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古茹教导 >> 维亚萨·普佳 >> 正文
 1999年维阿萨·普伽日 就圣典博伽瓦谭 10.25.24-29讲课  
 作者: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    教导来源:devotee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4-11-2  【
 

  施瑞拉·塔玛勒·奎师那·哥斯瓦米·玛哈茹阿佳在休斯顿于1999年7月3日他的维阿萨·普伽日就圣典博伽瓦谭 10.25.24-29讲课

  译文

  当因铎看到主奎师那展示的这一神秘力量,他目瞪口呆。他虚假的骄傲被推翻,企图受挫折,并撤回了乌云。
  看到狂风暴雨已经停止,天空又重新万里无云,太阳重升,主奎师那,这位举起哥瓦丹纳山的勇士,对牧牛童们说了如下这番话。
  主奎师那说:我亲爱的牧牛郎们,请携同你们的妻子财产出去吧,不要畏惧。风雨已经停止,河水也已退掉。
  牧牛郎们收回各自的奶牛,并将随身用具放进四轮马车,然后便走了出去。妇女、孩童以及年迈者也逐渐身随其后。
  所有的生物体满怀敬佩地看着至尊人格首神将山原封不动地放回在原来的位置上。
  温达文拿所有的居民沉醉于极乐的爱中,他们根据各自与圣奎师那的关系而上前问候他——有的拥抱他,别的则顶拜他,等等。牧牛女们则给他吉祥的祝福。

  要旨

  施瑞拉·维施瓦纳塔·查夸尔瓦提·塔库尔解释道:温达文拿每一个居民都以自己的方式看待奎师那——作为年幼者,社团的年轻成员;作为平等者;或长者——并相应地对待他。奎师那的长者献上吉祥的祝福,亲爱地闻他的头,亲吻他,揉他的双臂和手指,并带着父母般的爱询问他是否疲惫或疼痛。奎师那的同辈则大笑并和他嬉戏。比他年幼者则拜倒在他足下,按摩他的双足,等等。
  诗节中ca一词暗指婆罗门的妻子们和牧牛女一起供奉了吉祥的物品,如酸奶和完好的谷物。主奎师那接受到此类祝福:“愿你征服恶人,保护善者,取悦父母,并充盈所有的财产和富裕。”

