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旅行传教士日记 >> 正文
 第十篇第十五章 一位瑜伽师  
 作者:圣因卓丢姆纳·斯瓦米    教导来源:www.traveling-preacher.com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2-18  【
 

原文:http://www.traveling-preacher.com/ShowArticle.aspx?ID=303

一位瑜伽师

第十篇 第十五章  2009 824-91日波兰

 

波兰我们最后一个节目结束的第二天,我踏上了飞往印度的航班,飞机于次日早晨在德里降落。我从航班的楼梯上走下来,准备走向海关,这时候我的膝盖突然弯曲了一下,我快跌倒的时候,一个健壮的男人在身后把我抓住了。

 

“你还好吧,朋友?”他一边说,一边扶我走下了最后的几级台阶。

 

“谢谢。”我回答,“我还好。可能是因为飞行的时间久了些。”

 

我说的不是真的。我知道,那是持续2个半月的波兰节的后果。最后一天齐诵圣名活动,我早早地让唱颂的队伍停了下来,然后请里面的每个人回到节日基地。我不能再迈一步了,这是38年来的第一次。那个时候我决定了不再按原计划去俄罗斯,而是前往温达文,调养恢复,同时阅读和唱颂。

 

我继续向海关走去,“这不过是一个生命的事实,”我想着,不再理会我刚才的不幸,“我开始老了。”

 

在佳嘎纳特普瑞的海滩,圣帕布帕德和他的门徒一起散步的时候,他曾提到过自己变老。

 

“我曾经在这里蹦蹦跳跳的,”他笑着,“在1920或者1921年,我来过这里……我的学士学位考试结束以后来这儿的。因为我那时很高兴,就蹦蹦跳跳的。一个浪打过来,我就跳了起来。现在,57年过去了……现在我得拄着拐杖走路……这个身体变了。”(《圣帕布帕德的逍遥时光》,第6卷,第7章)

 

我的门徒纳若塔摩·达斯·塔库·达斯在机场接我。“现在还早,”我对他说,“但我不想再坐4个小时的车去温达文。我宁可在德里的某个公园,走点路,念颂我的圈数。另外,在继续我们行程之前,我还需要买些用品。”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散步穿过了一个风景秀丽的公园。之前,这里曾下过一个星期的雨,每样东西都因而显得新鲜翠绿。一些奇特的鸟从这飞到那,池塘里开满了黄色和粉色的莲花。有一些人在行走,一些人在慢跑,还有一些在做各种集体锻炼。

 

“在西方,这样一个公园会被叫做生态花园,”我对纳若塔摩说,“而维护它每年需要花费数十万美元。但这里,它不过是印度自然风光的一部分展示。”

 

过了一会儿,我们走到一处小树丛。我瞟了一眼,随后又很快再向它看去。

“纳若塔摩,”我说,“你看,树丛里是不是有人在做冥想?”

 

纳若塔摩眯起眼睛,“看起来像,圣古茹戴瓦。”他回答。

“这是个经典画面,”我说,用手摸到相机,“古老的树,盛开着莲花的湖水。”

 

当我将镜头聚焦到这个画面时,我看到那个正在做瑜珈的人,并不是一个随性的练习者,而是非常郑重其事。他的坐姿极难,而他的举动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古老的圣哲。他身材瘦削,有着长长的白色卷发,他锐利的绿色眼睛看上去正专注于内在,而非外在。

 

稳处于自己的位置,他纹丝不动,并且看起来对发生在他身边的事毫不在意。慢慢地,他变了一个体位,看起来正在遵循他长久以来的练习方法。拍了好几张照片,一直等在那儿直到发现他可能结束了他的练习之后,我走进了树丛。

 

“抱歉打扰了,先生”我说完,他慢慢地睁开眼睛,“你是否每天都练习瑜伽?”

 

“是的,”他回答:“一天810个小时。”

 

“你在这,这样练习多久了?”我问。

 

他想了会儿,“有40年了。”

 

“这真让人惊奇。”我说,“40年,每天10个小时。那你工作吗?”

 

“这就是我的工作,”他说,“脱离生死轮回。”

 

“我明白了,”我说,“但通常情况下,瑜伽师们都生活在喜玛拉雅山上,而不是在德里这样的大城市。”

 

“如果你是朝内在走,没有任何区别”他说。

 

“你去过喜马拉雅山么?去瑞希开施,哈瑞德渥?”我说

 

“没有”他回答,“我从没去过德里以外的任何地方。”

 

“这很有趣,”我说,看了一眼纳若塔摩,他正张着嘴站在我的边上,“那你是如何开始瑜伽练习的?”

