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圣帕布帕德 >> 正文
 圣帕布帕德甘露点滴46-50  
 作者:舒塔克依尔提·达斯    教导来源:麦壳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6-23  【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 46

从墨西哥出发旅行,超灵与空中小姐

1975219日,委内瑞拉航空公司

 

圣帕布帕德影响与他在一起的每一个人。与他一起旅行是启发人心的经历。在拜访不同的庙宇时,看到他如何把每个人的精神提升至超然的领域是令人狂喜的。

然而,跟他一道在飞机上和飞机场提供了一个不同的机会。我能看到他如何改变了对他一无所知的人的生命。那一定是他的光辉使然。它能被甚至像我这样的一只四足动物看到。

一次一个空中小姐经过他说道,这个人看上去非常奇妙。别人会问他们能为他做什么。

发生在委内瑞拉航空公司的一个事件因其独特性而别具一格。圣帕布帕德、帕茹阿玛汉萨·斯瓦米、尼太·达斯和我从墨西哥市旅行去加拉加斯。我没有为那次飞行准备帕萨达姆,但就在我们登机前一位外士纳瓦印度女士递给我一个装满了她为旅行做的爆米花的袋子。

“好的,我们荣耀帕萨达姆吧,”起飞后不久圣帕布帕德说。

“您想要飞机上供应的东西吗?”我问。

“不,不!”他立即说。“我们有我们的帕萨达姆。那就可以了。

我没有去要一个盘子。我只是把托盘桌放下来,打开锡纸包裹,把爆米花放在了我的灵性导师面前。他立即开始吃。尽管炒饭是一小份,他却只吃了大约一半。他甚至都没看我就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吃了。

这是我们一直渴望的甘露。圣帕布帕德总是极大地关照他的随行人员。这是我极其欣赏的许多品质之一。

在这次飞行中,圣帕布帕德像每次一样坐在窗边。我总是坐在中间挨着圣帕布帕德,除非我服从了一位GBC成员的愿望。

帕茹阿玛汉萨坐在过道旁的座位上。我从圣恩那里拿了爆米花后把锡纸从中间分开,把一半留给自己,把剩下的给了帕茹阿玛汉萨·斯瓦米。当我们正高兴地吃着圣帕布帕德的剩饭时,沿着过道走过的一个年轻的空中小姐看到我们,自然地越过帕如阿玛汉萨后把手放进我的玛哈-帕萨达姆。她抓起一把爆米花扔进了她的嘴里。

“噢,这很不错嘛,”她喊道。“它是什么?

“它是爆米花,”我尽力保持平静。“它是用大米做的。

圣帕布帕德带着一个大大的微笑看着她。

“啊,这很不错嘛, 她再次说道。

“很高兴你喜欢它,”我对她的行为仍感到有点震惊。

“你们有别的什么东西吃吗?”她问道。

“嗯,我们是素食者,”我解释道。“除非有一些水果,我们不能吃任何东西。

“我会去头等舱给你们拿一篮水果,”她急忙回答道。

片刻后她带着水果和刀回来了,然后她又问她是否能为我们拿些什么东西来。我转向圣帕布帕德问道,“帕布帕德,您想要些牛奶吗?

“要,热牛奶,” 他说。

“好的,”我告诉她。“他会喝些热奶。我们也会喝一些。”她迅速去了头等舱。然后她带着热奶回来了。

圣帕布帕德多次在讲课中说到居于生物体心中的超灵。然而,在那天以前我从未感受到祂的存在。只有那空中小姐心中的超灵能推动她以这样不专业的方式行事,我因此变得信服了。

有时奉献者们为了尝到圣帕布帕德的剩饭会给我钱。(我从未收取。) 他们乞求得到做个人服务的机会。这里有个机组乘务员凭借着奎师那和祂纯粹奉献者的仁慈勇敢地去到了以前没人去过的地方。

一切荣耀归于您,圣帕布帕德,您把您的仁慈派发给来接触到您的一切生物。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 47

超然的空中之旅上的莲花足

超然的空中之旅

 

纯粹奉献者居于任何地方都是外琨塔,他派发他没有缘故的仁慈给那些受条件限制的灵魂,无论他们喜欢与否。当乘飞机旅行时,圣帕布帕德总是令我保持微笑因为他从不改变他的习惯。在物质主义者在场时这些行为有时是不随习俗的。

圣帕布帕德喜欢在起飞和着陆期间往窗外看。他尤其享受在着陆时往窗外看。如果我们乘坐了长途夜间航班,圣帕布帕德的秘书和我会离开在他身旁的座位,这样他就能躺下休息了。在此特别的情况下,圣帕布帕德的超然身体伸展越过这些座位。他的头平静地枕在窗边的一个枕头上。他显得彻底放松了,现在我仍然不知如何在飞机上做到那样。他的脚在扶手下穿过,在过道里伸出了大约10-12英寸。无论是否穿着桔黄色的袜子,它们看上去都是那么美。在这个特别的晚上他的莲花足被温暖舒适地盖着。在他休息了约一个小时后,乘客们在过道里走来走去并触碰着他的莲花足。有时他们意外地撞到了它们而他会略微挪动一下,但他从不收回他的脚。他把它们留在那里赐福给每个要经过的足够幸运的人。

