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旅行传教士日记 >> 正文
 旅行传教士日记第九卷第三章“圣名的超然活动”  
 作者:圣因卓丢姆纳·斯瓦米    教导来源:http://www.traveling-preacher.com/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24  【
 

旅行传教日记

第九卷第三章

200831-15

 

圣名的超然活动

 

三月初我登上了从洛杉矶到亚特兰大的航班,准备从那里转机到智利的圣地亚哥。从我上一次到智利至今已有三年时间了,想到又将与那边的奉献者们见面,我感到非常兴奋。

 

航班到达亚特兰大以后,我走向了到圣地亚哥的登机口。这里非常拥挤,仅剩唯一的一个座位在电视机前面,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闻,讲述的是最近发生在跨美航班上一位女乘客生病的事情。

 

当时这位妇女向乘务员提出要求提供氧气,她显然被拒绝了。几分钟后这位乘客再次提出要求,乘务员看到乘客极度急切的情况后,试图向她供应氧气,但氧气瓶根本无法正常工作。很快这位女乘客就死了。

 

电视继续报道说,航空公司正在为其行为进行辩解,但看起来机组人员一方存在明显的过失。报道结束时,一位特邀嘉宾就乘客在航班上发生类似情形时应该怎么做提出了建议,“呼叫乘务员,供氧,并尽量让乘客保持平静”。

 

“太糟糕了”,我想,“在航班上发生这样的事故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我没等多久就发现了这到底有多么可怕。

 

我登上班机在座位上坐了下来,在我的念珠上默默地吟诵。因为频繁旅行的积分,我从经济舱升级到了商务舱。我周围的乘客看起来都很富裕,都花了数千美元来购买机票。

 

我感觉得到,我让周围的一部分人员感到不安。附近一位正在修指甲的妇女,满怀狐疑地看了看我;坐在她身边的一位男士正在阅读《华尔街周刊》,向我瞥了一眼后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我向我身边的女士问到这是否是她第一次坐飞机到圣地亚哥去,她并未答复。

 

那为了不引起更多的注意,我把念珠放在一旁,拿出一本书来阅读。乘客全部登机后,机组人员开始了他们在关闭机舱前的最后工作。几位乘务员经过我面前到飞机尾部去服务的时候,我很礼貌地朝她们微笑致意。

 

突然,坐在中间通道对面的一位男士开始失控并摇晃起来,他的眼珠向后转动,口吐白沫。我的第一反应是,他可能是中风或者心脏病发作了。我迅速地向周围搜索,看看是否有机组人员在场,但她们全部到飞机尾部去了。

 

我周围的乘客都惊呆了。那位正在修指甲的女士手里拿着锉刀一动不动。正在读报的那位男士满脸惊惶地看着这位病人从座位上跌落下来。

 

我想起了电视报道上的建议。我跳起来抓住病人将他平放在过道上,身体骑跨在他的身上,努力让他平静下来,但他很快就昏迷过去了。我看着周围的乘客,她们仍旧还在惊恐地张望,眼前发生的可怕一幕打破了她们的舒适。

 

“赶快叫乘务员!”我喊道。

 

坐在我身旁的女士恐惧地闭上了双眼。其他乘客转过头去看着窗外。

 

我看着这位病人的妻子,她正在失声痛哭。

 

“他是癫痫病人吗?”,我问到。

 

“不,他不是。”她激动地答复说。

 

“他是不是正在接受什么治疗?”我问到。

 

“不,不,没有。”她摇头说。

 

“他有心脏病史吗?”我问。

 

“快救救他吧!”她尖叫起来。

 

她的丈夫开始急促地喘气。我把他的位置挪动了一下,以便让他呼吸更加容易。同时,我开始唱颂起来,开始比较轻柔,后来声音越来越大,他看起来好像快要死了。

 

我抬起头来看着周围的乘客,她们还在一动不动地观望着。“氧气!”我叫道。

 

但谁也没动。

 

我必须得做点什么才能得到她们的帮助。

 

“看在基督面上!”我尖叫道,“有人去取一下该死的氧气瓶吗,不然这个人就快死了!”

