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圣帕布帕德 >> 正文
 圣帕布帕德甘露点滴51-55  
 作者:舒克依尔提·达斯    教导来源:麦壳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7-6  【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51

驱赶苍蝇;找有头脑的人来

197210月,ISKCON 茹阿达-达牟达尔庙

温达文,印度

 

在卡尔提卡月期间,圣帕布帕德每晚在圣茹帕·哥斯瓦米的巴赞·库提尔附近的庭院里讲奉爱的甘露。在到达前,圣帕布帕德多次说到做这事并且非常兴奋。他说为了他门徒的利益,全部讲课都会用英语而非印度语。他在飞往德里的飞机上告诉我,“你可以读奉爱的甘露的内容然后我会给出要旨。”我很高兴被给予了这样一个机会。

第一个晚上,帕丢姆那做了读奉爱的甘露的内容这个服务。那对我而言没问题。我得给讲课录音并照顾圣帕布帕德的个人需要,比如需要时给他扇凉。庭院里坐满了他的门徒还有许多布茹阿佳居民。他们多数不懂英语,但那没关系。他们乐于得到一位圣人的联谊。

讲课期间外面还是亮的。鹦鹉们忙着回到它们的树枝上过夜。猴子们如往常一样在捣乱。除了那些苍蝇,那氛围非常超然。在圣帕布帕德讲话时它们在他周围嗡嗡叫。这是我给予服务的大好机会。我捡起驱蝇扇,站到了我古茹身边。我像个在神像前做阿尔提的普佳瑞那样旋转着扇子。能在我的神兄弟面前做这样的服务,我感到那么的骄傲。上下挥舞着扇子,我几乎没有注意到那些苍蝇仍旧在烦着圣 帕布帕德。有一刻他举起手臂挥过他的脸来把苍蝇赶走。我是如此地沉浸于了不起的感觉,以致我从未意识到我没有给予任何服务。我从未接近解决问题。

最后,牛粪碰到了扇子。我的灵性导师瞪着我吼道,“找个有头脑的人上这儿来。我一动不动地站了感觉像是一年那么久。一个名为昆佳比哈瑞的年轻布茹阿玛查瑞立即从我汗湿的手上拿了扇子然后站到了圣帕布帕德身旁。他被一些人认为是相当古怪的。在那时我是不会挑他来做这项特别的服务的。

我回到了我的磁带录音机那里。我的心意随着它一起转动着。我最终认识到发尖的万分之一的意思是什么。我观看着昆佳比哈瑞。看起来好像他强烈的扇风能扑灭森林大火。只要他在那里没有苍蝇傻到在周围停留。几秒钟后全部苍蝇都飞走了。圣帕布帕德在这整个考验中始终没有停止对门徒讲话。正当我开始再次喘息时,圣帕布帕德带着微笑看着昆佳比哈瑞,点头认可了他门徒的奉爱服务。

我记得的一切就是讲课结束时我起身然后独自走向圣帕布帕德的住处。在我能进去前,一个布茹阿玛查瑞走到我跟前说,舒塔克依尔提,你如此幸运以至被圣帕布帕德那样严厉地责备。”我挤出一个不自然的微笑并 说,“是的。

这是圣帕布帕德严厉责备我那么多次中的第一次。我很难接受它。他如此善意地砍倒了我的虚荣心。在那些年里他一次又一次地那样祝福了我。他必须那样做,因为我还没学到这简单的真理,即我是“头号笨蛋”。他不停地努力教导我:服务是为了他的快乐而不是我的。

圣帕布帕德,请再给我一次机会为您扇风。不!我还是自高自大。请祝福我有为您的门徒昆佳比哈瑞·达斯扇风的愿望。他用他的服务取悦了您。那是在奎师那意识中取得进步的途径。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52

垂涎圣帕布帕德的布茹阿玛那圣线

玛亚普尔禅卓达亚庙,玛亚普尔,印度

 

在玛亚普尔的一次清晨散步时一个奉献者问圣帕布帕德,“灵性导师知晓每件事情吗?

