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古茹教诲 >> 正文
 学会合作,避免冒犯  
 作者:塔玛拉·奎师那·哥斯瓦米    教导来源:devotee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5-31  【
 
  ——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一九九六年在达拉斯的讲话摘录

  ……“我们知道奎师那的目的,因此我们努力工作,建立哈瑞·奎师那达尔玛(dharma),任何一位这样服务主的奉献者该多么亲切?帕布帕德说,有那么多困难,你忍受这些困难。困难太多了。

人们曾经找帕布帕德说:“我没法跟某人、某人相处,您能不能换掉这个人,换掉庙长,换掉普加瑞(pujari祭师),换掉厨师,我不喜欢他做的饭。”我可以给你们举很多人的例子,他们以许多很好的原因来找帕布帕德,要换掉某人,但他没有换掉他们。我会给你举很多我能告诉你们的例子。他们这些人,总是做着与众不同的事情。帕布帕德再三说,要学会相处。你换走一个人,又换走另一个人,但是意见还是那么多。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奎师那想教我们什么?他想要教我们,每个人只要学会相处。我看到太多的例子了。帕布帕德不得不解决奉献者们之间的争执。许多次。我们有个例子。我有一个管财务的人,很难相处。我说我没法与他相处。这个人会把所有唱颂的钱都拿走,钱一拿到就关上财务大门,我们没钱买食品,买神像供品。只要一到周末,他准消失。因此,没钱了。我们没钱用。我急得都把我的希卡拔出来了。麻烦事太多了,因为我负责庙宇。最后我去找帕布帕德,说无法忍受,这个人太讨厌了。帕布帕德说,这是他的罪行吗?我说,他的罪行是,只要一拿到所有的捐款,他就关闭了财务。到了周末他就消失了。帕布帕德说,一个非常好的财务。非常好的财务。他说,一个好财务的首要资格就是他不喜欢花钱。接着财务到他那儿告我的状。他说,他总是指挥别人干这干那。于是帕布帕德说,最好的方法是,如果你们能一起从事共同的活动,那么每个人都能相处好。从事共同的活动。接着帕布帕德说,齐颂圣名(Hari nama Sankirtana)。你们出去一起齐颂圣名,通过从事共同的活动,就能学会彼此欣赏。因此, 我认为共同的活动是建成这个项目。这是所有人都能做点儿事的项目。我们可以一起合作。星期日的聚餐计划,我们都很合作。不管如何,我们必须合作。这是灵性生活的关键。这也是最难做的事。这个年代被称为卡利年代。卡利年代是什么意思?争吵的年代。这个年代的本质是人们总是有分歧。但是,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学会看到别人的长处。帕布帕德说,我们应该发展蜜蜂般的心态,而不是苍蝇般的心态。苍蝇在空中飞来飞去,蜜蜂也在空中飞来飞去。但是苍蝇在找什么?找有咸味的东西停留,身体中有盐。蜜蜂在找什么?在找香花,摄取花粉,制造蜂蜜。苍蝇制造疾病,蜜蜂制造蜂蜜。两者都是空中生物,飞来飞去。因此帕布帕德说,培养蜜蜂般的心态,而不是苍蝇般的心态。其他奉献者都一无是处吗?难道我们只能看到一个人缺点吗?其实有一个很好的方法,你坐而观之。你们每天坐在一起,然后选择一个人,每个人按顺序都要说出那个人的一个优点。轮到你,你也要说出那个人的某个优点。因此如果你的心态不好,你会保持缄默,你想举出那个人二十个缺点来。这不是应该有的心态,它不会帮助我们回归首神。也许你现在会说,我不在乎能否回归首神。我只想要公正。那种是什么公正?公正是什么?我们的目的就是要个公正吗?奎师那是最终的权威。奎师那的代表是代表奎师那的最终权威。你为什么不交给那个人管呢?为什么你一定要坚持:“不,我才是权威。我必须这么说。如果你不听我的,那我要么撤换你,要么越过你,或者反对你。”我们为什么不好好看看自己的缺点。当我们自身的缺点完全消失的时候,我们才有资格谈论这个人有这个问题,那个人有那个问题。每个宗教,每部经典,都有这样的教导。耶稣也这么说。……
