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古茹教诲 >> 正文
 知识之王  
 作者: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    教导来源:devtotee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6-13  【
 

  圣古茹德瓦在南太平洋大学的经典演讲

  首先,我们要感谢南太平洋大学学生协会的领导们为我们今晚奎师那知觉的节目做出的安排。今晚,我们的主题是“知识之王”。我要感谢在座的各位同学今晚冒着极大的不便来到这里。我知道你们的学业都很紧张,但你们还是抽时间来了,所以我非常感谢你们的光临。

  只要地球上存在着文明,就总会有求取知识的强烈兴趣。事实上,我们可以说,人类与较低种族如动物之间的差别在于:人类被认为是理性的动物。“理性”意思是“有能力做出思考”。也就是说,他们有比动物更高级的大脑。这种思考的能力表现为对知识的渴求。或许可以说,知识的精髓就是理解“生命是什么”。所以今晚,我想给在座的各位一个机会,表达一下各自对“生命”的看法。因为只要存在着文明人,我们就在一直努力发掘生命的构成。就好像在当今,科学家们兴致勃勃想要了解如何创造生命。你们大家肯定都很熟悉大约一年前试管婴儿的出现,这说明每个人都渴望创造生命,或者了解到底什么是生命。所以现在我想听听在座的一些人对生命的理解,我们的萨尼亚西会去到你们座位中间询问你们一个问题:你认为活着的躯体和死尸之间有什么区别?

  学生1:活着的躯体和死尸之间的区别在于:从生理上说,活着的躯体呼吸,它生产后代,它吃东西维生,它还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一个死了的躯体不能移动,不能产生后代,生产出另一个活着的躯体。它不能吃,也不喝。这就是我对于它们差别的基本观点。非常感谢。

  古茹德瓦:非常感谢!哈瑞·奎师那。

  古茹德瓦:这是个好答案。那里有位先生,手举得很高,非常迫切要上电视。活着的躯体和死尸或者石头之间区别何在?

  学生2:从这个角度来说,一个生物可以不是一具躯体,生物是具有知觉的,它也可能有心意。而死尸没有知觉,也没有心意存在的可能。就这些。

  古茹德瓦:非常感谢!我们问一个近一点的人吧。

  玛哈茹阿佳:可以问问您的名字吗?

  学生3:我的名字是Roberty。

  玛哈茹阿佳:请问您的年龄?您是在读书吗?您的专业是什么?

  学生3:40岁。我的专业是社会学。

  玛哈茹阿佳:我们想问问,据你所知,活着的躯体和死尸有何差异?

  学生3:我认为它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因为从你出生的那天起,你就开始死亡。物质的状态在延续。这完全取决于你观察的角度,你如何看待你自己的生命和躯体。即便此刻,你可以说它是死的,而别人说你还活着。即便你已死亡,人们可以说你还活着。因此,活着的躯体与死尸之间毫无差异。

  玛哈茹阿佳:非常感谢。说得很好。

  玛哈茹阿佳: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学生4(女):我的名字叫Kamuda。

  玛哈茹阿佳:Kamuda。你是这里的大生吗?

  学生4:是的,我是这所大学的学生。

  玛哈茹阿佳:你读几年级了?

  学生4:一年级。

  玛哈茹阿佳:你的专业是什么?

  学生4:会计专业。

  玛哈茹阿佳:会计专业。好,我们想问问Kamuda,据你所知,活着的躯体与死尸有何差异?

  学生4:我认为死尸没有知觉,我的意思是说,它没有生命力(Cetana)。但活着的躯体有知觉。就这些。

  玛哈茹阿佳:非常感谢。

  学生5:古茹德瓦吉问及我们关于活着的躯体与死尸的差异。我听到了许多的答案。我认为,在一个活着或死了的躯体中,存在着宇宙中所有的元素。但是,在活着的躯体中存在着某种“活力”。这或许可被理解为“灵魂”,atma或灵。而它并不存在于死尸之中。而活着躯体中的这个atma,可以与paramatma联系起来。他是宇宙的至尊主宰。这就是我的回答。非常感谢。

  玛哈茹阿佳:请问你的名字?

  学生6:我叫Roselyn。

  玛哈茹阿佳:Roselyn。你专业是什么?

  学生6:我是一年级艺术系学生。

  玛哈茹阿佳:一年级艺术系学生。根据你目前所学到的知识,活着的躯体与死尸有何差异?

  学生6:我没有学理科。因此我的答案很简单:活着的躯体可以活动,而死尸则无法活动。就这些。谢谢。

  古茹德瓦:非常感谢。你们每个人都给出了好而清晰的答案。第一个、或其中一个先发言的人描述了活着的躯体与死尸之间差异的特征。也就是说,有一个人解释道,躯体如果显示出活着的征兆,它就会吸收、消化、排泄以及许多类似的活动;还有人提到了运动。在这一方面,我们从《博伽梵歌》这一来源吸取知识。也许,大家听说过这本书。在这本书中,你会发现是这样描述生命的特征的:任何有生命特征的生物都会经历以下阶段,即出生、成长、持续、繁殖、衰退和死亡。这被描述为是可以从躯体上观察得到的六种功能或变化。另一个人回答道:其实活着的躯体与死尸并无区别,因为两者包含的组成元素是一样的,但它们的区别在于知觉。同样,根据我们从《博伽梵歌》所学到的,它描述了:躯体是变化的,从童年到青年再到老年。但是,在躯体里面的知觉是独立的。

  (介绍)你是谁?先看看你自己。看看你的手。继续,好好看看。你是你的手吗?还是说你有一只手?你是你的脸吗?你是你的身体吗?你是你的心意吗?你是宇宙的中心吗?还是说不过是创造之中偏远角落里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生物?自从有了文明的曙光,这些问题就一直向人类最伟大的思想家们提出了挑战。我们被物质的元素所笼罩。这同样的元素构筑了所有生物的躯体。然后,还有心意,智性和自我。在这些元素之上的是知觉。这不是物质的,它就是灵魂。大自然法律中有趣的现象是,每一个灵魂都不断经历不同的躯体,逐渐地向着更高的种族进化,直到获得人类躯体。灵魂是无法用任何科学的工具来度量的,然而这个微小的非物质生物——灵魂是如此有力量,在整个一生中它不断地激活着每一个躯体。这个小小的生命火花就这样从一个躯体转移到另一个躯体。这就被称为“轮回”。不难理解,即便在我们这一生中,我们也生活在不同的躯体中。医学表明,我们身体所有的细胞,每隔七年都会更新一次,甚至包括脑细胞。在战场上,奎师那告诉阿诸那:“正如体困的灵魂在身体里经历童年、青年、老年的变化一样,躯体死亡时,灵魂便进入另一躯体。自觉的灵魂不会为此变化所困惑。”终于处在人类躯体中的灵魂,可以最终摆脱生死的轮回。

