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圣帕布帕德 >> 正文
 圣帕布帕德甘露点滴71-75  
 作者:舒塔克依尔提·达斯    教导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8-29  【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 71

也许我也得了黄疸病

197212月,阿枚达巴德,印度

 

一次在圣帕布帕德的讲课期间我感到很虚弱并且在发烧。我的头低下去了并打着盹。圣帕布帕德停下了讲课。

醒醒!他告诉我。如果你需要睡觉,就去睡觉。

在剩余的讲课期间我努力保持脊背挺直抬起。我不记得曾经感到那么不舒服。后来我对圣帕布帕德说,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从未生过病。我已经多年没生病了。

圣帕布帕德看上去很吃惊。

真的吗,那可是非常奇妙,他说。生病和遇到困难是生活的自然状况。你非常幸运。

两周后,在孟买的一次清晨散步时,阳光明媚。

夏玛孙达尔·达斯朝我的眼睛看进去然后大笑起来。

小伙子,你的眼睛是黄色的吗,他说。你有黄疸病。

我在过去的几周里一直感觉到的虚弱最终能被理解了。现在我被诊断出了病因。我感觉更糟了。后来我缓慢而吃力地进了圣帕布帕德的房间然后顶拜了他。

圣帕布帕德,我有黄疸病,我惊恐地说。

他惊奇地看着我然后说,噢,症状是什么?

我的尿呈深色,我解释道。我没有胃口而且感觉很虚弱。

嗯,他微笑着说。也许我也有黄疸病。

塔玛拉·奎师那·玛哈茹阿佳和别的奉献者建议也许我不应该为您烹饪了,因为黄疸病具有非常高的传染性,我说。连碰您的盘子和准备食物都会有危险。

不。没关系,圣帕布帕德说。你继续烹饪。没什么要担心的。

由于圣帕布帕德的赐福我在整个生病期间继续履行我的职责,继续清晨散步,给他按摩和烹饪。

 

197311月,ISKCON德里

 

在我的黄疸病痊愈了一年后,圣帕布帕德的秘书,布如阿玛南达·玛哈茹阿佳受到了折磨。因为这件事值得报道,所以我决定把它告诉圣帕布帕德。

圣帕布帕德,我说。布如阿玛南达有黄疸病。

圣帕布帕德看起来很吃惊。

噢,症状是什么?他问。

我忘了我们在前一年有过这同样的对话。我重复了一系列症状。你猜到了。圣帕布帕德说,嗯,也许我也有黄疸病。

最后,在圣帕布帕德再次作出这个陈述后,我明白了。它只花了我一年时间。圣帕布帕德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他记得发生在他的门徒身上的每件事并在完美的时刻提到它。我的脑袋是那么迟钝以至那个玩笑远远高于我的头脑。他周围的尤嘎玛亚力量非常强大。我不知道我是和谁在一起。这是幸运的。否则,由于敬畏和害怕我是不可能从事我的服务的。我推测圣帕布帕德在说他有我所描述的疾病的一切症状,但超然的他不顾那么多的艰难困苦而从事着他的奉爱生活。

圣帕布帕德没有黄疸病,但他确实经历了那些症状。他向我们展示当我们变老时,如我正在开始感受到的,身体到处疼痛,而人的精力水平降低了。圣帕布帕德解释说我们感到虚弱,生病或者体验到痛苦不是很令人惊讶的。然而,如果我们感觉不到这些事情那才是令人惊讶的。他示范了一个人应当如何不被躯体的限制所影响。

圣帕布帕德,当您因为不具备对黄热病的免疫力而被隔离时您说,他们怎么想的?我可能得黄热病吗?任何百分之百忙于对奎师那的服务的人都没有被物质污染的问题。他不可能被任何疾病感染。

圣帕布帕德,我祈求被对您的爱所感染,这样我就能百分之百地忙于对您的奉献服务了。请让我瞥见您的超然的地位。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 72

印度古典音乐;最美的动物

1973325日,印度航空公司

 

