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古茹教诲 >> 正文
 1999年维阿萨·普伽 Giriraj Swami的讲话  
 作者:给瑞茹阿佳·斯瓦米    教导来源:devotee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5-31  【
 
Giriraj Swami关于Srila Tamal Krishna Goswami Maharaja的Vyasa-puja的一次讲话
1999年7月3日,德克萨斯,休斯顿

  “Vyasa是Sanjaya的灵性导师。而Sanjaya承认说是由于Vyasa的仁慈他才得以理解至尊人格首神。这便意味着一个人不是直接了解奎师那,而是通过灵性导师这一媒介。灵性导师是透明的媒介,尽管体验本身也的确是直接的。这便是使徒传系的神秘之处。
  “其实直接聆听奎师那和通过如Vyasa这样的真正灵性导师而聆听奎师那是没有区别的。灵性导师也是Vyasadeva的代表。因此,根据韦达制度,门徒在灵性导师生日这天举行一种仪式,称之为Vyasa-Puja。”
  ----〈博伽梵歌原义〉(18.75要旨)

  在Adi Purana中,主奎师那告诉Arjuna:“那些自称为我的奉献者的人不是我的奉献者。但那些作为我的奉献者的奉献者的人才是我真正的奉献者。”圣恩Tamal Krishna Goswami Maharaja是圣帕布帕德最为坚定的奉献者和门徒。圣帕布帕德将那么多工作都托付给了他。Guru Bhakti家我的房间里墙上有一幅Londonisvara的画。看到这幅画我便不由想起Goswami Maharaja曾是如何协助圣帕布帕德的,那是在一次逍遥时光中,圣帕布帕德简直就是从一位印度教徒绅士家盗取Londonisvara并将其带回而作为ISKCON第一对巨型Radha-Krishna的大理石神像。而当我开始想到圣帕布帕德的使命以及Goswami Maharaja曾如何协助他时,我发现ISKCON的大部分历史都写满了Tamal Krishna Goswami对圣恩帕布帕德的服务。
  但正如奎师那喜欢一位奉献者去服务他别的奉献者而超过喜欢他直接服务奎师那自己,我有时觉得当一位门徒去照顾圣帕布帕德别的门徒和仆人时,圣帕布帕德也是更受取悦。而今天我尤其想起了Goswami Maharaja照顾圣帕布帕德的奉献者这一极为杰出的品质。