  古茹德瓦:因此事实上,虽然躯体展示着生命的特征,它却永远不可能是活的。但使其活着的原因是躯体中的某种东西。就好像汽车,它自身无法运动,除非是司机进入其中,汽车才显示出运动的状态。同样,据说在死亡之即和死亡之时,躯体的各个部分仍是完整的,但其中又有天壤之别:因为在一种情况下,它是动的;在另一种情况下,却是不动的。因此,《博伽梵歌》提出一个观点:区别在于——知觉。知觉有一个源头,就像阳光或是这些灯光也有源头一样。正如配电房是这些灯的能量源头,给灯充了电;阳光也有它的源头——太阳。同样,遍布整个身体的知觉也有一个源头,这个源头就是自我或内在的反物质微粒。

  在过去,有些试验显示,不仅仅是人类,即便是植物也是有知觉或情感的。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生命种族之间的差异并不只在于它们各自的活动不同,更多还在于他们知觉的高低不等。举例来说,低等生物和高等生物之间有着共同的活动:吃、睡、交配和防卫。但是,高等种族如人类,还有另外一种思考的能力——就像我们今晚所作的这样。所以,知识的构成意味着去理解超越于物质成分之上存在的事务。就好像一个非常愚蠢的人从远处看着一辆汽车,他可能会认为汽车是自己在跑。但一个有知识的人都明白,在汽车里还有一位司机坐着。同样,我们想了解这辆车的重要之处,如果我们只是单方面了解物质构成元素的重要,这是非常不完美的知识。因为,若司机不在,汽车是无法开动的。在大学里设置了很多种课程,有讲述人体不同系统的课程:修复系统、消化系统、排泄系统、生殖系统,身体中各种不同的生理器官都提到了。然而,我们发现尽管有所有这些知识,却没有一个科学家有能力能使人最终永恒不死。如果躯体的某一部分出了毛病,那么按其所充分掌握的不同部分的躯体知识,应该可以替换有病的部分,使躯体复活。但我们发现这是不可能的,尽管科学家们已拥有了这些广博的知识。其原因是之中存在着一种即便科学家都没有能力了解的微粒。这是一种可以了解的原子微粒,但不能通过科学的方式认知。

  科学的方式是依赖直接的感知和假设。直接感知的困难在于它的局限性,因为感官是不完美的。举一个例子,冥王星一直都存在着,但科学家们在大约五十年前才能够观察到它。另一方面,通过显微镜,他们也可以观察到非常小的微粒,但却无法继续发现原子中越来越新的微粒。所以,这个我们所讨论的反物质微粒,就是导致活着的躯体与死尸有所差异的原因,它是如此之小,无法通过物质的方法观察到它的存在。理由是,这个小微粒只能通过精细的推理能力才能感知。没有任何实验能证明知觉的存在。而知觉的精髓,即这反物质微粒在梵文中被称为atma,在《圣经》典籍中则被称为“灵魂”。感知到它存在的方法是通过培养知识。培养物质知识和反物质的灵性知识之间的差异在于我们观察工具的纯粹度。这些迟钝的物质工具如显微镜或望远镜只能观察了解到粗糙或精微的物质形体。例如,现在已开发出许多工具能观察到“心意”的精微形象,但没有一种工具能记录“自我”。换言之,医学中有一个庞大的部门,即心理学和精神病理学是专门研究“自我”的。然而,尽管每个人都有“自我”(“自我”即意味着“身份”),却没有工具能测量“自我”的活动。人们现在有着严重的身份危机,但没有工具能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在“身份”之上的还有一个更基础的元素,那就是“知觉”。“知觉”的源头是“灵魂”,但并没有任何工具能测量出灵魂的位置或判定灵魂的存在。然而,方法还是有的。因此,为了了解这一方法,就要求净化工具。这个工具就是人的身体。

  这个人类躯体事实上是一个特别的工具,用来了解在这个躯体之内灵魂的存在。正如我前面说到的,动物并没有一个较好的大脑组织来了解躯体之内自我的高等知觉,但人类的大脑却有这个有利条件。不幸的是,现代的教育体系并没有让能使我们观察到灵魂存在的工具更为精细化。相反,我们看到在大学中所有的课程都只在涉及非常粗糙的物质。有人说活着的躯体与死尸之间其实并无差别,这是事实。因为两者所构成的元素是相同的,但有一个元素是不同的,而这个元素在高等的教育机构,如世界大多数的大学中却根本没有或很少被讨论过。这就导致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大部分学生所得出的结论是:生命只不过是化学元素或物质的组合。因此,一个人可以随意做自己想做的事,因为最终的结果并无任何区别。就好像是在化学实验室,如果某些化学元素泼溅出来,没有人会悲伤或哭泣。同样,身体无论发生什么,都只不过是组成这一躯体的化学元素的变化,在死亡时最终会分裂。这种哲学最后带来的结果就是,我不知道在菲济的情况,但至少在一些欧洲国家还有美国,我们发现犯罪率在急剧上升。这增加了犯罪活动,例如在美国,每年有超过500,000,000美元要用于修理由学生造成的校园财产的损害。这些学生捣毁了学校的资产,而这不过是一个例子而已。

  事实上,那些被训练认为生命只是化学元素组合的学生们没有道德的观念;而这种道德观却为某些确信除了这个由化学元素组成的人类躯体之外,存在着更高的东西的人所拥有。因此,现代教育体系的一个难题是,没有在道德伦理方面训练学生。结果我们发现,现在世界上的人们事实上并没有培养出如平和和快乐的品行;犯罪率在增长,心理疾病也在增加。尽管科技知识在不断发展,战争却在全球范围内持续进行,在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混战。为什么会有这些现象呢?这是因为没有恰当的教育方法。