  在你到处说别人这个缺点、那个错误时,首先应该净化你自己。医生先把自己的病治好。等你从头到尾都正确了,你才有权说别人这错那错。如果我们心态不正,怎么能平静地生活,怎么能平静地唱颂哈瑞·奎师那?这是帕布帕德在最后的日子里所呼吁的。他呼吁:请学会相处,相互容忍。但是如果你不经常唱颂哈瑞·奎师那,不经常做规范性奉献服务(sadhana bhakti,萨达那·巴克提),那就很困难,很困难。我们都看到这点。
  那些不训练做奉献服务、不实践奉献服务的人是最危险的。因为他们不齐心。就象我说的,当某个完全物质化的人看到神像,他们不会理解。看见我们唱颂,他们也无法理解。他们无法理解我们所理解的。但是一般来说,一个人可能会赞同某些观点,甚至可能会崇拜神像,但是如果他们不严格遵循奉献服务的程序,在为人处事中,他们是不会宽宏大量的,他们理解不了。你应该询问你的灵性导师,你需要的是什么。请告诉我,什么是标准,我会接受它,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接受,无条件地。这是帕布帕德所期望我们的。
  我曾经见过一个事例。一位帕布帕德的资深门徒自信地认为我们的运动在全美应该只有一个组织,一个所有庙统一注册的团体。帕布帕德一直告诉他,不。但是他与一些律师在一起,他们建议他这是最好的组织方法,但是帕布帕德依然说不,不,不,不。这个人仍坚持这是更好的方法。但是最后,帕布帕德说,你在受律师们的控制,他们想束缚住你,也想束缚住我们所有人。但是我希望每个庙独立运作。历史的实践证明,帕布帕德是多么地大智大慧。最后这位资深人士要求辞职。他辞什么职?他其实是在声明,我没信心。帕布帕德一直与我们在一起。另外一个人也同意那个奉献者的建议。但当帕布帕德最后拒绝,说“不,我最后说,不”时,那个人便提出了辞职。但是另一个说,我不明白,但是只要是帕布帕德说的,我都接受。这样,一个人离开,并堕落了,而另一个人则坚持了下来。因此,谁是你的权威?如果你坚持必须这样,否则就走,那么谁是权威?如果你不接受灵性导师为权威,那么什么是奉献服务?如果没有灵性导师,奉献服务是什么。如果你说帕布帕德是我的灵性导师,但并没说,帕布帕德是我唯一的灵性导师,因为我还有其他权威人士,但我是帕布帕德的门徒。我不明白,人们怎么会对他们自以为是的错事提出建议、意见和忠告,甚至相互争吵,或者给予纠正。但为什么不去询问灵性导师,然后接受?在帕布帕德时期,我们就是被要求这样做的。如果你说因为你不够格,那就去找够格的人,找一个你能平静相处的团体。
  如果我去你家,告诉你:“我觉得你在你家里住得并不好,你应该改变一下你的居住方法。”你会看着我说,“你为什么要告诉我,我应该在自己家里怎么过。这是我的家。”那么我们现在有我们的家。帕布帕德建立了这个家,他任命了某些代表负责他的家。因此,如果你不喜欢他的家,有许多别的家你可以去住。“你不应该这么住。”你会问,“谁给你的权力到我家来告诉我这些。”因此,这个家属于神像,神有代表,在经典中写得很清楚,在帕布帕德有关这个团体的文章中写得很清楚。你没有权力不停地来这儿,对如何管理这个家争论来争论去。如果你不喜欢,就去别的家。但是别来打搅我们。停止搔扰我们。我们自在快乐。你要投票,是会落选的。我们不会离开这个家,也不会去改变。它要一直保持帕布帕德所建立起来的样子。它不会按照你所推测的意思去改变。你有权按你自己的方式生活,我们有权按照帕布帕德所说的方式指导我们的生活。这不会改变的。有什么问题吗?
