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旅行传教士日记 >> 正文
 第十卷第十章“上层的朋友和敌人”  
 作者:因卓丢姆纳·斯瓦米    教导来源:Travering Preacher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7-29  【
 

旅行传教士日记
第十卷第十章:上层的朋友和敌人
时间:2009年7月22日
地点:波兰

  周一波兰警察突然搜查了我们的学校基地,寻找毒品。第二天,奉献者们去海边齐颂圣名。大部分奉献者乘巴士去,我跟其他几人乘面包车去。

  开车的时候阿姆瑞塔南达·达斯转向我。“你知道,古茹戴瓦,”他说,“只是想想有些人试图阻止我们的节日我就火冒三丈。他们就看不到我们的夏季节日做出了多少贡献?他们就看不到我们让成千上万的人变得那么快乐?”

  “他们看到了一切,”我说,“但他们的反应跟我们是不同的。帕德玛·普然那有言:
  dva bhuta sargau loke smin
  daiva asura eva ca
  visnu bhaktah smrto daiva
  asuras tad vipar yayah

  “‘在这个被创造的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邪恶之人,另外一种是虔诚之人。主维施努的奉献者是虔诚之人,而那些处在对立面的就被称为恶魔。’”

  “大部分人都挺好的,”我继续道。“少数嫉妒的人给我们找麻烦。”

  我们由60位奉献者组成的克伊尔坦队伍涌上海滩,我们的金色扇子、五颜六色的伞和旗帜极为引人注目。
  人们微笑着抬头观看,其中有些人跑过来跟我们合影。

  我们停下来等人们拍照的时候,我偶然听到坐在沙滩上的两家人在争论。“那是邪教!”一个女的大叫。“他们很危险的!我们应该叫警察!”

  另一家的男的笑了起来。“他们做这个20多年了,”他说。“你认为警察会允许邪教每年都来这里?理智一点。”

  我们沿着海滩前进时不得不经常停下来让到面前来的群众拍照。
  “大密当噶鼓的另一种样子,”我轻笑着说道。“这些照片会传的更远比我们的鼓声讲述的更多。”

  45分钟后我们才走了70米。“让我们继续前进!”我向奉献者们大喊。“我们今天要发出去8000份请柬!我们得停止拍照了!”

  但是人们带着他们的相机跟着我们,耐心地等待时机。过了一阵,后面跟了好大一群人,我们没法只好停了下来。人们推推搡搡等着轮到他们拍照的时候我又听到了另外一段对话。

  “一定是他们播放预先录制好的音乐,”一个男人对他妻子说。“他们穿过这些沙滩的同时要唱的如此之美,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第三天我们上演了节日。我在餐厅帐篷里面帮着做印度脆饼的时候,一位在排队等候的妇女跟她朋友说。“今天下午我关了我的咖啡店来参加这个节日,”她说。

  “真的?”她朋友说。“那你岂不亏钱了?”

  “今年夏天没多少人来这海滨,”第一个妇女说。

  “我只有几个顾客。大多数市民都在这,那我也就来了。我不想错过它。”

  就在这时一对约80多岁的夫妇走进了餐厅。当女士看到我时眼睛一亮。“他在那,”她对她丈夫说,然后他们走过来跟我说话。

  “我们非常想感谢你,”她说。“两年前听过你在节日舞台上的讲话后我们成了素食者。从那以后我们已变得很健康。”

  “没错,”男士说。“我们所有的朋友都垂死多病,可我们觉得返老还童了。”

  “你觉得我们还应该做些什么吗?”女士问到。

  我想了一会儿。“是的,是这样,”我说。“你们应该供奉你们所有的食物给奎师那。”

  “一定,”男士说。“正好向我们展示该怎样做吧。我们肯定按你讲的去做。”

