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圣帕布帕德 >> 正文
 圣帕布帕德甘露点滴56-60  
 作者:舒克依尔提    教导来源:麦壳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7-20  【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56

回忆他的童年鞋子

197310月,ISKCON孟买,珠湖岸边

 

我同圣帕布帕德的联谊可以分成三个类型。

第一个类型是奇妙的。这些是我得以目睹圣帕布帕德的仁慈和善意的时光。第二个类型是更加奇妙的。这些是我得以在每天的基础上为他按摩和烹饪的时光。对我来说为他按摩特别甜美。但是,还有更好的,是只能被描述为最奇妙的非常特殊的时刻。

一天晚上圣帕布帕德在大约10点钟为他的晚间按摩作好了准备。在他的珠湖公寓他有一个分开的卧室。珠湖因为那里的蚊子尤其棒。是的,因为那些蚊子,我不得不到蚊帐里和圣帕布帕德在一起。这情形非常亲密。圣帕布帕德躺下了而我坐在床上他的脚旁。我感觉像我和我的灵性导师野营在外,就像在森林里的两个年轻人。在这个特别的夜晚,圣帕布帕德在我的想像中协助了我。

当我在温柔地擦着他的身体时他说,“小时候我最喜欢的东西之一是我的鞋子。一次, 我父亲给我买了一双鞋。它们是从英国进口的。它们有柔软的鞋帮和坚硬的鞋底。在那时也许它们要花六卢比。那是一笔财富。在印度,70年前,六卢比是很多钱。我非常喜欢我的鞋。我记得我常常穿着它们去学校。

在那一刻他沉默不语了几分钟。我被卷入了圣帕布帕德的极乐中。我努力想像他穿着他的鞋子四处走动。我仍然在按摩着他的超然形体时我笑了并说,帕布帕德,当您走去学校时,您在走路时看您的鞋子吗?

“是的,”他说并大笑。“我会向下看我的鞋子。我那么喜欢它们,这双鞋子。

那个晚上他说到一些别的童年往事。那对我而言是个“最奇妙的”夜晚。我可以永远待在那里为他按摩并听故事。那就像初次聆听《奎师那——快乐的泉源》书中的故事。他的记忆是如此难以置信。

当他讲述他的童年时仿佛身临其境似的。我没法想象我有何资格能与他分享这些时刻。现在,我能明白他不只是为了我的快乐而描述这些逍遥活动。他在讲给我听,这样我就能把它们描述给他所有的追随者了。我希望我能在讲述它们时能分享出至少点滴他在告诉我这样崇高的逍遥活动时我感受到的甘露。

圣帕布帕德,谢谢您与我分享您的回忆。我没有资格从任何来源那里聆听它们而不知怎的得以从神圣的您本人那里听到了它们。我没有资格描述它们,但我必须这样做,因为您把它们告诉了我,而把您的荣耀传遍三个世界是我乐于履行的职责。我永远不会明白这一点。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57

蚊子;不要闲聊

19733月,ISKCON 玛亚普

 

在我初次与圣帕布帕德旅行去玛亚普期间,招待所尚未建成,因此我们的住处非常艰苦。我们住在为他的停留而准备的茅屋里。圣帕布帕德住在一个房间里而我们剩下的人住在一块隔板的另一边。我在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么多蚊子。情况如此糟糕以致在我把蚊帐放在圣帕布帕德的床上时里面已经有蚊子了。

一天晚上,我们都爬进蚊帐后,我开始按摩他的腿。

“有这么多蚊子,”我说。“我应该杀死它们吗,圣帕布帕德?”“应该!他们在攻击,”他说。“根据经典,如果一个人受到攻击,你有权保卫你自己。而他们在攻击。”

于是,当我按摩他时,我观看着。任何时候我看到一只蚊子在空中便举手拍掌。有时当一只蚊子落在圣帕布帕德的头上或背上时我轻柔地拍打他的身体。这是我曾经做过的最不寻常的服务。我十分享受它。我从未认为自己称得上一个战士,但这敌人不是我的对手。我最终被给予了一个我擅长的服务,杀昆虫。圣帕布帕德非常仁慈。

