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创办人 书籍 综合 教导 资源 影音 画廊 商城 留言 | 链接 |  喜乐天乡
  您现在的位置: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 >> 教导 >> 韦达文化 >> 节日 >> 正文
 村社组织  
 作者:帕布帕德    教导来源:ISKCON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11-26  【
 

一、圣帕布帕德论村社组织

1.1 致Rayarama dasa的信,1968年10月17日,西雅图

  没有人应该承担繁重的劳务。然而,现代文明发明了那么多条件苛刻、充满危险的工种,用劳动报酬来吸引工人。但是工人们不该接受这样的工作。就是因为有了劳动者配合,那些具有恶魔品性的人就借机促使虚假的躯体需求无谓地增长。
  人们最好满足于靠农产品生活,而不是蜂涌到大城市里从事工业生产。依靠农产品的生活是平和的,能给人带来真正的快乐和幸福。平和的生活将使越来越多的人满足于家乡的经济状况,不至于背井离乡。在印度,莫罕达斯·甘地曾努力建立此类的农社组织,使人们不必被拽到城镇里去。只有存在大规模的村社组织的情况下,在真正的农村生活中,才能营造出和平的氛围。农村不必向城市去借鉴生活理念,诗人库泊(Cooper)说:“农村是神造的,城镇是人造的。”这就是区别。
  有许多类似的美好理念,引导人们在这个星球上平和地生活,从事奎师那知觉的活动,这样人就能完全摆脱物质存在的污染,离开这个躯体之后获得永恒的生命。《博伽梵歌》确认了这一点:Taktva Deham Punar Janma Na Eti Mam Eti Kaunteya。仅仅通过执行奎师那知觉的活动,人在摆脱当前的躯体之后,就能回归家园,回归神首。 

1.2 对话,1973年7月25日,伦敦

帕布帕德:心满意足地呆在农村里。现代文明有缺陷。
Mother:你的意思是在印度。你说的是印度。
帕布帕德:每个地方。
Mother:每个地方?
帕布帕德:是的,每个地方。
帕布帕德:村民们有母牛和土地,足以解决经济问题。但是工业主义者却引诱他们:“来吧,来赚更多钱。”所以他们就去了城市,农村的食品生产就荒废了,以至于谷物价格上涨。事实上,每个人都应该从事食品生产。然而现代文明中,极少数人生产食物,而其他人只是吃。人们支付的是……,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在赚钱,他们支付的是纸张:“这是十美元。”虽然只是一张纸,不值钱的东西,但人们却被这个骗术迷惑。他们想,“我现在有100美元。”这100美元是什么呢?是纸。所以有人行骗,有人受骗。这个社会就是这样。
Mother:是的。但是我认为一个人必须要聪明,不被别人欺骗。
帕布帕德:聪明是说我们必须呆在自己的土地上。人们不该被这些纸张骗到城市里去。
Mother:但是我们必须教我们的年轻人学会辨别骗子和那些……,能够区分那些……
帕布帕德:整个文明就是一个骗局。事实就是这样。他们都是有罪的。从韦达的角度理解,支撑罪恶生活的事物有四种:非法性生活、毫无必要地宰杀动物、吸食麻醉品、赌博。
Mother:但是您仍能引导人们过快乐地生活,吃……
帕布帕德:不,我们正按这种方式培训我们的学生。

