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旅行传教士日记 >> 正文
 旅行传教士日记第八卷第四章“第二次机会”  
 作者:HH Indradyumna Swami    教导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8-5  【
 

第八卷

旅行传教士日记

第八卷第四章

第二次机会

南非德班

2007.03.16 2007.04.16

 

当奉献者逐渐变老,他越来越意识到,由于主的仁慈,他的生命即将结束,可用以达到奎师那意识完美的时间也所剩不多了。

有时,死亡的征兆来得令人惊惶。几个月前,我的一些门徒来找我,问我是否能告诉他们我的神坛上每个沙拉卦姆-希拉[1]的故事。

改天吧,”我回答

但是,古茹·玛哈茹佳,”一位女门徒说,“您是唯一了解每个希拉背后的特别故事的人,而您正在慢慢变老……”

她没说完,也不必说下去了。年老便意味着一切慢慢趋近终点.

另外一个征兆便是,一当跨入五十岁的门槛(按照韦达文化,五十岁是老年的开始),朋友和亲人们便都渐渐离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离去也变得越来越频繁和不足为奇了。佳亚兑塔·玛哈茹阿佳写道:

“就是这样,你看着你的朋友们一个个离去,接下来,留下来的人又会看着你离去。”

当然了, 作为奉献者,从加入运动那天起,我们就已开始学习和讨论这些生活的现实。然而,随着躯体变老,这些现实呈现出了不同的一面。

如果我们对死亡作好应有的准备,那就无所畏惧了。奎师那在博伽梵歌中向我们保证

dehi nityam avadhyo yam

dehe sarvasya bharata

tasmat sarvani bhutani

na tvam socitum arhasi

巴茹阿特的后裔啊!他居于躯体之中永不可能被杀。因此,你不必为任何生物悲伤。”(博伽梵歌》第二章第三十节)

但是理论知识和现实之间仍有天壤之别。为了消除这条鸿沟,主有时会让奉献者经历磨难,以加速他的进步,令他对灵修更为认真。籍着主的仁慈,在四月初我返回南非德班时,便有了这样一段经历。

我抱怨上背疼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于是,我的奉献者朋友兼医生苏尼尔·莫汉·达斯便安排让我去会见一位整骨疗法家。我耐心的坐在检查台上,医生在背后用手顺着我的脊柱往下移动。突然他停了下来,并倒吸一口凉气。

 “苏尼尔”,他说道,试图以平静的声调来掩饰他的担忧,“请过来一下。”

苏尼尔绕过桌子过去。两个人在窃窃私语,但这场安静的谈话让我感到有问题了。

“你发现什么了吗?”我忍不住问道。

“可能,”苏尼尔回答。然后他们走到隔壁房间去了。

我尽力去听他们的谈话,突然听到一个词“黑素瘤[2]

我出了一身冷汗。我知道黑素瘤是最为危险且会迅速蔓延的皮肤癌中的一种。前年我的神兄弟圣巴克提·提尔塔·玛哈茹阿佳,就是因它而离世的。如果发现得早,它还是可以治愈的。但如觉察得晚,存活的机会很小。

“对不起,医生们,”我大声说,“我是听到你们说黑素瘤了吗?”

一阵沉默,然后苏尼尔回到屋子里。“没错,玛哈茹阿佳,”他说。“您背上有一块凸出的黑色胎块,且有不规则边缘。这不是好现象。但别担心。我们得先送去化验,然后才能作出结论。”

我听到隔壁的整骨疗法家在给一名皮肤科医生挂电话。“赶快过来。他说。“看起来挺严重的。”

五分钟后专家就到了。“在这里,”整骨疗法家把胎块给他看。

,我看到了。”皮肤科医生声音低沉地说。接着,他为我作了局部麻醉,取下了胎块。他缝了四针完成了手术,然后把胎块给其他人看。

三个人都不肯吭声我更加担忧了

“在化验结果出来之前我们不要下任何结论,”苏尼尔说。“说不定会是良性的。”

