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旅行传教士日记 >> 正文
 新喀里多尼亚的分享  
 作者:HH Indradyumna Swami    教导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19  【
 

新喀里多尼亚的分享

 

  这是哪里?那可怕的故事又是什么?

  信是从新喀里多尼亚通过航空特快邮寄而来的。坐在澳大利亚悉尼中心的办公室里,我把这些印着热带海岛的五颜六色的邮票放在一起。

  “新喀里多尼亚究竟在哪里?”我询问普瑞亚瓦尔塔(Priyavrata),他正好奇地从我身后看着这些邮票。

  “在南太平洋!”刚走进来的阿吉塔说,“您难道没有学过地理?它是法国的领土。”

  打开信件,我思索着谁会从南太平洋写信给我呢?原来是我在法国的老朋友玛哈巴嘎瓦特·达斯(MahabhagavataDasa)。他三年前举家搬到了新喀里多尼亚,在那里开设了一个哈瑞奎师那庙。有点和其他的奉献者隔绝,现在他邀请我到岛上小住一到两个月,并协助传播奎师那知觉。

  “在这里有很多机会接近法国人,”玛哈巴嘎瓦特写道,“而且气候宜人。”

  “看看他提到的是法国人,”阿吉塔说,“他提到的不是美拉尼西亚人,但是他们才是在岛上居住了上千年的主人。几年以前他们中有些人就想独立,但是投票的结果显示,大部分的居民还是希望能够保持在法属的状态,目前法国和本土居民之间还是存在着一些紧张气氛。”

  “帕布们,你们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想法?”我问道,“不然我们去岛上住上几周?”

  他们咧着嘴笑了,欣然接受了我的建议。

  一周以后,我们一行6人从悉尼乘飞机出发,我们带着书、鼓、铙钹,前往新喀里多尼亚的首都努美阿,它在悉尼的东北部,大约2000公里之外的南太平洋上。

  当天傍晚,我们乘坐的波音727在新喀里多尼亚上空盘旋准备着陆时,橙红色的夕阳在广阔的地平线上撒下了蔚为壮观的背景,绿色的岛屿仿佛一颗翡翠点缀着蓝绿色的海洋。飞机着陆后,舱门打开,一股温暖的热带清风向我们迎面扑来。

  普瑞亚瓦尔塔开玩笑着说:”我觉得我会喜欢上这里。”

  经过入关的一系列手续,我们看到了玛哈巴嘎瓦特·达斯正和他的妻子哥文达·莫黑妮·达西以及14岁的儿子拉珂丝蜜·纳茹阿亚那·达斯,满面热切地在外面等着我们。

  “帕布们,非常感谢你们的光临,”玛哈巴嘎瓦特边说,边把香气扑鼻的花环戴在每位奉献者的脖颈上。

  在回到庙里的路上,玛哈巴嘎瓦特向我们解释了他们在岛上的情况。

  “我们已经在这里3年了”他说,“我们这里有个简易的中心和素食餐厅,就在城郊,我们每天大概有75位客人光临。”

  “他们都是欧洲人吗?”我问。

  “大部分是的,”他说,“但是时不时的会有当地的居民光顾,你知道这里有些紧张空气吗?”

  “是的,我听说了。”我回答道。

  “我们在欧洲人的活动区域上门派发了很多书籍,”玛哈巴嘎瓦特介绍说。

  “那对于美拉尼西亚人呢?”我问。

  “在首都努美阿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到村里去派书就很危险了,”他说,“没有外人会去那里。”

  我们的汽车嘎然停在哈瑞奎师那餐厅的前面。

  我们坐下来荣耀帕萨达姆,在长途旅行之后每个人都是饥肠辘辘,我注意到玛哈巴嘎瓦特在厨房和他的妻子说着什么,他好像猜出了我的心思,她不同意地摇着头,并向我们的餐桌走过来。

  “玛哈茹阿佳,实在抱歉,”她说,“没有人可以进入到那些村子,我们听到了些很恐怖的传言。”

  “我们可不是去那里获取任何东西,”阿吉塔说。“他们应该能看出,我们的到访是给予——奎师那知觉,”

  “但是他们怎么能判断我们给予的是和上帝有关的信息呢?”她反问。

  “知道与否,”我说“奎师那的圣名将会使气氛变得非常吉祥,并且帕萨达姆是破冰的良方!”

  这时的玛哈巴嘎瓦特已是确信十足,他说我们应该制定一个计划。

  “这个计划很简单,”我说,“就像在世界的其它地方一样,我们将唱颂哈瑞奎师那,并且派发书籍和帕萨达姆。如果有任何问题,我们就依靠奎师那。”

  每个人都积极地利用下午和晚上的时间准备第二天的远足,整个庙宇充盈着喜悦和激动,奉献者们兴致昂扬地在厨房烹制美味的帕萨达姆,把书籍、乐器装上货车。

  “一定要把帕萨达姆做到一流,”我提出要求。“这是我们的终极武器。”

  深夜,一切终于准备就绪,我们满怀着希望进入了梦乡。

  我们在太阳升起之前醒来,7点左右,我们完成了早间的功课,奉献者们今天好像特别地用心地念诵,他们是在奎师那的圣名中寻求庇护。虽然很乐观,我们还是意识到风险是不无存在的。

  我们在9点钟之前出发,车上满载着克伊尔坦驶向城外。当进入丛林,在山间蜿蜒盘旋的时候,热气腾腾的帕萨达姆把车窗熏得雾蒙蒙的。

  大约两个小时后,我们开下了山路,进入了一个山谷。我们看到一个个的小村庄星星点点地散落在各处。有些美拉尼西亚人还居住在传统的茅草里,屋顶上炊烟袅袅,在进村子的路边,也点缀着一些稍显现代的住房。

  “我们先进哪个村子呢?”玛哈巴嘎瓦特问。

  “去那个吧,”我指着山谷中间的村子说。“如果我们成功了,我们可以从那里再去到别的村子。”

  从铺着沥青的主路下来,我们开在一条脏兮兮的路上向村子驶去。大约30分钟以后,我们在一群房子面前停了下来,没有见到任何人的踪影。

  “人都在哪儿呢?”普瑞亚瓦尔塔询问着,声音里透露着担心。“也许去田里干活儿了,”阿吉塔回答,“很可能妇女和孩子还是在家里。”

  “我们出去沿着村子克伊尔坦吧,”我提议,“带着帕萨达姆。”

  我们开始唱颂。很快家家户户的门都开始敞开了,里面的居民向我们走来,笑容可掬地迎接我们。突然之间,我们被好奇和询问的脸庞包围起来。我们开始派发帕萨达姆,使队伍停滞了一下。很快人们就回来要第二盘、第三盘帕萨达姆。

  我向玛哈巴嘎瓦特挤挤眼睛。“关于恐怖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了,”我说。

  在一个小时内,我们派出了所有的哈拉瓦,并且挨家挨户的唱颂,所有的恐惧都烟消雨散了,我们吸引了一群村童跟在后面。我们确信,这个简单的程序一定能把奎师那知觉带给新喀里多尼亚岛上的每一个村庄。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