1.3  对话:1974年3月25日,罗马

巴格万:现在有了纸币,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印刷其他国家的货币。
帕布帕德:是的。这是趋势,所以就有了通货膨胀。假设我是你的敌人,我就这样印刷钞票,然后发放出去。结果导致通货膨胀,价格上涨。如果钱白白滚进来,你就会不惜代价地乱花。假设有一堆米,我有这些印刷券,你出价10卢比,我就出20卢比。
Atreya Ani:这就是通货膨胀。
帕布帕德:就是这样。因为这钱不是我赚来的,是我印刷出来的。我打算花20卢比。所以卖方就会说:“为什么我要卖10卢比?我要等20卢比的顾客来买。我得储藏起来。”即便储备充足,他也不会出售。因此那些老实人就得受苦了。事情就是这样。所以为了制止通货膨胀,政府必须停止纸币流通,这样就不会有通货膨胀了。但是他们不会这么做,他们要骗人——“我相信上帝,取了这些纸币你将会有千千万万的钱,能心满意足。”就这样,这个骗局不断继续。为什么你付我纸币,我要真正的货币,金子的。他们没有金币,一个都没有。就是这样。他们雇佣劳动者,用这些纸币骗他们。这些无知者会想:“我赚的钱越来越多。”就这样。因为世界上流通纸币,情况就会越来越堕落。
帕布帕德:以前用物物交换,这是件好事,在印度边远的农村仍然实行。是的,人们生产了谷物、稻米,把产品带到仓库管理人那里。仓库管理人根据“多少米换多少油”,称好了把米收起来,把油给人们。管理人会安排出售这些稻米,他为村民们把米带来带去。村民们需要少量的盐、油、香料。就这些。其他的东西他们都有。他们有绿豆、大米、麦子等,什么都有,他们自己生产。这种方式在印度农村中仍然存在,没有匮乏的问题。
巴格万:最简单的管理方法是把什么东西都尽量限制在小村庄里。
帕布帕德:是的,这就是甘地的哲学,村社组织。这些人把村民引诱到工厂去工作,剥削他们。村民们被所谓的高薪吸引到工厂里,生产的是螺钉螺帽和机器零部件,而不是食物。食物是在其他地方生产的,但如今生产食品的人却在工厂工作,因此出现了食品短缺。但是工厂主有了钱,他们不在乎。而可怜的大众,却在受苦。
我们的哲学是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自产食物。我们呆在一个地方,养奶牛,挤牛奶,种植蔬菜,唱颂哈瑞·奎师那。就这样。这就是我们的哲学,能使我们的生命成功。只要有奎师那知觉,就能免于所有物质麻烦。这就是我们的教育。不要去追求汽车、电视、和所有其他无聊的事物,如运动、美酒、女人等等。不要追求这些。只要吃饱,身体健康,唱颂哈瑞·奎师那,觉悟奎师那,然后回归家园。这就是我们的哲学。

1.4 和总督的对话:1975年4月20日

  “第十点:Manava-dharma的使命和章程。因此manava-dharma的章理或瓦尔纳刷玛制度对整个世界都有益,需要以实际的示范作为例证。
  可立即上马的项目是建立莫罕达斯·甘地设想的那种村社组织。在印度,大部分人生活在农村,面临的困境是种植谷物的水资源不足。大自然母亲,或是说Durga母亲限制谷物供应,惩罚不信神灵的恶魔。这些恶魔热衷于从事生产汽车,建造摩天大楼,开设妓院、电影院等各色活动,满足无谓的躯体需求,却对生产食物毫无兴趣。这就是现代社会的弊病。如果谷物生产有序进行,人们生产的五谷能达到现在的十倍。《博伽梵歌》确认了这一点。

annäd-bhavanti bhütäni
parjanyäd anna-sambhavaù
yajïäd bhavati parjanyo
yajïaù karma-samudbhavaù

  【《博伽梵歌》第三章第14诗节】”一切生物都靠五谷而生,五谷借雨水而长,雨水因祭祀而降,祭祀是人天赋的职责。“我希望您能认真地考虑我的建议,如果您认为我的建议有理,我会尽最大努力与您合作。”