 

这招还灵。两位男士迅速地从座位上跳起来,朝着走廊奔去。很快他们就带回了氧气瓶。我们三人努力地让氧气瓶工作起来,我把面罩戴到病人的脸上。突然从我眼角的余光中我看几位乘务员正飞快地朝这里跑来。

 

很快她们就到了并将局势控制下来,一边给病人施用氧气,一边通过无线电话呼叫医疗救助。机长也来了,呼叫赶快去取电击器,一种对心脏病进行紧急救治的设备。

 

由于空间拥挤,我根本无法抽身到座位上坐下来。病人还在继续摇动,双臂不停地挥动,满脸痛苦的表情。眼见我也帮不上其他什么忙了,我就继续大声唱颂起来,让病人能够听见圣名的每一个音节。其间他短暂地苏醒过来,我们的目光会合在一起。

 

我本来想告诉一切都会没事的,但又觉得目前的情况可能不是那么回事。我身体朝前倾,更加大声地唱颂着,心想,如果他真是要离开这个身体的话,希望他能有幸听到主的圣名。

 

机组人员在帮助病人的时候我继续唱颂着。我在想医疗小组到底什么时候能到。机组人员不断地变换着病人的姿势,尽量让病人感觉舒适一些。最后,在经历了仿如永恒一般的漫长等待后,医疗小组终于到来了。

 

我起身坐在病人的座位上,救援队将病人放在担架上迅速地将他带走了,他的妻子跟在后面。那时病人几乎一动不动,我听见一位乘务员说,“他可能活不过来了。”

 

我回到我的座位上开始在念珠上吟诵起来。我的心脏还在猛烈地跳动着,情绪非常激动。一位女乘务员过来递给我一杯水。

 

我平静下来后,环顾了一下机舱。那位修指甲的女士温柔地朝我笑了笑,似乎是对我所做的事情表示感谢。当视线瞥过那位读报的男士的时候,他带着赞许的神情朝我点了点头。坐在我边上的女士也终于开口讲话了,“谢谢你”她说。

 

很快机舱门关闭了。经历了这场严峻考验后我感到很疲惫,很快就睡着了。醒来时飞机正在飞行,我周围的乘客多数都在睡觉。

 

在黑暗中我坐起来思索着这场事故。我想,“谁也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什么时候会发生在我们头上,通常我们只是在新闻里看到这样的情形,并且总是假定这种事情只是会发生到别人头上。我祈祷在我的时刻到来的时候,也能有人在边上给我唱颂主的圣名”。

 

思索越深,我就越深刻地意识到,因为我经常独自旅行,当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很可能是独自一人,或者是跟一群陌生人在一起。这种想法让我深感不安。

 

“如果我在37,000英尺高的飞机上突然心脏病发作过世”,我想,“或者,在遥远的国度夜在床上过世,会怎么样呢?但是,即便是在充满爱心的奉献者们的陪伴下安排最为周全的离别,也可能是件令人尴尬的事情。死亡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困难的。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希望我能因我的服务而被人们记住,而不是我死亡的方式。”

 

想起了我最近听说过的一个故事。一个人被问及他的好友是如何过世的,他回答说,“不要问他是如何过世的,问他在世时是如何生活的吧。”

 

9小时后航班抵达了圣地亚哥。在乘客们下飞机的时候,航班乘务长到我的座位边上问我能不能在留下来多呆一会儿。我平静地坐着,当其他乘客都离开飞机以后,她和其他几位乘务员一道回来了。

 

“我们想感谢你对病人所采取的急救行动”,她说到,“你可能挽救了他的生命。”

 

“我很高兴我能帮上忙”,我说,“我做的并没有那么多,是你们给了他需要的医疗救助。”

 

“我们最感谢的”,另一位乘务员说,“是你给每个人带来的镇静效果。你在歌唱的时候,大家都感觉不会出什么事的。”

 

“是的”,又一位乘务员说,“你的歌唱很特别,令人感到安慰。”

 

“你到底是唱的什么?” 另一位乘务员说。

 

“我在唱颂主的圣名”,我回答说,“我遵循了印度的一种信仰,在这种信仰里主叫做奎师那(Krishna)印度古老的圣典说,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唱颂主的圣名,没有任何东西能让我们感到恐惧。”

 

“那么,你们应该已经明白了,对吧,女士们?”乘务长问到。

 

“是的,我们明白了”,她们回答说。

 

“我们非常感谢你”,一位乘务员对我说。

 

“不是我”,我笑着说,“是主的圣名。那么以后如果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记着唱颂哈瑞奎师那(Hare Krishna)。”

 

“能把这首歌写下来吗?” 另一位乘务员说。

 

“当然可以”,我说。

 

在把写着玛哈曼陀罗的纸交给她们之后,我起身去取我的随身物品。但乘务员们已经先将物品提了起来,然后一直将我送到机舱门口。在我通过移民窗口走向行李区的时候,我忍不住大大惊叹于圣名的超然活动。

 

《圣典博伽瓦谭》写到:

tasmat sankirtanam visnor

 jagan-mangalam amhasam

mahatam api kauravya

 viddhy aikantika-niskrtam

“舒卡戴瓦·哥斯瓦米继续说到:我亲爱的国王,吟诵吟唱主的圣名,即便是极大的罪恶,也能够彻底根除其果报。因此,桑克依尔坦运动的唱颂是宇宙间最吉祥的活动。请试着明白这一点,其他人才会严肃对待。”

 

《圣典博伽瓦谭6.3.31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