  一次圣帕布帕德告诉Tamal Krishna Goswami:“别让我哪怕是一寸的财产有所消减。”圣帕布帕德已经解释了每一份努力都需要土地、资金、机构和人力。而他们都是奎师那的财产——或帕布帕德的财产。圣帕布帕德说我们不应该浪费或挥霍奎师那的任何财产。但这四类财产中,帕布帕德说,我们绝对不能浪费或滥用的是人力。尽管Goswami Maharaja极为擅长照看圣帕布帕德的使命和财产,最为重要的部分乃是奉献者。
  我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说说Goswami Maharaja曾是如何关心和照顾我的。早上Maharaja提到ISKCON是一个家庭,而任何成员都并不比另外一位更为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说来,他说的是对的。但从另一个角度,父亲的长子仍然具有更为重要的位置。即便是博伽瓦谭也解释说父亲离世后长子可被视为父亲。
  当我在聆听别的奉献者讲述和Srila Goswami Maharaja一起时美好的领悟和经历时,我自己也想到了一些。Kesava Bharati Prabhu提到他是如何训练身边的人,而我则想到了Goswami Maharaja是如何打破我的一些假我的。Goswami Maharaja作为GBC来到印度。有一次我们一起出去为Vrindavan的工程筹款,因为Juhu工程已经由于法律的复杂化而被推迟了。所以我们两个曾在一起合作过。我负责定约会。他非常坚持我应该打很多电话。打电话的最佳时间乃是清晨在人们出发上班之前,但有时我想要更多念颂,过后再打电话。Goswami Maharaja总会问我已经打过多少电话,有了多少约会。有一天,我几乎没打什么电话。当他问我怎样时,我不敢告诉他,便说了几个小谎,说我试了一些人但没打通。不知怎么,由于奎师那的安排,或者是我的好运或坏运, Goswami Maharaja和一位先生谈话,他正好是我谎说试过打电话的一位。于是Goswami Maharaja下结论说我是对他撒谎了。因此他非常愤怒——超然地愤怒——他真的帮了我。他说:“你装作非常纯粹,非常天真。但是你根本就不天真。”那是真的,直到现在还是真的。他揭露了一个真相,我是个撒谎者。而那场经历其实是极具净化力的——尽管我花了好几天时间才能完全欣赏他说此话的价值。但最后我能欣赏了,而它帮助了我的服务。
  我还记得的另一件事则展示了Goswami Maharaja对圣帕布帕德深深的爱以及对我们巨大的关怀,同时也展示了他高贵的品质。那件事发生在圣帕布帕德离开之后。其实Goswami Maharaja是一个非常高贵的人。圣帕布帕德离开之后,圣Tamal Krishna Goswami和我一道在Juhu服务。在如何最好地服务圣帕布帕德这一点我们有了一些不同意见。然后Goswami Maharaja从Juhu的事务中脱离了出来。一两年后Goswami Maharaja回到印度。他的一位孟买门徒Veda Vyasa dasa在Mayapur见到了他。后来Veda Vyasa才告诉我发生的一切。他在Mayapur见到Goswami Maharaja并且建议说:“现在你回印度了,何不回去孟买呢?” Goswami Maharaja回答说——那便是他的伟大之处,因为他觉得如果他回孟买的话我会受到骚扰——“Giriraj对圣帕布帕德非常亲切。任何人如果让他痛苦也便是在让帕布帕德痛苦。所以我不想现在就回孟买。”(当然,后来Goswami Maharaja作了孟买的GBC,我也非常高兴和他再度共事。)
  我真的无法表达Goswami Maharaja有多么关心我,作为对圣帕布帕德爱的一种表示,他向我展示了这种关爱。许多圣帕布帕德别的门徒(他们对圣帕布帕德也是非常亲切的),也体验到了Goswami Maharaja的爱,关心以及帮助。
  在我与Goswami Maharaja的关系中,我格外幸运地从他接受了生命的弃绝阶段。尽管起初接受sannyasa的训示来自圣帕布帕德,而当他离世后这一点则通过圣Tamal Krishna Goswami Maharaja而得到了实现。我非常高兴圣帕布帕德安排了我与Goswami Maharaja的关系因他作为我的sannyasa古茹而得以增强。
  我强烈感受到我与Goswami Maharaja的关系是永恒的。我们一起是圣帕布帕德永恒的仆人,而相比之下他像是哥哥,我则是弟弟。但我们是应该一起服务圣帕布帕德的。事实上圣帕布帕德也看到了我们是一起的,尽管说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
  这就像是圣帕布帕德在博伽梵歌结束时解释到的使徒传系的神秘之处一样,一个人通过灵性导师而接近奎师那,当然这种体验仍是直接的。类似地,Goswami Maharaja帮助了我与圣帕布帕德的关系,但同时我与帕布帕德的关系又是直接的。因此,从圣帕布帕德接受第一和第二次启迪意味着这种直接的关系,而接受sannyasa(从某种意义上是通过Tamal Krishna Goswami而接受了圣帕布帕德的启迪),则意味着另外一个方面——我是如何通过Tamal Krishna Goswami接近圣帕布帕德,而圣帕布帕德又是如何通过His Holiness Tamal Krishna Goswami而给我以关怀的。因此我自信我们的关系是永恒的,并将永远继续下去。
  我也感到很幸福,因为这么多幸运的灵魂已和Goswami Maharaja相连接,神兄弟神姐妹,启迪和训示门徒,而由于我与His Holiness Tamal Krishna Goswami Maharaja的连接,我也将与他们连接在一起。尽管我不是很具资格,我祈祷能够处于对他的服务和联谊之中,以及与那些和他连接在一起的人们的服务与联谊之中。希望你们能接受我。

  哈瑞 奎师那。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