帕布帕德:这也是给您的建议。(轻声笑)如果您能有序地组织这些生产活动,当然能给整个人类社会带来福音。
总督:您能详细地讲讲您所说的瓦纳帕斯塔(Vanaprastha)社团吗?
帕布帕德:不对,是瓦尔纳刷玛。瓦纳帕斯塔指的是我们有这样一幢房子,一旦有人退休了想投入奎师那知觉运动,就欢迎到这里来。他们可以来荣耀普萨达,住在这里。如今不可能要一位绅士生活在森林里。不可能。然而这个地方,圣地温达文,我们在这里建了这样的房子,人们进入瓦纳帕斯塔或退隐阶段之后,可以到这里来过平和生活,培养灵性知识。
Brahmananda:我想官员想问的是瓦尔纳刷玛修院的事。
帕布帕德:啊,瓦尔纳刷玛修院,那是培养真正的婆罗门的地方。正如我解释的那样,政府应该保证,如果有人声称自己是婆罗门,那他行事也要象个婆罗门,如果有人自称是查锤亚,那他行事要像个查锤亚,否则,就会无法无天。如果戍铎自称是婆罗门,就会造成混乱。在Pathu大君的年代,这被严格禁止。在《博伽梵歌》中有说:“sva-dharme nidhanaà çreyaù para-dharmo bhayävahaù”(《博伽梵歌》第三章35诗节,人不能很好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也比履行他人的职责好,因为走别人的路是危险的。)所以如果一个人自称是婆罗门,那他必须是个婆罗门,这也是社会改革的另一种途径。当今世界,每个人都是戍铎,但有人却宣称“我是婆罗门”,“我是查锤亚”,“我是这个”,“我是那个”。以前婆罗门严格遵循规范,他们不会接受……。经典中说,在不好的年代婆罗门会变成查锤亚,就像Dronacarya那样。他是婆罗门,但是由于某种原因堕落为查锤亚,行事也象个查锤亚。虽然他还被尊为婆罗门,但是他的行为已经是查锤亚。
  所以,经典建议婆罗门可以从事查锤亚或外夏的工作,但如果他从事戍铎的工作,那便意味着堕落。所以应该引入这种文化制度,其他国家仍然对印度文化充满敬意。那是事实,我研究过。如果我们仍维持我们的Samsriti。
宾客:怎样能解决贫困及贫富差距问题?
帕布帕德:嗯……甘地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您却拒绝这样做。他想要人们组织村社。他开设了Wardha Asrama,但是您不接受,他还能做什么?满足于呆在自己的家乡,这是多么好的提议。“别去城镇追求所谓的更美好的生活,留在你们的家乡,生产食物并满足于这样的生活。”这就是甘地的倡议,他的策略。他希望通过养母牛、务农、自己纺纱织布来解决经济问题。如果你想要食物、衣物和庇护所,就在当地自己生产建造,呆在当地,不要被引诱到城镇中去从事工业生产。但是Javaharlal Nehru想要一夜之间把印度美国化,太愚蠢了。
宾客:是的,我同意。
帕布帕德:的确如此。国会作为甘地的追随者应该遵循甘地的原则。仅从政治角度来看,建立村社组织,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

1.5 致Sriman O·P·Goelji,1975年5月,澳大利亚

帕布帕德:很欢迎您能和ISKCON的合作。我很赞赏您的建议。现在印度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食品,因此我已决定开始一些村社组织项目,也就是说,请人们自己到农村生产食物(谷物、水果和蔬菜)。养足够多的母牛来生产大量牛奶,自己织布,饮食丰盛保持身体健康,然后人们就可以经常坐下来唱颂玛哈曼陀罗。我会安排田地灌溉工作,生活在那里的人们通过自己的劳动生产食品和布匹,然后唱颂哈瑞·奎师那玛哈曼陀罗,培养奎师那意识。此外,我们的村民们还挨村去举行齐颂圣名大会,举办节日庆典,当然还要派发巴格瓦特·普萨达,并吸引人们唱颂圣名,加入到哈瑞·奎师那玛哈曼陀罗的音震中来。在印度,至少有95%是农村人口,莫罕达斯·甘地就想组织这样的村社。我认为这是一个基础项目。人们必须能吃饱(当然不要贪婪),以便有强健身体进行工作和唱颂。这样,人们就能得到净化,凡事都会有序。这项运动需要一些象您这样的能人合作。那些与之相关的必备的东西,奎师那肯定会提供给我们,需要的仅仅是获得您真诚的努力。直到现在,我主要还是和国外的助手和门徒一起工作。在印度,他们有语言障碍,不然他们是很愿意留在印度农村的。此外,他们还有签证的问题。在当前形势下,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急需要受过教育并有此愿望的工作者。所以,请把这封信回复给我们在火奴鲁鲁的中心。地址如下:51 Coelho Way,Honolulu Hawaii,USA。
  我会逐渐让您见识Sri Aliyavar Jung的卓越之处,他是Maharashtra的总督,我们建庙的审批权在他手上。1974年U·P·的总督Channa Reddy博士代表我和他接触。附件为Maharashtra统治者的答谢信。