“如果不是呢?”我问道

他停了一下。“那我们就得立即开始化疗或放疗,”他严肃地说。“但我们得等两三天才能拿到化验结果。实验室周一才开门。

在回庙的路上,我陷入了沉思。突然之间,相比我现在面对的赤裸裸的现实,生活中的一切都变得苍白了。

“这是最后时刻的到来吗?”我想。我一时惊呆了。

然后我立时警觉,“所有的训练就是为了这一天啊,”我对自己说,“我不应该对此感到惊讶。

然而,在听了那么多,又讲了那么多关于离开世界的课程之后,我还是没能泰然自若。

我继续想了好一阵子。“当然,就像苏尼尔说的,我们得等化验结果出来,”我想,“但既然他们都显得非常担忧,我最好作最坏的准备。

回到庙中,一些奉献者在我房门外等着见我。我不想会见任何人,于是我借故进了房间,把门反锁上了。

“真希望我为我的灵性导师做出过更多,”我坐在床上脱口而出。“有些日子我浪费了很多时间。我为什么就不能像许多神兄弟那样,深深投入日常灵修[3]中呢?”

我拿起念珠开始坚决地念颂,然后停顿下来:“嗯,”我自言自语:“你终于打算开始下决心念颂了吗?”

我低下头。“然后呢?”我轻轻地说。“死后我将去向何方?回归首神吗?”

瞥了一眼神坛上我的茹阿妲-奎师那神像,我下床坐在他们面前。

“我的主,”我祈祷着,“如果我真得了晚期癌症并得再次投生,请让我出生在您的奉献者家里,保佑我继续严格的弃绝道路,并且总是从事对您的爱心服务吧。

突然有人敲门。是德班的庙长斯瓦茹普·达摩达尔。他问我想不想吃点什么,但是我没有胃口。

那夜我辗转反侧。还醒过来一次,以为前天发生的事是一场梦。然后我意识到那不是梦。我再也睡不着了,便起身决定开始给我的门徒和朋友们写一封信。

但首先我要写封信给GBC请求同意接受巴巴吉启迪,然后退隐到温达文去离开身体。这并非没有先例。1975年,我的神兄弟奥都罗米·达斯被诊断患为癌症末期,圣帕布帕德便曾授予他巴巴吉启迪。

 

我还希望不带任何物质财产或名号地离开这个世界。在这个年代,弃绝者要传教还是需要运用许多物质能量。同时还会赢得威望和荣誉。尽管这些都是对服务有用的资产,它们对于一位超然主义者总会招来危险。当我临终时,我想在最后几个月里除了圣名,再无其它。巴巴吉只是拥有生命的基本必需品,而他最后的服务便是唱颂圣名。

 

圣帕布帕德在给奥都罗米的巴巴吉启迪时说:

 

“桑尼亚萨[4]分为四个阶段:库提恰卡,巴胡达卡,帕瑞瓦佳卡查尔亚和帕茹阿玛汉萨[5]。帕瑞瓦佳卡查尔亚遍游世界。然后,当他变得完全成熟之后,他便能在一个地方唱颂哈瑞奎师那,而不用再操心任何其它事务了。这就是成熟的桑尼亚萨的最后阶段。但因为你自觉将不久于人世,那你就去玛亚埔坐下唱颂吧。没有其它事了。你就继续唱颂哈瑞奎师那曼陀罗,有多少祭余你就接受吃多少。你就以唱颂奎师那曼陀罗度过余生。你的名字是,奥多乐米·达斯·巴巴吉…….这便是我们协会的第一次巴巴吉启迪。”(芝加哥讲课,1975711

 

写了几段后,我决定先停下来等到周一,先确认我是否患了黑素瘤再说。继续写信好像就是对这疾病的确认

第二天我让自己一直忙碌着。只要闲下来一分钟,我就会开始胡思乱想化验结果的事情。

那天夜里,我仍是辗转难眠。半夜一点,我起来开始念颂。

“这是我加入奎师那意识的原因,”我想,“这是多年来支撑我的力量,这也是我将得以解脱的方法。

我想到当我在温达文的门徒布茹阿佳·丽拉·达茜逐渐屈从于白血病时我对她的训示。“进入快车道,”我跟她说。那些话在我的脑海中回想着。

周日早上我依然保持忙碌。但快到中午时,我给苏尼尔·莫罕打了个电话。

苏尼尔,”我说,“我知道化验室明天才开门。但有没有办法早点做化验呢?这样的等待非常难挨。”