  讲课

  从哥瓦丹纳山逍遥时光(Govardhana-lila)中可以获得许多重要的训示。在这五六个诗节中,我们有两个这一逍遥时光(lila)至关重要的因素。首先是对半神人因铎的羞辱。因铎是半神人之首;他是半神人之王。而在这一lila中他却被迫屈膝于奎师那的至尊地位。
  从这一点有很多重要的教训。Bhagavan api:奎师那是至尊主,而不是Varuna或Vayu或任何别的神祗。尤其是那些身居高位而错估了自己的位置的人,他们总是会被迫承认主的至尊性。每一个人在生命中都处于某种我们认为非常重要的位置。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最为重要的。主观说来那是对的。但客观上我们知道自己并不是很重要。但要记住这一事实并不容易——更何况是因铎这样总是受到百般崇敬的人物。因此,在这一逍遥时光中因铎便受到了羞辱。奎师那给了他仁慈。在物质世界里,我们凭借物质地位的改善而衡量仁慈。事实上,宗教是通过如何成功地赐予如财富荣誉这类事物而得受评判。人们通常是为了增加物质地位而履行宗教职责。但这和我们的高迪亚·希丹塔恰恰相反。我们的结论是一个人越是贫穷,他或她便越是依赖于主的仁慈。正如我们在圣帕布帕德的一生中所看到的,当主非常仁慈时,他会拿走一切。我们很难会走到主面前祈祷:“我亲爱的主啊,请拿走我的一切。”这需要一种极少人有的力量。如果生活完满,我们是愿意服务主的。但事实上,只要我们还依附于他的莲花足之外任何事物,我们就不可能完全服务于奎师那。而如果我们真诚地唱颂主的圣名,不论愿意与否,奎师那便会将我们置于那种处境。所以当因铎作为有此等荣誉的半神人,他便处于这种尴尬的境况。因此,为了消减他的锐气,奎师那便举起了哥瓦丹纳山。而因铎作为一个深受教育的人,逐渐认识到了自己的愚蠢。于是,在哥文达·琨达的哥瓦丹纳山旁一个幽雅之地,他便让自己的大象坐下,并向主献上充满情感的祷文。然后他和他的大象便用上等原料为主沐浴。
  受到羞辱并无不妥。事实上,如果能被挫挫锐气,这乃是我们莫大的幸运。而那些挫败我们的人和环境乃是影响我们生活的最好的人和环境。
  一次我们和圣帕布帕德去茹阿达·达莫达尔庙宇。帕布帕德当时住在那儿,他告诉我,“我的一生中有许多挫折。但是现在我意识到这一切都是我的灵性资产。”很难想象,我们怎么会坚持并欣赏挫折。但回顾以往,当看到作为对我们所放弃事物的交换而得到的一切,我们认识到自己是不会想要另外一种方式的。为什么琨缇会那样祈祷呢?而许多外士那瓦以及坚定的伟大圣哲们都如是祈祷。没有别的解释。一个人怎么会想要不幸呢?因铎的荣誉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你能想象吗?整个韦达制度都建立于对半神人的祭祀上,而因铎乃是半神人之首。这场祭祀却被破坏了。祭祀材料被偷取了——都只是为了崇拜一座山和一个小男孩的缘故。想一想因铎的地位:因铎是半神人之王,而半神人负责着创造、维系和毁灭所有星系。一位住在一个星宿的一座山边的小男孩怎么能推翻整个韦达祭祀活动的呢?但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因为那座山和那个男孩都不寻常。
  那座山是最为特别的山。有许多诸如喜马拉雅般伟大的山脉,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与施瑞·哥瓦丹纳山的荣耀相提并论。因为哥瓦丹纳装饰着奎师那的家园。哥瓦丹纳给予了快乐。哥瓦丹纳献上了无人能比的服务方式。还有什么别的奎师那亲自举起自然的一部分离自己那么近的情况呢?还有哪位奉献者可以宣称自己被奎师那举起达七天七夜过?即便是茹阿达茹阿妮也不能这样说。除了Giriraja Govardhana,无人能说,“主举起我达七天七夜。”所以,当哥琵们(gopis)那样赞美哥瓦丹纳,她们是对的。那不是处于感情用事。她们了解哥瓦丹纳的荣耀。而哥瓦丹纳也满足了她们的愿望。所有奉献者的愿望是什么?是和奎师那在一起。奎师那的愿望又是什么呢?是和他的奉献者们在一起。而除了Giriraja Govardhana以外又还有谁能使得奎师那和他的奉献者毫不间断地呆在一起七天呢?否则,在一般的逍遥时光中,这是不可能的。他的任一组奉献者总是得随时受到与奎师那分离的痛苦。当奎师那和牧牛姑娘在一起时,雅首达便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奎师那的牧牛童朋友也不能和他在一起。而当他和别的奉献者在一起时,牧牛姑娘又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但是在这里,第一次,他们所有的人都在一起。这便是Giriraja Govardhana的特殊仁慈。所以这羞辱因铎的并不是普通的山。
