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旅行传教士日记 >> 正文
 第十卷第四章 一个艰难的地方  
 作者:HH Indradyumna Swami    教导来源:travelingmonk.com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8-17  【
 

第十卷第四章

2009422

 

一个艰难的地方

 

圣帕拉达·达斯和我在我们的澳大利亚之行后飞往的美国不是一年前我拜访过的美国。那个国家伴随着金融问题陷入了萧条和绝望。失业率达到了二十五年来的最高点。自2008年年初起已经有510万人失业了。

 

收回抵押房产超过一百万起在房地产业上笼罩了一层阴影,在整个国家泛起了绝望的涟漪。特别扰乱人心的是一个报道说今年150万的儿童将会无家可归。汽车销售量跌了百分之五十。美国邮政局正在考虑把每周的递送服务减少一天。旅游业下跌了百分之二十。

 

每个人似乎都受到了影响。与我谈话的很多人说他们将会需要第二份工作,并在选择更短的假期和没那么贵的家。一个店主告诉我说他的婚纱销量减少了百分之三十。“新娘们是在避免浪费,” 他说。“她们在用朋友的旧婚纱。”

 

在加利福尼亚,一个州参议员居然提议卖掉圣昆丁(San Quentin),一个432英亩的监狱,在那里可以眺望旧金山海湾令人惊叹的景色。

 

“我们的狱友们不需要海景,”他说。他估计那地产能赚20亿美元,即使在一个萧条的市场。它会帮助到世界上第八大,但是正在衰退的经济体系的保险箱。

 

旅行临近结束,我正走在西福吉尼亚的新温达文的土地上时,一个奉献者转向我。“玛哈茹阿佳,” 他说,“那萧条影响了您在美国的募款吗?”

 

“当然,” 我回答说。

 

“今年夏天您能在波兰做您的节日旅行吗?” 他问。

 

“我们会想办法的,” 我说。

 

“噢,” 他摇着头说,“这真的是艰难岁月。”

 

“那不总是没有积极意义的,” 我说。“艰难的岁月是传播奎师那意识的最佳时机。前天我读到在这个国家的许多教区里教堂的到场人数上升了百分之十。”

 

“真的吗?” 他说。

 

“在博伽梵歌里,” 我说,“奎师那把痛苦列为人们转向祂的四个原因之一。”

catur vidha bhajante mam

janah sukrtino 'rjuna

arto jijnasur arthahi

jnani ca bharatarsabha

“噢巴茹阿特后裔中最优秀的人啊,四种虔诚的人开始为我做奉献服务——痛苦之人,欲求财富之人,寻根究底之人和寻求知识之人。”(博伽梵歌716

 

我的神兄弟阿克依拉南达·达斯开口了。“是的,” 他说。“我有大量关于困难是如何推动人们开始灵性生活的经历。我和ISKCON监狱部门共事,在整个俄亥俄州的监狱里传教。许多囚犯愿意接受我们的教导。”

 

“一个监狱部门会是一个不寻常的服务,” 我说。

 

“在圣帕布帕德来美国前,他于1962年在德里的提哈(Tihar)监狱开始监狱传教,” 阿克依拉南达说。“在七十年代早期ISKCON奉献者在美国这里做了同样的尝试。但是在八十年代晚期一个名为禅卓舍卡(Chandrasekara)·达斯的奉献者才实际发展了这个部门。”

 

“当时他住在新奥尔良庙里,注意到许多圣帕布帕德的书躺在四处没被使用。他送了一些书到路易斯安那州立监狱图书馆。囚犯们开始给他写信,最终他开始探访他们。现在他一年给美国监狱囚犯们写超过一千五百封信并且有一个奉献者团队在全国各地帮助他。”

 

“你是怎么参与进去的?” 我问。

 

“几年前我听说了这个计划,” 阿克依拉南达说,“我写信给禅卓舍卡问我是否能帮忙。随后我联系了在俄亥俄州杨斯顿(Youngstown)我住处附近的一个监狱。我告诉监狱当局我是一个传教士并且想照顾那些囚犯。他们让我上了一个教我关于监狱系统的课程。它包括如何处理监狱骚乱,如果被胁作人质该怎么做,如何使用MACE(使人短暂丧失某些生理机能的药剂) ——都是那类东西。”