  “供奉的步骤在这本书的这里,”我说,递给他们阿迪茹阿佳的烹饪书。之后晚上我讲课的时候,我看到这对夫妇坐在前排中间。

  如往常一样,我谈了30分钟的《博伽梵歌》。结束后我走下舞台台阶看到一位穿着体面的老人在等我。

  “我们可以谈谈吗?”他用英语说。

  “是的,当然可以,”我说。

  “在你的讲课中你说你的《博伽梵歌》至今是波兰文的第一个版本,”他说到。“那是不对的。有六种其他版本。”

  “我会改正的,”我说。

  “谢谢你,”他说。

  “你是怎么知道《博伽梵歌》的啊?”我问。

  “我教它四十年了,”他说。“我是一些大学的印度哲学和文化的讲师。顺便说一下,你的演讲太棒了。我喜欢你以当代人能理解的方式呈现古老的印度教导。”

  “对此我深表感谢,”我说。“这意味着很多来自别人的口径。”

  “噢,我有时还捍卫你们,”他说。“每当学术界有人批评你们,我就替你们说话。”

  “那你知道我们,”我说。

  “我还没去过你们的中心,”他说。“我的印象来自你的灵性导师的书籍。”

  “那就是说你有我们的《博伽梵歌》了?”我问到。

  “当然了,”他说。“那是我讲课用的版本之一。我也教你古茹的《圣典博伽瓦谭》。我的专业之一是耆那教,所以我讲的内容来自主瑞沙巴戴瓦的章节。然而,我关注的焦点是佛教。

  “1971年我还是年轻人的时候去过印度, 我开始对《玛哈巴茹阿特》感兴趣。我想把它翻译成波兰文,于是我拜访了德里的一所大学,遇到了位教授,答应帮助我。他是佛教徒,在他的鼓励下我成了宗教研究领域的专家。”

  他停了一下。“但是看到你们的节日并观察了你们的奉献者后,”他继续说到,“我想理解奉爱的愿望再次被点燃了。斯瓦米,我想向你学习。”

  我点点头。“像你这样的人想向我学习我感到很荣幸,”我说。“我很乐意与你分享从我灵性导师那里学到的任何东西。”

  我们交换了名片并同意保持联系。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转身回来从他口袋里拿出一套佳帕念珠。

  “斯瓦米,”他说,“我在这儿的商店里得到这串珠子。你可以教我第一课:怎么在上面吟诵。”

  我花了几分钟告诉他怎么吟诵。然后我们拥抱之后他离开了。

  那天晚上回基地的路上我跟阿母瑞塔南达谈话。“这是至今最好的节日,”我说。

  “圣古茹戴瓦,”他笑着说,“你每次节日之后都这么说。”

  我报以微笑。“我想你们在从事传教活动,那样奎师那意识就日益增长了,”我说。

  第四天,我很放松地在跟一些人笑谈前几天的成功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南迪妮·达茜。

  “圣古茹戴瓦,”她说,“我们遇到个严重的问题。”

  我站了起来。“是什么问题,南迪妮?”我问到。

  “我接到个电话,是我们明天将要去的城镇的市长办公室的电话,”她说。“他们说我们缺少份重要的文件。如果我们今天下午办不好的话,这节日活动就得取消。”

  “办那份文件有问题吗?”我说。

  “是的,”她说。“办那文件的办公室60分钟内就要关门了。”

  “为什么他们这么迟才通知我们?”我说。

  南迪妮沉默了一会儿。“我想我们都知道答案,”她说。

  “是什么类型的文件?”我说。

  “卫生局的清洁证,”她说。

  “什么?”我说。“我们从来都没被要求办那个。”

  “我知道,”南迪妮说。“更有甚者,当我打电话到卫生局的时候,那女士告诉我的花两周时间才能得到批准。”

  “我觉得不对劲,”我说。

  “我也觉得,”南迪妮说。“看来我们的对手又开始工作了。”

  我看了下手表。“那我们的60分钟战略是什么?”我问到。

  “我马上跟佳亚塔动身去卫生局,”她说。

  “你们到那得多久?”我说。

  “50分钟,”她说。

  我返回我的房间开始佳帕。“这些节日像黄金一样,”我想。“我们甚至一个人都不要留给对手。那么多人的心都被感动了,就像那位教授的情况一样。”

  然后我祈祷了。“主柴坦亚啊,”我说,“请保护祢自己的运动吧,我们好继续派发您的仁慈给所有人。”

  90分钟后南迪妮打电话来了。我一把抓起我的手机。
  “南迪妮,”我说,几乎是大喊的。“你搞定了吗?”

