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旅行传教士日记 >> 正文
 第十卷第十三章我们真幸运能看到它!  
 作者:HH Indradyumna Swami    教导来源:traveling-preacher.com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2-10  【
 

我们真幸运能看到它!

 

第十卷第十三章

200981-822日,波兰

 

  “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电话另一端的女人尖叫道。

 

  当我进办公室时我能听见她对南迪妮·达西说的每个字:“绝不!我绝不会把我的学校租给你们这些人!一百万年内都不会!”说着,她挂了电话。

 

  “天啊,”我说。“那是谁?”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Woodstock)场地附近一个学校的女主管,”南迪妮说。“她拒绝把它租给我们。这确实是个难题,因为会有400位奉献者来帮助我们。”

 

  “去年我们租了三所学校来安顿奉献者,”佳亚塔姆·达斯说。“但两所学校正在装修。今年我们到现在只有一所学校。”

 

  “为了租学校每年我都跟这同一个女人接触,”南迪妮说,“每年她都毫不动摇地拒绝了。她认为我们是个危险的宗派。”

 

  “怎么办?”我说。

 

  “我会尝试最后的方法,”南迪妮说。“我打算叫那个镇的镇长同她说。他是我们的朋友。也许他能影响她。”

 

  第二天下午在外面齐颂圣名时我接到了南迪妮打来的电话。“我们得到那所学校了!”她喊道。

 

  “那女主管同意了?”我说。

 

  “不完全是,”南迪妮说。“镇长迫使她把学校租给我们。他告诉她如果她不租的话她可能失去工作。那不令人愉快,但起作用了。”

 

  几天后我们250个奉献者组成的节日队伍离开了波罗的海海岸向西南方的伍德斯托克节日会场进发。几天后另外150个奉献者从乌克兰、俄罗斯和其它欧洲国家来跟我们汇合了。

 

  “今年的伍德斯托克节日会非常特殊,”当我们开始组织人力资源会议时佳亚塔姆说。“迈克尔·朗(Michael Lang)将会是嘉宾之一。他是四十年前在美国组织伍德斯托克盛会的人。”

 

  “那很好啊,”我说。

 

  “这是第十五届波兰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佳亚塔姆继续道。“组织者Jurek Owsiak在做大规模的宣传。他们期望来的年轻人比以往更多。”

 

  “……垮台有二十年了,”南迪妮说,“因此Jurek也邀请了把民主政治带入波兰的莱赫·瓦文萨(Lech Walesa),他在后来成了国家总统。”

 

  “阵容不少啊,”我说。

 

  我们的安装工人从一开始就是伍德斯托克节的一部分,经验丰富,他们在盛会开始前几天就搭建好了我们的场地——奎师那的和平村。我们巨大的七十米长帐篷和二十个小一些的帐篷高耸在我们一英亩的场地上,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一天上午当我们驶过时一个奉献者耸了耸肩。“没什么新东西,”他说。“看起来总是同一个样子。”

 

  “不敢想当然,”我说。“每年我们都得感谢奎师那给予我们触动数十万人心灵的机会。实际上节日里每个人都会穿过我们的村子。还有什么别的地方奉献者能有机会做这样规模的传教呢?”

 

  在第一天Jurek邀请我们上主舞台参加开幕式,连同我们来自印度的十五位华美舞蹈家一起。当我们到达时,25万年轻人已经聚集在舞台前面了。我们让自己尽可能靠前。几位要人走过我们时,我的神兄弟帕提塔·帕瓦那·达斯注意到了莱赫·瓦文萨并同他握手。

 

  “我来自美国,”帕提塔·帕瓦那说。“在旧金山他们以您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瓦文萨看起来很高兴。他继续向前走时,队伍慢下来了片刻,他在我面前停住了。我听说他是个坚定的天主教徒而且不支持我们的运动,因此我抓住这个机会尽力与他交朋友。

 

  “瓦文萨先生,”我说,“您做了一件勇敢的事,在……前站起来。您的勇气帮助这个国家带来民主和宗教自由。我代表我们的运动想亲自感谢您。”

 

  他有点吃惊和不安,但片刻后他面带微笑放松了下来。“不用谢,”他说。

 