  问:当益世康正在全球取得诸多进展的时候,这个机构本身……
  答:(打断提问)在你谈论在全世界所取得的进展前,看一下这个城市的组织。当我们的地点还在格劳斯雷111号时,我来过这儿。我们住在一个鞋盒般的三层小楼里。如果你看看当时如何,现在怎样,就知道有了多少发展。你可以争论说,是的,这个发展是多少人努力的结果。当然了,这是许多人努力的结果。但是你怎么能否认已经取得的进展呢?现在这个楼也取得了进展。楼正向高处盖,将有十个教室。正在不断发展。人们正在这里购买物业,逐渐搬过来。你认为这没有取悦神吗?人们在崇拜神像的同时,却不欣赏外士那瓦,我感到惊讶。对崇拜神却不欣赏外士那瓦,经典是怎么说的?你能告诉我经典里怎么说的吗?一个人能够以各种方法(唱歌、穿衣、烹饪或捐款)崇拜神像,但却不能欣赏外士那瓦,这个人是什么性质。这是真的崇拜神像吗?请实实在在地告诉我,那是崇拜神像吗?如果你的心里一直觉得被奉献者所冒犯,那是真的崇拜神像吗?
  我认为,一个在灵性上满足的人,更能欣赏别的奉献者。但是,如果他们在灵性上不满足,这种不满足会在一般感情方面反应在对待其他人上。我举一个《圣经》里的例子。当你眼中有小斑点时,你会看到哪儿都有。我看到这里有对领导很苛刻的人。他们为什么不问我是否感觉到领导的苛刻?如果他们信任我,为什么不问我?如果我不是那么苛刻,那么他们为什么还那么苛刻?这是我提的问题。这个帕布帕德的门徒不同意帕布帕德。但其他门徒,即使与帕布帕德有不同意见,因为是帕布帕德说的,所以他接受帕布帕德作为灵性导师和权威。他说尽管我不理解,我也会同意并遵循。如果我们没有这种安排,我们怎么运作?如果这里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权威,自己有权,自己的意见是正确的,那会变成什么局面?你在哪儿能找到处于这种局面的家庭?如果每个家庭成员都自以为是,坚持己见,这个家庭还能存在吗?在一个公司里,如果每个工人都说,自己知道什么是对的时,这个公司还能赚钱吗?必须要有一个领导。
  怎样是对奉献者的冒犯亵渎?你知道批评、积极批评和冒犯亵渎之间的区别吗?积极的批评是心无怨恨。你想去纠正一个人的错误。当你心中无一丝怨恨时,那是积极的批评。有一个纠正错误的制度。如果你要批评,去找庙长。上面还有管理委员会(GBC)。这样怎么会有冒犯呢?如果你有不同意见,如果你认为那是错的,有指出错误的制度。但是如果你问的这个人告诉你,我认为这没错,那怎么办?一个人在法庭上打官司。不会总赢。有时法官说不,那么你必须接受。有些人把法律握在自己手中。他们很愤怒,不能接受判决。世界上已经有那么多的紧张局势了。有那么多的争执了。至少在我们自己这儿,让我们和谐地相处吧。如果你觉得很难做到,如果你在这儿没有在家的感觉,那么休斯顿有足够的庙,你应该找一个你感觉到象在家的庙。谁强迫你在这儿?我们没有强迫任何人来这儿。我怀疑如果某人老是说三道四,其它庙里的人是否也能这么容忍。我怀疑人们能容忍多久?我要提醒你们,那个不同意帕布帕德的门徒已经做了多年的很好的服务。并非他是个无赖。他多年来做了这么多的好奉献服务。但是他对帕布帕德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他堕落的开始。最后他的命运很可怕。我上次在这儿,谈了有关萨尔瓦包玛·巴塔查尔亚的女婿哈莫卡的故事,他是怎样冒犯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的。