他停顿了一下,“让我想想,玛哈茹阿佳。”他说:“过一会儿我再回电话给你。”

十分钟后他回电了。“好了,玛哈茹阿佳,”他说:“我让一位化验室的女孩子进去化验。结果下午就能出来。”

谢谢。”我说

下午,我去一个当地的公园散步,然后又再次陷入对死亡的可能的沉思中。

但是,如果结果表明我并没有患上这病,那又怎样呢?”我突然想到,容许一线我还没想到过的希望。我停了下来。

“如果这样。”我自言自语,“我将在每天醒来时感激还有机会去服务我的灵性导师──圣帕布帕德。我将加倍努力去协助他在全球传播圣名的荣耀。

“我还会利用每个空闲时刻更为深刻地唱颂圣名。我会更多阅读。每天我都要畅饮《博伽瓦谭》以及所有先前灵性导师们留下来的书籍的甘露。”

我停顿了一下。“我还会尽量在死前成为一个爱奎师那的人。”我说。

然后我记起了医生在发现胎块时的反应。“最好不要希望过高。”我带着一线希望这样决定。

我继续前行。十五分钟后,我的手机响了。从屏幕上的号码,我知道是苏尼尔·莫罕的号码。我犹豫着要不要接听。无论结果如何,我知道我的生活再也不会跟以前一样了。

我让手机多响了几声,然后接通了。

“你好,玛哈茹阿佳,我是苏尼尔·莫罕。”

“哈瑞奎师那,苏尼尔。”

“玛哈茹阿佳,那个胎块的化验结果出来了,”他说。

 继而是长时间的停顿。我准备接受最坏的结果。深吸了一口气,我等待着。

“对不起,”他说:“刚才纸掉了,我得把它捡起来。玛哈茹阿佳,好了。没有黑素瘤。是一种普通的胎块,不知怎么受刺激了。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喂?”苏尼尔说,“玛哈茹阿佳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听到了,”我说。“谢谢你。”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他继续说道:“但我们不能冒任何风险。”

是的。”我说:“我理解。你做得的对。”

玛哈茹阿佳,明天见。”

哈瑞奎师那,”我说。

我把手机放进口袋,坐到一棵树下。我合掌开始祈祷:“谢谢您,我的主。”我说:“谢谢你给我第二次机会。”

我摇摇头,“真是让我吃惊,”我继续说。“原来一点真正的危险都没有。但我却觉得你已经又给了我一次机会。”

我抬起头。“有时要理解袮的计划很难。”我说。

我回想了一会。“我的主啊,”我说:“我知道总有一天,化验室报告会带给我死亡的讯息,或者有一天,一场致命的事故会降临在我身上。因此,我祈求您,请让我记住过去两天中我所学到的所有无价的教训。”

回到庙宇,门徒们正排队等着见我。

“看到你高兴的样子我很欣慰,玛哈茹阿佳,”一位门徒说。“前两天您看上去有点忧虑。”

“是吗?”我说:“我现在好了。”

“怎么回事?”他问

我得到了第二次机会,”我微笑着回答

帕布帕德说

“那些开始修习奎师那意识的人便获得了一个机会。你们以前有过修习奎师那意识的条件,但却无法利用。所以奎师那给了你们另一个机会。这次不要错过了。把它完成,然后你就能去到外琨塔奎师那珞卡。我们总要向奎师那祈祷:‘奎师那,袮给了我这个机会。请对我仁慈,让我不要错过了。如果受到玛亚的影响,我可能会错过的。袮给了我这么好的机会。’这才是我们该做的事情。”(1972年4月27日在东京的讲课)

 



[1] salagram sila 圣石,不经设立就可以崇拜的神像

[2] melanoma,又叫黑瘤,黑素瘤:含有黑色素的,通常为恶性的肿瘤,由黑素细胞引起且最常见于皮肤中。如果是良性的,则是胎记瘤

[3] sadhana

[4] sannyasa

[5] kuticaka, bahudaka, parivrajakacarya, paramahamsa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