  在韦达经或《博伽梵歌》中,有一种名为古茹库拉(Gurukula)的科学教育体系。在这种教育体系中,学生们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某些习惯方面受到训练,以使他们在今后能够理解灵魂的存在。这被称为tapasya。tapasya bramanacari jena.Tapasya意思是“苦行”。任何人如果要获得知识,都要经历某种程度的苦行。例如,你想要学习以通过考试,就得在一定的时期内放弃其他各种活动以获得那种知识。所以,如果你想获得关于灵魂的知识,就必须有一定的躯体活动的苦行。这就是为什么你们能在《博伽梵歌》的哲学中发现:在学生时代,一个人必须非常严格地控制自己的感官。有不同的感官在推动生物体从事许多的活动。其中一种是心意的功能,心意总是不停以各种方式在活动。舌头也总是想说许多的话。愤怒这种情绪,也常常控制着我们。味觉的力量非常强大,肚子也常常提出自己的要求,生殖器也总是渴望着性的享乐。因此,如果一个人成为躯体中这六种感官冲动的牺牲品,就很难变得dhira,或清醒。只有当一个人免于外在的干扰时,才会变得清醒。

  因此,困难在于我们的知觉总是为躯体内各种强制力所轰击。所以,有一种被称为瑜伽的体系。瑜伽的意思是“通过较高的知觉控制住感官”。因此在古茹库拉教育体系的学生们被教导如何控制躯体和感官。例如,在他们结束学业之前,他们全都保持着严格的贞守,而这在当今几乎所有的教育体系中都难以发现的。这些学生保持贞守的原因是:根据《博伽梵歌》的哲学,如果一个学生保持贞守到二十或二十五岁,他的大脑组织会极其有力,记忆力也会非常非常敏锐,所以他能够完美地记住知识。事实上,可以发现在瑜伽体系中特别强调保留精液。据说,如果一个人能保留精液直到二十五岁,他的记忆力会变得非常强大,寿命也会增加,同时他的智慧也变得敏锐起来。但不幸的是,现代的教育体系教导我们,事实上不在教导,却引导着我们进入了另一个决然相反的境况。那就是有连绵不断的感官冲动:生殖器的、肚腹的和其他所有躯体感官的冲击。结果就是,除非一个人培养出这种苦行的品格,他就很难察觉到这个反物质的原子微粒。

  另一个必需的品格是:人必须从正确的来源接受知识。在当今,我们发现的另外一项有趣的统计是:在美国百分之十的教师都受到学生的攻击(人身侮辱)。这说明,学生们已经失去了对老师真正的尊敬,因为老师没有成为道德的表率,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在古茹库拉教育体系中,老师首先必须达到非常高的为人师表的道德标准。这种道德标准在世界上所有的经典中都有提及:在《圣经》、《可兰经》、在犹太教的Torah《律法书》中,以及在《博伽梵歌》和其他韦达文献中都有提及。这被认为是真正的教育理念之一。

  “教育”意味着训练出一流的人物。一流的人或一流的人类,是指一个懂得生命目标的人。生命的目标并非只是促进那些增加短暂快乐的活动,这样做的结果只会在人频临死亡之际,仍未能真正明白自己是谁,来自何方,去向哪里。现代的教育体系并没有教我们如何为死亡而准备。但事实上根据《韦达经》,死亡的那一刻将决定灵魂的未来。因为在灵魂或这个反物质微粒离开躯体之后,它必须托庇于另一个地方,而这是由知觉决定的。正如《博伽梵歌》所解释的,在死亡时无论知觉想到什么,就决定了灵魂在下一世的去向。这便被称为灵魂的“轮回”,就好像《圣经》中提到的:那些虔诚的、具有宗教心并全心全意爱神的人将回到神的王国;而那些没有培养出神爱的美德的人会被迫进入地狱。

  在《博伽梵歌》中也有同样的陈述,只是有一点点不同。因为《博伽梵歌》中并未只对天堂和地狱做出区分,而是说一共有8,400,000种不同的生命种族。据它记载着:水族有900,000种,鸟类有1,000,000种,2,000,000种是树木和植物,3,000,000种是四腿的动物,400,000种是不同的人类。因此,决定灵魂一世复一世的去向,乃是死亡时的知觉。如果一个人的活动或多或少仍带有动物的特性,也就是说你的行为多多少少受到吃,睡,交配和防卫——这些所有种族中普遍活动的支配,那就没有保证你能再次获得一个人类的形体。你可能被投置到一个动物的种族中,这是一种非常不幸的处境。就好像一个人非常热衷于性生活,那又何必投生为人呢?还不如投生为一只鸽子。因为鸽子可以一个小时享受十次性生活,这是一个更大的优势。同样,如果一个人非常渴望吃东西,那为什么要投生为人呢?因为动物可以吃下远远超过人类的大量食物。同样,睡眠,在这个星球的北部有着一年冬眠六个月的熊。如果某个人非常喜欢睡觉,那又何必投生为人呢?如果你培养这些活动达到极点,那么结果就是:灵魂在离开这个躯体的时候,便携带着精微的躯体,这是一个非常科学的过程。

  在《博伽梵歌》中有述:精微的躯体是由心意、智性和假我构成,也被称为隐形躯体。粗糙的躯体是由土、水、火、空气、以太构成,当然根据现代科学也可以将之归类为不同的元素,但在《博伽梵歌》中给出的是这五种元素。在死亡的时候,粗糙的躯体被留下,而精微的躯体——心意、智性和假我却携带着灵魂,按照死亡时的欲望进入下一个躯体。所以,一个人如果终其一生只是累积这个物质世界的财产,在死亡的时候就不得不放弃所有这一切。如果他非常依附于这些物质所有,在死亡的时候他就得被迫进入下一个躯体,经历不断的生老病死的轮回。这就是生命真正的问题——遭受生老病死的痛苦。但人们在任何的教育机构中都无法获得这种知识: 如何摆脱这一轮回。事实上,灵魂的本性是永恒、充满知识并充满极乐的。没有一个人能说,他生命中的每一刻都充满着知识、喜乐和永恒。