“灵性导师知晓奎师那想要他知晓的每件事情,”圣帕布帕德说。“只有奎师那能知晓每件事情。

似乎圣帕布帕德知晓关于我的每件事情。偶尔,我尝试与圣帕布帕德较量智力,结果只是迅速而彻底地被暴露和击败。下面的故事就是一个例子。

19718月,我在洛杉矶庙被圣帕布帕德给予了布茹阿玛纳启迪。我和其他一些奉献者与克依尔坦南达·玛哈茹阿佳在一辆封闭的货车里驱车四天从新温达文到了洛杉矶。那旅程像在地狱一般,但每分钟都是值得的。

接受布茹阿玛纳启迪的过程充满喜乐。我进了圣帕布帕德的住处后致以顶拜。然后他手持一根新的布茹阿玛纳圣线并在我耳边耳语了嘎亚垂曼陀。那发生得非常迅速。当我离开时我得到了一张纸,上面写着曼陀。逗留了几天后我们经历了长长的旅程驶回了新温达文。然而,返程好像没那么糟糕。

然后,一天凌晨约3点钟,我在新温达文的一个泥潭里沐浴。那地方完全是一片漆黑。我赶着沐浴因为我得准备神像的曼嘎拉供奉盘。当我把一桶水倒在我的头上时,一定是把我的圣线从身上冲走了。 当我几小时后发现它不见了时,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正是圣帕布帕德给我的圣线永远失去了。它是个非常坏的征兆,我害怕我的连接也失去了。

 

197210月,茹阿达-达牟达尔庙,温达文,印度

 

一年后我成了圣帕布帕德的贴身仆人。在他的上午按摩后,我总是在圣帕布帕德沐浴时把干净衣服放在他的床上。然后我进去他的起居室,打开他的镜子并把他的提拉克球放在它旁边。然后我把他那小小的装满水的小水壶(lota,球形黄铜小水壶)放在这些物品旁边。穿上衣服后,他坐在桌边涂提拉克和念嘎亚垂曼陀。

每个月在他的桌上放一条新布茹阿玛纳圣线也是我的服务。我在满月的那一天或者爱卡达西日做这项服务。圣帕布帕德在手持旧的那条时在新的圣线上念曼陀。我的布茹阿玛纳圣线的丢失在我的心上铭刻了一道错误的伤痕。我急于纠正它。这是我为圣帕布帕德做贴身服务的第一个月。因此,我为得到圣恩的圣线帕萨达姆并恢复我的超然布茹阿玛纳连接而兴奋不已。

念了嘎亚垂曼陀后,他走过阳台去了厨房。雅沐娜·黛薇正在那里烹饪。我走进他的起居室,拾起他扔掉的圣线,结果只是发现他把每条线都拉断了。我不能相信。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再也没有那样做。)我手持圣线走出了他的房间,坐在了阳台上。我在六条线上各打了一个结,决心再次建立我的连接。他把它们弄断对我来说也没关系。它还是他的圣线。当我满意地坐在阳台上时,圣帕布帕德在吃完午餐后走过我旁边。我顶拜了他。他对我笑了。

“那布茹阿玛纳圣线,你把它扔掉了吗?”他问。

“还没呢,圣帕布帕德,”我说。

“你应当把它埋在庙宇庭院里的图拉西植物下面,”他指示道。

“把它放在根下的泥土里。

我能说的一切是,“好吧。

我没法相信。在别的时候我同样感受到了圣帕布帕德的神秘力量。如果我想要某样东西,他总是让我请求得到它。他好像很享受暴露我的愿望。我也很享受他这样做。我本来可以告诉他关于我丢失圣线的事,但我太耻于开口了。我不喜欢向圣帕布帕德要任何东西。既然很多其他人在常规的基础上向他询问,我尽量不问他问题。我尽力去想圣帕布帕德想要什么,不是我想要什么。然而,有时我会变得被自己的愿望所支配。

圣帕布帕德,请原谅我没有遵循您的训示。我从未如您所吩咐那样埋掉圣线。圣帕布帕德,谢谢您容忍了我。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53

在孟买坐上了错误的大使牌汽车

197212月,ISKCON孟买

 

