生物都是从一开始就与至尊主住在一起,但由于他对生活的错误认识,所以不能明白这一点。然而,当他的意识一旦转变为奎师那意识,他就能立即明白奎师那是怎么在努力帮助受制约的灵魂摆脱物质的束缚了。

 

施茹塔戴瓦继续说:“我亲爱的主,您在像是睡眠的状态中进入这个物质世界。受制约的灵魂睡觉时在心中编造出虚假、短暂的世界,然后自己在其中忙于各种幻想出的活动,有时当国王、有时被谋杀,有时又进入一个未知的城市,而这一切都不过是短暂的梦而已。同样,您也在仿佛是睡眠的状态中进入这个物质世界,创造一个短暂的展示。您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自己的需要,而是为了那些想模仿您当享乐者的受制约的灵魂。受制约的灵魂在物质世界中的享乐是短暂而虚幻的。尽管如此,他自己并没有能力为自己的虚幻享乐创造这种短暂的环境。为了满足他那些短暂的欲望和幻觉,您进入这个短暂的展示来帮助他。为此,从受制约的灵魂进入物质世界的一开始,您就一直陪伴着他。然而,受制约的灵魂一旦与纯粹奉献者接触,走上以聆听您超然的逍遥时光,赞美您超然的活动,在庙中崇拜您永恒的形象,向您祈祷和谈论以理解您超然的地位为开始的奉爱服务之途,他就会逐渐摆脱物质存在的污染。他一旦清除了污染心灵的物质尘埃,就能逐渐在心中看到您。尽管您一直与受制约的灵魂在一起,但只有当他通过做奉爱服务变得纯洁时,您才会向他揭示您自己。其他那些被韦达经推荐的或传统的功利性活动所迷惑,不做奉爱服务的人,只对受生命躯体化概念影响的表面快乐感兴趣。您不向这种人揭示自己,相反离他们远远的。然而,为您做奉爱并靠一直不断地吟诵、吟唱您的圣名净化自己心灵的人,很容易明白您一直是他永恒的朋友。

 

“据说,您坐在奉献者的心中,指导他以最快的方式回归家园,回到您身边。您在奉献者心中直接给予指导这一事实,证明您就在奉献者心中,但只有奉献者才能立即体会您处在他心中。相反,对只在生命的躯体化概念影响下进行感官享乐的人,您始终用尤嘎玛亚的帷幕遮住自己。这种人体会不到您离他很近,就坐在他心中。非奉献者只能在死亡时意识到您的存在。这种区别就像猫用嘴衔自己的孩子和叼一只老鼠的区别。在大猫嘴里,老鼠感到死亡的临近,而小猫仔则感受到深情的母爱。同样,您在每一个生物的心中,但非奉献者在残酷的死亡来临时才感受到您,而对奉献者来说,您是至高无上的导师和哲学家。因此,无神论者在死亡时明白神的存在,但奉献者知道神永远在他们心中,所以听您的指示,超然地活着,不受物质世界的污染。

 

“您是至高无上的控制者、物质自然活动的监督者。无神论者只观察到物质自然的活动,但不能发现您是这一切的背后操纵者。然而,奉献者却能立即在物质自然的每一个活动中看到您的操作。尤嘎玛亚的帷幕遮挡不了您奉献者的眼睛,但能遮住非奉献者的眼睛。非奉献者不能面对面地见到您,正如飞到乌云之上的人能看到光芒万丈的太阳,但被乌云遮住眼睛的人却看不到太阳。亲爱的主,我恭恭敬敬地顶拜您。亲爱的自身放光的主,我是您永恒的仆人。因此,请仁慈地告诉我,我能为您做甚么?在受制约的灵魂能看到您之前,他一直受物质污染引起的三种苦的折磨。然而他一旦靠增强奎师那意识看到您,就会征服物质存在的一切痛苦。”

 

至尊人格首神奎师那自然很偏爱祂的奉献者,在听了施茹塔戴瓦怀着纯粹的奉爱之心进行的祈祷后非常高兴,于是立即握住施茹塔戴瓦的手对他说:“我亲爱的施茹塔戴瓦,所有这些伟大的圣人、布茹阿玛纳都仁慈地亲自来你家看你。你应该把这看作是你最大的福气。他们极为仁慈,在跟我旅行时无论到什么地方,都通过用他们的脚接触当地的土壤,立即把那里的整个环境净化为超然的环境。人们按习俗去神庙和朝拜圣地,通过很多天接触圣地和崇拜神像,逐渐得到净化。但伟大的圣人们影响是如此巨大,以致人们仅仅通过看他们,就立即得到了彻底的净化。