他也有对这些烦人的昆虫的最佳描述。一天早晨他很早就摇响了他的铃。我仍然半睡半醒地慢慢地走进了他的房间。他带着一丝气愤看着我说道,“昨晚有只蚊子叮我的额头。他制造了那么多干扰。他让我难以做我的翻译工作。

这令人难以置信。无论发生着什么事,圣帕布帕德总是把它和他对奎师那的服务联系起来。它从来与躯体的不便无关。 如果某事妨碍了他的服务时他才抱怨它。当然我曾见过的一切都是圣帕布帕德在服务他的古茹·玛哈茹阿佳和圣帕布帕德在极乐的状态中。这二者同时进行着。

玛亚普的夜晚寒气逼人,但圣帕布帕德从未抱怨。然而,他抱怨门徒间不必要的谈话。既然我们都待在同一个房间里,圣帕布帕德听到了我们的谈话。

“叫他们安静,”他告诉我。“这一切谈话都不好。他们只是在闲聊。叫他们停止。

这对我来说不容易做,因为那些奉献者通常是年长的神兄弟。我告诉他们帕布帕德叫他们安静。几个月后我们住在招待所里时同样的事情发生了。1973年的玛亚普是这样安静的一个地方,以致任何谈话都能被圣帕布帕德听到。无论何时他在任何一个ISKCON庙,许多门徒都会聚在一起。那是个奉献者们交换关于这个和那个人的故事的完美情景。

“为什么每件事都得堕入这种闲谈,没用的讨论,圣帕布帕德说。这是浪费时间,摧毁奎师那意识/知觉。”

我总是在把这些转告给我的神兄弟前把他的措辞变得委婉。我没有勇气像他告诉我一样去告诉他们。当他们在他的房间里时我从未听到他对任何人提及此事,但他确实让我知道了此事。

这是圣帕布帕德的品质之一。他非常小心避免通过批评让任何人泄气。如果他们能应对那么他会责备他们。否则,他便是曾有过的最伟大的超然的外交家。他唯一的目的就是把对奎师那的爱传染给尽可能多的人,而且如果您有机会得到他亲身的联谊,那么您变得深深地依附他就有很大的可能性,无论您多努力地抗拒。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58

蚂蚁与甜品;炸椰子馅饼与疼痛

125-31日,ISKCON 加尔各答

 

加尔各答毫无疑问是圣帕布帕德的家乡。庙宇位于二楼,有个足够大的庙堂和放松的气氛。圣帕布帕德的房间在建筑的末端。设施中最棒的部分是与那建筑等宽的大理石阳台。它俯瞰着横过街道的一个池塘。

在加尔各答时,我们无法停止涌入圣帕布帕德的房间里的客流。那与别的庙不同。别的庙对此有多得多的控制。当圣帕布帕德下午休息时我会躺在他的房间门前。这样就没人能进去了。得到机会做他的看门狗是我最喜爱的服务之一。圣帕布帕德知道客人们是老乡因此对他们特别和蔼。他的房间里总是有几盒在当地的甜品店买的牛奶甜品。很多品种的sandesh是世界上味道最好的。圣帕布帕德总是强调说,所有的客人都应当被给予帕萨达姆”。一天我注意到一盒甜品上爬满了蚂蚁。我想如果我把它们给圣帕布帕德看他会叫我扔掉它们。然后我就能掸掉那些蚂蚁并把它们据为己有了。我满心渴望地走进他的房间并顶拜了他。我告诉他那两难处境。他对我微笑了,无疑他读懂了我的心思。

没关系,”他告诉我说。“它们没有吃掉很多。去拿一个塔里(大浅盘子)来在里面装上水。然后你可以在盘子里放一个底朝天的罐子再把甜品放在罐子上面。那会形成一个护城河。这样蚂蚁就到不了甜品那里了。”

圣帕布帕德的超然品格之一是他从不浪费任何东西。这项品格在许多逍遥时光中都明显地展示出来了。

一天下午当我躺在他的房间外面时我听到他在呻吟。我不知该做些什么。我往里面看了几次并看到他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没有叫我,但我不能再忍受了。最后我冲进了他的房间。