  如果你研究一只在一块木头上爬行的蚂蚁,你将手指头放到它面前,他会尽力地躲避这个指头,因为它有维生的愿望。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父亲必定会死,父亲的父亲也会死,他的父亲会死,我自己也会死,但没有人愿意死亡。因为那个不想死亡的愿望来自于不朽灵魂的本性。就好像每个人都想快乐,没有人想要痛苦。然而,我们却发现痛苦源源不断地来临。有许多其他生物带来的痛苦,如别的学生,老师或父母,有那么多不同的人带来的痛苦。更别说其他的昆虫了,虫子总是咬你,其他的生物也会带来各种各样的痛苦。躯体也带来痛苦,因为躯体会得病。心意也带来痛苦,出于神志混乱而带来的诸多痛苦。还有自然灾害带来的痛苦,雨水过多或过少,天气太热或太冷。事实上,这些灾难不断降临到这个世界,而我们也总倾向于试图去改变这一状况以避免苦难。这表明:我们的本性是恒常喜乐的。

  同样,就象我们今晚的聚会,我们还有一种本性——试图了解更多的事物。有那么多的东西,甚至仅仅是身体的功能,我们对此都知识极其匮乏。例如,你头上有多少的毛发在生长?这并不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然而要人确切说出头上到底长有多少头发却非常困难,更不用说那些更复杂的问题了,如什么是宇宙的根源?生命的本质是什么?我们希望了解这些问题,但同时也很难了解它们。为什么呢?困难在于:灵魂现在并不处于它原本自然的状态中。灵魂现在正被物质躯体所覆盖,而这个物质躯体是愚昧的、充满痛苦而且短暂。就好像一条鱼被拿出水中,无论你对这条鱼做些什么,它都不会感到满足,除非你将它放回其原本自然的环境中。同样,灵魂也有一个自然的环境,那实际上就是灵性世界——神的王国。当灵魂被放置到那一环境中的时候,它就变得非常的极乐,但只要它还被放在物质世界,就只有痛苦。

  现在的困难是:如果一个人不得不生活在这个物质世界,而我们的本性是处于灵性世界,那人应该如何去生活?在《博伽梵歌》中就给予了这份知识。实际上所有的经典都给予了这份知识——那就是人应该利用这一人体生命,而非只是增加动物般的习性——吃、睡、交配,防卫。人应该利用这一人体的生命形式去培养我们究竟是谁的知识。任何人都能理解,当我们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孩童的躯体、年轻人的躯体、中年人的躯体和一个老年人的躯体。我可以记住所有的这些变化,那么那个能记住所有这些躯体变化的“我”究竟是谁?尽管躯体有这些变化,谁是那个不变的“我”?就象我们能理解,我们只说:我的手臂、我的腿、我的头,而不说“我手臂、我腿、我头。”这是“我的”。那么它到底属于谁呢?它属于居住在躯体中的灵魂。在灵魂和心意之间是有差别的。心意是一种精微的物质元素,就好象土是一种粗糙的物质元素,心意,智性和假我是精微的物质元素。超越这些之上的才是灵性的元素——灵魂。事实上灵魂才是躯体的拥有者。问题是,现代的教育体系所重视的仅仅只是躯体,这就仿佛只是看重一个人身上穿着的衣服。就象我的衣服,是天天在换的一样。同样从童年到青年、再到老年,我们不断改变着自己的躯体。在死亡时,我们会再次改变自己的躯体。但是,究竟是谁在改变着这个躯体?我们没有这种知识,这种知识也未得到重视。

  现在,全世界的人们都在互相争战。国与国之间、社团之间、家庭成员之间的战争在不断上演,为什么?因为这些战争都是基于躯体的外在覆盖。至于灵魂,并没有什么怨恨,并没有战争。我们知道灵魂并没有物质的称谓,而躯体显然是有差异的。有老的躯体、有年轻的躯体;有菲济人的躯体、也有美国人的躯体;有基督徒的躯体、也有印度教徒的躯体;有小的躯体,也有大的躯体;有人的躯体,也有动物的躯体。所以躯体是有差异的,正是由于这种躯体的差异,人们之间才会产生矛盾冲突。

  难道生命仅仅就只意味着活上五六十年或七十年,为了一些短暂的快乐时而遭受苦难,然后象动物一样的死去吗?还是说有着一项更高的事物的存在,一个更高的生命目标?根据《博伽梵歌》,这个物质世界被比喻成是一个监狱,而我们都是囚犯。监狱是什么?监狱是为罪犯准备的,罪犯是那些不遵守灵性世界——神的王国法律的人,所以他们被囚禁在这个物质世界的监狱中被迫受苦。苦难是什么?是愚昧,不知道我们自己是谁。只要我们还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们就得继续呆在这个物质世界。所以真正的教育,真正的知识便意味着要教导“你是谁?”“你来自何方?”“你将去哪里?”如果你认为自己只是一个菲济人,这是会改变的。菲济人可以改换一个国籍。如果有人说,我是一个基督徒,那也是会改变的,你可以改变你的宗教。如果有人说,我个头很小。这也可以改变,有那么多维生素可以增强你的体格。如果有人说,我是一个男人。现在甚至连这也是可以改变的,你可以变成一个女人,他们也这么做了。所以这些称谓都是短暂的,非常的短暂。事实上,现在所有的教育系统只是在加强这种躯体的称谓。你会发现整个文明或多或少都只是在取悦这个躯体。但尽管为取悦躯体做出了这些安排,人们却仍旧感到痛苦,且痛苦不堪。我看到的不光是在美国,甚至在这个国家。

  在美国,你会惊讶地发现,尽管科技取得了如此巨大的进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也非常地高,但是如果不吃安眠药,人就无法入睡。你们知道吗?美国人均每天看电视的时间是六个小时。人们总是感到不满足。精神病医生在美国有最大的市场,他们的生意非常的好。为什么?因为每个人都有心理疾病。在美国两桩婚姻中就有一桩以离婚告终,而两次怀孕中就至少有一次堕胎。另一个有趣的统计是,在全球所有的国防开支中,每年要花五千亿美元,这就是人们用来防卫自己免于他人伤害的开销。我们可以试着看看:这是一种怎样的文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文明?人们不知道生命的目标,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就好象你现在正患着健忘症,你不知道你住在哪儿,你不知道你的职业是什么,你不知道你的家人是谁,事实上,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因为你整个的身份由于健忘症的病状而完全记忆丧失了。同样,由于我们处在一种极端的患病状态——遗忘之中,我们忘却了自己本是身体中的灵魂,因而不知所措。我们没有去培育灵性的生活,相反却在培养这个物质世界的虚假生活。