圣帕布帕德的随行人员从挨着的一排座位上观看着。他们想知道这些人做过什么来被给予这样的机会。也许,无论他们喜欢与否,圣帕布帕德都强行把他没有缘故的仁慈和祝福赐予了他们。

圣帕布帕德,谢谢您迫使我得以瞥见您泰然自若的神性。请您一次又一次地强行赐福给我,如同您在过去怜悯地做过那么多次那样。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 48

当你80岁时变聪明

19738月,巴克提韦丹塔庄园,英格兰

 

在我每天按摩圣帕布帕德一年后,我认为我变得十分有效率了。

“这庄园很美妙,圣帕布帕德说,阳光明媚时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了。

如他每日所做,圣帕布帕德坐在高度打磨过的硬木地板上的一个草垫上。两个瓶子紧挨着他。大瓶里装满了芥末籽油。小瓶里装着檀香木油。灿烂的阳光被一系列的窗户滤过。圣帕布帕德的金色肤色被阳光照得金灿灿的。我坐在圣恩后面用檀香木油擦他的头部以得到清凉效果。按摩了圣帕布帕德的头部约15分钟后,我按摩他的背部。我在他身上用芥末籽油,因此我拾起瓶子来在我的手上倒少量的油。

圣帕布帕德多次告诉我,“你可以能用多大力就用多大力按摩我的背。”他真的是那个意思。那真令人惊讶!我把全部的体重和力气用在了按摩他的背上,持续那样做了半小时或更久。他从未说我太用力了。有时我故意更加用力,心想他喜欢我有多用力一定有个限度。我从未发现一个限度。在这如他所谓的不作抵抗的摔跤期间,圣帕布帕德完美地坐着放松。他从未硬撑着来接受我的力气。他总是享用他的按摩而这一天也不例外。然后我站起来换个位置。

当我向右移动了一步以按摩圣帕布帕德的胸部时,我撞倒了那瓶芥末籽油。圣恩多次警告我要总是把盖子盖在瓶子上。不幸的是,有时我做了而有时没做。在这天我不得不付出代价。

“你这傻瓜,”他立即吼道。“你会在你80岁时变得聪明。去拿个杯子到这里来。

我跑出房间后带回了一个不锈钢小碗。

“好的,”圣帕布帕德说。“把手放到油里然后把油刮进杯子。

我们俩坐在那里直到地板上全部的油都在金属杯里。

“现在用那些油来完成按摩,”他说。

圣帕布帕德从不浪费任何东西。

当我继续按摩圣帕布帕德时,那气氛似乎几乎太宁静了。我感到他因为我的傻对我生气了。我开始想,我能说什么来减轻我的冒犯呢?我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最终我鼓起了勇气。

“非常感谢您,圣帕布帕德,”我说。“我想我要变得聪明会花长得多的时间。

圣帕布帕德放声大笑。

“是的,”他说。“那是在印度当某人做了蠢事时他们会说的一句老话。你会在你80岁时变得聪明。

圣帕布帕德是位纯粹奉献者而奎师那被迫让祂的奉献者说的话算数。我没机会变得具有奎师那意识,但如果我能就活到80岁,我确信我最终会变得聪明。真正的聪明是具有奎师那意识。我祈祷我能活到80岁这样我就能不辜负我钟爱的圣帕布帕德的期望了。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 49

阿尔诸那念圈吗?我们必须树立榜样

19738月,巴克提韦丹塔庄园,英格兰

 

一次在圣帕布帕德的下午按摩期间,瑞巴提南达那·斯瓦米带着一个他认为只有他的灵性导师才能解决的问题进了房间。

“圣帕布帕德,”他说。夏玛逊达尔是GBC而且他在做这一切决定。我想接受他的权威,但我不得不来您这里因为他没有念他的圈。我知道这是事实。他完全没有念圈。庙里的很多奉献者也发现服从他的权威很困难。我想知道我们应当如何处理这事。

圣帕布帕德沉默了片刻然后回答道,夏玛逊达尔,他非常忙。阿尔诸那,当他在库茹之野作战时,他没念他的16圈。当你在作战时,哪里有时间来念你的圈数呢?因此,也许夏玛逊达尔太忙了。无论如何,你们应该像那样看问题。只要他在负责,你们就应当遵从,并且鼓励他念颂,如果他没念颂的话。

还有一次在加尔各答的一次下午按摩期间,一个奉献者进了房间后问他们应该做什么,因为庙宇的管理者嘎尔嘎牟尼·玛哈茹阿佳没有念他的圈。

“他不应该在办公室,”圣帕布帕德回应道。“他也许在很多方面具备物质的资格,但那是不够的。在管理中一个人得有他的超然的一面。一个人得遵循规范原则并且念颂。否则,只有一些管理知识是没用的。”