  几分钟后他在对一大群孩子讲话,欢迎他们来到伍德斯托克。然后他们给了他一轮充满热情、长时间热烈的掌声。然后另一位要人讲话,而孩子们也给他大声鼓掌。最后Jurek宣布节日开幕,一个摇滚乐队开始演奏。随着要人们陆续退场,我把手伸向在莱赫·瓦文萨之后讲话的那个男人。

 

  “哈瑞奎师那,”我说。“谢谢您的精彩讲话。”

 

  令我惊奇的是,那人拉近我吻了我的脸颊。“我知道您是谁,”他说,“我清楚您在做的工作。我想让您知道我因此而爱您并很感激。”说到那儿他便离开了。

 

  人们离开舞台时很乱。我抓住一个舞台技师并指着那个吻我的人。“那人是谁?”我说。

 

  “波兰最著名的电影制片人之一,”他答道。但当他说到他的名字时他的声音被乐队的演奏声淹没了。

 

  “噢很好,”我想,“那位电影制片人欣赏我们。也许奎师那会安排我们再次见面。”

 

  我们每天上午10点开放我们的村子。几分钟内“和平之粮”帐篷前就排起了庞大的等着领取帕萨达姆的队伍。一天我正在帮着派发时一个俄罗斯奉献者来到了我面前。

 

  “玛哈茹阿佳,”他通过一位翻译说,“有个排队的年轻人没有一点钱。他一直把这张旧纸片给我看。他坚持说他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

 

  我拿起纸片惊奇地看到上面是我的笔迹。上面的日期是2004818日。上面写着:

 

亲爱的帕布们,

 

  这个男孩是我的朋友。今天在檀车节期间他在主佳格那特的战车前扫了几个小时的马路。他爱唱颂哈瑞奎师那并在狂喜中跳舞。他没有钱,所以请允许他在整个节日期间免费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帕萨达姆。

 

因卓丢姆那·斯瓦米。

 

  “那是我五年前写的。”我说。

 

  “我告诉他了,”俄罗斯奉献者说,“但他说您告诉他檀车节游行是永恒的因此那纸片永远都有效。”

 

  我大笑起来。“那么好吧,”我说,“让他在未来的任何时候都和我们同吃。”

 

  如每年一样,每天我们在穿过大场地中心的大路上举行几个小时的檀车节。在某处道路是如此的拥挤,仅前进三十米就要花一个小时。奉献者们毫不介意。我们只是唱的更大声跳的更热情,孩子们也加入进来了。

 

  一天上午我们听到Jurek在电台、电视和报纸上通告要求人们不要再来伍德斯托克了。“现在这里的人超过了45万,”他在说。“我们没有接纳更多人的基础设施。待在家里等候进一步的消息。”

 

  “那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年轻人来要帕萨达姆,”我对佳亚塔姆说。这是在伍德斯托克有过的最大的人群。我从未见过这样庞大的队伍。厨师们估计我们会派发远远超过13万盘的食物。

 

  “实际上,这么多的年轻人赶来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佳亚塔姆小声笑着说。“他们在抵制所有其他的食物摊子。”

 

  “真的吗?”我说。“为什么?”

 

  “那些摊主意识到今年来了更多的人时,他们提高了价格,”佳亚塔姆说。“孩子们不喜欢那样,所以抵制他们。有传言说奎师那的和平村是吃东西最好的地方而且不贵。因此孩子们要么在这里吃要么步行三公里进城买东西。”

 

  如往常一样,我们提供了娱乐项目。在我们的小帐篷里有瑜珈课,牧牛女脸上的装饰点,书,占星服务,商店和问答服务。晚上,不同的乐队在我们主帐篷里的舞台上演出。六千个年轻人挤进帐篷听玛杜芒嘎拉·达斯和他的名为“嘎嘎”的朋克乐队演奏,乐队始于二十世纪90年代早期。他使他们都边唱着哈瑞奎师那边跳着舞。

 

  每晚我们都在曼陀罗摇滚帐篷里安排了BB·哥文达·玛哈茹阿佳和他的丝绸之路巴赞乐队的节目。他的克依尔坦在伍德斯托克很出名,因此每晚帐篷里都挤满了奉献者和非奉献者。对我而言,那些晚上最甜美的部分之一就是观看路过的人们被玛哈茹阿佳旋律优美的唱颂吸引到里面。