圣帕布帕德的行为永远新鲜。在做了他的贴身仆人八个月后,我想我很好地理解了如何行为和说什么以回应他的问题才不至于让我陷入麻烦。我认为我们的关系是严格的灵性导师和仆人的关系。但过去当圣帕布帕德问问题时他想要我畅所欲言的事实变得显而易见。他非常和蔼。我从未感到他让我受审

一天当圣帕布帕德和我进入印度航空公司的一架飞机时,飞机上的广播系统播放着印度古典音乐。我们走向我们的座位。如往常一样,圣帕布帕德坐了靠窗的座位而我在他身边坐下了。那音乐继续着。

你喜欢这音乐吗?他微笑着问。

我毫无目的匆匆地盯了他一眼,心想,我怎么能告诉他我喜欢这音乐。当然它听起来很优美,但里面没有主的圣名的唱诵在进行。它只是乐器演奏。那不可能是奎师那意识的。我害怕地推测着然后什么都没说。我错过了我与我钟爱的灵性导师亲密交流的机会。

这音乐非常优美,圣帕布帕德仁慈地说。

是的,圣帕布帕德,我宽慰地回答说。它很优美。

我感觉像是一个没法诚实的骗子。我那么关注我的回答带来的后果。我忘了圣帕布帕德是个有着好恶的人。他听见了那音乐并且记得奎师那。我听到那音乐然后推测它是玛亚并且想知道如何以一种具有奎师那意识的方式来回答。

 

19734月,ISKCON洛杉矶

 

我在与圣帕布帕德一起住在新杜瓦尔卡时交了一些奉献者朋友。一天早晨我决定去芒嘎拉阿尔提见他们。当我正在那里时帕丢姆那来到庙堂里然后说,圣帕布帕德一直在摇他的铃。他现在想见你。

我立即离开庙堂然后全速进了他的房间。我顶拜了他然后当我抬起头时我说,圣帕布帕德,您需要我吗?

你没有参加芒嘎拉阿尔提的职责,他用愤怒的语气说道。你的服务是一天24小时和我在一起。如果我需要你,你就应该有空。

我道了歉然后说我再也不会那样做了。

甚至在我去阿尔提之前我都知道那不是我要做的正确的事。我一直都焦躁不安并认为没人能因为我去芒嘎拉阿尔提而挑我的错。我揣测圣帕布帕德通常不在清晨那么早叫我。当然,我本来应该记得他总是知道我在做什么,因此如果我确实去了芒嘎拉阿尔提的话他必定会叫我。我是ISKCON里唯一有理由不去芒嘎拉阿尔提的人。对我而言,参加阿尔提是我处在玛亚中的迹象。

 

19736月,ISKCON巴克提韦丹塔庄园,英格兰

 

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下午。太阳透过玻璃用铅条固定的窗户照进圣帕布帕德的起居室。他在房间里四处走动并念诵着。他在窗前停了下来然后往外向花园里看去。

哪种动物最美丽?他问我。

是奶牛吗?我的声音里几乎没有确信地脱口而出。

不,他迅速说道。是马。马有非常美丽的形象。马的肌肉组织非常优美。

我再次陷入了困境。我想奎师那最喜爱的动物是奶牛。那它就得是奶牛。但圣帕布帕德一告诉我别的,它就有了易于理解的完美意义。圣帕布帕德,我乞求您再次告诉我我唯一的职责是一天24小时与您在一起。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 73

洛杉矶厨房堕落了;跟古茹顶嘴

19725月,ISKCON洛杉矶

 

在克依尔坦南达·玛哈茹阿佳和我在新杜瓦尔卡的一周期间,我从圣帕布帕德那里接受了婆罗门启迪。虽然我还不是圣帕布帕德的贴身仆人,回想当时,我被启迪进入了那种心态。在那整整一周里无论我何时见到那时身为圣帕布帕德的贴身仆人的南达·库玛尔·达斯我都思量他的幸运并不能自制地盯着他。他会向后扫视我一眼然后有那么点儿微笑。他一定认为我很奇怪。