在圣帕布帕德在珠湖有住处前,他住在一位名为卡尔提凯亚·玛哈戴维亚的终生会员家。那里的设施很不错,圣帕布帕德似乎很舒服。每天上午圣帕布帕德、夏玛逊达尔·达斯和我会用卡尔提凯亚的汽车——一辆大使牌汽车——开到一片用于散步的滨水区域。那里的人行道宽阔而不拥挤。

一天当我们在散步时经过了一个躺在人行道边缘的男人。不幸的是,这是在孟买街上常见的景象。在回来的路上我们第二次经过了他。

“看到躺在那里的人了吗?”圣帕布帕德问。他死了。”圣帕布帕德继续走着,没有进一步的评论。

在一次清晨散步后,我们回到汽车那里而夏玛逊达尔没能用车钥匙点火启动汽车。他试了几分钟。

“圣帕布帕德,出了点问题,”他说。这车开不了了。我会去叫一辆计程车。

他把圣帕布帕德和我留在汽车后排座位上坐着。几分钟后两个穿着得体的印度男士打开车门坐上了前排座位。我变得害怕起来。圣帕布帕德微笑着,他对他们用印度语讲话时他显得非常平静。突然,他们把他们的车钥匙插进了点火装置,汽车立即启动了。他们驶离了那里。

最后我认识到我们坐在了错误的车上。这不是那么难想像。二十五年后对我而言那些大使汽车看起来还是很相像。那些绅士们坚持要把圣帕布帕德带回他的公寓。圣帕布帕德在整个旅程中都在对他们说话。

“我们很抱歉,”圣帕布帕德告诉他们。

“没问题,”他们说。“我们会把您带回到您住的地方。

他们开车把我们送进了城里。当我们到达时圣帕布帕德说,“你们可以上来并荣耀帕萨达姆。

“不,我们得去工作,”他们答复道。“我们有商务会议。非常感谢您,斯瓦米吉。

这是印度和美国的差别,下车后圣帕布帕德告诉我。“在美国他们会说,‘嘿,你在做什么。从我的车里出来。’可能打你。在印度,还有一些文化。在印度他们看见一位圣人后他们有些许尊敬。但在你们的国家他们把你踢出去。他们说,‘从我的车里出来。’”

注意到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圣帕布帕德还是努力让他们荣耀帕萨达姆是有趣的一件事。这是我在不计其数的情况下看到的事情。圣帕布帕德想看到他接触到的每个人都接受到帕萨达姆。

一切荣耀归于圣帕布帕德!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54

帕布帕德观察我们吃东西

1973年夏,ISKCON巴克提韦丹塔庄园,英格兰

 

当拜访世界各地的印度人时印度文化是显而易见的。在旅行中,圣帕布帕德和他的门徒常常被邀请到一个终生会员的家里吃大餐。由于他的门徒会得到圣帕布帕德的联谊还有丰盛的帕萨达姆,他们总是渴望参加这样的聚会。我不记得圣帕布帕德曾拒绝过任何一个邀请。有时他在派发帕萨达姆前发表一个短短的演讲。有一个这样的聚会发生在圣帕布帕德待在庄园时。几十个奉献者去了一位印度绅士的家里。帕萨达姆非常丰盛。

圣帕布帕德以不同的方式描述了帕萨达姆。

“奉献者应该得到高品质的帕萨达姆,”他说。“简单,但高品质。高品质意味着非常可口。如果帕萨达姆可口,即使你不饿你都能继续吃。如果它不可口那么你会立即失去胃口。对奉献者来说帕萨达姆必须非常棒,那么其它事情都好办。丰盛的帕萨达姆意味着酥油和糖。

大餐中有哈乐瓦、甜奶饭、炸薄饼和很多别的食物。我观看了圣帕布帕德吃东西。那总是很特殊的。通常他在他的房间里独自荣耀帕萨达姆。我努力描述当他吃帕萨达姆时他移动他的手指、手和嘴的天堂般的方式对他是不公正的。但即便我都能看出他在荣耀奎师那帕萨达姆。我们都吃得心满意足。

当我们回到庄园时,圣帕布帕德摇响了他的铃。我小跑向他的房间后顶拜了他。

“每个人都享用了帕萨达姆?”他微笑着问道。“每个人都享用了大餐吗?