  在晚上,有时你会做梦。梦到你是伟大的国王,或一个将军,或是首相。你可以梦到许多事情,对吗?在两个小时内,你可以尽情享受。你在万人之上,让所有的人都服务你,你是整个世界的国王。但当你醒来之时,你才意识到:哦,天哪,明天我要考试了!同样,这样的梦只有两个小时。但有些梦持续四年,比如说学生,或者持续十五年。然后,你突然又有了一个梦。你梦见,现在我是一个商人,或是一个老师,不再是学生了。女士们可能会认为现在我是一个母亲,或有了一个大的家庭。这样的梦一个接着一个,直到你退休,这时你的孩子已经长大,他们说,“好,现在我离开家了”。于是突然你又不再是母亲,因为这时你的孩子已经走了,工作也没有了,你成了一个老人。有一天,当你躺在床上死亡即临,你会突然意识到:哦,我也得离开这个躯体,这个梦想也没有了。实际上,整个的人生就是一场大梦。从永恒的角度看,八十年的人生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梦想就不过如此而已。那么什么是现实?现实就是指能持久的事物。就象有人说,活着的躯体与死尸并没有太大差异,区别在于躯体死亡时不会死亡的“灵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都想变得永恒。

  真正的知识是能提供这些信息的书籍。比如说,你会发现,全世界许多的大学都开始选用我们协会出版的书籍。我们出版了一百多册书籍,每册都有四百页之多。这些书籍有着非常详尽的关于这个物质世界和反物质世界构成的讯息。这些书籍虽然写作于五千年前,你会发现有些章节描述了原子的存在。例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人利用这些书去制造原子弹,但他们误用了这些知识,因为他们没有培养出另一种关于道德标准的知识。这种知识,即躯体中的生命或灵魂无法通过学术的研究获得,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人们认为可以通过填塞的方法获得知识,你可以填塞获得物质知识,却无法获得灵性知识。灵性知识来自纯洁,纯洁意味着超越生命中动物习性的活动。灵性的纯洁是指培养出对神的理解和服务的态度。

  现在,人们都不相信神。三百年前当美国政府成立的时候,他们在钱币上印上了“我们相信上帝”的字样。今天如果你在美国再做一次全民调查,可能会有一半的人说:“我不相信有神存在。”但是在这个国家刚成立的时候,每个人都说:有神存在。为什么他们会变得不信神了呢?因为人们没有被教导崇拜神,却被教导:“你没有必要去崇拜神了,你只需要获得良好的教育,找到好的工作就什么都有了。”以前的人们会想:如果我不去教堂,不去庙宇,就会有许多不幸和灾难。但现在在这种错误的宣传下,人们会教导你说“不会有事的,你可以调整一下形势。”病了,就去医院。失业了,就去学校,多学一些知识,再找一个更好的工作。不管怎样,你都可以变得快乐。但这其实是一个谎言,你不可能在物质世界中变得快乐,只要还有一具会变老的躯体,你就不可能快乐。

  刚才有一个人很有智慧地说,事实上根本不存在活着躯体的问题,因为躯体从你出生那天起就会毁灭,你就开始死亡。一具死尸又有何快乐可言呢?一个人快要死了,你难道会对他说:约翰,你感觉怎么样?你很快乐吗?你会这么对他说吗?“你好吗?你今天开心吗?”一个人快要死了,你却问他这样的问题。我们随时都可能会死,你走出去,霹雳闪电可能会打到你的头上;你可能在楼梯上滑下十级楼梯摔破脑袋死去。死亡随时都会来临,但告诉你死亡后灵魂何去何从的知识在哪里?现在没有这种教育被提供。

  事实上,你会发现,现在有很多的国家有一种叫做“独立教会国”的组织。菲济有吗?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这意味着,政府不能提倡任何宗教。这儿有吗?一样的,对吗?政府说,他们绝对不做任何宗派之分,但这是用词错误,这不是不做任何宗派之分,而是无神论。不做宗派之分的意思是,并不偏爱某种宗教,而是鼓励它们全都发展。但无神论的思想是,阻碍所有宗教的发展。我说的“鼓励”是政府真正的职责——不光只教导物质知识,同时还应教导灵性知识。但政府在这方面并没尽职。我肯定不光是你们这里,世界上所有的地方都是如此。其结果是什么呢?整个世界在罪恶之中越来越倍受煎熬,以及其它许多问题,世界分崩离析,我说的只是其中一些问题。

  因此,教给我们这种关于生命的目标和超越躯体之外有生命存在的知识典籍是非常重要的。你们或许会感兴趣,我讲到的这些教材,这里陈列了已经再次出版的一部分。全世界有四千多所大学都在使用和购买这些全套书籍。事实上现在这方面的课程也开始了,包括躯体内的反物质微粒——也被称为“灵魂”的存在以及对其的察知。我们使用的教学方法,是一个被称为古茹库拉的教育系统。bramacariya gurukuli visandando guruhitan,这是梵文,意思是:学生应该和老师住在一起。现在这种制度不再继续了,因为如果你和老师住在一起,老师们的感官享乐就要停止。因为老师也想寻开心,他不想整个时间都耗在学生身上,但在以前学生是和老师们生活在一起的。老师们会不断教学,不光是学术方面,也教导伦理道德规范,还有其他重要的题旨。我们的教育体系就是这样做的。学生和老师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住在一起,所以当他长大毕业之后,他将是一流的公民,一流的人物。在任何国家,他都是值得称赞的。现在,当学生们毕业时,他们没有这种道德训练,至少在大学和中学教育系统中没有得到这样的培训。我们也派书。例如,近十年我们在全世界派发了差不多100,000,000本这样的书,这些书被印刷成近50种文字。人们带着极大的兴趣购买这些书,他们非常高兴第一次获得这样的知识——生命和死物之间的区别。