  “是的,古茹玛哈茹阿佳,”她说。“任务完成了。”她的声音疲惫不堪。

  “真的?”我说。“太棒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我到了卫生局,那儿的秘书没啥帮助,”南迪妮说。“秘书告诉我,‘原则就是原则,必须遵守。在事前2周你需要来办局里的批文。’”

  “那我就说了,‘为什么没人通知我啊?我来申办的时候没人告诉需要办啥清洁证。’”

  “她只是看着我。

  “之后我说,‘让我见见局领导。’

  “她说,‘对不起。他不见任何人,夫人。他负责管理60名员工。我处理这些事务。’

  “‘我坚决要见他,’我说。

  “她说,‘不。我告诉你了,他不管这些事情。’

  “然后我就抱起手看着她的眼睛。我说,‘那我就不走了,除非你问问他是否他要见我。’

  “她愤怒地哼了一声,但是她还是拿起电话打给领导了。
  ‘请原谅,先生,’她冷冰冰地说到,‘这有个从印度节来的女士坚持要见你。我告诉她我会通知你的,现在我要送她走了。’

  “局领导跟她说了什么,然后她咽了口水说,
  ‘什么?你说你想见她?是的。我马上让她进来。’

  “她指给我领导的办公室。我敲了敲门,他带着微笑来打开了门。

  “他说,‘请进来,’我进去了。

  “‘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他说。

  “我说,‘我需要你的帮助,先生。明天我们就要在你的城市举办印度节了。一小时前,市政厅告诉我,我们需要你们局里发的清洁证;否则事情就要被取消。’

  “然后他说,‘那不太正常。你该在你最开始申请的时候就得到通知的。为什么被隐瞒了?’

  “我停了下。然后我说,‘我想每个人都有朋友和敌人。’

  “他说,‘我明白,’他点头表示肯定。

  “然后他说,‘但是你别担心。我打算改变这规则一点点,马上给你这份文件,即使有些人会很惊讶,其中包括我的秘书。’之后他开始填写表格。

  “我想他真是太好了,我也这样说了。我说,‘你真好。你甚至都不知道我们的事情,可你要那么长的时间来帮我们。’

  “他抬头看着我说,‘嗯?我不知道你们的事情?’

  “他放下笔靠在椅背上。‘噢,我参加过你们的节日不只一次,’他说。‘第一次,我在问答帐篷里面待了整个下午。第二年我享受了澳洲来的库尔玛讲的烹饪课。我最近一次来的时候,我非常欣赏印度大使的讲话。’”

  “圣古茹戴瓦,”南迪妮继续说到,“我很惊讶。然后他拿起他的笔又说,‘感谢主,正如在上层人士中间你有敌人,在那你也有朋友。’”

  圣帕布帕德写道:

  “我们无意与人为敌,但这程序本身就就容易令非奉献者总是对我们充满敌意。然而,正如经典所说,奉献者应该既宽容又仁慈。忙于传教的奉献者应该做好被无知者指控的准备,但他们仍然必须对受条件限制的堕落灵魂非常仁慈。如果一个人可以在纳茹阿达·牟尼的师徒传承中履行自己的职责,他的服务就一定会得到承认……让我们继续传扬主奎师那的讯息,不用害怕敌人。我们唯一的任务是通过这样传教去让主满意,这将是被主柴坦亚和主奎师那接受的服务。我们必须真诚服务主,而不是被所谓的敌人所阻止。”[圣典博伽瓦谭 6.5.39,要旨]

译自:http://www.traveling-preacher.com/ShowArticle.aspx?ID=264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