一天上午圣帕布帕德在讲课期间注意到他的仆人不在他的维亚萨座旁边。

 南达·库玛尔在哪儿?他问。

 他在厨房里,一位奉献者说。

圣恩继续讲课。讲课结束后,克依坦南达·玛哈茹阿佳和我去了圣帕布帕德的房间里。那里的气氛很紧张而且圣帕布帕德显然不高兴。然后南达·库玛尔把他的早餐拿了进来。

 在我的讲课期间你在哪儿?圣帕布帕德用愤怒的语气问道。我在准备您的早餐,他的仆人回答。

 为什么?圣帕布帕德更大声地问道。任何人都能准备早餐。你应该在讲课的地方。

南达库玛尔提出了另一个理由,但没有使圣帕布帕德平静下来。

 你必须在那里,圣帕布帕德告诉他。没有理由缺席。

我坐在房间里颤抖着。这是我耳闻目睹我的灵性导师生气的初次经历。当他的仆人努力为他自己辩护时很难看下去。

 他在和圣帕布帕德顶嘴,我心里想。这不可能是好事。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好教训。我下决心如果圣帕布帕德在责备我的话我永远不会那样做。当圣帕布帕德在19728月离开新杜瓦尔卡时,南达·库玛尔留了下来然后结婚了。圣帕布帕德努力挽留他做他的仆人,说南达·库玛尔很老练

19739月在新杜瓦尔卡我是圣帕布帕德的仆人。他叫我在我的住处准备他的膳食,不是在庙宇厨房,因为那里有太多的女人。十六个月后,历史重演了。圣帕布帕德离开了新杜瓦尔卡而我留下来娶一个我在庙宇厨房里遇到的姑娘。

圣帕布帕德知道他的门徒的弱点并仁慈地鼓励我们克服它们。当我们失败时,他继续怜悯地接受我们力所能及的服务。在很多场合他说我们的年轻是我们焦躁不安的原因。

 

197411月,ISKCON孟买

珠湖岸边

 

在圣帕布帕德从他的珠湖公寓出来进行清晨散步的任何时候全体集合的奉献者都唱道,佳呀,圣帕布帕德!然后致以顶拜。全体人,除了一个布如阿玛查瑞继续合掌站着。圣帕布帕德手持拐杖开始行走。他直直地向前看着说道,那是他的堕落的开端。

他多次把这程序说成是剃刀的刀刃。那天早晨他示范了那剃刀有多锋利。那个奉献者对他的举动没有意识。如果我们没有意识的话我们就不能具有奎师那意识。

圣帕布帕德,我乞求您的仁慈以使我可以永远意识到您和您对至尊主的服务。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 74

橙子皮;Juta VS.玛哈帕萨达姆

19735月,ISKCON洛杉矶

 

圣帕布帕德在新杜瓦尔卡时想让他的午餐在邻近他的住处的我的房间里被准备。我对我如何设置那房间感到满意。那10英尺长8英尺宽的房间有我需要的每样东西,尽管它是我日日夜夜都住在里面的房间。卡然达尔安排安装了一台电冰箱。地板上有一台双火眼燃气灶。我用两块未燃尽的木炭块和一块4英尺长,10英寸宽,1英寸厚的板做了一个搁板。没有自来水,因此我在一个塑料桶里保存了供应量。圣帕布帕德经常叫我把东西保持得简单而高效。这设置很好运作。

每天上午在圣帕布帕德吃完早餐后我把他的银盘子拿进我的房间然后把他的食物残余转到一个托盘上。我把橙子皮等放入我的垃圾筒然后快乐地派发玛哈帕萨达姆给正在急切等待仁慈的奉献者们。

圣帕布帕德在早餐后常常在他的住处周围走动并念诵。他进进出出他的房间,在过道里来回走动并且有时在我准备他的午餐时在我的房间前面停下片刻来观看我。一天上午他进了我的房间。