 

“那挺有趣,” 我说。

 

“然后我在那个监狱开始了每周一次的晚间节目,” 他继续说。“在我开始节目的前一天,那的主要牧师告诉我,‘这会是你的一生中最棒的经历。’而我的确发现事实如此。一些囚犯非常认真地对待奎师那意识,可能因为物质生活痛苦的不断提醒。他们有些人取得了迅速的灵性进步。我照顾的一位男士最近在监狱里接受了启迪。”

 

我扬起了眉毛。

 

“没错,”阿克依拉南达说。“阿伦是牙买加人,被判谋杀罪。几年前三个白人霸权主义者在一个酒吧里攻击了他。他们在他的头上打破了一个瓶子并殴打了他。一个小时后,他在一阵盛怒之下开车碾过他们并杀死了他们中的一个。他被判了十五年监禁。他在狱中变得悔恨和痛苦。当我遇到他时他正在寻求灵性生活的抉择。他立即开始修习奎师那意识。

 

“他有大量的时间来念诵和阅读圣帕布帕德的书,因为他们在杨斯顿没有活儿给两千个囚犯来干。他告诉我如果你不做些像奎师那意识那样有益的事情,你就会被卷入帮派活动。在那监狱里有大量像M13或者雅利安人或者黑人兄弟会那样的帮派。有时他们之间有暴力冲突。他们有些人甚至在监狱里继续他们的毒品贸易。”

 

“那怎么可能呢?” 我问道。

 

“无论如何他们做了,”他回答说。“他们在电话交谈或者在与探访者的谈话中使用密码。他们通过家庭成员传出便条并且有时甚至贿赂看守为他们传递消息。那里是完整的另一个世界。”

 

“在他与我们的初步接触后,阿伦开始有规律地修习奎师那意识。三年后他问我是否能让他与一位ISKCON的灵性导师联系上。他开始与巴克提玛尔哥·斯瓦米(Bhaktimarg Swami)通信。第二年我们安排玛哈茹阿佳来监狱并启迪了他。”

 

“那在监狱里引起了好一阵轰动。全体同狱犯人都在谈论着一个神秘的事件。当然,我们不能做火祭,但玛哈茹阿佳发表了一个演讲,在阿伦的念珠上念了一圈并给了他那个名字:阿尔诸那·达斯。”

 

“几天后阿尔诸那·达斯让另一个囚犯把玛哈曼陀纹在了他的背上。在监狱里纹身是被严格禁止的。如果一个囚犯因为有了新纹身而被抓到,他会立即被单独监禁。但是阿尔诸那碰运气尝试了。他说帮派成员通过他们的纹身来确认身份而他想明确他是奎师那队伍中的一员,即使他是监狱里唯一的被启迪了的奉献者。”

 

“另一个囚犯究竟是怎样给他纹身的呢?” 我问道。

 

“他们用一个他们从磁带录音机里取出的小马达和一根浸在通过烧焦而变黑的婴儿油里的U形钉,”他回答说。“那是个原始的方法,但我见过那些囚犯身上的一些相当令人惊异的纹身。”

 

“阿尔诸那本人是个有艺术才华的人,而他现在正在为几个奉献者的书绘画插图。他行为良好的话他有可能在十年后被释放。当他确实出去后他想派发圣帕布帕德的书,因为他看到了它们在多大程度上帮助了他。”

 

“有囚犯在他们被释放后在奎师那意识中变得积极吗?”我问道。

 

“有很多,” 阿克依拉南达回答说。“。本·贝克尔,前身是雅利安兄弟会的成员。他在监狱里呆过而现在是一个专心致志的传教士。他对他的生活有一个为了弃绝帮派并开始走上奎师那意识的非暴力之途的契约。”

 

“另一个进入我的脑海的奉献者是桑克依尔坦-雅格亚·达斯,巴克提·提尔塔·玛哈茹阿佳的一个门徒。在七十年代早期,他在入狱前加入了运动并旅行了几年。那时他和茹阿达·达牟达尔旅行桑克依尔坦车队一起派书。不幸的是,一段时间后他离开了运动并参与了贩卖毒品。他最终被捕并在监狱里呆了很多年。在他被释放后他再次在派书中变得非常积极。他还积极帮助在华盛顿地区的生命之粮计划的施行。”

 

“哈?” 一个奉献者说。“为什么他因为卖一些毒品而被关进监狱呢?”