 

“我九岁的时候,遇到了我的古茹,就在这块地方,”他说。“他从喜马拉雅山下来,并前往帕亚哥(Prayag)的昆巴-梅拉(Kumbha-mela)。”

 

“我当时和我的朋友们在这里玩,然后我们看到他在冥想。我的朋友们于是拿他开玩笑,但我很好奇。他们走了以后,我坐到了他边上,和他讨论灵性的话题。我一直以来都对那些东西感兴趣,甚至当我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就是这样。”

 

“他很仁慈地在这里呆了几天,并且教了我很多东西。我很快地掌握了很多瑜伽体位。这些对我来说很自然。他告诉我如果我严肃对待,并且持续练习,总有一天我能见到帕茹阿玛阿特玛,我心中的主。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每天来这个公园冥想。”

“那你后来继续你的教育了吗?”我说。

 

他笑了。“没有,”他说,“我再也没有回过学校。我住在这里附近的一个小房子里。有时候,我步行去德里的其他地方教授瑜伽。”

 

“你见到过帕茹阿玛阿特玛吗?”我说。

 

“还没,”他回答,然后闭上眼睛,打算再次进入冥想。

 

“抱歉等等,”我说,“我有兴趣知道……”

 

他又再次睁开眼睛。

 

“你学习什么经典?”我说。

 

帕坦加利的瑜珈经”他说。放松了一会儿。

 

“你呢?”他说,“你学习什么经典?”

 

博伽梵歌和圣典博伽瓦谭”我说。

 

“你能引述它们吗?”他说。

 

“可以,当然,”我说。我想了一会儿,挑选了一个适合我们此刻见面的诗节。我选择了这个诗节:

 

vadanti tat tattva vidas
tattvam yaj jnanam advayam
brahmeti paramatmeti
bhagavan iti sabdyate

 

“了解至尊真理的有学识的超然主义者,称梵光,超灵和博伽梵无二无别。”

(圣典博伽瓦谭 1篇,第2章,第11诗节)

 

“我最近刚读到它。”他说。

 

“从帕坦加利的瑜珈经吗?”我说。

 

“不是,”他回答,“在圣典博伽瓦谭里。”他拿起身旁放着的一本书。“几个月之前,另外一位圣哲给了我这本书。我正在享受阅读它。实际上,我昨天晚上,还做了一个主奎师那的梦。”

 

他笑了。“然后,现在一位主奎师那的奉献者出现了。”

 

“巴巴,”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噢姆·帕茹阿卡希(Om Prakash)”他回答。

 

就在那时,我有了一个灵感。“噢姆·帕茹阿卡希”我说,“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去温达文呢?我们几个小时后就出发去那里。温达文是印度最神圣的地方之一,而且距离这里不过90英里,它在去阿嘎茹阿的路上。难以想象,这么多年你居然没去过那里。”

 

“这里或者那里,没有任何区别。”他边说边又准备回到他的瑜伽中。

 

“确实,”我说,“假使一个人知道程序,他可以在任何地方获得灵性的滋养,但与此同时,至尊主显现和上演逍遥时光的地方载满了灵性力量,尤其是温达文。在那,一个人可以很容易地获得对神纯粹的爱。”

 

噢姆·帕茹阿卡希厚厚的灰色眉毛上扬了一下。

 

“你到那以后,我来照顾你,”我说,“我会把它视为我对一位圣哲的服务。”

 

他站起了身。“好吧,”他说。“我现在就去那。走哪个方向?”

 

“现在就走?”我说,“如果你不能等我们的话,这里是300卢比。路那边就有个车站。”

 

他把钱放进头巾。我想:“也许他不想用他的手碰这个钱。”

 

“我们去之前,在德里还有点事,”我说,“我们今天下午再见。这是纳若塔摩的手机号码。你到了以后可以找公用电话亭给我们电话。”

 

我把手机号码抄在一张便条纸上,递给了他。他弯腰,拾起很少的几件行李,用布仔细地把它们包好,然后就从公园走了出去。

 

“这就是印度,” 看着他的背影,我对纳若塔摩说。“只有在这里,你才可以遇到像他那样的人,收到通知二话不说,拿起东西就走人,不需要任何提前的安排。这简直不可思议。”

 

当德里的店铺早10点开始营业后,我们就开始了购物。一个小时以后,纳若塔摩的手机响了起来。正是噢姆·帕茹阿卡希。“他已经在温达文了,” 纳若塔摩说,“他直接就去了那。”

 

我微笑,“他是很专注的一个人。”我说。

 

“他用的就是益世康(ISKCON)庙宇对面的那个公用电话亭,” 纳若塔摩说,“他想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你将它引到朝圣路上那棵奎师那巴拉茹阿玛树,你让他在那里等我们过去。”我说。

 

我们那天下午在温达文见到了噢姆·帕茹阿卡希。正如我所预料的,他沉入在冥想之中。“在你住的地方,给他安排一个房间,”我对纳若塔摩说,“然后给他准备一些普萨达姆。”

 

第二天早晨,我给纳若塔摩打了个电话,“情况如何?”

 

“我们不到清晨就起来了,” 纳若塔摩说,“我们已经拜访好了温达文七座最主要的庙宇。”

 

“太好了,”我说,“噢姆·帕茹阿卡希喜欢布茹阿加吗?”