  所以今晚,我们的目的只是请求各位思考:生命的目标是什么?我是谁?应该询问这两个问题:我是谁?生命的目标是什么?在另一天晚上的城市服务中心,我们询问了这个问题:“你是谁?”人们基于躯体的概念给出了许多答案。几乎没有人能够回答说,我是生命力,是躯体中的灵魂。所以我们请求大家购买一些这样的典籍,去了解你们是谁?一旦了解了自己是谁,你就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就好象你认为自己是菲济人,你就想:我应该为我的国家做些事情。但如果你认为自己是美国人,你就想为美国做些事情。但事实上你与这些毫无瓜葛,无谓的爱国主义。

  又好像有一位圣雄甘地,他是印度一位著名人物。他整整一生服务他的国家,结果却被枪杀而亡,就象约翰。肯尼迪被枪杀而死一样。所以即便你非常努力地去服务自己的国家,却随时可能遭到枪杀。因为培养诸如此类活动的生命目标是好的,但好的前提只在于你同时给予人们知识,教导他们是谁,超越这个躯体之上。是的,现在你有一个菲济人的躯体,你有一个印度人的躯体,或有一个美国人的躯体,可以,你也有着跟这些躯体相关的职责。但超越这些职责之上的,还有一个更高的职责,这个职责就是摆脱出物质世界这个监狱。这个职责是回归你原本的本性——永恒的知识和喜乐,使自己的永恒灵魂回归家园,回归神首。任何这样做的人实际上可被称之为是受过教育的人。但如果你没有这样的知识,实际上这份知识是知识之王——即你是谁?生命的目标是什么?那你所受的教育就是片面的,对于真正知识的层面,你还未具备完全的资格。这就是我们对于活着的躯体与死尸差异的观点。如果你们有什么问题,我想现在我们可以一起公开讨论一下。你们怎么看我们刚才所作的论述。这位先生,

  学生2:先生,您比喻人类的生命好比鱼儿离开了水,除非将鱼放回海中,否则不会快乐。因为它离开了原本的地方。

  古茹德瓦:对,离开了他原本的自然环境。

  学生2:有人这么做了。有人使鱼离开了水。所以,为什么?谁?“谁”可能不太重要,但“为什么”却更为重要。是我们使自己离开原本的环境吗?

  古茹德瓦:好,问题是,如果鱼儿离开了水,它就会受苦。这位先生同意它会受苦,他也认为我们也在受苦,因为我们离开了原本的自然环境,也就是说我们已经不在灵性世界—神的王国了。所以,他的问题是:谁以及为什么会离开神的王国。这显然就像一场大火,如果你在火中,有人点燃了火,火就这样开始了。没有人会怀疑火灾带来的是痛苦,同样我想任何有智慧的人都不会不同意这个物质世界除了某些快乐以外,更多的是痛苦。所以,问题是:我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答案是:灵魂得到了自由意志,这个自由意志使得我们能够选择,要么爱神,要么忘记他。你可能会说,为什么神不将我们创造得只爱他呢?但这并不是爱。因为爱不是强迫,而是自愿的给予。就好像你爱某个人,没有人能强迫你爱他,而是你自愿地爱他/她。同样,我们在灵性世界—神的王国想呆多久就能呆多久。但当我们变得嫉妒神,就堕落到了这个物质世界。也就是说,事实上这个物质世界的每个人都有这种疾病。这个疾病就是,我们认为自己就是神。或许不是认为自己是至尊的创造者,尽管也有人有这样的幻觉。而是每个人至少都认为自己是当下情况的主宰,我在控制着什么。这种控制的倾向事实上是神的职能。我们的职能是成为神的仆人。但只要我们嫉妒神作为主人的地位,神就给了我们机会。

  换句话说,事实上你无法谴责政府开设监狱,该谴责的是违反政府法律的国民。政府不得不开设如监狱这类的改造机构,因为有罪犯的存在。同样,我们也无法谴责神让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因为我们是罪人,我们故意运用自己的自由意志违背神的法律。所以神才创造了这一物质世界,作为改造机构以让我们重新学会如何遵循神的法律。 

  因此,为什么我们会来这里,我已经做出了解释。至于怎样回去,那很简单,你必须学会神的法律。但在哪里有教这法律呢? 全世界有这么多法学院,但他们教导的不是神的法律,而是这个世界的法律。这些法律不断在变,因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不同的法律,所以他们根据时间、地点和环境的不同显得非常短暂,但神的法律永不改变。 

  正如太阳每天都在那里,即便乌云遮空,太阳光依然存在,这就是神的法律,整个宇宙的运转都完全在神的控制之下。但人类无法控制法律,有那么多机构只是学习人的法律和制定新法,但有哪个机构教导人们遵循更为重要的神的法律呢? 

  神的法律无人能违背。您必须得死亡,这就是神的法律。当你一投生,就必定得死亡。谁能打破这项法律?但没有人教导神的法律是什么,也没有人教导宇宙存在的功能。如果将这个宇宙比作监狱,我如何能摆脱这一监狱?也没有任何人教导这一点,所以这是非常不幸的。 

  现代人一周上一次教堂,一天在教堂或庙宇里学习神一两个小时,其他所有日子都只在学习这个物质监狱。如何从C级监狱升级到A级监狱?所以我说这就是大学教育,如何从C级监狱升级到A级监狱、从睡地板升级到睡床垫、从住茅屋升级到住水泥豪宅,但你还得变老、还得死亡,得受各种痛苦。因此我想知道的是如何摆脱这些痛苦,这一点只能从神的法律中学到。当你从一位真正的老师那里学习,老师不是说只教你如何从C级监狱升级到A级监狱,他能教你如何摆脱这监狱。当你向他学习并接受教诲,你就能回归神的王国。

  这回答你的问题了吗?好,另一个问题? 

  学生3:现在美国的教育与宗教分离化正在加剧,您能否对此发表一下看法?