  而因铎所要崇拜的也不是普通的人。他和至尊人格首神并无二致。在博伽瓦谭中一再提到bhagavan一词。尤其是在第十篇,我们看到bhagavan一词不断被用于指奎师那,以免会有人误解这个男孩为普通人。舒卡戴瓦·哥斯瓦米一再提醒我们谈论的是至尊人格首神。
  所以这一诗节中有两个清楚的要点:首先,对一位强有力人物的羞辱;第二,奎师那能将仁慈给予诸多不同种类奉献者的能力。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细想这一事实并理解到奎师那完全能够给予我们爱和极大的仁慈以致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和奎师那拥有一种非常个人和亲切的关系。我们和那么多个体都有个人的关系,但没有一个人是如此完整,如此能满足我们,并和我们拥有一种如此极为个人化的关系。只有奎师那。不幸的是我们已忘记了那种关系。因此奎师那知觉的整个程序便是为了恢复我们对奎师那沉睡的爱。而达到这一点的方式便是sadhana-bhakti。再没有什么比和奎师那的奉献者联谊更为重要的了。
  所以,我们今天庆祝的维阿萨·普伽乃是为了给我们以这么多极好的外士那瓦的联谊。当我们想起我们怎么会聚集在这儿时,我们便得从向奎师那的纯粹奉献者圣帕布帕德表示感谢开始。感谢他来到西方解救我们所有的人——不仅是西方,甚至也有Navadwipa-dhama。圣帕布帕德甚至解救了出生于玛哈帕布家园的人。因此我们首先是致敬,不仅仅是尊敬,而且还有发自心底的赞赏。圣帕布帕德居于我们庙宇的王位,也居于我们心中的王位。
  然后我们向他的仆人们致敬。今天圣帕布帕德的很多仆人都聚集在这里,而我们则组成了一个非常亲密的家庭。当你有了父母,儿女,孙儿女,叔叔阿姨以及他们的孩子,一个家庭便算是完整了。而这个家庭就是这样的。每一家庭成员不比任何别的人更为重要或更不重要。因为在一个家庭里,怎么可能认为某一个个体成员更为重要或更不重要呢?那不是对于家庭的理解。每一个人彼此之间都是如此亲密。
  就我个人角度而言,可以说能处于这么多奉献者之中乃是我最好的感觉。而能得到你们的联谊便是我的祈祷。当我去到Sri Giriraja Govardhana时我唯一的祈祷是,“请总是允许我能拥有那些你们彼此亲密的人的服务与联谊。”有了联谊就有了一切。
  我还会有机会在厅里讲话。但我已尽力说出一些有意义的话来。还有更有资格说话的人。如果现在停下来,就能维持我们的日程安排。事实上,我还想要说很多关于在场亲爱的奉献者的事情,但或许还会有机会稍后再说。我们现在已谈论过奎师那了。就把那些事留在后面。
  因此,我今天的请求便是尽管很多将要说的话都是面对我的,我们应该理解所说的一切都应该是荣耀在场所有的人,不仅仅是在座的,还应该是我们整个的使徒传系。今天是Vyasa-puja。这是崇拜维阿萨的一天,因为他是给予我们博伽瓦谭的人,所有韦达文献的首要人物。博伽瓦谭是奎师那的外观。奎师那离开这个世界以后,他留给了我们这本博伽瓦谭。
  施瑞拉·茹帕·哥斯瓦米说带给我们对奎师那极乐的爱的五项内容之一便是在纯粹奉献者的联谊之下聆听和背诵博伽瓦谭。 因此维阿萨给了我们博伽瓦谭是因着他的古茹那茹阿达的仁慈,今天我们崇拜他,以及那些用自己的言传身教而向我们教导博伽瓦谭的人,我们今天也崇拜他们。如果选定了一个崇拜对象,他是代表了其他所有的人,我们还应该理解我的任何一位亲爱的神兄弟和神姐妹都可以坐在这儿接受同等利益的崇拜。这儿聚集了那么多极好的外士那瓦。我还要说这里的每一位奉献者,无论他们是谁的门徒,帕布帕德门徒的门徒,同样都值得崇拜。如果他们还没有达到完美,我们假定他们将会达到完美,所以他们仍然能被崇拜。所以让我们带着欣赏这个家庭里所有美好的外士那瓦的心态来庆祝这个日子。

  Srila Prabhupada ki jaya!
  Gaura-bhakta-vrnda ki jaya!
  Gaura-premanande hari-hari-bol!

  • 上一篇教导: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