 

“他在敬畏中。我们现在正打算去雅沐那河沐浴。” 纳若塔摩说。

 

那天下午午餐的时候,噢姆·帕茹阿卡希很仔细地打量我。“你状况不太好,”他说,“你看上去筋疲力尽。腰弯了,眼睛下面有圈圈。怎么回事?”

 

我想了会儿。“你在一个地方坐了40年练习瑜伽,”我说,“我在西方也花了一样长的时间旅行和传扬梵歌。”

 

“那我来教你瑜伽,”他说,“它会让你情况很快好起来。”

 

我从来没想过要练习瑜伽,但当噢姆·帕茹阿卡希表示要教我的时候,我接受了。那天晚上在一个走廊里,他教了我第一堂课。很快非常明显,他和我分享八步瑜伽的热情丝毫不逊于我和他分享奉爱瑜伽的热情。一个接着一个,他带着我做经典的瑜伽体位。但我没法跟上他的节奏,我向后一倒靠在了墙壁上。这让他看起来有点心神不宁。

 

“耐心点,”我和他说,“你从9岁开始练习,而我现在60岁了。”

 

随后,荣耀完普萨达姆之后的休息时间,我对他说,“噢姆·帕茹阿卡希,你在八步瑜伽上有那么高的造诣,但在梵歌里,奎师那说:

 

‘yoginam api sarvesam
mad gatenantar atmana
sraddhavan bhajate yo mam
sa me yuktatamo matah

 

“在所有的瑜伽师中,谁对我信仰坚定,长处我中,内心时刻想着我,以超然的爱心服务于我,谁就通过瑜伽和我最亲密地连在一起,谁就是最高级的瑜伽师,这就是我的意见。”(博伽梵歌 6章第47诗节)

 

“通过思辨瑜伽和八步瑜伽,一个人可以获得神圣的知识和神秘力量,”我说,“但是,对想要满足心灵来说,这还不够。灵魂期盼着爱,或者说巴克提,而奎师那就是至尊的爱人。这就是为什么朝圣者来温达文,来寻找奎师那。”

 

噢姆·帕茹阿卡希保持在一个瑜伽坐姿中,坐直着身体,双眼合着。

 

“噢姆·帕茹阿卡希,”我说,“你明白吗?”

 

他睁开了眼睛,环顾温达文美丽的风光。背景里有庙宇中铃铛的响声,孔雀在叫唤,附近有一些圣人们在唱赞歌。

 

“耐心点,”他微笑着对我说,“你在你年轻的时候走上了奉爱之路。而我现在已经50岁了。”

 

第二天,纳若塔摩继续带着噢姆·帕茹阿卡希拜访温达文的各个圣地。他们访问了很多庙宇,比如茹阿萨塔利(Rasastali),茹阿萨之舞的地方,还有宛西瓦特 (Vamsivat),奎师那用笛子呼唤牧牛姑娘的森林。他们当晚回来的时候,我可以感觉噢姆·帕茹阿卡希,已被他的朝圣之旅深深触动了。

 

但第二天早晨早餐的时候,他沉默了。我把他请到了我的房间。我们都坐下以后,我拉过了他的手。“噢姆·帕茹阿卡希,”我说,“你年纪开始大了。你没有家也一无所有。你弃绝,苦行,且在瑜伽之路上卓有成就。我想给你在温达文这找个房间住下,培养奎师那意识/知觉。你可以和奎师那的奉献者联谊,然后念诵圣名。这对你是自然而然的一步,我会帮助照顾你。”

 

让我惊讶的是,噢姆·帕茹阿卡希开始念诵哈瑞奎师那,念了几分钟他停了下来。“我还需要点时间”他说。

 

然后如同他来时的迅速,他开始准备走了。他捡起为数不多的行李,然后向大门走去,展示出的弃绝如同那时他离开德里公园一样。

 

“噢姆·帕茹阿卡希!”我叫到,“你去哪儿?”

 

“我回那个公园”他头也不回地答道。然后他停了一下,扭头看着我,“但有一天我会回来,”他说,“你们的温达文是个特别的地方。我以前从不知道有这样的地方。”

 

jnatam kanabhujam matam paricitaivanviksiki siksita
mimamsa viditaiva sankhya saranir yoge vitirna matih
vedantah parisilitah sa rabhasam kintu sphuran madhuri
dhara kacana nandusunu murali mac cittam akarsati

 

“我很仔细地理解了Kanadaparamanuvada哲学。我也仔细研读了Gautamanyaya哲学。我知道Jaiminikarma-mimamsa哲学。我已经行走在假卡皮拉的三可亚哲学之路上。我将我的心意置于帕坦加利的瑜珈哲学之中。我热衷于学习维亚萨的终极韦达哲学。然而所有这些都吸引不了我。是南达之子(Nandasunu)的笛子流淌出的甜美之浪吸引了我的心。”

 

(圣萨尔瓦包玛·巴塔查尔亚,引述自圣茹帕·哥斯瓦米Padyavali一书,第100诗节)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