那时圣帕布帕德没有把嘎尔嘎牟尼·玛哈茹阿佳从办公室开除。他是阿查尔亚并且能根据时间、地点和情况作出调整。这可以通过读他的信件和听他的谈话录音来理解。有时圣帕布帕德在一封信中写的训示只是给收信人的。它不应该是一般的指导方针。我们可以读他的书来学习绝对真理。他常称它们为未来10000年的法典

圣帕布帕德在这个星球上的个人临在是如此有力量,他能支撑像我这样的堕落灵魂并让我们在即使没有严格遵循他的规范时也保持在对奎师那的服务中。从他隐迹时起我认识到如果我想和他联谊并从事奉爱服务我就必须严格遵循他的训示。这一点对多数奉献者也许像常识,但对我却是意想不到的事。圣帕布帕德永恒地活在他的训示中。他的追随者与他生活在一起。圣帕布帕德,请把我置于对您的服务中。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50

明天你必须服务雅沐娜·黛薇

19721015日,茹阿达-达牟达尔庙

温达文,印度

 

在此时我已经为圣帕布帕德烹饪并每天按摩他的超然身体五个星期了。我从不理解为什么我被给予这么大的幸运,但有一天发生的新事情改变了我给圣恩的服务。雅沐娜·黛薇在圣帕布帕德的厨房里准备他的午餐。这一直是我的主要服务之一。毕竟圣恩在达拉斯教了我两天如何使用那炊具!

那天,按摩了圣帕布帕德后,我沐浴然后更衣。既然我不必准备他的午餐,我不知自己要做什么,因此我在庙宇建筑群周围散步。我以前从未去过那里,还为我的服务和身处印度两者感到有点失落。在温达文是非常不同的。我尽力为自己在奎师那的家并与祂的纯粹奉献者在一起而感激我的好运。

最后,我取道去了圣帕布帕德的厨房。进门后,我顶拜了。我从未考虑到我要作出的放肆举动多么具有冒犯性。圣帕布帕德正坐在那里荣耀帕萨达姆。他恰好就在他花了数年设想他用奎师那意识征服世界的计划的地方。他向上优美地瞥视了一眼并问道,“你荣耀帕萨达姆了吗?

“没有,”我回答。“我刚刚洗过澡。

“噢,因此你还没有荣耀帕萨达姆,”圣帕布帕德以一种迷人的方式回答道。

“雅沐娜,给他热一盘帕萨达姆。

“不用了,没关系,”我说。“我会一直等到您吃完。

“不。坐下来荣耀帕萨达姆,”他告诉我。

我高兴地按照他的训示做了,我就是那样一个无赖。那是我生命中最甜美的时刻之一。我在和圣帕布帕德一起荣耀帕萨达姆。就我们俩。在温达文。在茹阿达-达牟达尔庙。纯粹奉献者的仁慈是无限的。我还没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好准备。品尝过雅沐娜·黛薇的烹饪后,我认识到我从未品尝过帕萨达姆。我还认识到我从未烹饪过适合供奉的任何东西。雅沐娜·黛薇是被主赋予了力量的奉献者,被送到这里做丰盛的食物来喂圣帕布帕德。每一样食物尝起来都令人难以相信。她做了完美的查帕提。萨布吉尝起来仿佛它们来自灵性世界。与圣帕布帕德坐在一起我认识到我为他烹饪是怎样的好心办坏事。他有时说我做了不错的美国帕萨达姆。”现在我明白他的意思了。雅沐娜的烹饪是如此超然,好像我以前从来没有吃过。

你喜欢吗?当我们吃完时圣帕布帕德问。

“喜欢,圣帕布帕德,”我热情洋溢地说。“非常喜欢。

他微笑着说,“今天她热了你的午餐。现在,明天你给她做饭。这是韦达习俗。今天她为你做了一些服务,明天你必须服务她。

“噢,是的帕布帕德,我说。

在别的时间圣帕布帕德说,“一个人得总是准备着服务别人,别只是总是接受服务。你称某人为‘帕布’。帕布的意思是主人。你接受你主人的服务,问题是什么?你是仆人并称他们为帕布而接受你主人的那么多服务。因此,我在叫你‘帕布’。那意味着我得给予服务。必须要有这样的心态,我是每个人的仆人因为我在叫每个人‘帕布’。”

我从未给雅沐娜·黛薇烹饪。那不会成为服务。不得不吃我的“美国帕萨达姆”对她会是一种苦行。玛塔吉,请原谅我接受了您的服务。圣帕布帕德,请原谅我没有遵循您的训示。我祈求被赋予能力以一个像雅沐娜·黛薇·达西那样归依灵魂的专长来服务我的灵性导师。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