“嗯,实际上,圣帕布帕德,一些奉献者,他们感觉不是很好,我说。“他们在说每样东西都是在植物油而不是酥油中炸的。

“嗯,你们期望什么?他答复道。“我在观看他们,我都看到了。帕丢姆那,他吃了那么多炸薄饼而另一个奉献者他吃了那么多蔬菜。

我很惊讶。我注意了圣帕布帕德吃东西,但我不知道他观察到那么多事情。他同时做了那么多事却显得什么事都没做。 然而,我有我自己观察到的可提供。

“是的,圣帕布帕德,”我赞同道,“但是,我也不是感觉很好而且我没有吃得很多。

“是的。我知道这一点,他说。“你没吃那么多,但我确实记得你吃了四张炸薄饼。

是的,帕布帕德,我猜我吃了,我不敢相信地回答道。

我顶拜了他后离开了房间,一边还在努力弄明白他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我吃了什么他比我知道得更多。他怎么那么清楚在一个简单的集会上他周围进行的每件事,那对我来说是非同寻常的。

圣帕布帕德,谢谢您给这个无用之人这样近距离的注意。我祈祷我永不忘记在不计其数的情况下您耐心地教导我所度过的一切时光。您完成了这样不朽的服务,但我更被您为我做过的和继续每天为我所做的一切奇妙的小事而刻下印象。请让我一世复一世地铭记您的善意。与您的分离是那么既苦又甜。那是一种我没法尝够的味道。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55

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做圣帕布帕德的午餐

1973年夏,ISKCON巴克提韦丹塔庄园,英格兰

 

与主的一位纯粹奉献者相处两年是学习怎样在奎师那意识/知觉中行动的最奇妙的机会。对于一个像我这样的人来说它也是一个对一个伟大的灵魂作出无数冒犯的机会。在我的心里铭刻着许多带来喜乐的活动,但许多其它的给我悲伤。

在庄园的一个印度奉献者有一个大约12岁的儿子。这个男孩想为圣帕布帕德做午餐。 圣恩同意了这个提议。我,有着十二岁的心态而没有服务的态度,心想这是我在那天上午放松一下的机会。我没有督导那男孩儿的任何活动也不知道他是否具备为圣帕布帕德做饭的资格。我给圣帕布帕德按摩了后返回了我的房间。

后来那个年轻人给圣帕布帕德拿来了他的午餐。豆汤烧焦了。烤薄饼是硬的因为它们没鼓起来。米饭没熟。圣帕布帕德品尝了每样东西。当那男孩返回厨房去做另一张烤薄饼时,我进了圣帕布帕德的房间。

这帕萨达姆,”他说,“难道你没帮助做吗?

“没有,帕布帕德,”我回答道。“我想他要去做。

“是的,但你应该和他在一起,以确保一切都没问题,”他说。“这非常糟糕。我怎么能吃这些呢?”

就在那时那男孩带着另一张烤薄饼回到了房间里。

一切都非常棒,”圣帕布帕德告诉他。“你做得非常好。”那男孩非常高兴。他尽他最大的能力从事了奉献服务而且取悦了他的灵性导师。我,不必说,因为我的懒散作出了极大的冒犯。圣帕布帕德甚至没吼一声。当他吼时对我而言是很艰难的。当他对我生气后又沉默不语更令我痛苦。

这次事件例证了圣帕布帕德的伟大的另一部分。他本来可以有任何数目的在灵性和物质层面都具备资格的助手和他在一起,好让他的生活更舒适,但他接受了我的服务。他从未在任何时候叫我离开他。他优雅地接受了我的无能。尽管我有很多缺点,他总是让我感到被欣赏。我见过圣帕布帕德原谅了他的门徒那么多冒犯。这当然不是我对我的灵性导师做过的最糟糕的事,但它与直接服务他有关而那引起了我的懊悔。

圣帕布帕德,别把我踢开。在这个物质世界除了在您美丽的金色莲花足下没有安全的地方。请赐予我生生世世服务您和您的运动的愿望。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