圣帕布帕德,您怎么了?”我问道。

“我的胃,非常疼,”他说。一定是因为我吃的某样东西。它非常,非常疼痛。”

他没有要求任何协助。我留在房间里并轻柔地按摩他的胃部。

后来他说,“一定是因为我妹妹给我做了当午餐的炸椰子馅饼。它没炸熟。那椰子非常难消化。它在给我带来非常大的痛苦。

整个晚上不同的奉献者轮流擦他的身体。疼痛持续了一整夜。他每次呼吸都会发出叹气声。早上韦达医生来了。他确认了圣帕布帕德所说的。我在凌晨4点钟进了圣帕布帕德的房间。

“这炸椰子馅饼制造了大乱,”他告诉我。“整夜我都没法休息。它在我的生活中制造了大乱。

圣帕布帕德,请您原谅我。您因为自愿接受我的罪恶活动带来的报应而不得不忍受痛苦。我看到您很安静而且从未抱怨。我为您为我所做的而永远亏欠您。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59

帕布帕德,木偶控制者与伦敦檀车节

197377-8日,檀车节,ISKCON伦敦

 

在圣帕布帕德的加尔各答之行结束时,他又在决定接下来去哪里旅行了。那总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经历。在这种时刻那些高级奉献者们建议圣帕布帕德去夏威夷或洛杉矶休养。然而,伦敦的奉献者邀请圣帕布帕德去参加檀车节。

圣帕布帕德是以这样的方式让他的门徒置身于发展他们对他的爱和依附的专家。无论圣帕布帕德待在哪里,决定去哪里旅行的过程都会一再发生。他允许他的门徒建议一些地方和他为什么应该去那里的原因。夏威夷因其好天气和好水果常常被提到。他听取他门徒的想法然后做他想做的任何事。一次我得以见识那过程。它极为好玩。

有时他不离开起居室就旅行到世界各地的城市。他的秘书要知道的最重要的事就是直到他说,“发个电报”或“叫他们把机票送给我们”为止,它只是圣帕布帕德的建议。它让他的世界各地的门徒一直忙于把庙漆成蓝色和白色因为这些被认为是圣帕布帕德最喜欢的颜色。我不确定,但有时我想圣帕布帕德认为印度以外的所有庙宇都有MAB油漆店的芳香。

“舒塔克依尔提,你的想法是什么?”他问我。“我应该去伦敦参加檀车节还是去夏威夷休养?

我和圣帕布帕德在一起几乎一年了。我知道他会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我很激动,他连我的想法都问。仅此认可都足以持续我的整个一生了。

圣帕布帕德,”我迅速回应道。如果您去伦敦的檀车节那么这么多人会凭借您的联谊而受益。

“是的,我想你的意见是确切的,”他微笑着说。

圣帕布帕德听了每个人的意见后说道,谢谢你们的意见。我打算去伦敦参加檀车节。

那是个令人惊讶的节日。我的观察有限,因为我待在圣帕布帕德身边,但那节日充满了惊险。圣帕布帕德非常热情。他的维亚萨座位在檀车上准备好了,但他决定与奉献者一起行走。圣帕布帕德走在檀车前面并合着克依尔坦的节奏击掌。他举起双手鼓励着每个人起舞。他看起来像至尊的木偶操控者。当他举起手时,每个人都在狂喜中向空中跃起。它无须任何净化。如果你在他附近,你就在极乐中。除了那些警察。他们在找负责人。他们想让每个人平静下来。他们足够敏锐地认识到如果他们能控制圣帕布帕德,他们就能控制“不守秩序”的人群。