  古茹德瓦:教育与宗教分离化的加剧只是源于教育的腐败。正如今晚我尝试解释的:目前美国的整个教育体系所教导的只是物质,物质能量。普遍流行的思潮流派是:生命来自于物质。换言之,他们认为宇宙源自于一块整体或是物质液。当然他们臆测很多东西:或是物质液态逐渐合成固态,再形成了宇宙星球;或是这个整块分裂爆炸成不同星宿。有各种各样的理论,他们每年都想出新的理论,这是缺陷之一。

  第二项缺陷是达尔文的理论。注意了:它还只被称为理论,从未经得证实。任何真正的地质学家、古生物学者以及科学家都会向你承认达尔文的理论依赖于许多链接:生物的进化。但这些链接从未得到查证。整个理论是非常欠缺的,因为他教导说我们全都来自于猿猴,这就是达尔文的理论。而猿猴又是从更低种族进化而来。因此,达尔文的进化论和物质创造论都否认了两点:灵魂的存在和神的存在。一旦你否认了灵魂和神的存在,整个文明的奠基就仅仅建立在身体以及增加身体的享乐上。

  因此,人们将神和灵魂的概念弃之不顾,造成了教育本身以及教育所造成的一切影响都越来越脱离宗教。所以我们说教育与宗教分离化的加剧是错误教育的结果。他们没有教导如何正确理解宇宙的形成,也没有教导如何正确理解相对于动物的人类的本质。他们说人类是生物进化的结果,但我们说人类是灵魂的知觉从动物躯体逐渐进入人类躯体并获得更高知觉的结果。

  我们说生命并非原子、分子以及化学物质的组合,生命本身源于灵魂。只要灵魂还在体内,就会有生命的特征;而灵魂一旦离开躯体,生命也便停止。生命建立在灵魂而非物质的基础之上。这就是我们的教育,而这种教育的结果就是道德与快乐。你们可以从多方面看到:一名神的奉献者,无论他是真正的基督徒,还是真正的犹太教徒或穆斯林,任何信徒,比起那些所谓的无神论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在整体上毫无例外地远远快乐许多。

  学生7:首先我想知道您是否有宗教信仰,比如说印度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或者佛教?

  古茹德瓦:很好。我们的答案是:你所提到的各门宗教,在历史上都有起源。如弗朗西斯基督教源于主耶稣基督;伊斯兰教源于先知默罕默德;印度教,或许你们会有兴趣知道,虽然人们经常使用“印度教(Hinduism)”一词,事实上“印度教”从不存在。因为‘印度(Hindu)’ 一词本身并不存在于印度的任何经典。信不信由你,Hindu这个词是穆斯林为住在Sindu河岸另一边的人而发明的。因为他们读不出Sindu,就把它读成Hindu,他们就被称为“印度教徒”。因此,“印度教(Hinduism)”一词并不存在。 

  但无论如何,这就意味着住在印度的人们学习韦达经,韦达经是印度的经典书籍。所有这些不同的宗教都有历史上的起源,有起源也意味着有结束,他们都取决于其信仰。比如说,基督徒可以变成印度教徒、印度教徒可以变成穆斯林、穆斯林也可变成基督徒,因为它们都不是永恒的。但我可以跟你们说,灵魂既不是基督徒,印度教徒,也不是穆斯林。

  真正的宗教是灵魂内不变的本质。当你说基督徒、印度教徒、穆斯林,你指的是这个躯体。因为灵魂不是基督徒、不是印度教徒,也不是穆斯林,你的宗教可以改变。但我们之中有一样东西是不可改变的,如果你分析它,在《博伽梵歌》中它就被称为‘服务’。信不信由你,‘服务’。每个生物体都在服务着某个人、某件事或是至少服务他自己。通过服务,人就维系着自己并且体验到快乐。服务是按照不同的躯体而变化的:动物有它短暂的服务,人类有某种形式的服务,不断改变着。每个人都在服务某个人或某件事,一旦躯体改变了,服务也随之改变。但灵魂有一份可以永恒从事的服务,那就是:对神的服务。所以我们说真正的宗教是对神的服务。我们不会说真正的宗教是基督教、印度教、伊斯兰教或是犹太教。我们说真正的宗教是成为神的仆人。在神的王国,人们不会身上戴着徽章说我是新教徒、我是天主教徒、我是犹太教徒。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是神的仆人,我们教导的就是这样的宗教。

  如果你问我你是不是印度教徒?我会说我不是印度教徒,我对成为印度教徒有什么兴趣?我的躯体生自美国,为什么要想变成印度教徒?但我想成为一名神的仆人。

  因此,这些书籍并不教导派系区分的理解。你在我们社团会看到来自不同背景的人士:基督徒、穆斯林、所谓的印度教徒等等,什么都有。因为我们教导的是如何成为神更好的仆人。所以,不管你来自什么教堂或庙宇都可以轻易加入我们的运动,成为神更好的仆人,这才是真正的宗教。如果大家都持这种观点,当今社会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纷争了。人们争执不休,就是源于这份错误的认识:我是基督徒、印度教徒、犹太教徒,但灵魂与这一切毫不相关。 

  学生7:您刚刚说你们是独立于这些宗教的,但你们哲学理论的基础《博伽梵歌》与印度宗教本身有着极大联系。

  古茹德瓦:我很高兴你用了“联系”一词。因为它并非隶属其中,只是有着关联。就像你与菲济的市民有关联,但其实你并不属于菲济。事实上你是纯粹的灵魂。正如《博伽梵歌》是一部经典,我说《圣经》本身是超越基督教这一名称的,它是神的话语。神不是基督教的,神也不是犹太教的或伊斯兰教的。正如太阳,太阳不是美国的太阳,也不是菲济的太阳。太阳就是太阳,神就是神,而你是灵魂,是神的仆人。因此,神的话语如《圣经》、《古兰经》、《博伽梵歌》也不是印度教、基督教或穆斯林的经典。它们是神的话语。

  学生7:您承认它们是神的话语? 

  古茹德瓦:毫无疑问,我承认。所以它们才深受尊敬。每天人们读完《圣经》、《古兰经》或《博伽梵歌》后,都会将其放在书架最好的位置上。但每天人们拿起报纸,读完当天的后就扔进了垃圾桶。因为这是人的话语,人的话每天都在变,但神的话永恒不变。 

  学生7:如果您承认它们都是神的话语……肯定是的……

  学生7:如果您承认它们都是神的话语,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神的话语? 