 

  在第一个晚上我留意到三个中年妇女站在帐篷的入口处嘲笑奚落着克依尔坦。玛哈茹阿佳正在领着一个爆炸性的克依尔坦,三百个人在帐篷里到处又唱又跳。

 

  接下来的晚上当玛哈茹阿佳让每个人随着轻快的旋律摇摆时那些妇女们来了。着迷于优美的这一切,她们被吸引进了帐篷。她们站着观看了几个小时。

 

  第三个晚上,她们早早地来了,当唱颂开始时她们站在了人群中央。她们向上看着帐篷内壁,我们在那里有一个展示玛哈曼陀罗的横幅。看到她们开始和其他人一起唱颂时,我睁大了眼睛。后来我看到她们疯狂地和人们一起跳舞。

 

  在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晚上那些妇女们是唱得最大声也是跳得最疯狂的人。因为她们的年龄,她们吸引了路过帐篷的旁观者。克依尔坦一直进行到半夜。当她们尽情跳舞时我没法把目光从她们身上移开,她们的手臂高高举起,用尽力气大声唱着哈瑞奎师那。

 

  当克依尔坦接近尾声时,南迪妮和佳亚塔姆进来了。他们都为了组织节日辛苦地工作,我想他们看到奉献者和孩子们在玛哈茹阿佳的克依尔坦中有多快乐。我招手让他们到舞台上来。

 

  “难道这不奇妙吗,南迪妮?”我说。“这就是精髓,我们节日的核心。”

 

  “真是这样,”她说。

 

  我指着在最前面又唱又跳的那三个中年妇女。“就看看这些妇女们,”我说。“她们每晚都和我们在一起。她们喜爱克依尔坦。”

 

  “我知道,”南迪妮说。

 

  “噢?”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南迪妮微笑了。“您看见中间的那个了吗?”她说。“那是我们正住在里面的那个大学校的主管,就是她这么多年来拒绝把学校租给我们。另外两个是她的秘书。”

 

  我沉默了片刻。“这怎么可能呢?”最后我说。“她对我们那么不友好。”

 

  “今天上午她来和我说话,”南迪妮仍然微笑着说。“她告诉我第一天她来到我们的村子,为明年为啥她不应该把学校租给我们找理由。她留意到她所认为的那么多毛病,但她说当她站在曼陀摇滚帐篷外面时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听着哥文达·玛哈茹阿佳的克依尔坦,她的内心发生了转变。起初她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某些东西吸引了她使她在第二个晚上再次回来。她说那唱颂是她曾听过的最优美的声音,她听呆了。”

 

  “第二个晚上她想亲身体验,因此她和她的秘书就站在帐篷中间。当克依尔坦开始时她们看到了墙上的曼陀罗开始了吟唱。突然,我们的一个女孩子把她们拉进了克依尔坦。她们被彻底转变了。她说来年我们可以用她的学校,她甚至恳求我用它。”

 

  BB·哥文达·玛哈茹阿佳把克依尔坦缓慢地带向结尾,我看到那主管和她的两个秘书闭着眼睛站在那里,缓慢地前后摇摆。克依尔坦结束时她们谁都没动。她们只是站着品味唱颂圣名的甜美。

 

  “今年的伍德斯托克真的很特别,”我对南迪妮说,“但没有什么事情比得上圣名这次奇迹般的逍遥活动。我们真幸运能看到它!”

 

  tunde tandavini ratim vitanute tundavali labdhaye

  karna kroda kadambini ghatayate karnarbudebhyah sprham

  cetah prangana sangini vijayate sarvendriyanam krtim

  no jane janita kiyabdhir amrtaih krsneti varna dvayi

 

  “我不知KRS-NA这两个音节产生了多少甘露。当奎师那的圣名被吟唱时,它显得像是在嘴里跳舞。然后我们想要许许多多张嘴。当那圣名进入耳孔时,我们想要几百万只耳朵。当圣名在心中的庭院里起舞时,它征服了心念的活动,因此所有感官都变得迟钝了。”[Vidagdha-Madhava 1.12]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