他向我的小垃圾桶看进去并喊道,这是什么?你是这样一个傻瓜。我对他突然的责备感到吃惊,说道,它来自您的早餐盘子。

它不是个好回答。圣帕布帕德刚刚开始发作。

你被认为是一个奉献者,他大声说道。你没有脑子。没有任何智力。你只不过是个昧累差(mellecha)。你让这里的每样东西都那么整洁而你在这吃剩的食物垃圾当中为神像准备食物。你怎么能做这样的傻事?你是这样一个昧累差。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在想,这些是圣帕布帕德的食物残余。这不是垃圾。但我任何话都没说。几个月前在观看他责备南达·库玛尔那一幕面前我吸取了教训。最后我对他表示赞同。

是的,圣帕布帕德,我是个傻瓜,我说。

他没有被我空洞的忏悔所抚慰并且还是非常愤怒。

他们在庙宇厨房里做这事吗?他继续道。他们有像这样的垃圾桶吗?

嗯,他们的确有个垃圾桶在厨房,我说。

但是,他们在它里面放吃剩的食物垃圾吗?他迅速说道。

不,圣帕布帕德,我精疲力竭地说道。

圣帕布帕德从未显得疲惫。

你为什么在做这些事?他说。你是这样一个昧累差。你没有智慧。

那似乎进行了那么久。最后,他把手放在他的念珠袋里念诵着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清空了那垃圾桶,仍然认为他的食物残余是极为神圣的。它具有讽刺性,因为在新杜瓦尔卡南达·库玛尔给我的第一片玛哈-巴嘎瓦特帕萨达姆是一片橙子皮。我感到非常幸运并吃下了整片橙子皮。当我把橙子皮残余给别的奉献者时,他们啃掉了白色的部分,但扔掉了橙子的表皮。我因为被责骂了而心烦意乱,但明白了圣帕布帕德想给我一个教训。好像无论我何时在服务中变得骄傲自大并且认为自己的服务做得好,圣帕布帕德就让我知道我离成为一位接受了二次启迪的外士那瓦还很远。后来他告诉我说我准备了一顿非常好的午餐。他从未让我感到他保持了任何怒气。无论他何时责骂了我,后来他都说些动听的话或给我讲一段关于他早年的娱乐活动。那是一宗很划算的折衷交易。圣帕布帕德知道我对批评非常敏感并怜悯地把它保持在最低限度。

回想起来,我明白这几个事例充满极乐,因为它们是我记得最鲜明的事例。圣帕布帕德有那么多机会来纠正我。只要我原本能欣赏建设性的批评,我就会有多得多的回忆来品味。

圣帕布帕德,请原谅我这样一个骄傲自大的无赖。我永远亏欠您。因为您确切地知道如何应付像我这样的一个昧累差。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 75

有什么困难

1971719日,ISKCON布鲁克林,纽约

 

19714月我搬进了匹兹堡庙。在那年的7月,克依坦南达·玛哈茹阿佳带了我们中的几个去布鲁克林庙接受第一次启迪。不必说,我们都很兴奋。

身为克依坦南达·玛哈茹阿佳的仆人使我能够在讲课期间非常接近圣帕布帕德的维亚萨座。在我接受启迪的那天我第一次得以见到我永恒的灵性导师本人的面。那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时刻。他的光辉非同寻常。我盯着他的每个举动。那克依尔坦令人狂喜。到唱颂停下时庙堂里的温度一定已经升到了至少100度。

数百位奉献者挤进了庙堂并努力尽可能接近圣帕布帕德。克依尔坦后我们同时弯下腰然后致以顶拜。这使庙堂显得更加狭窄了。我在身后的奉献者之前开始起身并碰巧把臀部置于他的脑袋上。这吓了他一跳。他非常迅速地起身了。这一下以极大的力量把我向前正好推到了圣帕布帕德的维亚萨座旁边。我的双手和头直接落在他的右边。

有什么困难吗?他问我。

我缩回到地板上,没能作任何回答。

圣帕布帕德,我多次听到您问,有什么困难吗?无论您何时问那个问题您都知道我们没法回答,因为您仁慈地把这个程序中的一切困难都移除了。

这个方法是如此简单,您解释道。只是唱诵哈瑞奎师那并快乐。如果你们唱诵十六圈并遵循这四项规范原则,那么在此生结束时你们就将回归家园,回归首神。

一切荣耀归于圣帕布帕德!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