  古茹德瓦:在小学,我不知道这里怎么称呼,在美国叫小学:2+2=4。同样在大学的数学系,他们仍然教导:2+2=4。教导的是同样的内容。但在大学的高等数学课程中,他们教微积分、高级的计算概率系统。教了那么多高等数学方程式,但2+2仍然等于4。同样的,你会发现世界上所有的宗教,所有经典教导的都有这基本的真理:爱神。这是基本的真理。但是,根据经典教导的不同对象的进步程度不同,你会看到关于神的信息也越来越详尽。 

  以《圣经》为例。主基督耶稣传教的对象是谁?他们多多少少是一群游荡在诺曼第一带的部落人。他是神子,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教导对神的爱――这是人能作出的最好服务。他是神真正的儿子,教导人们如何回到父亲身边—神的王国。而他得到的回报是什么?他们在十字架上钉死了他。

  学生7:您承认您相信基督是神之子? 

  古茹德瓦:当然,我承认了这么多。仔细听我的话,这样你就明白了。我当然承认他是神之子,这毫无疑问。我说:他所教导的人是那么堕落,竟然钉死了他们最伟大的朋友和救世主。我想让你们明白的是他传教的是什么等级的人?更何况他还得教导这样的内容:不杀生!这是《圣经》里的第一项戒律,我记得很清楚:不要杀生。而他教了这条之后,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企图杀死他。

  我只是在给你们指出这一点:对这种程度的人,你不可能教导他们最完美详尽的知识。你可以教导他们一些基础知识:2+2,但你不能就开始描述神长得什么样?神的王国在哪儿?神的国度里正发生着什么?很明显,基督是懂得这些知识的。在《圣经》中记载着他本人就坐在天父的右手边,他非常清楚神的模样,神是谁。但他刚只教导了一些知识,他们就杀死了他。或者说他们根本杀不了,但他们企图杀死他。看看先知默罕默德,在《古兰经》中写着:人不应与自己的母亲性交。试想一下,如果他得给出这样的训谕,那意味着当时的年代是怎样的?在他传教之际,人们正做些什么呢?非常容易理解的,你们认为在他传教那会儿人们灵性非常进步吗?他是神的先知,基督耶稣是神子,但他们传教的对象是谁,这又另当别论了。当你向6岁的小学生教课,你不可能教给他们高等微积分,你只能说2+2=4。 所以我说,世界各种经典的唯一区别并不在其基本教导(即爱神),而是如何贯彻这一教导的具体细节。这是我的观点。但所有经典的结论都是一致的:人应全心全意的去爱神。但有多少人在追随这点?这是下一个问题,我可以反回来问:有多少人在追随这点?非常少。 

  学生5:古茹得瓦吉,或许您愿意告诉我们:宇宙的这些基础元素,如火,水,空气和土,还有另一项我记不清的元素与灵魂之间的联系是什么? 以及我们如何能摆脱这些元素的束缚,到达神的国度?如果您能告诉我,我将非常感激。

  古茹德瓦:好的。这记录在一本名为《圣典博伽瓦谭》的经典中。这本书我们今天这里也有一些。它解释了这些元素,事实上这些元素存在于整个创造的物质部门中。创造包含两个方面:神的国度或灵性世界,以及我们现在生活的物质世界。我们生活的这一物质星球不过是某一个宇宙中千百万星宿之一。同样还存在着千百万个宇宙,而这许多宇宙只是构成这个物质世界。 

  这些宇宙都有轮流时间段。我在前几堂课中已经解释到如何用原子计算时间。无论你们相信与否,经典里有一个方法可以根据原子的相对运动计算时间。这些经典是绝妙的科学性书籍,而绝非只是教导信仰。 

  书里还继续解释,通过从原子计算,人便可以得出一个宇宙的历史及长度。在短暂的物质创造结束之际,这些宇宙频临毁灭时,它们便又回到原初的元素形态,就是我提到的那些基本元素。这些元素永恒存在于这物质创造之中,它们是物质创造的奠基石,恒常存在,但不是以现有的形体存在。

  这是一种形状,这是另一种形状、这又是一种形状、另一种形状、另一种形状,但都是由这些基本元素不同程度的不同组合而成。有时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宇宙行星,有时又支离破碎。但它们总是存在于作为整个创造的四分之一的这一物质世界之中。

  事实上,灵魂与这物质世界并无关系。让灵魂摆脱物质躯体,冲破宇宙以及宇宙的层层覆盖,进入神的王国,这一方法被称为:瑜伽或冥想。或许你们听到过这个词:瑜伽。瑜伽的切实定义是与神连接。因此,在这个年代,我们自己以身施行并且推荐的是一个简易程序。它美妙至极,让你体验到灵魂与神的存在。这个方法就是唱颂哈瑞·奎师那曼佗罗。 

  您们会惊讶地发现,这一哈瑞·奎师那曼佗罗非常有力量!非常有力量!曼佗罗的意思是:Man(心意)-tra:对心意的解脱。它令心意免于自己认同躯体的这一虚幻,并将知觉从物质躯体中提升出来,连接到个体灵魂与至尊灵魂――或神。因此,让自我摆脱这众多物质元素,穿越物质苍穹的覆盖,回到神的王国,在这一年代有一个简单程序,任何人都能做到。无论你有什么信仰,什么国籍或经济背景,这个程序都很简单易行,那就是唱颂神的名字。神的名字与神本人并无区别。这也是神的能量之一。你不同于你的名字,一旦你离开这个房间,我再叫你的名字,你就听不见。但你一呼唤神的名字,他就能听见并亲自到来。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唱颂神的名字而将灵魂与神相连接。当我们唱颂“奎师那”,它不是印度教神的名字。之前我已经说过,我对成为印度教徒或崇拜印度教神毫无兴趣;神不是印度教徒,也不是基督教徒。他远高于此。 

  当我们说:“奎师那”,意思是神具有完全的吸引力。奎师那的真实定义是:他是最具吸引力的人。谁不被神吸引?最终每个人都被神吸引。或许你们也可唱颂着神其它真正的名字,我们不单单只说“奎师那”,我们唱颂:“哈瑞·奎师那”曼佗罗。“哈瑞”意思是神的能量;“奎师那”意思是具有完全吸引力的神;“茹阿玛”意思是快乐的泉源。 

  所以,我们唱颂这个梵文曼佗罗,这是不分派别的。你可以唱颂神任何真正的名字,都会得到同样的受益。然后你就能立即摆脱物质世界的五种元素,与神相连。如果你不相信。试试看!这是我说的:试试看!无需分文。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