在我们的经典中有那么多有关冒犯亵渎的严厉的声明。如果你冒犯了,而没有被宽恕,经典中描述了唯一解决的方法。如果你用你的舌头去冒犯,你必须用你的舌头乞求原谅。否则,根据经典,如果他们不这么做,他们的舌头就要被割掉,那个人要被处死。我们现在不这么说,是经典说的。我们不这么说,因为这是违法的。那种事现在不能在美国做,也不能在世界其它地方做,因为没有遵循《玛努·萨密塔》。但是《玛努·萨密塔》这么说了。一个冒犯亵渎者必须用他冒犯亵渎的同一个舌头道歉。他必须从他冒犯的人那儿乞求原谅。如果他不这样做,他的舌头就要被割掉,并被处死。然后你应该自杀,因为听到了这个冒犯。现在谁会这么做?没有人能做这些事。割舌头、处死、因为听见冒犯亵渎而自杀,这些都不够。这意味着冒犯亵渎的伤害力是如此大,它会毁掉你的灵性生命。没有别的结果。你听见冒犯,就会受到影响。因此,柴坦尼亚·玛哈帕布,甚至在听见玛亚瓦迪(假象宗人士)的话之前,只是看见一个非人格主义者的形象,就会连衣服都来不及脱便跳进恒河中。只是因为他看见了一个非人格主义的脸。他感到太可怕,就去净化自己,那个形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跳进恒河,祈祷,请求净化。
  我曾在洛杉机讲过有关对灵性导师的冒犯,我很强硬。我认为我永远不会容忍任何人冒犯亵渎帕布帕德。永远不会容忍这种事。我永远不会容忍。这时听众中有一个人说,你是不是说如果有人冒犯亵渎你的灵性导师,你在任何情况下都会阻止他?我说,对。于是那个人站了起来,开始朝我走来,攻击我。庙里的查锤亚立即抓住他,把他拖出庙,毫不留情地揍了一顿。但是六、七个月后,那个人回到了达拉斯,他臣服了,并成为了我的门徒。现在我只能认为是因为那顿揍的仁慈,他改变了他的知觉。我不会推荐我们去打人。那是违法的,我不会推荐这类事,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不能听这种冒犯。不能容忍。
  有的时候有人做出许多冒犯亵渎的评论,或写许多冒犯的评论,没有逻辑,没有事实,没有道理,不了解的人读或听了这种蠢事后,他们自己没有知识去反击它,于是就变得糊涂了。因此应该怎么样做?两件事。一件是,你应该有力地展示真理,那么人们才有机会知道真象。如果这种人在得知真理后,依然选择相信这种废话,那么就象花衣魔笛手(中世纪传说中解除普鲁士哈默尔恩鼠疫的魔笛手──译者注)吹奏他的魔笛一样,所有的老鼠都会跟着。那么你有什么可害怕的。如果这个人在听到真理后,还选择相信谎言、蠢话,那么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们的任务是把书派发给在街上遇见的每个人。如果人们拿了书,依然不按着做,至少我们已经完成了我们的使命,我们已经努力在帮助他们。我们已经乞求他们了。就象我们的庙在这儿一样,我们这么努力,我们崇拜神像,我们努力建造哈瑞·奎师那镇,我们尽力传教,我们念颂,我们尽量按照帕布帕德所写的去做。如果人们仍然对我们不满,我们能做什么?我亲眼看见我们的团体里这么多的真诚奉献者,这么多的桑尼亚西(托钵僧),严格遵循奎师那知觉的规范行事,年复一年,诚心诚意。这并不容易。我们出生在西方,来自非常罪恶的背景,听了帕布帕德的教导后,我们放弃了所有的罪恶。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