 

“此外,靠圣人们的恩典,也能获得崇拜各种半神人或朝圣所能到的净化力量。圣地之所以成为圣洁的地方,是因为有圣人们在那里。我亲爱的施茹塔戴瓦,当一个人出生为布茹阿玛纳时,他立即成为整个人类中最优秀的人。而且,这样的布茹阿玛纳如果履行布茹阿玛纳的职责,在任何情况下都始终保持满足,坚持苦行、研习韦达经、为我做奉爱服务,或换句话说他成为外士纳瓦,那他就太伟大、太优秀了!我四臂的纳茹阿亚纳形象并不像布茹阿玛纳·外士纳瓦那样令我喜爱。布茹阿玛纳是指精通韦达知识的人。布茹阿玛纳是完美知识的代表,而我是全体神明的完整展示。智力欠佳的人既不能了解我,也不明白布茹阿玛纳·外士纳瓦的影响。他们受物质自然三种属性的影响,竟胆敢批评我和我纯粹的奉献者。布茹阿玛纳·外士纳瓦──奉献者,已经处在布茹阿玛纳的层面上,能在他心中悟到我,因此清楚整个宇宙展示和它不同的特征都是至尊主各种能量的作用。他对整个物质自然和物质能量有一个清晰的概念。这样的奉献者在万事万物的变化中看到的只是我,没有别的。

 

“因此,我亲爱的施茹塔戴瓦,你应该把所有这些伟大圣人和布茹阿玛纳当作我真正的代表。诚心诚意地崇拜他们,将使你更仔细而又坚持不懈地崇拜我。我认为崇拜我的奉献者比直接崇拜我好。如果有人想在不崇拜我的奉献者的情况下直接崇拜我,我就会不接受这种崇拜,不管这种崇拜仪式有多辉煌。”

 

就这样,布茹阿玛纳施茹塔戴瓦和米提拉的君主,在主奎师那的指导下,像崇拜祂本人一样崇拜祂的追随者──伟大的圣人与圣洁的布茹阿玛纳。他们俩最终都达到了至高无上的目的地──转入了灵性世界。奉献者眼里只有主奎师那,而奎师那最爱祂的奉献者。主奎师那在米提拉城中的布茹阿玛纳施茹塔戴瓦家和巴胡拉施瓦王家同时住了一段时间,通过给他们超然的教导赐予他们大量的仁慈。随后,祂返回祂的首都城市杜瓦尔卡。

 

我们从这件事中得到的教育是:由于巴胡拉施瓦王和布茹阿玛纳施茹塔戴瓦都是纯粹的奉献者,因此主奎师那同等看待他们。这是得到至尊人格首神认可的真正资格。由于出生在查锤亚或布茹阿玛纳家,在这个年代里成为人引以为荣的时髦事,我们看到人们除了因出生而宣称自己是布茹阿玛纳、查锤亚或外夏外,并不具备任何资格。但正如经典上说的:“在这个喀历年代中,所有的人都生来是庶铎。”这是因为人们不再遵循名为桑斯卡尔(samskara)的净化程序。这种净化程序从母亲怀孕开始,一直到人死亡时才结束。没人能生来就成为某个阶层,特别是布茹阿玛纳、查锤亚或外夏等高等阶层的成员。没有经过受孕前的净化仪式净化而出生的孩子肯定是庶铎,因为只有庶铎才不经历这种净化程序。不经过使人培养奎师那意识的净化程序净化就过性生活,所受的孕只是庶铎或动物的受孕。奎师那意识是净化最好的程序,它可以使每一个人都提升到外士纳瓦的层面上。外士纳瓦具有布茹阿玛纳的一切好品德,外士纳瓦受训练不再从事过非法性生活、吸食麻醉品、赌博,以及吃鱼、肉、蛋等四种罪恶活动。没有这些基本的资格,人不可能成为布茹阿玛纳,而不成为有资格的布茹阿玛纳,人不可能成为纯粹的奉献者。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