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圣帕布帕德 >> 正文
 圣帕布帕德甘露之 85-86  
 作者:舒塔克依尔提帕布    教导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2-6  【
 

圣帕布帕德甘露85

与他的妹妹皮士玛开玩笑

19737月,ISKCON加尔各答

 

我在这次到访加尔各答庙宇期间初次遇见圣帕布帕德的妹妹巴瓦塔瑞。从那时起,她就一直作为皮士玛而为人所知。我想皮士玛的意思是妹妹。她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景象。她比圣帕布帕德矮几英寸并重相当多,但她的脸不可否认地像女性圣帕布帕德。无论她何时来庙,她都带来甜品然后把它们给她的哥哥,圣帕布帕德。然后她把它们派发给庙里的全体奉献者。她喜爱与圣帕布帕德联谊并在他面前能待多久就待多久。

由于我不懂孟加拉语,听懂他们的对话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但有时圣恩描述了一些细节。显然她对她的哥哥怀有极大的爱,不仅是在物质的层面,而且还能理解他至高的灵性地位。她常常为他烹饪。这对他的门徒而言是极大的焦虑的一个来源,因为她总是在烹饪中使用芥末籽油。圣帕布帕德对此说,“…难消化。一次,当有人这种烹饪方法与她交涉时她回答说,他能消化钉子,如果他想的话。

一天,当我在午餐前给圣帕布帕德按摩时,他对我说,你认识不吃都胖的人吗?

不认识,圣帕布帕德,我说。我不认识任何像那样的人。您在指您的妹妹吗?

他放声大笑。

是的!他说。她告诉我她现在只吃一点点,但她的体重在持续增加。你不认识不吃而体重持续增加的人,是吗?

是的,圣帕布帕德,我轻声笑着说。我认为不吃的话体重是不可能增加的。

现在我们俩都大笑了起来。

是的!他说。我也这样想。我想你的结论是正确的。她一定吃得很多。她告诉我她没吃东西,但我知道她在吃东西。她向我抱怨她的健康,说她感觉不舒服。我告诉她,你那么胖。你怎么能健康?她说,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几乎完全没吃东西。我不知道我怎么那么胖。’ ”

我继续按摩圣帕布帕德并明白了他在他的家乡被他的家庭成员环绕有多舒服。我那么感激能在这样亲密的时刻与圣帕布帕德联谊。我能看到他对他妹妹的健康的关心。因为他有时说疾病来自焦虑,不洁净和吃得过多。

那天晚上圣帕布帕德在让他的门徒见他。皮士玛也在房间里。她不介意听不懂那会话。她喜欢尽可能多地与他在一起,因为她无条件地爱着她的哥哥。她对圣帕布帕德有种自然的爱和感情她是多么崇高和幸运啊!

看她坐在那里,圣帕布帕德微笑着说。看看她她多么胖啊。

每个人都开始大笑,包括圣帕布帕德和皮士玛。他继续以一种淘气鬼般的,孩子气的方式取笑着她。

她那么胖,他说。看看她,她多胖啊。她说她没吃东西,但她还是胖了。

房间里充满了笑声。皮士玛喜欢看到每个人大笑而没认识到他的哥哥在取笑他。圣帕布帕德喜欢他的玩笑并且喜爱他的门徒的参与。对每个人来说它都是罕见而美妙的刻。

圣帕布帕德,看到您身处那快乐,无忧无虑的逍遥时光中是纯粹的甘露。我祈求在遥远的一世我能给您的脸上带来微笑,如同您在我傻傻的窘境中笑我一样。目前,在我堕落的境况中,您对我感到的唯一情感是怜悯的关心或由于我笨手笨脚而没能力恰当地或专注地遵循您的指示而使您感到的烦恼。

 

 

圣帕布帕德甘露 86

皮士玛在我的床上睡觉

19749月,ISKCON奎师那-巴拉阿玛

温达文,印度

 

圣帕布帕德在温达文住了六个月。在此期间,他病得很重。在世界各地的许多庙里举行着24小时克依尔坦。他的妹妹,皮士玛在很多时候也待在温达文的庙里。她很焦虑并想尽她所能地经常见她的哥哥。

我的职责之一就是尽可能把这一举动减到最少。那不是一项容易的或令人愉快的服务。皮士玛的强大决心与圣帕布帕德的相似不是巧合。她从来都不听我的。事实上,她会对我变得十分烦恼和愤怒。她有办法在没人注意时遛进他的房间。

在她的一次来访后,圣帕布帕德把我叫进了他的房间。

我是个萨尼亚西,他说。当没有别人在场时她呆在房间里是不好的。即使她是我的妹妹因为她是我的妹妹,她没法明白这一点。我不能让一个女人在房间里和我一起,即使她是我的妹妹。

一天下午我走进仆人的住处,也就是我的卧室,而她正睡在我的床上。我很惊讶。我匆忙进入圣帕布帕德的房间。他正坐在他的桌前。我顶拜了他。我脸上有着焦虑的表情。

帕布帕德,我说。您的妹妹正睡在我的床上。我不知该怎么办。

她不那样,他说。你告诉她!她必须被告知她不做这些事。那样不好。他们会说闲话的。

圣帕布帕德在指那些当地的萨尼亚西们,种性斯瓦米们,还有神兄弟们他们也许批评我们所爱的古如戴瓦。圣帕布帕德常说在温达文时一切都必须是一流的否则我们就不会被认真对待。作为阿查尔亚,他一如既往地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她像这样花那么多时间是不好的,他继续说道。

帕布帕德,我不能对她说任何话,我焦急地解释道。她不会听我的。她只听您的。

那天他对她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我不知道那对话是关于什么的,但我知道第二天当我去仆人住处时,我小心地往房间里瞥了一眼而她就在那儿,十分香甜睡在我的房间里。我放弃了。我离开了那区域然后在圣帕布帕德的房间的另一边找到了一个地方。她知道她的哥哥是超然的而她无所谓其他任何人对关于她是一个女人有什么想法。她是他的妹妹。她接近她的纯粹奉献者哥哥的决心比我阻止她这样做的能力大得多。她做任何她得做的事以得到圣帕布帕德的联谊。我后来向他提到她又去了我的房间。

她是我的妹妹,他怜悯地说。她想在我的周围1977年年底,萨特斯瓦如帕·玛哈茹阿佳告诉我圣帕布帕德请求她为他所作的冒犯原谅他。

有时你可能来看我而我的门徒没让你进来,他告诉她。

我为我在努力做我的服务时所作的许多冒犯乞求得到巴瓦塔瑞的原谅。我乞求将来我对圣帕布帕德的爱会发展到他的妹妹所展示的程度。她凭着她的决心得以成为圣帕布帕德的妹妹并在他们的整个一生中协助他。我祈求与巴瓦塔瑞有同样的愿望来一世复一世地服务圣帕布帕德的莲花足。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