1.6 对话:1976年1月6日,孟买

Mahaasa:我们正在制作一本宣传手册,可以分发给各信贷机构和基金会,为我们的农场项目吸引更多捐款。
帕布帕德:这很好。他们有很多的钱。让他们把钱用于村社组织。这是真正的甘地项目,他想建立村社组织。但是因为他们各行其是,所以不能成功。但是如果我们按照这个原则办事,就会成功,毫无疑问。

1.7 对话:1976年8月3日,新玛亚浦

帕布帕德:新温达文建立在岩石和山丘上,一片贫瘠之地,但是情况在好转。新Orleans也是贫瘠之地,你们去过那里吗?Pennsylvania也是如此。
哈瑞索瑞:Pennsylvania挺好的。
帕布帕德:但这不要紧。我们的目标能在任何地方都能实现。所以,努力把精力集中在组织村社生活上。城市生活充满了焦虑。房子已经有了,只要好好修理一下就是非常好的庇护所。它们逐渐会得到维修。

1.8 对话:1976年9月12日,温达文

帕布帕德:我已经预见甘地想要组织的项目——村社,为了在田地里、在农村建厕所,他们已经花了很多钱。你知道吗?首要的事是建厕所,为了限制人们随地大小便,必须有厕所。如今,为了建造样式统一的厕所设施,他们……,所以他们的村社组织失败了。我们不是为了这样的目的,有很多其他事可作。既然人们在农村无所事事,那么为什么还要呆在农村里?城市有太多的诱惑,他们赚钱去。工厂发出邀请:”来吧,在这里你每天能赚20卢比。“村民凭什么还要呆在农村里?所以如果你们能在农村进行组织,使人们热衷于唱颂哈瑞·奎师那玛哈曼陀罗,荣耀美味的普萨达姆,那……人必须有所依附,在城市人们有那么多虚设的依附,为什么要留在农村?记住,永远记住这一点。除非人(在农村)有所依附,否则就不可能(呆在农村)。甘地的项目非常美妙,村社组织,这样人们就不会涌到城市里,助长资本主义气焰。心满意足地呆在农村,但是从哪里达到心满意足?这就是失败之处。