他们不知怎的认为我是圣恩的一名“伙伴

“你得叫你们的领导坐下来,”一个警察说。“他在导致太多的扰乱。每个人都在变得疯狂而我们没法控制这人群。

“好吧,”我告诉他,然后什么都没做。

显然圣帕布帕德是负责节日的。他显然在狂喜中。警察们再次接近了我。

“你必须告诉他。他得坐下来,”他们强硬地说。

我再次同意了。我怀着害怕受到惩罚的恐惧轻轻拍了圣帕布帕德的肩膀并说,“帕布帕德,那些警察,他们想要您坐下来。他们说您在游行中给这里制造混乱。

圣帕布帕德审视了我片刻。他迅速转过脸。他的手臂仍然举在空中。他继续威严地走着,步伐里带着跳跃。他允许在场的每个人都进入他的极乐世界里。他从未停下。他在整个游行过程中都在走着。警察们放弃了进攻。他们不是纯粹奉献者和宇宙之主的对手。

圣帕布帕德,当我告诉您那么多人会因您的联谊而受益时,我并不知道您的计划。您像仁慈之洋般向参加的所有人派发您的仁慈之浪。请您原谅我在那天拍了您的肩膀。我因为愚笨而试图把您的注意力从您的使命上转移。感谢您忽略了我不计其数的缺点。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60

玛亚普的热炸薄饼;不要加热神像的玛哈

1973316-18日,ISKCON玛亚普

 

当圣帕布帕德待在玛亚普那块地前部的小建筑里时,有时他走出来观察他的门徒们在他的住处后面荣耀帕萨达姆。在现有的条件下,圣帕布帕德认为他的门徒像是在他的使命中经历着极大的苦行来帮助他的先锋。在印度的多数地方条件充其量还算可以。圣帕布帕德急于把接待设施建成,这样他的门徒就会有足够的生活安排了。

奉献者们没有固定的烹饪设备。因此他们用一个小煤油炉烹饪炸薄饼。他们在外面靠近他们荣耀帕萨达姆的地方烹饪。奉献者们一边烹饪一边吃,所以热热的炸薄饼被持续不断地拿给他们。在那年的那个时候枣椰树的汁液被取出然后煮成一种可口得令人难以相信的GAUR

一天圣帕布帕德离开房间去使用简陋的洗手间。他走了出来。当然每个人都顶拜了他。

继续。荣耀帕萨达姆,”他告诉他们说。

圣帕布帕德和他的门徒之间的交流是如此甜美。他总是享受看到他的门徒吃帕萨达姆。他看到了热炸薄饼和枣椰GAUR的组合并说,“噢,非常好的组合。

后来他在他的房间里对我说,“这不是个很好的习惯那些奉献者吃着现炸的薄 饼,热得像那样。这不是我们的方法。你们只是荣耀帕萨达姆。我们有那么高贵、高傲吗?这些奉献者非要得到热炸薄饼,一张接一张。这是不好的。这必须被禁止。”

那天我把这消息转达给了一位庙宇管理者。因此圣帕布帕德的愿望就能被实行了。

 

19739月,ISKCON孟买,珠湖岸边

 

上午我们到达后圣帕布帕德告知我他想要神像的玛哈-帕萨达姆当午餐。既然还没有能准备他的午餐的人到来,我很高兴得到这个指示。当庙里的玛哈到达时,我开始给它加热。我还在厨房里时,一个奉献者进来告诉我圣帕布帕德现在就想要他的帕萨达姆。

“我正在给它加热,”我告诉他。“我会马上把它端进去。

眨眼的功夫他们就回来说,“圣帕布帕德生气了,他现在就想要。”我哆嗦着去到他的房间里并顶拜了他。在我抬起头前他一直在吼。

“你为什么在加热帕萨达姆?”他问道。“玛哈-帕萨达姆不该被加热。我现在就想要。我不想它被加热。我只想要那帕萨达姆。你现在就把它拿来。

与圣帕布帕德在一起从来都不无聊。很多奉献者评论说做圣帕布帕德的贴身仆人一定非常不容易。事实的确如此。但是让我做他的贴身仆人对圣帕布帕德来说更不容易。我仍然不知道因为我的坏习惯他容忍了我多少胡作非为。他有那么大的 耐心。有那么多东西要从他那里学习。他常说,“奎师那意识是常识。

圣帕布帕德,请赐予我常识。这样我就能开始根据您的愿望来服务您了。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