 

“不是一些毒品,” 阿克依拉南达说。“他在他的时代里的那些毒贩中以大麻先生著称。一次他走私了一整船的大麻入境。他拥有五个家,一架利尔喷气机,一艘三十五英尺长的游艇和一辆梅赛德斯加长轿车。他有两百个人为他工作。他是个大腕。”

 

“哦!” 那奉献者说。

 

“在他贩毒期间他有时会在机场遇到奉献者在卖书,”阿克依拉南达继续道。“他总是会通过为一本书而给一千美元的捐款而令他们感到惊讶。

 

“在对他的审判中他被宣布带了价值超过三亿美元的大麻入境。法官把判决书扔向他并给他判了在联邦监狱里的十年监禁。他面临着十年的监禁,内心发生了改变并决定再次成为一个奉献者。

 

“当他到达监狱开始服刑时,他的一些已经被监禁的同伙已经给他安排了一间配备有电视机的特殊牢房和给他洗衣服的人。那是整个监狱里的重大新闻:‘那大麻来了。’

 

“但是当他到达时他让他以前的老友们吃了一惊。他对他们为他提供的设施没有兴趣。每天他都会邀请他们来他的牢房和他一起唱颂并上一堂圣典博伽瓦谭课。他鼓励他们成为素食者。他设计了一套课程来用博伽梵歌教一些不识字的囚犯阅读。在特殊的日子里他会在崇拜神像的地方安排节目。在那里他会用面包来制作佳甘纳特神像并举行阿尔提和和大型克依尔坦。

 

“就像阿尔诸那·达斯,他明智地使用他的时间。他想到他未来的奉献服务,在俄亥俄大学取得了一个两年学习的学位并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取得了一个农业学位。”

 

“当他看到锡克教派的成员被允许在狱中戴头巾时,他成功地争取到了在任何时候戴颈珠和携带念珠袋的权力。他甚至使监狱系统付钱请萨尼亚西来讲课。他在任何一次都有至少五至十个奉献者在修习奎师那意识。”

 

“他通过保持那院子的洁净和使用小石块和水泥废料来建了一个有喷泉的完整花园引起了监狱当局的注意。当他被释放时监狱长和他开玩笑。‘也许你可以呆久一点儿,’他说。

 

“在他被释放后他接受了巴克提·提尔塔·玛哈茹阿佳的启迪并立即着手我提到的在华盛顿的服务。”

 

一个奉献者轻声笑了。“似乎监狱是对奎师那意识变得认真的一个好地方,” 他说。

 

“那是事实,” 我说,“但是我们已经在一个艰难的地方而且不必最后落到入狱的地步来变得认真对待灵性生活。我们所居住的世界在梵文里被称作杜尔嘎-达玛,意思是物质存在的监狱。有四堵高墙围着这巨大的监狱:生、老、病、死。当一个人认识到这一点时,他变得认真对待奉爱服务并努力尽快回归家园、回归神首。”

 

那天晚上我找到了引自圣帕布帕德说过的话的一段文字:“有时我在新德里被邀请去给那些囚犯们一些好的教训。因此我看到过那么多的囚犯。他们被铁链铐着,铁链。我们也被铁链束缚在这里,而那铁链是什么?那是我们的感官享乐。是的。我们被感官享乐束缚在这物质世界里。那就是全部。因此如果我们想中断我们的监狱生活,那第一个征兆会是把这感官享乐降到最低限度或者控制那些感官享乐。”[《博伽梵歌》讲课,1966427日,纽约]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