1.9 对话:1977年2月15日,玛亚埔,夜间会面

哈瑞索瑞:如果我们在社会中成功地引入瓦尔纳刷玛系统,那么所有的恶魔何时会完蛋?
帕布帕德:至少……至少……至少等到他们看到“这是理想状态”。
哈瑞索瑞:这多少会对我(ISKCON)中心的管理方式带来变革,如果我们引入这一制度,将对我们中心的管理造成大变革。
帕布帕德:为什么?为什么是大变革?
哈瑞索瑞:因为我们现在仅仅强调培养婆罗门。
帕布帕德:为什么你只关心“我们”,而不是其他人?这就是Kaninoha-adhikare。你考虑的是“我们”,这就是Kaninoha-adhikare。我们关心的不是“我们”,Na tad-bhakteñu cänyeñu。(《圣典博伽瓦谭》第11篇、第2章,第47诗节)我们必须为其他人着想。
萨特斯瓦茹帕:但是人们却不由我们支配组织。
哈瑞索瑞:之所以说“我们”,是因为当下我们实际上只有自己的社团可以组织。
萨特斯瓦茹帕:我们不能接近大众,不能组织他们。
哈瑞索瑞:大规模的组织不可行。
帕布帕德:我不同意你们的看法。
萨特斯瓦茹帕:只是象……
帕布帕德:理想状态,我们必须确立理想状态。
萨特斯瓦茹帕:但是没人愿意听从,除了寥寥几人之外,没人这样做。
帕布帕德:但是你去做,你做给他们看。
哈瑞索瑞: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我们”。
帕布帕德:“我们说”的意思不是去带他们,而是给他们出点子。我们不要去做戍铎,只是做给他们看看,就像在演戏一样。你扮演国王的角色,但你不是国王。
哈瑞索瑞:不是。
帕布帕德:同样,只是给他们出点子,这场戏我们必须这样演。
哈瑞索瑞:哦,再问,那是……
帕布帕德:我们并不必变成戍铎。就是这样,这就是事实。我们是奎师那的仆人,这就是一切。作为奎师那的仆人,我们必须听从奎师那的命令。
萨特斯瓦茹帕:我们非常理想地把自己组织起来,至于其他人,我们能做的只是希望他们能跟我们学。
帕布帕德:举个例子,就像Bhavananda,那里还没有盥洗室的时候,他替我处理我的粪便。这难道就意味着他成了清洁工了吗?他仍是一个弃绝的外士那瓦。同样,n?haà vipro na ca nara-patir n?pi…(Padyavale74,“我不是婆罗门,我不是查锤亚,我也不是外夏或戍铎。我不是贞守生、居士、退隐者或弃绝者。”Madhya 13.80)主柴坦尼亚玛哈帕布说:”我不是一个桑尼亚西“但是他接受桑尼亚西。事实上他是神,所以对神来说做桑尼亚西又有什么意思呢?但是,他还是接受了这个身份。为了服务大众,把他们带到理想的位置,我们必须尽力引入瓦尔纳刷玛制度,并不是指我们真的要成为瓦尔纳刷玛中的成员,这不是我们的事。但是为了教他们这个世界如何能达到和平状态,我们引入这个制度,这是有益于整个人类社会的制度。

二、甘地关于村社组织的论述(选自于Village Swaraj)

村庄和地球

  在未来的社会中将只有两种组织形式——村庄和全球。为了方便起见,我们在地图上标出各个国家的名称,但是实际上,在全球和农村之间没有中间状态。所有物质生活的裁决权保留在农村里,农村有主宰自己生活的权力。主宰整个世界道德进步的权力集中于全球中央。地区或国家只不过是农社的代理机构。这样在基层有村庄,在中央有全球权威。那一天,人类社会以两到三千人的小村社为基础。村社中有真正的博爱和合作,没有私有权。农村成为合作化生活的典范,全球中央是这些基层社区间最高的协调者。
  人类经验证明,如果以小团体和简单组织为中心,集体生活将是一种更愉快、更丰富、更有成果的方式。只有小团体内才有最充实的生活。要达到协调一致、高能多产的状态,需要在大范围内推广集体生活模式。
  古希腊的城市国家和印度的农村共和国为富裕且强势生活的全面发展提供了样本。学者Jawaharlal Nehru写道:”农村自治系统是Aryan政策的基础,这赋予组织以力量。农村的立法团体对他们享有的自由权力高度警惕,以至于规定如果没有国王允许,士兵不可擅自进入村庄。“

农村
  独立自主必须从底层开始,这样每一个村庄就成为一个享有充分权力的共和国或Pancayat。因此,接着每个村庄都必须自给自足,并且有能力管理自己的事务,甚至达到能对抗整个世界的程度。P69
  我想要复兴印度农村。现在我们的农村成了城市的附庸,他们的存在只不过是后者剥削的对象,倚靠后者宽容而生存。P83

  • 上一篇教导: 没有了

  • 下一篇教导: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帮助友情链接关于我们
     哈瑞奎师那中文网,以纪念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创办人阿查尔亚(ISKCON)
     联系邮箱:sakshi108@g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0 Krishna.Com.Cn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206107号